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不過沈雲倒是沒有猶豫:“好。”

Post by zhuangyuan

應了一聲之後,沈雲將右手在胸口拍了一下,指尖便滴出了一滴鮮血,迅速溶解在了噬魂鉢中。

元魂雖然只是一團白色的光團,但是依舊錶現出了一種難以置信的行爲。

“好,小友你想知道什麼?”

沈雲微微一笑:“按道理講,雖然你是清心境的大高手,不會詢問關於正魔兩道相爭的事情,但是這次牽扯了這麼多的門派,你應該也知道不少內情吧。現在元國正道式微,我自然想知道有沒有解決的辦法。”

“小友是想問我一些內情吧。”元魂笑了一下:“我知道的跟你差不多,再過不久,你們正魔兩道不是就要在烏山山脈中決戰了麼?”

“前輩應該知道的不止這些吧。”沈雲咧了咧嘴角:“現在魔道大佔優勢,爲何偏偏在這種情況下要停止進攻,要與正道安排一場決戰呢?!”

“呵呵,小友倒是對此問題很上心……”元魂聽了沈雲的話笑了起來:“不過我告訴你,這次魔道二宗與魔靈門三家魔道大派的進攻,是已經處心積慮、精心策劃了數十年的,這一戰,魔道必勝。”

沈雲一怔:“這麼有信心?”


“小友不知,這場戰事到現在爲止,完全是按照魔道的想法在走,包括這場所謂的決戰!”

元魂說罷便不再說了,沈雲看着面前半丈遠的元魂,默然了數秒,忽然冷笑道:“也包括落劍門與靈符門吧?!”

聽到沈雲的話,元魂明顯怔了一下:“這話是何意?”

“前輩不用裝糊塗。”沈雲笑道“既然前輩說了,魔道這次進攻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心血,而且精心策劃了數十年,想必肯定知道落劍門與靈符門的事情。 空間重生:獨佔影后1001式 ,就真的誤會了。沈某,恰巧是知道這其中祕密的幾名正道人士之一,或者說,是唯一……”

元魂似是不相信沈雲的話,懸在那裏沒有回話。

沈雲咧了下嘴角:“前輩若是還不信的話,可以親自去問問宋青與羅東。”

“這……”

元魂聽到沈雲將此話都講了出來,雖然心中估計還是不信,但是一想自己現在的狀況,便苦笑了下:“罷了,老夫現在已經是元魂了,還有什麼好隱瞞的……”

“那前輩爲何說,魔道這次一定能贏?”

“呵呵,小友以爲,魔道有那麼守規矩,等到雙方商議好的時間再去決戰?”

“難道?!”

“沒錯。這場戰爭從一開始,就完全按照魔道策劃好的在走,從一開始打到烏山滯緩下來,到留下雲宵山一帶,再到落劍門與靈符門忽然受到攻擊,一直到現在要跟你們決戰,一切的一切,都是按照魔道的棋譜在走。”

“沈某想知道,爲何要留下雲宵山?”

元魂嘿嘿一笑:“這裏面的道道兒就太多了,雲宵山一帶,有着我們魔道的東西在裏面,不過因爲時機沒有成熟,所以我們纔將雲宵山留在那裏。不過現在我們已經取出來了,所以雲宵山也就沒有理由留在那裏了。”

“小友想想落劍門與靈符門遭受攻擊的那幾天,剛好是正道修士加強了防禦,兩個門派很多的長老甚至前輩都參與到了防禦中去,但是卻因爲那裏異常的易守難攻,所以時間一長,他們便開始懈怠,也就是這個時候,我們發動了攻擊。一舉將兩大門派殲滅,而且,還將宋青與羅東留在了烏山,沒人懷疑他們。”

聽了此人的話,沈雲心中懊悔不已——當初若是自己將此事告訴師父東方元,估計還能有些防備,但是現在,卻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按照前輩的意思,這次所謂的決戰,魔道也不會守時了是麼?”

“那是自然,魔道這次的進攻,就是想要在最低傷亡的情況下將元國拿下。這樣一來,源深國的魔道修士便可以覬覦周邊幾個國家修真界了。至於源深國國內的正道修士,現在也已經分崩離析了,多數門派已經開始外遷,估計你們元國的正道門派,現在也開始打算外遷了……”

“就算不按時進攻,魔道就有把握一定能贏?”沈雲還想套出些什麼話。


元魂倒是想開了,知無不言:“小友,你設想一下,若是有一個東西,威力百倍於這件噬魂鉢,對於你們正道修士來說,是不是就相當於噩夢一般?”



“百倍?!”沈雲不禁瞪大了眼睛:若是真有這麼一個東西,一次催動之下便可以將數百名修士的魂魄鉤鎖,那可實在是太駭人了……不過,世上會有這種法器?!真的是這種威力的話,至少也是一件靈器了!

Wшw▪ тt kǎn▪ c o

“呵呵,罷了,前輩還有什麼要告訴我的麼?”沈雲搖了搖頭,索性不再去想這些東西,反正自己也做好了逃走的準備,到時候一旦情勢不好,自己便帶着婉兒、瀟瀟他們離開便是。古傳送陣,是他最後的一條去路。

“沒有了,小友可以放過我了麼?”元魂自然看出沈雲的無奈,他不問,自己當然不會說。

“好啊,不過……”沈雲忽然冷冷一笑:“前輩還是先回噬魂鉢中去吧!” 元魂一聽到沈雲讓自己回到噬魂鉢中,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小友這是何意?要帶我走?”

“呵呵,不是帶你走。”沈雲冷笑道:“是送您走!”

沈雲說罷,手中的噬魂鉢猛然亮出一道黑光,劇烈地震動了一下,接着就恢復了平靜!

“咦?!”元魂疑惑地叫了一聲,卻是本能地向後飛撤出去數丈之遠,作勢要逃。

“前輩是沒想到,爲何噬魂鉢明明標記了我,但是卻沒有對我發起進攻吧?!”

元魂沒有說話,只是飄在那裏,看樣子是準備隨時逃走。

沈雲見元魂不說話,他也懶得解釋。其實在之前滴血在噬魂鉢中時,沈雲在胸前拍了一下,將自己的手指與那顆青色珠子蹭了一下,在那滴血滴在噬魂鉢的器身上時,便已經被青色珠子沾染上的靈氣給揮發掉了。

以元魂現在的修爲,自然是不可能覺察到沈雲做了手腳的。

而將元魂殺死,這件噬魂鉢,便完完全全成了一件沒有認主的法寶,到那時,沈雲便可以將其收入囊中。

“小友莫不是想要殺了我?將噬魂鉢據爲己有?”元魂也不笨,瞅着沈雲看向自己的那張笑臉,心中不禁有些發毛。

沈雲就算是之前不想殺這元魂,但是現在看到手中的法寶噬魂鉢,就直接下定了要將這元魂殺死的決心。要知道之前看到韓昆手中的法寶威力,沈雲就已經很是豔羨了,現在眼下有這麼好的機會,他自然不想放棄。

“前輩覺得呢?說到底,你是魔道,我是正道,這麼好的機會,我自然不會放棄。”沈雲冷笑道。

說罷,沈雲身形一閃,瞬間來到了元魂身前,右拳直接砸了下去!

“找死!”元魂卻是不躲不閃,罵了一句之後,沈雲的動作瞬間停滯了下來!

“呵呵,小友太看不起你手中的噬魂鉢了,就算它沒有標記你,要知道它可是我的本命法寶,就算我現在是元魂,依舊能夠讓它發揮出極大的威力!”

沈雲現在感覺自己的意識與肉身在剛纔那一瞬間失去了聯繫,自己想要去控制自己的肉體,但是不管怎麼努力,卻總感覺這副肉身已經不屬於自己了……

“原本小友距離我元魂距離過遠,我沒有把握控制住你,現在嘛,呵呵……老夫就要借小友的肉身一用了!”

聽了這老傢伙的話,沈雲腸子都悔青了:自己如何知道這東西的控制還有距離的遠近啊,要是早就知道這一點,取出那夜鉤長劍一劍劈死他就算了!

元魂說罷便繞着沈雲轉了一圈,剛要進入沈雲的體內,卻見沈雲的身上閃出一道耀眼的青光,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一股強勁的靈壓壓制住了!

“誰?!”

元魂的第一反應,便是這周圍還有別的修士,而且能夠釋放出如此強勁的靈壓,修爲應該不會在自己之下!

而這股靈氣,也讓沈雲恢復了過來,轉身看着已經被靈壓禁錮的元魂,後腦出了一層的冷汗:不知道這是青色珠子第幾次救了自己了,若不是它,自己就要被這元魂奪舍了……

“前輩,你還是先走吧!”沈雲越想越是惱怒,氣憤之下直接一拳砸去,“轟”的一聲,將元魂擊了個粉碎……

就在元魂消失的那一剎那,噬魂鉢的器身亮了一下,將沈雲嚇了一跳,一個激靈差點將這東西扔出去!

“呼……法寶這東西,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掌控得了的……”沈雲很快反應過來是元魂的消失讓噬魂鉢沒了主人,所以才發出了這麼一道亮光。

不過現在的沈雲不過是通靈境中期的修爲,是絕對不敢與這噬魂鉢認主的。畢竟這東西是法寶,若是反噬一下,就夠自己受的……

“現在怎麼辦……”沈雲冷靜下來將噬魂鉢收入到了乾坤戒中,皺起了眉頭不知道眼下該怎麼做。

按照那元魂的說法,魔道是不會按時進行決戰的,肯定會將時間提前,這樣的話,接連大敗的元國正道很可能就將直接失去對元國的控制權,到那時,自己真的可能要無家可歸了……

不行,要儘快找到師父東方元,將此事告訴他。

沈雲做了決定,剛要起身離開,懷中的標記令牌忽然動了一下。沈雲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急忙取出來,將靈氣輸入進去,傳來了師兄韓昆的聲音:“沈師弟,情況有變,魔道在今晨忽然發起了全面進攻,我們失去了烏山這道最後的屏障,現在趕緊回靈秀山,商量撤退事宜。”

“這……”沈雲聽到這番話頓時愣在了當場:這魔道還真是狡猾,剛剛提出決戰沒多久,這個時候正是正道的修士懈怠的時候,就等着兩月之後的決戰呢,沒成想魔道在此時竟然厚着臉皮攻了過來……

沈雲苦笑着搖搖頭,看了看已經要發白的天空,腳尖一點,便化爲一道赤芒向靈秀山的方向飛馳而去。

而此時在元國的國都天京城,有少數人已經知道了烏山的事情,這些人多數還是比較鎮定的,因爲就算是魔道來掌控元國的修真界,對於自己這些凡人來講其實並沒有什麼區別,畢竟源深國就是由魔道二宗所掌控的,那裏的凡人還是生活的不錯。但是也有些人,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拖家帶口逃離元國而去。

天色漸漸發白,新的一天馬上就要到來。在皇宮內,此刻到處都是重病把守,連一隻蒼蠅都不會放進去。

前些日子沈雲他們救出了真正的元國皇帝,此刻正在自己的書房中,皺着眉頭坐在雕木龍椅上,滿臉愁雲。

他已經給北虎將軍元華去了信件,但是到現在爲止還沒有消息,這讓他有些心慌,北虎軍現在勢如破竹,只要過了烏山,自己就將無險可守。

“唉……”皇帝嘆了口氣,不禁回想起自己與弟弟元華那些年的爭鬥。其實自己不過是個凡人而已,現在已經是六十歲的人了,這個皇位,估計也沒有幾年可坐了,元華爲何會在這個時候忽然起兵造反呢……

現在元國的那些城堡,很多的凡人都開始逃難到別國去了,眼下元國已經亂作一團,修真界被魔靈門與源深國的魔道二宗打得七零八落,剛纔接到消息,正道被魔道偷襲,現在已經失去了烏山,估計那些大門派,現在要舉派遷往別國了,而北虎將軍、自己的親弟弟,現在正接着這股風,大舉南下,估計沒有多久,就要兵臨城下了……

皇帝一邊想,一邊輕輕按着自己的太陽穴——實在是太累了,還是歇息一下吧。

皇帝剛要起身回寢宮,卻驀地感受到了一股強勁的氣勢從皇宮內的某一處釋放了出來!這讓他心中一驚,生怕是什麼魔道的人再次來到了自己宮內。

“陛下!”

外面的一名侍衛匆匆跑了進來,跪在地上稟報道:“剛纔後花園發出了一道黑光,耀眼異常,不過僅僅閃了一下,便就消失不見了,我們馬上搜尋,還請陛下莫要驚慌。”

“罷了,快去吧。”皇帝擺擺手,瞬間沒了睡意,重新坐回到了木椅上。

而在後花園出現的那道黑光,卻正是前幾日被沈雲的小彌勒五行陣所壓制的魔靈門少主,萬天雲!

當日在明知道逃不出去的情況下,魔靈門的二長老青水將自己犧牲,用血修之法成全了萬天雲……這個方法,還真的騙過了沈雲與韓昆。

更讓人驚訝的是,二長老青水的猜想是完全正確的,血修之法,若是吸收比自己修爲高的修士修爲的話,是能夠讓自己的修爲永久增長的。

萬天雲在吸收了青水的修爲之後,兩天之後才從昏迷中醒了過來,見到已經成爲一具骸骨的青水,再想起之前被殺的呼延兄弟,頓時恨不得將沈雲碎屍萬段!

可是當平靜下來的萬天雲用神識探查自己的身子時,頓時大喜:自己吸收了準凝獸境修爲的青水的修爲之後,修爲大爲精進,直接從通靈境中期修爲升到了化形境初期頂峯的修爲!

這樣一來,自己不僅能殺了沈雲與那個韓坤,更能回去瞧瞧將王魁殺死!

驚喜過後的萬天雲想起之前青水在血修之法成功後不多就修爲就重新回到原來的水平之後,沒有急着從隱藏在地下的黑球中出去,而是靜下心來,進入了入定調息的狀態。

就這樣又過了兩天,萬天雲精神煥發地醒了過來,他的修爲並沒有因爲時間的推移而恢復原狀!此刻,他那張原本就妖豔的臉此時更顯得有些詭異,那雙眼睛愈發的漆黑明亮,讓人看上去就有種拔不出來的感覺……

這位魔靈門少主,此刻算是重生了……他興奮地從地下飛出來,閃過一道黑色的耀眼的光芒,心中明白此刻的元國正道應該是已經大敗而歸了,自己正好趁這個時候將那些看不順眼的人殺死!

想到這裏,萬天雲二話不說,化作一道黑芒向遠處飛去! 數天之後,沈雲回到了許久未回的靈秀山之中。

一進入山門,沈雲便見到這裏的師兄弟們都在匆匆而行,很多人見到沈雲不過是點頭示意,便立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沈雲知道這些人都在忙着撤退的事宜,不過,我們要到哪裏去呢……

“沈師弟?!”

沈雲正站在原地發愣,忽然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叫自己。

他轉身一看,樂了:“吳師兄!”

來人正是那小藥園的吳師兄。

“師弟你是從烏山回來的?”吳師兄快步走了過來:“烏山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沒有,我有外派的任務,是從天元城那邊回來的。”

“哦,也好,烏山現在已經完全失控了,那裏現在都是魔道的人,若不是當日我有所防備,估計也要殞命於那裏了……不過,不知道師弟聽沒聽說你師父的事情?”

吳師兄說到後面聲音有些越來越小,讓沈雲頓時覺得不好:“我師父?東方元?我師父怎麼了?”

“唉……”吳師兄嘆了口氣:“令師在烏山一戰,殞命了。當時你的師孃被抓,東方師叔死命去追,在殺了兩名魔道的修士之後,被忽然出現的數名化形境修士圍殺,你的師孃,也在東方師叔死後自刎而死……”

師父……沈雲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怪不得當日是師兄韓昆對自己下的標記令,原來當時師父已經……

“師弟節哀。那場戰爭中,我們正道死了很多的高手。這麼說吧,經過這兩年多的爭鬥,我們正道最起碼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再與魔道抗衡了。那落劍門,已經失去了五大門派的位置,而靈符門更是幾乎遭遇了滅門之事,太過於慘烈了……”

沈雲苦笑着點點頭:“師兄這是要去哪裏?”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