Logo
30 一月 2021

不過老奴覺得上席之前,還是要呈給陛下過目一下。”

Post by zhuangyuan

曹雄說着,一揮手,讓宮人們捧着漆盤上前。

趙信輕輕點頭,然後揭開了幾個看了一下,眼睛不由一亮。

喬三娘果然厲害,他只是給她講解了一下,三娘居然真的都搞出來了。

雖然和後世餐館肯定還有差距,但那也只是差在配料上。

單以色香味和品類來說,已經不絲毫不差了。

包括他想搞,沒搞出來的粉條,也都完美的搞出來了。

連他都看的有點食指大動。

而劉穆之等人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忍不住讚歎道:“陛下,三娘真是大才。這樣一來,就不愁鎮不住那些世家名仕了。”

“確實是大才,只是這量是不是太少了?而且這種類雖多,但每人卻只有一種,量還這麼少……”

寇準仁見漆盤之中雖然種類繁多,但是每人卻只有一份,分量還少的可憐,感覺有點不好意。

這麼少的話,是不是顯得咱們太摳了。

劉穆之等人聞言都忍不住失笑。

“哈哈,淮仁還真是實誠人,只是讓他們嚐個鮮而已,還真讓他們吃飽不成。”

趙信也跟着笑起來,心中暗道:“吃不飽,還不知道其他人盤子裏的是什麼味,呵呵,朕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皇子妃奮斗史 :“其他的就不必一一看了,端出去,讓那些人見識見識吧,然後記住他們各人的反應。” 與此同時,紫宸殿中,衆人見都已經入席半天了,皇帝和皇后卻都沒到,也沒有菜餚上來,不由都有些莫名奇妙。

就在衆人都有些坐不住的時候,曹雄終於領着一溜宮人從旁邊側門轉了出來。

入得殿來,一溜宮人一字排開。

每人手裏都託着一隻漆盤,卻都蓋着蓋,所以衆人也不知道其中是什麼東西,看着卻是神神祕祕的。


曹雄一揮手,一衆宮人才依次將漆盤放在衆人的席位上。

曹雄這才笑着道:“諸位賢德,陛下口諭:佳餚已然賜下,諸卿可先享用,朕隨後就到。”

衆人聞言雖然心中各有所思,有人好奇,有人不以爲然,但全都一起起身躬身施禮道:“謝陛下賜宴!”

目光卻禁不住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各自席位上的漆盤。


暗道:皇帝賜宴,難道就只有這一樣嗎,這也太……簡略了吧?

不過他們來此,就是爲了給皇帝一個面子,也有想着看看能不能在皇帝真正掌權之前,提前和皇帝打個照面。

所以雖然興致有些闌珊,但這種場合,誰也不會說出來。

等再次坐下之後,一個個都正襟危坐,這時自然有宮人端過淨水,衆人淨手之後,纔有宮人上前揭開了漆盤上的蓋子。

衆人一看那漆盤中的佳餚都是一愣。

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什麼呀?


然後第二個反應,這也太少了吧?

喂狸貓呢?

隨即衆人才下意識的看向周圍其他人的席位。

這一看衆人不由得又是一愣。

訝異的發現,所有人面前的漆盤內容都不一樣。

有人漆盤中是一隻玉碗,碗中是不知用什麼調製而成的湯羹,晶瑩剔透。

還有的是一隻銀盤,盤中是雕飾精美的花朵,在花朵中央盤着一小堆玉帶一樣的東西……

還有的是噴香撲鼻的細線……

還有好些是某種煮熟的瓜果切了一小瓣放在同樣裝飾精美的銀盤中央。

所有人居然無一雷同。

或者品貌不一樣,或者同樣品貌,做法完全不同。

作爲一個大多數食物都還只有白煮這一主要做法的時代,這些人哪怕都是名仕,世家出身,居然沒有人能認出盤中是什麼東西,或者烹飪手法。

倒是有人認出來,這些食物的好多做法和京中那個剛剛興起的天下居類似。

“這就是嘉禾嗎,爲什麼都不一樣呢?”

“曹大伴,敢問這嘉禾的種類有多少種?”

衆人都是名仕,平時最講規矩,所謂食不言寢不語。

但這個時候,卻也忍不住開了。

曹雄見這些人一副土包子模樣,心中暗暗鄙夷,面上卻矜持的笑道:“各位賢德說笑了,嘉禾乃天賜之物,能得一種已經是天佑了,哪裏還有有許多種?”

“那吾等面前的怎麼都不一樣呢?”

坐在左邊最上手的一位皇族老人開口問道。

曹雄聞言一拱手道:“老皇親此言問的正是切中了要害,嘉禾雖然只有一種,但是卻能呈現出如此衆多種類的佳餚,這便全賴陛下的英明智慧了。”

說罷邁步走到最末座的那位蔣博士身側,伸手一指蔣博士盤中一塊蒸紅薯道:“諸位請看,蔣博士盤中的便是這嘉禾的最簡易做法,切開之後,上鍋蒸熟之後便是了。”

蔣半年本來正在觀察自己盤中的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聽到他這句話,臉色不由微微一沉。

好麼,到吾這裏就是最簡單做法了。

而衆人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的一起看了過來。

甚至有人更是忍不住起身走到了近前,伸手想要拿起來瞧瞧,好在立刻意識到了不妥了,有些悻悻然的縮回手。

但口中卻禁不住讚歎道:“原來此物就是嘉禾,不知陛下可曾賜名?”

之前衆人還懷疑所謂嘉禾到底是不是真。

此時實物就在眼前,衆人心中都不由有些意動起來。

這個時代,農事可謂是天下一等大事。

哪怕是世家來說,也是重中之重。

畢竟這個時代的世家還沒有發展到後世那麼墮落的地步。

至少大多數世家都還知道自己的根本是什麼。

如果嘉禾是虛妄之言,那還罷了,現在眼看嘉禾可能是真的,衆人如何能不在意呢?

曹雄聞言微微一笑道:“陛下已然賜名,此物名爲紅薯。”

“紅薯……”

衆人下意識的重複了一句,隨即又有人問道:“曹大伴,這嘉禾紅薯真能畝產十石嗎?可耗地力,要在何等條件下,方能種植?”

這一問,卻不是別人,正是那位泰安先生。

衆人也都不由得一起看曹雄。

曹雄卻再次微微一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輕笑道:“諸位賢德,何不先享用盤中佳餚呢?”

說着又有得意的道:“不瞞諸位,方纔去後苑稟報陛下諸位到來的消息,陛下垂憐咱家辛苦奔波,也欽賜了一碗由陛下和皇后娘娘親手烹製的佳餚。”

“嘖嘖,真是極品美味啊!”

說着便忍不住一陣搖頭嘖嘖讚歎,不過隨即又輕嘆一聲,“不過可惜……哦,對了……”

忽然想起一事,轉身對馮忠,還有那兩位皇族的老人一禮道:“馮公,還有兩位皇親,您三位盤中的便也是了。”

衆人聞言不由自主的看向馮忠和兩位皇族老人面前的餐盤,果然發現,三人的是一樣的。

雖然看着手藝好像比他們這粗糙一些,但是分量卻是他們的數倍不止,而且旁邊還配有醬料,看着好像就比他們的香。

一時間嘴角都禁不住微微抽搐,這也未免偏頗的太明顯了吧?

不過隨即衆人也都想到了原因,無他……

無非就是馮忠是他們之中,甚至是外朝唯一一個站出來爲皇帝出頭的頭面人物。

不過這皇帝是不是也表現的太直接了?

馮忠和兩位皇親聽說他們面前是皇帝和皇后親手做的,自然免不了再次朝上拱手謝恩。

馮忠心中卻有些複雜,按說皇帝這樣的行爲,確實太直接了,甚至感覺有些功利。

但是他心裏也禁不住暗暗感動。

雖然他當初站出來不是爲了皇帝,而是爲了大秦,爲了自己心中的道義。

但是作爲皇帝如此對待臣下,不管出於怎樣的目的,如馮忠這樣的人都沒法不動容。

曹雄卻不管衆人怎麼想,說完之後,又殷勤的在旁爲馮忠和兩位皇親介紹道:“兩位皇親,馮公,此物叫做粉團,吃的時候須蘸上少許醬料,纔會更加美味。” “美味,果然是美味。”

“不愧是嘉禾啊!”

“曹大伴,此嘉禾真的能夠畝產十石嗎?”

“不知陛下何時纔會出來?”

衆人品嚐過美味之後,每個人都意猶未盡。

這是廢話,那麼一點東西不意猶未盡纔怪呢?

不過此時衆人更加在意的是,這所謂紅薯到底是不是真的能夠產十石,緊接着想到的就是,這東西他們得要!

而且衆人都是聰明人,自然也都知道皇帝把他們招來,又特意讓他們見識了這嘉禾,肯定就有目的。

所以他們本來是應該不着急的,以他們的城府,就算有些迫切也不會表現出來。

他們又不是後世那些書呆子,豈能不知道他們表現的越迫切,皇帝就越會坐地起價麼?

但是明白歸明白,可皇帝半天沒出來,衆人還是有些着急了。

就連那位蔣半年蔣博士,也顧不上自己忝陪末座,並且吃的東西也是製作最佳的蒸紅薯這件事了。

因爲即使是最簡單的作爲,這紅薯的味道也意外的不壞。

產量高,味道好,而且據說皇帝連儲藏的問題也解決了,那麼這麼好的東西,他身後的蔣氏自然也要分一杯羹。

這種時候個人榮辱就沒那麼重要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