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不過此刻的竹林一片狼藉,目力所及之內,所有的竹子都像是被凌厲的一刀齊刷刷斬斷,然後天火焚燒一般,只剩下一地黑灰,空氣里都是東西燒焦的味道。

Post by zhuangyuan

「好強大的力量……」秦逸深吸一口氣,握了握拳頭,感覺到了久違那種力量充盈的感覺。

一拳揮出,空氣都彷彿被撕裂開來,傳來一聲爆鳴。

啪啪啪啪!

隨意揮出四拳,動作快若閃電,震得空氣都散亂開來。

「八極大法,可以讓力量生生不息,恢復能力超越常人,那麼黑蛟破宙勁具體是什麼呢?還有那條停在宇宙里的蛟龍又去了哪裡呢?」秦逸盤膝坐下,閉上眼睛。

陷入冥想,秦逸立刻在自己的腦海深處看到了宇宙!

是的,秦逸的體內,蘊含著遼闊無邊的宇宙!

數不盡的蛟龍,此刻依舊組合成那頭巨大魔獸,懸停在宇宙里。

不過秦逸注意到,每一頭蛟龍,此刻都像是沒有生命的石頭一樣,自己也感受不到蛟龍的力量。

嘗試和蛟龍溝通,但是都沒有得到蛟龍的回應,幾次之後,秦逸也放棄了。

不過找到了蛟龍的所在,秦逸心頭大定,退出冥想狀態,開始仔細研習腦中的兩門功法。

按照八極大法所講述的方法,秦逸修鍊了一個時辰,立刻覺得神采奕奕,好像吃飽喝足后又睡了一個好覺一般。

再研習黑蛟破宙勁,秦逸這才明白,隨著自己力量的提升,體內的蛟龍會一個個蘇醒過來。每蘇醒一頭蛟龍,自己運行黑蛟破宙勁的時候,就可以發揮出所有蘇醒蛟龍的力量,等到一億八千萬條蛟龍全部蘇醒的時候,蛟龍的力量凝聚成一個整體,威力更是無法想象!

「我竟然可以使用蛟龍的力量!」秦逸又驚又喜,不可思議地看著自己的拳頭,按照黑蛟破宙勁的說法,自己只要堅持修鍊下去,很快就可以讓第一頭蛟龍蘇醒過來!

「只是這兩門功法的來歷太過玄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恐怕會給我引來殺身之禍。」近三年受盡人情冷暖,秦逸深知何時藏拙,何時需要爆發的必要性,「等我力量強大后,才可以隨意使用,哼,秦弘毅秦弘仁,你們沒想到吧,老天開眼,二十天後,我一定要讓你們所有人大吃一驚!」


當下秦逸再不遲疑,在空地上開始修鍊了起來,修鍊的強度,比之前的時候,要大了好幾倍!

之前秦逸用六十斤的石鎖鍛煉臂力,現在直接換成兩百斤!

不過遇到多麼大的痛苦,秦逸都沒有停下來。

累了就運行八極大法,很快就可以恢復體力和精神,然後繼續鍛煉。

秦逸知道,自己現在獲得了這兩門冠絕天地的功法,就要好好使用,千萬不能浪費老天給自己的這次機會。

千錘百鍊,為自己的身體打下堅實基礎,到時一舉突破,狠狠抽那些人的臉!

一片廢墟的竹林里,秦逸的身影不斷騰轉挪騰,每次他感覺累得快崩潰的時候,便坐下來,默默修鍊八極大法。

八極大法一旦開始修鍊,他就可以感覺到一股暖暖的熱氣從自己的丹田內升起來,然後緩緩流過自己四肢百骸,大約一個時辰,可以運行完一周天。

一周天運行完畢,秦逸睜開眼來,之前的疲憊一掃而空,不僅如此,還像是洗了個熱水澡一樣,全身說不出的舒坦愜意,每一個毛孔,都彷彿張開來呼吸一樣,更讓秦逸驚喜的是,自己的身體變得格外輕鬆,體內的雜質被祛除大半,力量和身體都變得更加精純,身體的每一塊肌肉,都蓬勃著新生的力量!

「這可比服下去一百顆聚炎丹都要有效!」秦逸滿意地看著自己的身體,感覺到手臂里涌動的力量,如江河一般洶湧澎湃。

堂弟秦翰宗之所以近幾年實力突飛猛進,完全靠的就是他父親秦弘仁源源不斷給他服食聚炎丹,可是秦逸現在不用聚炎丹,也能起到同樣的效果,甚至效果更好!

「我的身體現在就像是一塊普通的鋼鐵,而八極大法就好比是熊熊烈焰,只要經過這烈焰不斷的淬鍊,我體內的雜質會不斷被祛除,這塊普通的鋼鐵,最終會成為最堅硬,又最有柔韌性的完美精鋼!」秦逸目光灼灼,躍起身來,一拳向前揮出。

哧!

空氣快速流動,發出刺耳的爆鳴,不遠處地面上厚厚的灰燼,被拳風吹得凹進去一個大坑。

秦逸愣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眼中閃過不敢置信的神色,快步走到旁邊一人高的沙袋前。

這個沙袋原本是懸挂在樹上的,因為樹已經被雷電劈焦了,所以沙袋也就落在了地上。


「這個沙袋正正好好是一百五十斤……要是我能把他踢飛的話……」秦逸握緊拳頭,身體下蹲,全身蓄力,高高躍起,右腿如長鞭橫掃而出,砰一聲踢在沙袋上。

一百五十斤,三層牛皮縫製的結實沙袋,頓時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

秦逸雙腳落地,毫不停留,兩腿一蹬,速度快得叫人幾乎看不清,眨眼功夫,竟然跑到了沙袋飛行的前方,轉身面對越飛越近的沙袋,秦逸右腿后邁,身體蓄勢如弓,右拳如箭向後拉伸!

沙袋飛到面前不足一米的地方,秦逸一聲大喝,拳頭如閃電驟然而出。

拳頭如虎爪、如熊掌,力量在筋肉中沸騰燃燒。

轟!

三層牛皮如薄紙一般被輕易撕開,秦逸整條手臂打穿沙袋,沙子順著他的胳膊噴射而出,片刻后,沙袋軟綿綿垮在了秦逸的手臂上,金黃的沙粒在地上留下一條清晰的粗長放射線。

「一拳超過一百五十斤,速度快若奔馬,這是——」秦逸深深吸氣,眼中閃爍著抑制不住的興奮神色,「煉膜境界!」

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秦逸就從第二重煉肉境界的第三層,直接連升六層,突破到了第三重煉膜境界! 去年秋天,來自雜家空間的蒙雲溪曾經向郝仁介紹過他在雜家空間的大致情況,和龍溟說得差不多。

郝仁又問:「那是不是叫雜家空間?」

龍溟回憶了一下,說道:「雜家空間的人是這麼說的,別的宗門會把自家的宗名冠在前頭。比如,法家空間、名家空間啥的!總之,他們經常因為一點小事就打來打去,死了很多人!」

其實郝仁給這個空間命名為「雜家」,是因為這個空間門派林立、雜亂無章,絕不是歷史的「雜家」。

「雷公屬於哪一家?」郝仁問道。

「他是法家的,而且在法家宗門內的地位還很高,很有可能是宗主吧!他的侄子不服他,與他的關係很緊張。」龍溟說道。


「雷公把你帶到雜家空間幹什麼?」

「我一到那裡,就為雷公的手下治傷、治病。因為連年的征戰,好多武者都有傷,有些人都已經卧床不起,沒有戰鬥力了!」


郝仁點了點頭。龍溟被帶進這樣的空間,真是人盡其才,有用武之地了。

「我在為他們治傷的時候,也知道他們是因為什麼受的傷。無非是五家的名譽之爭,類似空間冠名啥的,聽說還有什麼爭奪什麼『靈木』的。我就勸他們,大家都是人,都是炎黃子孫,何必搞出那麼多無謂的仇恨!」

郝仁笑道:「師兄說得很好啊,冤家宜解不宜結嘛!」

「好個屁!那些人竟然把我當成是姦細,勸降的。我治好了他們的傷病,他們居然要殺我!要不是雷公來得及時,我差點就死在他們的刀劍之下!」

郝仁怒道:「這樣一幫冥頑不靈的人,你還管他們幹什麼?就不要為他們治病、治傷,能治好的也說自己治不好,讓他們永遠躺在病床上!」

龍溟笑道:「師弟說得對,我就是這樣做的!從那以後,我潛心鑽研醫學,治病的時候,故意拋開一些已經早已證明是有效的法子,反而故意把一些有爭議的方子或技巧用在他們的身上實驗,或者配製一些有特殊作用的藥物讓他們服下,並作跟蹤記錄。時間長了,我的醫術竟然有長足的長進!」

郝仁頓時脊背一陣發冷:「師兄,你夠狠!」

「別怪師兄狠。象我這種愛鑽牛角尖的人壞起來,連自己都害怕的!呵呵!」龍溟笑道,「數年之後,一個偶然的機會,天郁夫人出現在雷公的身邊,她見我醫術高明,就向雷公請求,把我要了過來!」

郝仁疑惑道:「天郁夫人不是天獄森林的嗎,她怎麼出現在雜家空間了呢?」

龍溟說道:「是雷公把她帶去的。雷公雖然把持著法家宗門,每隔一段時間,他就玩失蹤,都是來天獄城找天郁夫人的!」

郝仁笑道:「雷公是不是跟天郁夫人有一腿?」

龍溟向門外看了看,生怕有人聽到似的:「那當然,這是公開的秘密。天郁夫人天生的媚骨,最能吸引男人的憐愛。就連我也經常著她的背景浮想聯翩呢!這女人對我也不錯,除了不和我睡覺,別的東西都捨得給我!」

「為什麼?」郝仁問道

「因為我能配製一些保持青春的藥物!」龍溟笑道,「別看她快一百歲了,吃了我的葯,她就越發顯得年輕。以前看起來象四十多歲的,這幾年,她看起來和三十歲的少女沒差別呢!」

郝仁知道,無論是天郁夫人還是巴虎兒,他們都是接近百歲高齡的老人。試想一下,他們從小開始修鍊,從後天的小周天開始,接著是大周天,然後是先天的鍊氣境、築基境、結丹境、元嬰境、化神境、煉虛境。

按照一般人的修鍊速度,終一生之心血,能達到大周天就不錯了。

如果是那種萬中無一的武學奇材,再加上天材地寶,有可能達到結丹境。不過,他們這輩子也就止步於此了。

若是那種千萬里挑一的天賦異稟,則有可能達到煉虛境。就這,還得是在一個靈氣充足的地方,在地球上是別想了。

天郁夫人和巴虎兒都是千萬里挑一的天賦異稟。他們幾乎十來年就能跨過一個大境界。即便如此,從後天到先天煉虛境,他們也要花上七八十年。

所以,郝仁非常理解龍溟說的,天郁夫人快一百歲了。巴虎兒也不會比她小,只是因為真氣充沛,所以看起來只是人到中年。只要真氣損耗嚴重,他立馬就顯出龍鍾之態。

至於雷公,具體多少歲可能已經沒有人知道了。了解他的人應該都死完了,這老傢伙也是成精了。

郝仁還有不明白的:「雷公能在地球、雜家空間、天獄森林往返,這是一種高科技嗎?」

「在這種只注重個人修為的空間,科技也發展不起來啊!」龍溟笑道,「聽雷公說過,他這種能在兩個空間往返的本領,是傳自一千多年前的縹緲翁。」

「縹緲翁?」郝仁一愣。那老頭不是桃花源的嗎,怎麼又扯上他了。

龍溟不等郝仁問,他就主動說道:「據說,縹緲翁是另一個空間過來的,在雜家空間生活一段時間之後就銷聲匿跡了。雷公從他們家族的遺產中得到縹緲翁的傳承,不僅修為迅速提升,而且還學會了縹緲翁開啟空間通道的技巧。」

關於縹緲翁這種技巧,郝仁曾經在《劫經》上看到過,只是時間太短,他一時沒有領悟。桃花源主墨白在苦心研究幾年之後,竟然小有心得,可以從桃花源溜到地球。但是他能去的地方僅限於自己以前去過的地方。

雷公的修為與墨白相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所以雷公領悟這種技巧也比墨白強得多,能在至少三個空間自由往返。不僅如此,還能帶人。他能把龍溟從地球帶到雜家空間,也能帶著天郁夫人在雜家空間和天獄城之間來回。

龍溟最後說道:「我跟你講這麼多,只是想告訴你,你帶不走我的。就算你能把我帶走,雷公還會再找到我。到那時,我可有罪受了!」

兩人繞了個圈子,又回到了剛才的話題。郝仁會交出「噬魂蠱」的解藥嗎? 就在秦逸第一次突破的時候,秦弘仁此刻正在自己奢華的大宅中,享受著小妾敲腿捏肩的愜意按摩。


而他的長子,也就是秦逸的堂弟秦翰宗,此刻臉色正臉色陰晴不定地看著自己的父親。

秦翰宗長相俊美,眼角一粒痣,更讓他多出幾分陰柔的感覺,不過那雙陰沉如鷹的雙眼,卻表明他內心的狠毒。

「爹,家主他竟然真的和秦逸達成二十天的協議,並且你還答應了?」秦翰宗冷冷問道。

「放心吧,這件事一切都在爹的掌握中,秦逸那小子現在比你差了整整三重境界,爛進陰溝里的蛤蟆,難道還想翻出什麼大浪來?」秦弘仁眯著眼睛,心不在焉地道。

「可是爹,我聽那幾個奴才說,秦逸已經好幾天不在府里了。」

「逃走了?那豈不是更好。」秦弘仁擺擺手,很快就有兩個精壯的秦家侍衛,抬著一口紅木箱子來到秦翰宗的面前。

「這裡面是五千聚炎丹,你在天聖學院的老師來之前都服下,看看能不能再提升一層境界。」秦弘仁眯著的眼睛慢慢閉了起來,「秦逸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家主已經放下話了,到時候那天除了你我幾人,其他人敢跨出家門半步,輕則打斷雙腿,重則直接處死。」

聽到秦弘仁的話,再看看那一箱散發著香氣的聚炎丹,秦翰宗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點。

……

距離和秦弘毅約定的時間,只有二十天。

這二十天,哪怕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也顯得珍貴無比。

秦逸沒有浪費哪怕一秒鐘,累了的時候,就修鍊八極大法,來養精蓄銳,之前哪怕修鍊得筋疲力盡,只要運轉八極大法一個周天,一個時辰后自己就能恢復全部的力量和精神。

並且隨著八極大法的不斷練習,秦逸感覺丹田裡那股熱氣越發綿遠悠長,就像是一棵大樹,紮根在丹田,而樹榦樹枝逐漸蔓延全身,將自己的身體連接成一個整體。

只要是醒著,秦逸就用後山的石鎖、石人、沙袋、木樁、鉛塊、鎖鏈等等工具刻苦鍛煉自己的身體。

每一天都是地獄般的訓練,但是每一天,都有著驚人的進步!

煉膜第二層……

煉膜第五層……

「蓄力!破!」秦逸一拳擊出,砰的一聲,拳頭在面前石人上留下一個血印,兩百多斤的石人則被秦逸一拳打得往後移了兩米多,固定身體的石台,在地上滑出深深溝壑。

「恢復到第四重練筋境界了!」秦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從得到八極大法和黑蛟破宙勁后,今天才是第七天,但是自己連躍兩重境界,從煉肉境界恢復到了練筋境界!

其他人如果要從煉肉提升到煉膜的話,即便有大量聚炎丹為他提升體質,也至少需要四五年的時間,而秦逸只用了短短七天!

練筋境界,體內大筋柔韌性增加,可以在瞬間蓄力,全身大筋結成一體,如弓箭一般,一拳揮出威力大增,達到至少二百二十斤!

身體的柔韌性也得到增強,可以做出許多高難度的動作,二十人敵!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