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不用了陸先生,你們忙你們的,我跟若初還要去醫院買點藥擦一下臉,自己打車就好了。”

Post by zhuangyuan

最後陸天龍也沒挽留。

兩人打車離開,他給王昭月打了電話,那頭只說去籤個合同。

一會再打給他,陸天龍便也沒說什麼。

宏偉集團。

王昭月拿下了建築工程。

除了需要工程隊之外,鋼材是必不可少的。

宏偉集團是九洲城最大鋼材公司,無疑是首選合作對象。

早上就跟宏偉集團的人約好,現在只需要去談就行。

半個小時後,王昭月跟宏偉集團的負責人談好了合作, 就等着籤合同。

外面卻是傳來一道怒罵:“哪家的野孩子,竟然敢惹我兒子。”

接着就是一陣哇哇哇的哭聲。

“可可。”


那聲音讓王昭月揪心,起身跑出了貴賓室。

王可可坐在地上滿臉委屈。

“可可。”

王昭月心疼的跑過去拉了起來:“怎麼回事?”

“這是你家的野孩子?”

還沒等王可可說話,旁邊圍過來幾個宏偉集團的員工。

爲首的是一個女子,三十多歲,長得還算過得去,半老徐娘的樣子。

只是此時凶神惡煞,說話都帶着一股口臭味。

“是。”

王昭月不悅的回答一句。

對面女子整張臉黑了下來:“正好,讓你家野孩子給我兒子道歉。”

王昭月臉也是黑了下來:“有事你就好好說,麻煩你尊重點。”

“尊重?”

對面女子冷笑:“你還沒資格讓我尊重。”

“你家孩子剛纔推了我兒子,快點讓她給我兒子道歉。”

面對如此厭惡的嘴臉,王昭月冷眼掃視。

女子身邊是個男孩,體型要比王可可大出兩倍。

先不說王可可是不是真的推了,就這身板,她推得動?

但她是個講理之人。

看向王可可道:“可可,怎麼回事。”

王可可一臉委屈,帶着幾分淚花:“媽媽,我沒有推他。”

“剛纔你去進去後我就在這裏等着,他叫我跟他玩,我沒答應,他就推我。”

“他還用腳踩我,我的鞋都被他踩髒了。”

王可可委屈的伸出腳,鞋子上的確有一個腳印。

看得王昭月心裏滿是氣憤。

擡頭怒視着對面女子:“這位女士,大家都是母親,我覺得這件事有必要搞清楚。”

對面女子卻是冷眼一笑:“搞清楚了又能怎麼樣?”

“現在快點讓你家孩子給我兒子道歉,不然這事沒完。”

女人本弱。

爲母則剛。

王昭月不能看着自己女兒被欺負。

怒道:“這種話你都說得出口,也不怕教壞小孩子。”

“應該是你家孩子道歉纔對。”


“哈哈。”

對面女子忽然狂笑:“讓我兒子道歉,你配嗎?”

“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就在這裏說這種沒腦子的話。”

王昭月冷着臉:“我管你是什麼人,做錯了事就應該道歉。”

“嘖嘖,你還真給自己臉了啊?”

對面女子冷聲道:“看你不是我們公司的,來談生意的吧?”

“我老公是這裏的負責人,一切合同都是他負責。”

“你現在得罪了他老婆,還讓他兒子道歉,你還想談合作?” 王昭月扭頭。

貴賓室門口站着一個男人,正是之前跟他談生意的副總。

此時滿臉淡笑,也沒有上前說話的意思。

讓王昭月很不爽:“楊副總,你不打算說上兩句?”

“說什麼?”

那楊副總冷笑道:“幫你訓斥我老婆跟兒子不對?”

“還是讓他們給你賠禮道歉?”

語氣陰陽怪氣,接着指向旁邊的員工:“你問問他們,我要不要這樣做?”


對於副總,沒人敢惹,一羣員工轟笑道:“這是宏偉集團,從來都是別人給我們公司道歉的。”

這讓王昭月更是氣憤:“楊副總,你這樣說,我無話可說。”

說完拉着王可可要走。

“走出這個大門,這筆生意可就沒法談了。”

還沒轉身,對面的女人冷笑一聲。

楊副總也是順勢道:“王總,你們王家剛拿下那麼大的訂單,我宏偉集團壟斷九洲城包括周邊的鋼材。”

“錯過了我們這一家,真的就很難找了。”

“就算找到了,你能趕得上商業城建造的工程嗎?”

王昭月心中罵了一句無恥。

這兩口子還真是絕配。

只能怒道:“生意我自會找你們老闆談。”

“合作商的事情,一切我負責。”

楊副總洋洋得意。

他是宏偉集團的大功臣。

有自信說這句話。

旁邊的女子同樣得意:“想要談生意,現在讓你家孩子給我兒子道歉,不然的話,別想了。”

王昭月看着氣憤:“我還沒那麼下賤。”


說完拉着王可可走出了公司。

“老公,就這樣讓她走了,太便宜她了吧?”

女子不服氣,對着楊副總撒嬌。

楊副總冷笑:“放心吧,她會回來求我的。”

說完臉色驟冷:“還有你,不是讓你別帶孩子來公司嗎。”

“不帶他來,你去接他放學啊?”

女子怒視一句,帶着兒子轉身下樓。

楊副總也沒在意,朝着老總辦公室趕去。

楊副總的老婆帶着兒子出了電梯,正要回家,見到王昭月帶着王可可剛好走到大門處。

眼神一冷,拉着兒子跑了過去:“兒子,走,媽帶你出氣去。”

被老公當衆呵斥,她很不爽。

所以不打算讓王昭月就這樣走了,怒吼道:“那個小賤人,給我站住。”

嗯?

王昭月回頭,見到女子氣沖沖的走過來,冷聲道:“有事?”

女子冷聲道:“你家這個小野種得罪了我兒子,沒道歉就想走?”

“你說話給我放尊重點。”

當着她的面罵王可可,王昭月咬牙怒斥。

對面女子卻是越發得意:“我是這裏的副總夫人,我不需要對你尊重。”

“今天你們兩個不給我跪着道歉,就別想離開了。”

“無理取鬧。”

王昭月懶得搭理,拉着王可可要走。

嗖。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