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不過她這抱怨葉宇自然是沒法知曉的,他此刻正忙著把兩人買的東西塞到徐閩玉的冰箱,然後又把房間打掃了一遍,見徐閩玉還沒有回來,他才跑到洗手間刻畫了一塊聚靈符。

Post by zhuangyuan

這次只消耗了五塊玉石,這讓葉宇非常的滿意,什麼時候他能夠刻畫一塊成功一塊,那就省錢了。

簡單的洗漱一下,葉宇就躺在沙發上邊等徐閩玉回來邊看電視,等到他睡著了也沒有見徐閩玉的身影。

一夜無話,第二天葉宇早早的醒來,發現電視還在播放著,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難道徐閩玉昨天晚上並沒有回來?這麼念頭在他腦海中剛剛冒出來他就迫不及待的去敲徐閩玉的卧室。

可惜敲了半天也沒有人應答,葉宇只得拿出手機給徐閩玉打電話。

接通之後,葉宇就急切的問道:「閩玉姐,你在什麼地方啊?怎麼一夜沒有回來?」

言語之中滿滿的擔憂,徐閩玉一夜未歸,讓他心急如焚,以為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呢。

「你是誰啊?」

徐閩玉慵懶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

聽到她的聲音,葉宇才鬆了一口氣,還能夠開口說話,證明這個人並沒有出現意外。

「我是葉宇,你在哪裡?」葉宇擔憂的問。

「原來是小宇啊,我在公司,昨天忙的太晚,所以就沒有回家,在公司休息了。」

徐閩玉這才清醒了一些,笑著說道。

「以後別忙這麼晚了,休息要緊。你再休息一會吧,等下我給你帶早餐過去。」

「不用了,公司又員工餐,我不能搞特例。」徐閩玉拒絕道:「你先去去忙你的事情吧,我能夠照顧好自己。」

雖然嘴上拒絕,可心中卻還是蠻希望葉宇能夠來給她帶早餐的。不過能夠從葉宇的言語中感受到他那濃濃的關懷,徐閩玉覺得,自己熬夜加班都是值得的。

掛掉了電話,葉宇開始修鍊,結束之後他做了兩份早餐,打包好便直奔閩玉酒樓而去。

徐閩玉這麼拚命,雖然跟自己沒有太大的關係,可畢竟是朋友,關心一下也實屬正常,至少此刻葉宇是這麼想的。然而當他帶著早餐出現在閩玉酒樓的時候,那些員工立刻就投來了曖昧的神色。

「傳言葉總跟徐總有不清不楚的關係,看來果真不是空穴來風啊。」

「噓,小聲點,別讓葉總聽見了。」

「聽見了也沒事啊,我們徐總這麼漂亮,還這麼能幹,葉總追求她很正常嘛。」

「不過我覺得葉總也非常能幹,而且還能夠養殖出來中藥貴妃雞,他跟咱們徐總相輔相成,未來咱們的閩玉酒樓一定能夠大放光彩。」

雖然這些議論聲很小,但葉宇還是能夠聽的清清楚楚。

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苦笑著搖搖頭去了徐閩玉的辦公室,敲了敲門,便聽到徐閩玉用慵懶的聲音說了一聲請進,葉宇這才推門而入。

「小宇,你怎麼來了?不是說了讓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嗎?我吃員工餐就好。」

徐閩玉看到葉宇,立刻就驚喜的說道。

「熬夜對身體不好,我給你做了營養早餐,多補補身子。」葉宇把早餐拿出來,招呼徐閩玉過來吃飯。

看到那愛心的煎蛋,徐閩玉的心都融化了。

只是還不等他們開吃呢,葉宇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拿出來一看竟然是關悅茹打過來了,因為基地是葉宇現在最掙錢的產業,不容有失,所以他急忙接通了電話,然後就聽到電話那端關悅茹急切的聲音道:「師父,不好了,咱們的工人大部分都發高燒了。」

「什麼?」

聽到這話,葉宇猛然一驚,立刻就想到了李猛,這會不會是李猛為了阻止自己基地建設,故意下藥把這些工人都弄的生病呢?

「他們昨天就發燒了,以為吃過退燒藥就沒事了,不曾想今天還在高燒不退,根本沒辦法幹活,現在他們正在跟我請假,要去縣城看病。」

關悅茹又解釋道,而這樣才讓葉宇打消了李猛陷害的想法。

畢竟高燒不退,這可是被致幻蠱蟲寄身最為明顯的標誌啊。

所以葉宇急忙阻止道:「小茹,不用讓他們來縣城了,我現在就去給他們買葯帶回去,肯定能夠治好他們。」

「好,我盡量安撫。」

關悅茹應了一聲就掛掉了電話。

葉宇把手機收起來,沖著徐閩玉歉意的說:「閩玉姐,家裡出了點事情,我現在需要離開。」

「要緊嗎?需要我幫忙嗎?」徐閩玉問。

「都是小事,我能搞定。」葉宇說,「記得,以後別那麼拚命的工作,自己的身體要緊。」

「知道了。」

徐閩玉乖巧的點點頭,然後拿出一串鑰匙說:「車在停車場,你開車回去吧,這樣快點。」

葉宇也沒有推脫,接過鑰匙就離開了酒店,飛速的往家趕。

到家之後也停留,下了車,葉宇拿著塑料桶就直奔後山而去。

剛到後山他就聽到那些工人抱怨的聲音,「關經理,你攔著我們幹什麼?我們都生病你沒看到嗎?竟然不讓我們去看病,你是想把我們都害死在這裡嗎?」

「真是最毒婦人心,不給我們發工資也就算了,竟然還想要我們的性命,兄弟們,這活咱們不幹了,走。看病去。」

「對,看病去。」

面對工人的哄鬧,關悅茹也非常的頭疼,她只是一個弱女子,手頭上也沒有太多的錢,根本治不好這些人的病,但她相信葉宇,畢竟葉宇是一個神醫,所以在此勸解道:「大家稍安勿躁,我之所以攔住你們,是因為咱們的葉總是個神醫,他一定能夠幫你們治好病的。」

「神醫?還想哄騙我們嗎?以為我們讀書少,就沒有常識嗎?」有工人立刻就反駁道:「如果他真的是一個神醫的話,會待在劉家灣這種貧困村嗎?建造個基地都沒有錢給我們發工資,還神醫呢,你以為我們會信嗎?」

「大家先靜一靜,聽我說兩句。」

寧俊峰揮揮手阻止了眾人的哄鬧說:「首先咱們只是工人,咱們的工資應該有咱們的老闆發,和葉總沒有任何的關係其次葉總這個基地種植的就是中藥,我相信他是一個醫生,並且能夠治好咱們的病最後我想說的是,咱們都是農民,將心比心,咱們昨天做的事情太傷人家葉總的心了,所以我覺得咱們應該信他一次,哪怕只是為了彌補咱們的過失也行。」

「難道就讓我們這樣一直等下去嗎?咱們這可都是發高燒啊,恐怕不等他回來,咱們的腦子已經燒壞了吧。」

聽到這話,寧俊峰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沉吟了一下說:「這樣吧,咱們再等一個小時,從縣城趕回來怎麼也要兩個小時,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如果再等一個小時葉總還沒有來的話,我就帶著你們去縣城就醫,怎麼樣?」

「行吧,畢竟你是我們的領頭人,我們相信你,也願意聽你的話。」

「不用再等一個小時了,我已經來了。」

葉宇拿著塑料桶從後面走了出來,感激的看了一眼葉宇才沖著眾人說:「你們當中有誰高燒不退?可以上來我幫你把把脈。」

「頭就發高燒了,你可以先給他把脈。」

工人在下面說道,這讓葉宇心中一暖,覺得寧俊峰在這些工人當中的地位果真不低,而且人緣也不賴,這樣的話,重新組建的工程隊交給他管理,絕對會更上一層樓。

「寧哥,把手伸出來吧,我先給你把把脈。」

葉宇看向寧俊峰說。 果真如同葉宇所想,這寧俊峰的身體內也含有致幻蠱蟲。

「寧哥,你之前是不是在尊皇酒店吃過貴妃醉酒這道菜?」葉宇鬆開手,一臉嚴肅的問道。

「對,那次我們去縣城要錢,王傑讓我們寬限他幾天,所以就在尊皇酒店請了我們一頓。」寧俊峰滿臉羞愧的說。

畢竟他是去要錢的,並不是混吃混喝的。

「那你看看這次發高燒的人是不是都是上次在那個酒店吃飯的人?」

隨著葉宇這麼一說,寧俊峰這才意識到自己這麼多人得病,應該是和尊皇酒店有關,所以他認真的查看了那些得病的工人,發現還真如同葉宇所說,便點點頭,緊張的問:「葉總,是不是他們酒店的飯菜不幹凈,我們吃中毒了啊?」

「中毒會到現在才有反應嗎?」葉宇無語的說。

「呵呵,可能是慢性毒藥。」寧俊峰打著哈哈說。

「的確是和你們吃的貴妃醉酒有關,不過也不是什麼大病,你帶著那些生病的人給我過來一趟,我先幫你們治病吧。」葉宇笑著說。

寧俊峰這才召集那些發高燒的工友,跟著葉宇一起去了一個沒人的地方。

「我們不用把脈嗎?」

到了地方之後,有工人疑惑的問道。

「把脈。」

葉宇說:「我挨個給你們把脈,確定你們都因為什麼才得的病,然後再對症施針,保證你們等會一個個都會退燒,並且不會給身體留下任何的副作用。」

說完,葉宇就先跟寧俊峰說:「寧哥,就先從你來吧。」

寧俊峰點點頭,葉宇直接拿出銀針,對著寧俊峰的太陽穴就扎了上去,然後就看到寧俊峰眼睛漸漸的閉上,跟著就如同睡著了一樣,葉宇攬著他的腰,把他平穩的放在了地上。

「好了,接下來誰先治?」

葉宇放好寧俊峰,沖著其他的工友問。

「這就好了?」

工友疑惑的問道。

「恩,已經給他扎過針了,讓他先休息一會,等醒來就完全康復了。」

「那給我扎吧。」

「別著急,先把脈。」

葉宇又給那工人把脈,和他想的一樣,都是致幻蠱蟲在作祟,所以他又給對方施針,讓對方睡著。

一共二十個人,葉宇很快就讓他們全部睡著,然後才拿出塑料桶,用符咒釣蠱。

不過在釣蠱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可以尋找沈默的辦法,但這要利用寧俊峰,考慮了很久,葉宇還是決定要利用一下他,等事後再給他點補償,只希望對方不要怪罪他。

所以葉宇就把寧俊峰給挪到一邊,然後才給其他人釣蠱。二十個人體內的致幻蠱蟲經過吞噬過後,產生了一隻半公斤左右的致幻蠱蟲。

這就讓葉宇納悶了,上次在醫院他只釣出來八個人體內的蠱蟲就能夠讓致幻蠱蟲達到了半公斤的樣子,而現在他釣了二十隻蠱蟲才堪堪達到半公斤,難道蠱蟲也有分別?

不過當他掃了一眼這些瘦弱的工人,好像明白了什麼。

畢竟工人吃的飯菜跟城裡人吃的飯菜營養上是有差別的,所以他們體內蘊含的生機應該比城裡人體內蘊含的少,也就說在蠱蟲在他們身體內成長的速度並不相同。

雖然明白了什麼,但對葉宇製造生味粉並沒有任何的幫助,葉宇搖搖頭,又把寧俊峰挪了過來,等他把致幻蠱蟲收藏起來,這些工人也都悠悠的醒了過來。

「咦,我感覺不到腦袋發燙了,而且也沒有那種昏昏沉沉的感覺了,看來葉總真的治好了我的病,太好了。」

工人立刻就興奮的說道,其他人也都感覺到了自己的發燒好了,一個個感激的看向葉宇。

唯獨一個人是例外,那就是寧俊峰,他皺著眉頭,想要說什麼,可考慮到在場人都情緒高漲,就忍了下來,什麼也沒說。

「既然大家都沒事了,那可以繼續開工了吧?」

葉宇笑著問道。

「可以可以,不過葉總,這診費……」

「不要診費,你們都是在我的工地上發燒的,我有義務幫你們治病。」 醫路風雲 葉宇說。

「真的嗎?」

工人疑惑的問。

畢竟在他們眼中,哪個老闆都是資本家,都會無限制的壓榨他們的勞動力,而眼前的葉宇竟然免費為他們治病,有這麼好的事情?即便是真的有恐怕也落不到他們農民工的身上吧。

「當然是真的,只要你們如期把我的基地建成就好。」

聽到葉宇這麼說,工人才相信這天下掉餡餅的好事終於落到了他們頭上一次,一個個拍著胸脯保證著只要工資到位肯定能夠如期完工。

「放心吧,王傑已經在賣房子了,工資三天之內一定會發到你們手中。」

葉宇笑著說。

昨晚他跟王傑還有喻敏已經商定好了,由三個人合夥把工程隊接下來,他們兩人出錢,葉宇挂名。不過他們兩個畢竟是體制內的人,並沒有太多的現金,這籌錢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但他們已經保證了,三天之內保證錢到位。

等工人都走了,寧俊峰才看著葉宇說:「葉總,我……」

「你的高燒沒有退是吧?」葉宇笑著反問道。

「你都知道了啊?」寧俊峰尷尬的說:「他們的高燒都已經退了,為什麼我的還沒有退呢?你的醫術這麼高超,不應該出現這種差錯吧?」

「我故意的。」

葉宇直言不諱的說。

「故意的?」寧俊峰有些氣惱,自己為了不讓工人鬧事可是沒少費心思,結果老闆故意不給自己的病治好,這是要幹什麼?恩將仇報嗎?

「我想讓你幫我一個忙。」

葉宇跟著又說,「可能會對你的身體有些許的損害,但我向你保證,絕對會把這一切都彌補過來。」

「什麼意思?怎麼還損害身體了?葉總,你越說我越糊塗了。」

寧俊峰撓撓頭,有些費解的說道。

「我跟你實話實說吧,你們之所以會高燒不退,都是人為的。」

「什麼?竟然都是人為的?你是說有人要害我們?可是為什麼啊?我們只是普普通通的農民工。」寧俊峰直接瞪大了雙眼問道。

「因為別人要賺錢。」

葉宇解釋說:「對方研究出來一種寄生蟲,他們把這種寄生蟲寄生到貴妃雞的體內,然後通過貴妃醉酒這道菜傳播到人的體內……」

說到這裡的時候,葉宇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便開始沉思起來,以至於忘記了說話。

按照他原先的想法,貴妃雞體內只含有一隻致幻蠱蟲,可為什麼烹飪之後每個食用貴妃雞的人身體內都會有致幻蠱蟲呢?難道致幻蠱蟲在高溫過程中會產生蟲卵?

肯定是這樣,要不然周三昆只是把致幻蠱蟲放入到母貴妃雞體內,而它們下的每一個雞蛋都含有蠱蟲,這就證明著在高溫作用下,致幻蠱蟲會產生蟲卵,而這些蟲卵吸附在貴妃雞體內的卵黃上,隨著雞蛋一起排出體外。

那是不是自己給致幻蠱蟲加溫也能夠讓他們產生蟲卵呢?

如果可以實現,那生味粉就可以批量生產了。

想到這裡,葉宇興奮的一拍大腿,上前抓著寧俊峰的肩膀,竟然開始舞動自己的身軀說:「寧哥,太謝謝你了,太謝謝你了。」

如果不是考慮到寧俊峰是男的,恐怕這會葉宇都要親上一親了。

「葉總,淡定,淡定,你這都抓疼我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