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上官冰蓮使了一個眼色,示意楊一善快些幫婦女把脈辯證。

Post by zhuangyuan

楊一善快速地拿起婦女的手,仔細地幫她把脈辯證。

“槽糕了,快生了,快生了。”爲了減輕婦女的痛苦,楊一善取出數支銀針,快速地紮在她的身上,並幫她進行鍼灸治療。 “既然快生了,那麼,快些幫她接生啊!”上官冰蓮轉身往四周看了看,道:“這裏四下無人,你可以放心幫她接生了。”

如今,上官冰蓮分明是將楊一善當催生婆來看待了,這讓楊一善尷尬不已!

在上官冰蓮的眼中,楊一善是個絕品全才,既懂武,又懂醫,接生這種差事,應該難不倒他。

然而,楊一善並非上官冰蓮想象中的那麼萬能,至少,他不懂得生孩子和接生孩子。

“對不起,哥不懂接生!”楊一善一臉無奈地攤了攤手。

“不是吧?在這個世上,居然有你楊一善不懂的事情?”上官冰蓮詫異地看着楊一善。

“汗顏!哥不懂的事情,多着呢!”楊一善狂汗,“你以爲哥是萬能的麼?”

其實,就算楊一善萬能,在沒有任何輔助藥物和治療器械的情況下,也不可能順利完成接生,畢竟,巧婦難爲無米之炊!

幫人接生,看似簡單,其實,需要做很多準備工作,以及,講求技巧和方法。


“那該怎麼辦?我們要不要馬上送她到醫院?”上官冰蓮心急地問道。

“來不及了!”楊一善皺了皺眉頭,嘆聲道:“哎!這個大姐,身體不是太好,加上受到了刺激和驚嚇,已經造成胎動不安,看樣子,隨時有流產的傾向。”

婦女聽到楊一善這麼說後,臉色突變,不過,由於虛脫和眩暈,以至於她暫時說不出話來。

剛纔,假如不是楊一善幫婦女進行快速的鍼灸止痛,恐怕,她早就已經痛苦得失去理智了。

“那該怎麼辦?”

外表冰冷,內心卻很熱的上官冰蓮,是個人民的好警察,不但古道熱腸,而且,樂於助人!

如今,她聽到楊一善這麼說後,雖然,這個婦女與她素不相識,但是,上官冰蓮依然心急如焚!

“放手一搏!”楊一善晃了晃手中的銀針,堅定地說道。

“你想用鍼灸幫她催生?”上官冰蓮詫異地問道。

“不是!”楊一善搖了搖頭,“哥想用氣功鍼灸,來延遲她生孩子的時間,不過……”

“不過什麼?你還擔心什麼?所謂救人如救火,難道你還怕損耗自己的功力嗎?”上官冰蓮的情緒,變得有些激動起來。

看到上官冰蓮誤會了自己,楊一善悽然一笑,“當然不是!只不過,假如哥用氣功鍼灸,來延遲她生孩子的時間,那麼,極有可能令到腹中的嬰兒,窒息死亡。”

“啊?有那麼嚴重?”上官冰蓮嚇了一跳。

“嗯!”楊一善微微地點了點頭,“假如這個大姐難產,那麼,就會導致一屍兩命……”

後果太嚴重了,楊一善實在說不下去了。

上官冰蓮是個聰明之人,自然明白楊一善的意思。

現在,明擺着,楊一善是想告訴上官冰蓮,假如用氣功鍼灸,來延遲生孩子的時間,那麼,會極度冒險!要是運氣好的,可能會母子平安;要是運氣不好的,可能會死掉其中一個人。

“那麼,現在,到底有沒有其他兩全其美的辦法?”上官冰蓮希望楊一善可以想出更好的辦法,最好能夠令母子平安。

“有是有,不過……”此刻,楊一善顯得有些難爲情了。

“不過什麼?你幹嘛說話,老是吞吞吐吐的呢?”上官冰蓮急得團團轉。

人民警察,就應該好好地爲人民服務,假如,連這一點都做不到的話,那麼,上官冰蓮就會愧疚一生!

“不過,哥要一直用雙掌,按在這個大姐的膻中穴上,爲她輸送內氣,讓哥的內氣產生氧氣,供她和她腹中的嬰兒享用,這樣,才能夠延遲她生孩子的時間,以及確保母子平安。”

“那你到底要按多久?”上官冰蓮聽到楊一善這麼說後,立刻喜上眉梢,不過,很快,又變得憂慮起來。

膻中穴,靠近人體的心口處,一個人,長時間地按在別人的心口上,似乎不太好吧?

假如,大家是夫妻,又或者,是男女朋友之間的關係,那麼,倒是沒有多大的關係,問題是:楊一善和這個婦女,非親非故。

這讓楊一善情何以堪?

“半個小時,直到送她到達醫院爲止!”楊一善尷尬地說道。

“別再猶豫了,馬上按!爲了救人,顧不得那麼多了。”上官冰蓮銀牙一咬,大義凜然地道:“楊一善,上吧!老孃來開車,快!快扶她上車,別耽誤時間了。”

楊一善的俊臉“唰!”的一下子紅了起來,不過,當他看到婦女那痛苦不堪的樣子,以及,下面開始慢慢地滲出血後,終於,決定豁出去了!

扶婦女上到寶馬車後,楊一善將雙掌,同時按在婦女的膻中穴上,並徐徐地將渾厚無比的內氣,輸送到她的身體裏。

得到楊一善內氣的相助後,沒多久,婦女那煞白的臉,開始變得逐漸紅潤起來,繼而,全身充滿了活力!

“啊!”當婦女醒來後,睜開眼睛,看見楊一善用雙掌,按在她的心口上時,不禁大吃一驚。

“別亂動!集中精神,哥正在用氣功護住你,以及,你的胎兒。”楊一善提醒着說。

“對!別亂動!他正在捨命爲你護航!”上官冰蓮一邊開車,一邊通過後視鏡,暗暗地觀察着楊一善和婦女。

“謝了!”婦女意識到楊一善的偉大後,不敢亂動了。

起初,婦女醒來,第一眼看到楊一善用雙掌,按在她不該按的地方時,還以爲楊一善圖謀不軌、動機不純,所以,想極力掙扎。

後來,聽到楊一善和上官冰蓮這麼說,才知道自己誤會了他。

仔細地想想,像楊一善這麼英俊瀟灑的人,犯得着對一個快要生孩子的婦女,圖謀不軌麼?

更何況,楊一善的身邊,還有一個女朋友。

當然,覺得上官冰蓮是楊一善的女朋友,完全是婦女的猜想。

所以,婦女經過深思後,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不會!

瞥見婦女對自己投來感激的眼神後,楊一善只是一笑置之。

好不容易,才終於來到了文明鎮醫院。

停放好車子後,楊一善立刻收斂內氣,並將兩支保命銀針,快速地紮在婦女的身上。

保命銀針,最多隻可以暫時保住婦女和她腹中嬰兒的命。保命的時間,大約十五分鐘左右。

十五分鐘一過,假如,不能夠立刻幫婦女輸送氧氣的話,那麼,婦女和她腹中的嬰兒,就必定會一命嗚呼!

由於到了醫院,所以,楊一善才會放手一搏,決定使出保命銀針,暫時保住婦女的性命,以免她難產身亡。 “楊一善,你就這樣鬆開了手,不按在這位大姐那裏,她不會有危險嗎?”上官冰蓮十分擔憂地問道。

即使到了醫院,上官冰蓮也不敢掉以輕心,假如婦女身亡,那麼,她腹中的嬰兒,也必定無法保住。

鑑於這個方面的原因,上官冰蓮纔會提心吊膽。

“放心!哥已經給這位大姐紮上了兩支保命銀針,只要在十五分鐘之內,幫她輸送氧氣和接生,她就會平安無事。”

到了醫院這種公共場所,楊一善不敢繼續將雙掌按在婦女的心口處,爲她輸送內氣。

假如一直幫婦女輸送內氣,那麼,根本就犯不着冒險,去動用保命銀針。


因爲,楊一善的純正內氣足以充當氧氣,供婦女和她腹中的嬰兒享用。

如今,楊一善的氣功修爲,已經去到了神境的初級階段,他那純正的內氣,猶如長江之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對於自己的功力,現在,楊一善還是蠻有信心的!

“假如不能夠及時爲她輸送氧氣呢?”上官冰蓮弱弱地問道。

“保命銀針,只能夠維持十五分鐘,十五分鐘一過,大羅神仙降臨、華佗在世,也無法挽救。”楊一善嚴肅地道。

“那快點!我們趕緊將她送到急診室。”說完,上官冰蓮“砰!”的一聲,將車門重重地關上,然後,與楊一善一起扶着婦女,直奔急診室。


“麻煩讓一讓,麻煩讓一讓!”今天,過來鎮醫院看病的人,似乎特別多,楊一善邊扶着婦女一起走,邊呼喊開路。

好不容易,花費了將近五分鐘的時間,楊一善和上官冰蓮才扶着婦女,來到了三樓的急診室。

本來,醫院的急診室是設在地下的,不過,由於地下要整改裝修,所以,將急診室移到了三樓。

將急診室設在三樓,對於趕時間的病人來說,無疑是極爲不利,不但費時,而且費力!

“你們是什麼人,快滾出去排隊!”楊一善和上官冰蓮扶着婦女,剛衝進急診室時,迎頭就被一個男主治醫師喝住。

楊一善俊目一瞥,看到他的工作臺面上放着一個“急診科主任:杜仲”的標示牌,於是,恭敬地道:“不好意思,杜主任,這個病人快支持不住了,麻煩你先開藥幫她輸送氧氣,然後,安排人來幫她接生吧!”

“你是醫生嗎?我診治病人,需要你來教嗎?”杜仲一向是文明鎮醫院心高氣傲的醫生,自從被提升做主任後,就更加不可一世了!

如今,看到楊一善想插隊看病,以及聽到楊一善用安排工作的口吻,來吩咐他做事,杜仲早就已經氣得虎目圓瞪。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絕無插隊的意思,要不是事出突然,恐怕,我們也不會讓你先幫這個婦女治病。”

楊一善繼續道:“這樣吧!你要是怕觸犯了醫院的紀律,又或者,怕門外這麼多病人排隊候診有怨言,我可以待你幫他們看病。”

“什麼?你敢和老子爭飯碗?”聞言,杜仲勃然大怒,“老子看你是來醫院搗亂的,馬上滾出去,否則,老子馬上叫保安進來,轟你們出去。”

先不要說楊一善不是醫生,就算是,杜仲也不可能隨隨便便讓其他人,去醫治他的病人。

“不!你誤會了!”楊一善也是太過於擔心婦女的安危,所以,纔會這麼說。

“老子數三聲,你們必須馬上滾,否則……”杜仲拿起電話,怒視着楊一善,只要楊一善等人再不走,他就會立刻叫來醫院的保安。

這時,上官冰蓮終於忍不住了,她冰眸一瞪,眼中閃出了駭人的光芒,嚇得杜仲身不由己地打了一個冷戰。

這個美眉是什麼人,爲何眼神這麼可怕?

杜仲暗暗地吃了一驚。

“你身爲急診科主任醫師,幫人治病,爲何非要墨守成規,非要排隊不可呢?”上官冰蓮狠狠地問道。

“當然!”杜仲固執地道:“所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們醫院,也有我們醫院的規矩,看病治病,必須要排隊,否則,一概不理!”

“病死也不理嗎?”上官冰蓮柳眉一蹙,狠狠地問道。

“不理!誰叫你們不排隊,耽誤了治療的時間呢?”杜仲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難道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也需要排隊等候嗎?”此刻,上官冰蓮憤怒異常!

“當然需要!這是我們醫院鐵定的規矩!”杜仲神態傲慢地吼道。

“依老孃看,這是你定的規矩纔對!”上官冰蓮斥道:“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怎麼就這麼死腦子呢?你的醫德,到底去了哪裏?”

“靠!你這個臭婆娘,敢罵老子?”杜仲氣得拿起辦公檯上的茶杯,狠狠地扔向上官冰蓮。

上官冰蓮剛想一腳將飛來的茶杯踢爛,豈料,楊一善比她更快一步。

但見,楊一善左手輕扶着婦女,右手快如電閃地將飛過來的茶杯,穩穩地接住。

接住後,楊一善右手一揚,將茶杯飛向杜仲,等到杜仲嚇得手足無措之時,茶杯平穩落在他的辦公檯上,就連半點茶水,都沒有飛濺出來。

楊一善露出了這一手漂亮的功夫後,不少過來看病的病人,都不約而同地鼓起掌來。

“哼!剛纔,哥敬你是這裏的主任醫師,所以,纔對你客客氣氣,沒想到你這個人,不但自視甚高,而且,還毫無醫德。”

楊一善繼續道:“毫無醫德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想扔杯子傷人?一個大男人,居然和一個女人斤斤計較,實在太過分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