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不多時,已是在半空之中的林毅低頭望去,心中更是驚駭無比,只見的下方已是處於一片火海之中,衆多的枯木也是在這滾滾的岩漿之中燒爲焦炭。

Post by zhuangyuan

見着如此,林毅心中登時變的焦急起來,實在是沒有想到這纔是短短的兩個月時間,整個天焚谷竟然已是變的如此模樣。

“這可如何是好?”

林毅心中一陣陣的詢問。

不到片刻,在窫窳的幫助之下,林毅終是到達那氏量山頂。

放眼望去,此時的整個天焚谷也是隻剩下氏量山這麼一個地方安然無恙。

見此,不再遲疑的林毅更是直接跳躍而下。

衆弟子此刻皆是一臉疲憊,然而又是看着林毅返回,心中皆是歡喜不已,誰都知道,現在的林毅纔是最後的救命稻草,登時便是將剛剛到達的林毅直接圍將起來。

不到片刻,又是見的那卜量子和陰陽古帝兩人皆是出現在眼前,順帶着竟是連嘶風獸也是出現在這氏量山頂。

“小子,如何?”

此時的卜量子已是心急如焚,可以說所有的希望都在林毅身上,故此一見到返回的林毅更是欺身前來詢問。

林毅並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反而是將眼神凝望着陰陽,其中喻味不言而喻。

“星蘊之力,需要現在由衆人聯合方纔能夠激發!”

看着林毅望來的眼神,那陰陽古帝自然是知道後者的意思,旋即點點頭道。

醉寶鑒 如何激發?”

對於這所謂的星蘊之力,林毅現如今還是處於朦朧的狀態,更是不知道這東西 到底在何方。

“就在你的魂體之內,每一名聖帝之體不僅在體質上和其他的魂者有着天壤之別,就連魂體也是完全不相同,這一點想必你是極爲清楚的,而其中的原因之一便是因爲聖帝之體魂體之中蘊含着星蘊之力!”

那陰陽一口氣將所用的原因解釋完畢,而此時的林毅方纔是半知半解的點點頭。

又是聽的那陰陽道:“按照如此說來,你現如今的魂體應該還並沒有被打開,想要獲得其中的力量便是需要我等四人集合的力量才行!”


林毅心中苦悶,這長的像顆蛋一樣的魂體確實讓的自己頭痛不已,除了能夠調用體內的魂力之外,竟是並不知道其中到底蘊藏着什麼,此時聽得陰陽的皆是,心中登時是明瞭。

“走吧!”

鄉村超級仙醫

……

周圍寂靜無聲,在此處正好是卜量子的帳篷,因爲遠離衆弟子,倒是顯得格外的安靜。

而此時的林毅卻是端坐在地,眼神緊閉,包括窫窳在內的三大強者此時更是圍坐在林毅的身旁。

“小子,放開防禦,讓我等進去!”

看着一切準備妥當,那陰陽古帝的聲音有些沉重地說道。

聽及此,林毅稍微調整一下心態,竟是突然感覺數道力量鑽入體內,登時一種壓迫之感而來。 而到了此時,林毅的識海之內只感覺三道身影同時出現,正是那陰陽、卜量子好窫窳三人。

雖然只是神識的出現,但此時的林毅還是感受到三人齊齊帶來的壓迫之感,險些差點沒有忍住而叫出聲來。

見着三人進入,原本在林毅識海之內的噬魂也是出現,幾人面面相覷。

又是看看眼前的魂體,個個不禁是眉頭緊皺,這陰陽和噬魂兩人還算鎮定,然而那卜量子卻是滿臉露出驚訝的神情,對於這樣圓形的魂體確實少見,又何況此時擺在幾人眼前的魂體竟是連一點生氣都沒有。

“佈陣,激發魂體!”

看着林毅識海之內懸浮着的魂體,那陰陽沉吟半刻,方纔是如此說道,旋即整個身形更是不住移動。

四人速度極爲迅速,幾乎是在一眨眼的時間便是分別立於四大方位。

“小子,我們要開始了,能不能忍住就看你自己了!”

此時的林毅正想要進入識海之內,卻是又聽得那陰陽傳來的聲音,登時心中一緊,知道接下來的煎熬定然是常人難以忍受的。

果然,還不等林毅屏息,卻是隻感覺識海之中突然震盪一下,旋即便是劇烈的疼痛自那體內傳來。一時沒有忍住的林毅差點是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好在此地的人並不是太多。

只見的四大強者此時齊齊聚集在林毅的體內,又是四道精光爆射而起,雖是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然而,那手中不斷變化的印訣卻是讓的林毅心中不斷髮顫。

“這些傢伙簡直就是將老子當做試驗場嘛!”

此時看着體內陰陽等人的手段,林毅心中極爲苦悶,不禁是暗暗罵道。

還沒等林毅有所反應,竟是見的圍繞在魂體周圍的四大高手個個手中精芒大盛,旋即竟是將整個魂體完全籠罩在了其中。

“放!”

那身爲這一次陣法的核心,陰陽一聲令下,其餘三人皆是同一時刻將手中的印訣拋了出去,轉眼間,整個識海之內已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如同滾滾潮水一般的氣浪更是席捲而來。

“媽的,拼了!”

雖然自己並沒有出手,但此時的林毅卻是如同被他人捏在手裏把玩一般難受,再加上那自靈魂深處傳來的疼痛之感,已是讓的他心中一陣發顫。

大喝一聲之後,又是見的整個林毅端坐而起,額頭之上青筋冒起,豆大的汗珠更是酥酥地跌落下來。

只感覺整個魂體之內一緊,旋即又是如同泰山一般的壓迫爆衝而來,好似要將自己的魂體完全擠爆一般,根本沒有擺脫了可能。

而即便是如此,那處於魂體四周的四道身影還是沒有絲毫的停歇,手中的印訣又起,還不等之前打出去的印訣消失,第二道印訣又是朝着林毅的魂體肆虐而去。

如此,四道身影不住的放出招式,而此時的林毅在這一道又一道的印訣之中更是備受折磨,短短不到一刻鐘的時間竟是差點昏睡過去。

又是不知道過了多久,遭受着巨大痛苦的林毅只感覺體內的各處都已是失去了知覺,而那陰陽等人又是不知道打出了多少的印訣,原本紋絲不動的魂體竟是開始咔咔的出現了數道裂痕。

“要結束了,諸位,準備最後一擊!”

看着眼前的魂體,那陰陽心中自然是高興至極,一聲大呼,衆人手中的速度不斷加快,竟是眨眼間便衝出來數道絢爛的精芒。

衆人此時屏息,而知道接下來一擊的林毅更是心中慌亂不已,這般痛苦確實是常人難以忍受的,雙手緊抓着身旁的木柱,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破!”

一聲厲喝,響徹整個識海之內又是傳到林毅的腦海之中,登時只感覺整個大腦都在嗡嗡作響,旋即又是數道爆裂的聲音傳來。

霎時之間,原本還是沉默的林毅登時“啊”的一聲直接嚎啕叫出來,這慘叫聲音不小,傳播開來,竟是在數十里之外依然能夠聽見。

聽着此聲的衆弟子心中皆是大驚,只知道現如今的林毅在準備破開封印,卻是並沒有想到竟要遭受如此痛苦才行,登時一個個心中感慨頗多。

“嗚嗷!”

聽得此聲的嘶風獸一時忍不住,竟然也是高昂着前蹄,嘶鳴一聲,想要奔跑而來,若不是葉風凌出手阻止,恐怕現在的帳篷已是被那嘶風獸直接給踏平了。

“林毅兄弟當真是豪傑呀!”

此時聽着林毅如此慘叫的衆弟子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佩服,這數個月的時間,細細數下來,林毅爲整個青嵐劍宗付出的不再少數,而這一次更是冒着生命危險要去破開那封印。

此際,在帳篷之內的林毅更是全身抽搐,那魂體在四人的聯合攻擊之下,竟然已是完全碎裂開來。

腦袋之中如同雷鳴一般不斷炸響,林毅更是心中苦悶,不禁是暗想:“這四個老傢伙不會直接把老子弄死在這吧?”

此時的林毅根本感知不到識海之中的狀況,只覺的之中一片混沌,竟是模糊的完完全全看不清楚。

許久,再次將自己的神識探入識海之中,方纔是看的稍微清明一些。

見着眼前的情形,林毅心中更是驚訝無比,此時的魂體雖然在那四人的聯手之下盡數破裂,然而卻又是出現了一道新的魂體。

“這是?”

看着眼前之物,林毅心中驚駭,只見的眼前竟是如同一顆大火球一般的東西,又是釋放出灼灼的熱氣。

“這纔是你真正的魂體,此前的不過是保護作用罷了!”

見着進入識海之中的林毅,那陰陽聲音出現,旋即又是一道身影掠至林毅的身前,緊接着其餘衆人也是出現。

“結束了?”

此時看着衆人的出現,林毅方纔是深舒一口氣地問道。

若不是林毅一直足夠堅韌的話,恐怕現如今早就支撐不想去了。

“嗯,算是激發了你的星蘊之力,可要是破開古印的話,還差得遠呢!”

這陰陽的聲音有些沉重,而聽着解釋的林毅心中自然也是知道單單憑藉着自己現在的實力顯然是不可能解決那古印的問題。

“出去再說吧!”


知道現在衆人在林毅識海之中帶給林毅極大的壓迫,卜量子方纔是道。衆人不遲疑,旋即便是退出林毅的識海之中。

帳篷之內,五道身影端坐,臉上神色皆是愁容滿面,而對於這般情況,林毅甚至是還來不及感知一下那傳說之中的星蘊之力,便是又被眼前的麻煩所困擾。

“現在林毅體內的星蘊之力已是出現,甚至說還極爲強橫,只是憑藉着林毅如今的實力顯然是不可能成功將這力量的威力發揮到極致,恐怕也是難以破開那古印吶!”

沉默許久之中,窫窳皺着眉頭說道,顯然在這天焚谷內被困萬年,對於他來說也是早就在期待這一天了。

“呵呵,星蘊之力乃是聖帝留下來之物,對那魔妖老兒正是有着極大的剋制,現如今只要得到這股力量,其他的倒還好說!”

陰陽已是化作與一般人並無大小的樣子,相比之下倒是顯得有些和藹可親了。


而此時聽着他如此一說,衆人紛紛凝視,顯示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只有那噬魂道:“難道陰陽有什麼方法不成?”

那陰陽古帝此時看着林毅卻是笑笑,許久也是見的他不說一句話,反倒是讓的林毅心中一股毛骨悚然。

“古帝,有什麼事就請明示!”

知道那陰陽又是再打自己的主意,心中一陣悲哀,林毅又是心想:“反正該來的總會來,倒不如一次性死的個乾淨。”方纔是如是說道。

萬界作死見聞錄 呵呵,辦法很簡單,那就是以我古帝,再加上窫窳、卜量子,三人的力量入主林毅體內,對林毅的身體暫時控制!”

對於這陰陽的方法,林毅也是完全能夠聽懂,在此之前,噬魂也對自己進行過入主,而此時聽着,自然也是沒有異議。

然而,還不等林毅表態,那一旁的噬魂卻是直接大呼了起來:“不行,區區人魂者的身體,你們三人哪怕其中一位進入就能造成不能挽回的損失,更何況是集三人之力於一身了!”

那噬魂顯得有些情緒激動,對於此,卜量子和窫窳皆是不自覺地點點頭,又是道:“確實是如此,若當真是以我們三人力量衝進林毅的體內的話,恐怕不消一刻鐘,這小子就要爆體而亡了!”

那卜量子雖然說的有些誇張,但坐在一旁的窫窳也沒有反對,相反還是同意一般點點頭。

“呵呵呵,所以本帝不是還留下一個人嘛!”

看着衆人反對,陰陽並無怒氣,反倒還是笑道。

而這所指留下的一人顯然是噬魂古帝,聽着那陰陽如此一言,似乎又是詫異地問道:“你的意思是說本帝來維持這小子的身體?”

看着噬魂猜測出自己的本意,陰陽古帝方纔是點點頭。

“林毅的身體實在是過於虛弱,若是及我三人之力定然會讓他當場喪命,但若是有着噬魂古帝來進行調和,想必成功入主也便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時聽着這陰陽如此一說,帳篷之內又是再次陷入沉默。 衆人皆是沉默無語,而所有人此時的眼神更是看向林毅,那陰陽所說的即便是再有理,但最終的決定還是需要林毅自己來下才行。

而此時的氏量山周圍已是被滾滾岩漿所包圍,面對着如此情形,整個山脈更是時不時地震動一番。

對於這天焚谷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林毅並不知道,卻又是突然想起當日在那青洛崖上感悟天地時所見到的景象,似真似幻,現在想象似乎又是極爲真實,和現在周圍的景象何等的相似。

思量許久,又是看看那帳篷之外已是如同煉獄一般的景象,只聽的林毅方纔是說道:“如果說今日是宿命的話,我林毅願意!”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