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下午的時候,血狼和任羽思回到了戰天宗,他們為了不讓別人知道他們的關係,所以沒有一起回去,而是先後進入戰天宗。

Post by zhuangyuan

還有半個月,五大宗門將在靈魂宗舉行精英比武大會,很多準備去參加的弟子都開始臨陣磨槍,多數人去閉關修鍊,少數人去實戰取經驗,宗門裡本來就不算熱鬧,現在非常冷清。

血狼回到他的房間,洗了個澡就打坐修鍊起來,因為他剛突破神力二段,所以需要穩固修為。


血狼對五大宗門的精英比武大會並不感興趣,他目前想要做的是幹掉海華冰,可是他不能著急,只能一步步的來。到時候有斯諾宇派人幫忙,殺海華冰並不是難事,只是他需要提防著斯諾宇,萬一斯諾宇過河拆橋,那他就危險了。

血狼修鍊一番后,已經是傍晚了,他向食堂走去,剛進食堂他就看見了斯諾宇他妹妹和海華冰,他們兩面對面坐在一起吃飯,有說有笑的,令人好生羨慕。

血狼心裡非常清楚,海華冰肯定是在耍斯諾宇他妹妹,而斯諾宇他妹妹肯定是瘋狂的愛上了海華冰,若非如此,斯諾宇也不會對海華冰出陰招。

斯諾宇的妹妹撇了一眼血狼,她對海華冰笑道:「海哥哥,你看,那隻螻蟻消失了十多天,現在又出現了,我還以為他死了呢!」

海華冰不屑的望了血狼一眼,然後望著斯諾宇他妹妹,呵呵笑道:「一隻螻蟻而已,怎麼會那麼容易死呢?就算他求別人殺他,相信別人也怕弄髒了手。」


血狼扛起飯菜坐到海華冰對面的桌子,他狼吞虎咽的吃著,還時不時對斯諾宇他妹妹投去一絲褻瀆的目光。他這樣挑釁海華冰,是想給自己點壓力,順便看看斯諾宇會怎麼做,而且他有冰狐,並不害怕海華冰。

過了一會,海華冰忍不住了,站起來目光冰冷的望著血狼,沉聲道:「小子,你在找死。」

!! 血狼緩緩站起來,一臉無辜的說道:「海華冰,你欺人太甚,我不就是坐在你面前吃飯嗎?又沒強女干你老婆,難道你想殺我?泥人尚有三分土性,你放馬過來吧!」

海華冰雙手插胸,傲慢的說道:「莫非你以為你突破神力二段就能打贏我?你太幼稚了,我殺你如雞,如果你不想死,那就過來向小沁說三聲對不起,否則……」


「否則就讓我死?難道在你們強者的眼裡,我們這些弱者連豬狗都不如?想殺便殺嗎?」血狼呵呵一笑,無奈道:「你要殺我我也無話可說,誰讓我打不過你呢?」

「不識抬舉,下輩子記住,沒有實力,就不要裝13。」海華冰冷哼一聲,然後用手抓向血狼的頸部。

看著海華冰抓向自己,血狼也不可能坐以待斃,他凝聚神力,一拳轟向海華冰的手。可是他的實力依然太弱,沒有任何懸念,直接被海華冰轟退,他身後的幾張餐桌都被他撞壞了,他躺在地上吐了幾口鮮血。

「神力強了不少,不過還是太弱,送你上路。」海華冰繼續攻向血狼。

砰…………

誰也沒想到,海華冰會被打翻在地,他面前突然出現了一位老者,老者笑呵呵的說道:「年輕人,打架是好事,但是這裡是食堂,等會到外面去打吧,你們弄壞了我的餐桌,賠錢再說,每人100顆神石。」

斯諾宇他妹妹馬上去扶起海華冰,海華冰有點膽怯的對老者說道:「風前輩,100顆神石是不是太多了?」

老者望著海華冰,神色一凜,道:「你要是再敢廢話,那就200顆。」

「額,好吧!」海華冰似乎很害怕這老者,他馬上從乾坤袋中拿出100顆神石擺在餐桌上,然後對老者告辭了一聲就走出了食堂。

老者隨手一揮,100顆神石不見了蹤影,他望向血狼,嚴肅道:「輪到你了,100顆神石。」

「沒有。」血狼淡淡的回道,他懷裡的冰狐跳了出來,對老者露出尖牙利爪,既好笑又可愛,還挺兇悍的,它似乎在說:「別逼我出手。」

「喲!這小傢伙不錯。」老者笑呵呵的,他提議道:「小子,如果你沒錢,就拿你這隻冰狐來抵押吧!不然後果很嚴重,你好好考慮一下。」

這時,冰狐似乎聽懂了老者的話,它祈求的望著血狼,生怕血狼將它賣出去,血狼拍拍冰狐的小頭顱,傳訊給它:「放心,我不會賣你的。」

血狼平靜的望著老者,堅定的說道:「不用考慮,這冰狐,我是絕對不會給你的。」

「你不做出賠償,你會後悔的,難道你不怕死麽?」老者非常嚴重的問道。

「我怕死,但我不相信你會殺我。」血狼篤定的說道,接著又說了一句:「如果你真要殺我,我也只能認命。」

「我這人說一不二,我確實不會殺你,不過我會禁閉你一年,你將會比死還難受,你可想好了?」老者緩緩說道,臉上浮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100顆神石而已,血狼完全可以去找斯諾宇,但是他師傅告訴過他,有些老鬼的就是喜歡有脾氣的年輕人,所以他不相信這老者會害他,於是他把心一橫,堅決道:「我沒錯,我不會給你錢。」

「好,有氣魄,一年時間不長,你好好懺悔吧!」

老者話音剛落,斯諾宇急沖沖的跑了過來,他對老者祈求道:「風前輩,血狼是我兄弟,你放過他吧!你要他賠多少錢,我來替他出。」

「喲!」老者好奇的望了望斯諾宇,陰陽怪氣的說道:「原來是你小子,想不到你還挺重情重義的,既然你要替他賠錢,那我也不為難你們,300顆神石,拿來吧!」

300顆神石對斯諾宇來說也不算多,他沒有絲毫猶豫,馬上給了老者300顆神石,然後拍拍血狼的肩膀:「血狼兄弟,走吧!記得以後低調點,不然我可幫不了你那麼多。」

血狼本來不想給老者錢,可是斯諾宇出面解圍,他也不再糾結這件事,他對斯諾宇感激道:「宇兄,你對我的恩情,我一定會記住的。」

「兄弟兩個,別說這些。」斯諾宇看了看血狼胸前的冰狐,好奇的說道:「血狼兄弟好運氣啊!居然能收服冰狐這等妖獸。」

「運氣!」血狼呵呵一笑,解釋道:「這事說來話長……」

「既然話長,那就不要說了,以後有機會再說吧!」斯諾宇打斷了血狼的話,他也懶得聽血狼啰嗦,一隻冰狐而已,他想要,也並不是得不到。

說話間,血狼和斯諾宇走出了食堂,而海華冰已經在等著了,他遠遠就向血狼說道:「血狼,你別以為這事就這麼算了,這裡不是食堂,你死定了。」

「海華冰,今日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殺了血狼,對你沒好處,別太衝動。」斯諾宇見狀,不得不為血狼出頭。

「哥,你太讓我失望了,居然幫助一個外人,還是海哥哥對我好。」斯諾宇他妹妹輕哼一聲,然後摟著海華冰的胳膊,靠在他肩上。

斯諾宇看著他妹妹對他的態度,非常不爽,呵斥道:「小沁,男人說話,女人別插嘴,你懂什麼?你盡讓我不省心。」

斯諾宇他妹妹名叫斯諾沁,斯諾沁不服斯諾宇,於是反駁道:「我雖然不懂你們說的大道理,但我卻懂得誰對我好。」

「你已經沒救了。」斯諾宇的城府雖然很深,但他妹妹的表現著實讓他抓狂,他銀牙暗咬,又道:「你會後悔的。」

「宇兄,你還是閃到一邊吧!免得我又將你打成重傷。」海華冰對斯諾宇淡淡的說完,然後拍拍斯諾沁的小腦袋,道:「小沁,你在一旁看著,我馬上解決血狼。」

海華冰向血狼走去,斯諾宇蠢蠢欲動,不過血狼給他使了個眼神,示意別出手。斯諾宇明白,自己實力不行,出手也沒用,而且血狼有隻冰狐,海華冰也不一定能殺血狼,所以他淡定的站在一旁。

血狼知道自己不是海華冰的對手,所以他馬上命令冰狐出手。冰狐的實力可不弱,之前他和任羽思聯手都打不過它,最後還是他化狼才勉強將它制服,它就算打不過海華冰,但也不會輕易落敗。

!! 當海華冰看見冰狐時,他感覺到了不妙,他雖然有自信打敗冰狐,但是冰狐的速度奇快,他一時間也無法取勝,而且血狼還在一旁虎視眈眈,隨時都有可能趁機對他下黑手,他防不勝防。

食堂外面是一處開闊的草坪,冰狐在此處如魚得水,它完美的將身法展現了出來。它在海華冰的攻擊下從容不迫,遊刃有餘的閃避著,還時不時對海華冰發出一道道冰刃,弄得他手忙腳亂的。

海華冰拿著一把劍,對冰狐打出一道道劍氣,劍氣上面還附帶著一絲神力。冰狐的攻防能力都不強,它才不會和海華冰硬拼,它一直都在躲閃,但是海華冰的速度也不慢,冰狐很快就被他打中了幾招。

血狼也不可能讓冰狐孤軍奮戰,他不化狼時,實力雖然不強,但是海華冰被冰狐牽制住,他抓住機會就向海華冰發出一道道神力。海華冰怕受傷,他不得不分心去抵擋,可是他的實力有限,很快就被冰狐發出的冰刃擊中了。

此時,周圍來了不少圍觀的弟子,海華冰雖然受傷不重,但他是戰天宗的真傳弟子,他現在已經丟臉丟大了,他必須挽回他的面子,於是他舉起舉起手中的劍,大吼一聲:「戰神一怒~」

海華冰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周圍的空氣都沸騰起來,他突然消失在原地,草坪上留下一道殘影,他攻擊的對象正是血狼。

血狼知道,海華冰使出這一招是戰神的神技,神技的威力非常強大,但同時也非常耗費神力。在戰天宗里,只有真傳弟子才有機會學,其它弟子基本沒機會,除非他為宗門做出了特大的貢獻。

海華冰這一招不是一般的快,血狼來不及考慮太多,他有預感,如果他不化狼,絕對承受不住海華冰這一擊,就算他勉強承受住了,也會被傷到根基,所以他為了生命安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正當血狼準備化狼時,冰狐突然出現在他身前,冰狐將神力凝聚起來,擋下了海華冰這一擊,但是它不善於防禦,不幸被海華冰擊飛,血狼立即上前接住它。

冰狐已經奄奄一息了,血狼將它抱在懷裡,它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並傳訊給血狼,說它快不行了。血狼非常憤怒,他眼睛變得血紅,狠狠地望著海華冰,海華冰心裡不禁感到了一絲恐懼。

「你該死!」血狼咬牙望著海華冰,海華冰剛才使用了神技,他的神力已經所剩無幾,而血狼正在氣頭上,他也不願跟血狼糾纏,萬一血狼以死相拼,他不死也得受重傷,所以他準備逃走。

血狼雖然憤怒到了極點,但他還沒失去理智,因為這裡是戰天宗,肯定有很多老不死的人物在暗中看著,所以他非常明白,就算自己化狼也殺不了海華冰,但是他有自信給海華冰沉痛的一擊。

看著海華冰想跑,血狼將冰狐收進懷裡,然後將所有的神力凝聚於右手,以最快的速度一拳攻向海華冰。海華冰的神力幾乎枯竭,此時非常虛弱,只能硬抗,他馬上擺好架勢,準備迎接血狼這一拳。

血狼快衝到海華冰面前時,一旁的斯諾沁出手了,她的修為是神力二段第三層,擋住血狼的一擊自然不在話下。血狼也沒想到斯諾沁的速度那麼快,可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他也只好與斯諾沁對上一拳。

斯諾沁的修為比血狼高,但是血狼是含怒一擊,彼此消長之下,雙方都沒討好。斯諾沁沒有理會血狼,她上前扶著海華冰走了,血狼也沒心情追,他得看看冰狐的傷勢如何,如果冰狐死了,他會遺憾一輩子。

血狼拿出冰狐,它心跳微弱,呼吸斷斷續續,血狼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斯諾宇走來拍拍他的肩膀,勸說道:「血狼兄弟,這隻冰狐受了嚴重的內傷,我看是沒救了,你節哀吧!」

血狼不敢相信斯諾宇的話,他並不是無情之人,而且他非常喜歡這隻冰狐,最讓他不願意接受的是,它居然為他而受傷,所以他必須拯救它,他沒辦法,於是大聲喊道:「風前輩,您老見多識廣,我求您出手救救我的冰狐。」

食堂那位老者沒有現身,他只是傳出了一句話:「年輕人,自己犯的錯就得自己承擔,我並不是在教訓你,而是想告訴你,如果你承受不起這點打擊,你永遠也成不了強者,它沒救了,你走吧。」

這時,冰狐又傳訊給血狼,它叫血狼別再為它浪費時間了,為主人而死,它不後悔,它只求血狼能為它報仇。

「前輩,我最後問你一次,我的冰狐真的沒救了么?」血狼不甘心,他真的怕自己留下遺憾,而且他師傅跟他說過,一個人要是有太多的遺憾,那麼他就容易產生心魔,這是對成長非常不利的。

這時,老者突然現身了,他背著雙手走到血狼面前,然後伸手對冰狐打出一道藍光,血狼沒有阻止,他也無法阻止,他知道,這老頭肯現身,說明他並不會傷害冰狐,說不定他真會出手救它。

冰狐被藍光打中后,它輕顫了一下,隨即恢復了一絲體力,它傳訊給血狼,說它現在好多了,只是內傷太重,它最多只能堅持兩個月,兩個月後它依然會死。

老者撇了血狼一眼,望著遠方說道:「年輕人,老夫只是看你順眼才出手幫你,但是你別以為你的冰狐從此就沒事了,他只能堅持兩個月,到時候誰都救不了它,你想讓它痊癒,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聽著老者的語氣,血狼敢確定,冰狐肯定還有救,只是非常艱難而已,他急忙問道:「請前輩明示!」

「這個世界不缺少奇迹,只是很多人沒有膽氣,如果你想讓你的冰狐痊癒,你就得冒很大的險。」老者看了看天空,又道:「按道理說,你的冰狐已經無藥可救了,但是它體質特殊,可以進化,只要你找到一樣東西給它,它就有機會進化成冰火聖狐。」

血狼眼前一亮,急忙問道:「去哪找?找什麼?」

老者搖頭笑了笑,回道:「去北域的大沙漠,找火焰聖珠。」

!! 「火焰聖珠,它有什麼作用?長啥樣?」血狼還是第一次聽說,不過他感覺那是非常厲害的至寶,他又對老者問了一句:「前輩,北域那麼大,我該去哪裡找火焰聖珠呢?」

「據說,火焰聖珠是用神祇的內丹煉化而成的,如雞蛋般大小,發著紅光,它還可以從新練成內丹,而你的冰狐正需要這樣的內丹才能進化。」老者繼續解釋道:「很久以前,火焰聖珠被北域的一個宗門得到,那個宗門滅亡后,火焰聖珠也隨之消失了。」

「也就是說,只要找到那個宗門的遺址,我就有可能得到火焰聖珠,那個宗門叫什麼名字?」血狼繼續問道,似乎看到了一絲希望,他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得到火焰聖珠。

「年輕人,先別高興得太早,北域的大沙漠可是出了名的危險,我都不敢闖入太深。」老者說到這,臉上竟露出了一絲忌憚之色,也許是曾經在北域吃過虧,他繼續說道:「那個宗門曾經叫邪咒神宗,先不說你能不能找到那裡,就算你僥倖找到了,你也不一定能得到火焰聖珠,要是火焰聖珠有那麼好得,哪還輪得到你?」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去闖闖。」血狼眼裡閃過一絲精茫,對老者抱拳道:「多謝前輩出手相助,晚輩一定銘記於心,由於時間有限,晚輩就先告辭了,後會有期。」

「去吧!老夫看好你。」老者說完就消失在原地。

斯諾宇此時還在一旁,血狼走過去對他抱歉道:「宇兄,我的冰狐只有兩個月的時間可活,而且火焰聖珠又非常難找,你看我們之前的約定,能不能延遲兩個月?」

「我這不爭氣的妹妹,太不讓人省心了……」斯諾宇嘆了口氣,又道:「血狼兄弟,我知道你不想讓冰狐死,所以你還是去做你的事情吧!我去找爺爺和爹爹想想辦法,你不用擔心。」

血狼察言觀色,他發現斯諾宇似乎非常淡定,按理說,如果他真是為了妹妹才想要殺海華冰,他現在應該很著急才對,可是他為何還能如此淡定?這讓血狼很是疑惑,難道他殺海華冰有其它目的?

「多謝宇兄體諒。」血狼毫不客氣的感激著斯諾宇,他沉吟片刻,又道:「宇兄,我現在連匹馬都買不起,你看能不能借我1000顆神石?」

「兄弟兩個,說什麼借不借的。」斯諾宇豪氣的說著,然後從乾坤袋中拿出1000顆神石堆在地上,又道:「這些,你拿去用吧!是兄弟就不要還我。」

「多謝宇兄了,等我凱旋而歸,定要與你痛飲一番。」看著斯諾宇如此闊綽,血狼也不矯情,他收起這1000顆神石,心裡感嘆著,有錢人就是大方啊!

「兄弟,我等你回來,北域那麼危險,你可千萬別掛掉啊!」斯諾宇開著玩笑,其實他心裡也非常鬱悶,如果他強行把血狼留下,他又怕血狼會做出偏激的事情,畢竟,血狼的脾氣他可是看過了,在他看來,血狼就是個衝動的莽夫,所以他又有了新的計劃,放長線釣大魚,他準備賭一把。

血狼去找的是火焰聖珠,那可是至寶,過程肯定很危險,如果血狼死了,斯諾宇也無話可說,就當他之前的努力全白費了。要是血狼得到了火焰聖珠,讓冰狐進化成了冰火聖狐,他到時候再想辦法把冰火聖孤搶過來,那他就賺大發了。

其實,斯諾宇不只是為了妹妹才要殺海華冰,主要還是為了他心中的女神,也就是任羽思的姐姐。任羽思的姐姐當年被海華冰糟蹋,斯諾宇居然發現了,他為這事傷心了兩個月,但他卻無能為力,只能隱忍……

「宇兄,我一定會成功的。」血狼堅定的說道,他看了看星空,又道:「我今晚就得出發,先告辭了。」

「一路小心。」

…………

血狼回到自己的房間,現在已經天黑了,他走向與任羽思第一次見面的那片小樹林,因為他與海華冰戰鬥時,任羽思就在一旁,海華冰走後,他特地對任羽思使了個眼神,任羽思應該明白他的意思。

血狼走進小樹林后,果然看到了任羽思,他上前說道:「思思,冰狐為我受了重傷,你也知道了,我現在就要去北域找火焰聖珠救它,所以殺海華冰一事,先緩一緩吧!冰狐只能堅持兩個月,我不想它死。」

「恩,我明白。」任羽思點點頭,又說道:「狼哥,你去北域找火焰聖珠,肯定很危險,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去,我要和你一起去,到時候也好有個照應。」

「不行,這是我自己惹得禍,我不能讓你陪我去冒險。」血狼拒絕道。

「狼哥,你說哪裡話來?」任羽思有些不悅,她反駁道:「你都陪我冒了那麼大的險,我就不能陪你冒險一回?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安全,你不用再勸我了,我意已決。」

這時,冰狐冒出頭來,它怔怔的望著任羽思,任羽思向它伸出手,道:「小冰狐,來,讓姐姐抱抱。」

這回,冰狐並沒有拒絕任羽思,它跳到她的手掌上,輕輕的舔了舔她的手掌,然後就趴著不願動了,任羽思撫摸著它,幽幽說道:「你真可憐,我和狼哥一定會為你找到火焰聖珠的,你放心。」

「思思,你要不要回去準備一下,不用的話,我們馬上就走。」血狼見任羽思說得那麼堅定,他也不好拒絕。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