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不對!

Post by zhuangyuan

蒼梧子意識到了不對,因爲那黑雲既沒有消散,羅飛也沒有露出身影,難道這羅飛還能懸停在半空中不成?蒼梧子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一個抱丹境界的人能夠懸浮於空中的!那是超凡之上纔有的神通!

意識到了不對之後蒼梧子瞬間擺出防禦的陣勢,但是一道寒芒四射的匕首已經直衝蒼梧子的後腦而來! 蒼梧子只覺得汗毛倒豎,眉心生疼!

此刻蒼梧子仍然在開天眼的狀態之下,所以第六感也被大大的加強,剛纔眉心的痛感便是第六感對於危險的警兆!

蒼梧子瞬間低頭。

“咻!”

匕首飛過,將蒼梧子的髮髻打散。

還不等匕首飛出擂臺,羅飛已經出現在了匕首的前面將匕首接住。

蒼梧子擡頭看相羅飛,羅飛此刻的情況絕對說不上好,但從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來看,應該是受到了燒傷,有皮膚裂開,但是卻沒有血液溜出。

“不可能!”

蒼梧子看着羅飛大叫。

“什麼不可能?是說我不可能還這麼好端端的站在這裏嗎?”

蒼梧子也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只得將疑惑深深的壓在心底,現在最要緊的還是眼前的戰鬥。

“你應該知道的,我是一個精神系的異能者。”

羅飛說着,剛纔在地上被蒼梧子斬落的那些飛鏢都又緩緩的飛了起來,只有那柄匕首,那柄老天師師兄的匕首還在羅飛手裏。

“你看,你將我傷成了什麼樣子?還嫌不夠嗎?不過我一點都不怪你。”

羅飛說着拿着匕首將胳膊上的那塊已經龜裂的皮肉割下放在嘴裏。

然後朝蒼梧子展顏一笑,牙齒很白,白骨一樣白!

看臺上的李靈看到此幕幾乎都要吐出來了,和李靈有同樣感受的大有人在,甚至都能聽到乾嘔聲。

“這羅飛是個變態吧!?”

“一定是個變態,嘔~”

周圍的聲音此起彼伏,就連葉荒和張野看到了也是一陣難受。

恐怕現在最難受的應該就是蒼梧子了。

事實上現在蒼梧子胃中一陣翻涌,只覺得頭皮發麻,在看羅飛的笑容,怎麼看怎麼詭異,簡直就是一頭披着人皮的野獸。

這局其實勝負已定,蒼梧子已經露出了恐懼的意味。

“你輸定了!”

羅飛聲音幽幽的傳來。

漫天的飛鏢瞬間向蒼梧子傾瀉而來,這回蒼梧子已經生了退意,其真氣也已經消耗殆盡,面對漫天的飛鏢實在是無能爲力。

“嗤嗤嗤!”


飛鏢的破空聲在蒼梧子聽來格外刺耳,身上不斷的有血花泛起,但是蒼梧子仍在堅持,作爲茅山的傳人,不能在龍虎山認輸,哪怕是死亡,也要展現出茅山的氣概!

羅飛見蒼梧子已經沒有了招架之力,眼中寒芒一閃,手中的匕首瞬間甩向蒼梧子。

此時天眼的功效已然存在,蒼梧子能明顯的看到匕首向自己飛來,但是卻無力躲閃,只能閉上眼睛。

至少我是戰的死的,蒼梧子想到。

龍虎山的人當然不會讓其死在羅飛手下。

羅飛也知道在這裏殺不了蒼梧子,況且在剛開始的時候羅飛便說過,不會殺掉蒼梧子。

就在張懷林想要出手將那匕首擋住的時候,匕首已經停頓在半空中,距離蒼梧子還有一段距離,但是蒼梧子卻雙眼緊閉一副等死的樣子。

“我說過,就算讓你看清所有,也無力躲閃,我也說過,你很有意思,我不會殺你,就這樣吧,已經結束了。”

蒼梧子的耳邊傳來羅飛的聲音,蒼梧子已經意識到自己已經輸了。

“你應該是第一次手下留情,也算是給我蒼梧子面子了,我認輸!”在堅持下去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蒼梧子直接認輸。

“你說錯了,我並沒有留情,我只是覺得好玩,還有就是我根本不想殺你,沒有理由,也不是給你面子!”

羅飛非常不客氣非常不給蒼梧子面子的說出這句話。

蒼梧子終究是沒有反駁,敗軍之將不足言勇,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沒有用。

但是蒼梧子至少沒有徹底的失敗,經此一戰,蒼梧子已經躋身正道青年最強的那個序列之中,也算是給茅山派漲了面子。

張懷林這個時候出場大聲的宣佈比賽結果。

“羅飛勝!”

極其簡短,就是宣佈羅飛是此局的勝者,下面也沒有歡呼聲,因爲羅飛並沒有所代表的宗門,也沒有一個朋友,更重要的是現在大家都仍然處在一種震撼的感覺之中。

羅飛走下擂臺,和蒼梧子擦身而過。

“你不是想知道我憑什麼熬過你的那波攻擊嗎?決賽的時候你會知道的。”羅飛沒有停留只是在走到蒼梧子身邊的時候輕聲的說了這句話。

蒼梧子沒有理會,等其回過神來,羅飛已經走到臺下,蒼梧子也快步向臺下走去。

比賽正式結束了,老天師從高臺上的作爲上站起。

下民頓時一片安靜。

“五日之後,武林大會決賽!到那時會我自會公佈那件事情,還有另一件大事要公佈!還望諸位同道在我龍虎山在盤桓數日。”

老天師說完向四方拱手,哪有人敢不回禮?

有一個人敢,羅飛!

老天師這次也沒有說的太多,半決賽就這樣結束了。

葉荒在聽完老天師的話之後便走到看臺,李靈已經在這裏等待。

看到葉荒向自己走來,李靈懸着的心終於放下。

“你這個臭光頭,終於輸了!”李靈笑着拍了一下葉荒,確認葉荒沒有任何問題之後說道。


Wωω т tκa n co

“沒有辦法啊,實力不如人家,輸不是也很正常嗎?”

“哎呀!那些都不重要,你沒事最好!”李靈見葉荒沒有任何問題很是開心。

“哇,怎麼突然之間這麼關心我?”

“你可得了吧!那是因爲你死了之後我一樣會嗝屁啊!”李靈翻着白眼道。

柳子凝也從遠處走過來。

“葉荒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我當然沒事!”

葉荒笑着和柳子凝打招呼。

“唉!對了,剛纔老天師這一次要間隔五天,爲什麼?”李靈問道。

“應該是因爲讓他們跟好的休息吧?”柳子凝猜到。

葉荒默然。

“你們都不過節的嗎?兩天之後就是元宵節了啊,那天肯定不能比武啊!”

“哦,也是哦!”李靈這才迷糊過來。

至於柳子凝,她世居湘西,哪裏罕有人煙,又都是一些少數民族,她自身又是苗族,對於漢族的一些傳統節日,自然不會太過注意。

“聽說那天還會有一些活動呢!”

“不如那天我們下山吧?”李靈說道。

“一來一回根本用不了半天,每天都呆在龍虎山上,我這嘴裏都快淡出鳥了,我們那天就下趟山吧!”李靈就是這樣,剛開始來的時候還滿是新奇,但是也就是三分鐘熱度。

葉荒想了一下,覺得時間也來得及,就張口答應。

只是葉荒不知道,他將會在山下遇到什麼。 武林大會作爲真個武林最大的盛會自然不會在一天就結束,現在距離本次武林大會的召開也已經將近過去七八天了。

今天是武林大會半決賽結束的日子,山路上稀稀拉拉的行人都在談論着今天下午的對決。

“你是不知道,小天師張野一招雷神附體將那金剛不壞的葉荒打的站都站不起來,看上去生死未知,恐怕現在不知道在哪處道觀裏面躺着呢!”一人給另一人吹噓這今天下午張野和葉荒的對決,沒能去看比賽的那人一臉懊悔的樣子

“我跟你說還有更誇張的!你還記得那個羅飛嗎?他生生將自己的肉吞了下去啊……”

葉荒和李靈從哪二人身邊走過,那二人說話的聲音也是越來越喜小,直到聽不見。

“你爲什麼不聽我的突然站在他們面前嚇他們一跳!”李靈還是這麼的無聊。

“這太無聊了吧!”葉荒纔不願意這樣做。

這二人正是在半決賽結束之後下山的李靈和葉荒,柳子凝這次卻是沒有跟他們回來。

葉荒和李靈一路吵吵鬧鬧沒多會就已經回到了住的地方,在回到房間之後就收到了張野的消息,當然是向葉荒問候的,今天下午張野和葉荒的對決葉荒不敵,躺在地上站都站不住,實在是有些慘,張野這個時候問候也是附和情理。

倒是葉荒有些驚訝,來龍虎山這麼久還以爲自己來打了古代,除了聯繫方局長用到了通訊器之外,這段時間就再也沒有用過現代的通訊手段。

葉荒自然回覆自己沒有關係,還邀請張野在元宵節那天下山遊玩。

片刻之後張野回來消息,很簡單,就兩個字——可以。

葉荒想想還有沒有其他人要聯繫,又都是一一給他們發去了信息,玩嘛,人當然是越多越好。

有些回覆有些沒有回覆,葉荒也不再等候,直接倒頭睡覺了。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就已經到了元宵節,當然不是說葉荒一直睡到了元宵節,而是這幾天根本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顯得異常的平靜,給人的感覺自然也就是時間過的非常的快。

此時龍虎山後山上面幾個年輕男女正圍聚在一輛車面前。


“你們龍虎山的人也是要開車的啊!我還以爲你們都是騰雲駕霧的呢!”說話的是李靈。

“你都在我們龍虎山住那麼久了,不會連這一點都不知道吧?”張野無奈的回答。

“我之前一直都在湘西深山,那裏可沒有多少好路供人開車,還是你們龍虎山大氣,直接在後山開一條上山的路!”柳子凝卻是也來了。

葉荒沒有什麼好說的,打開車門做到了副駕駛的位置,張野開車,柳子凝和李靈都是做到了後排,車內空間很大,但是葉荒還是感覺到了一股壓迫感,可能是暈車?葉荒這樣想到,沒有太過放在心上。

這車是一輛越野車,張野開車就如他的性子一般,就是穩,車緩緩的在盤山的山路上形勢,誰也沒有發現在道路旁邊的樹林裏有人影閃動。

“目標已經出現,先不要動手,等出了龍虎山的範圍再行動。”

“收到。”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