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一眾人聞言面面相覷,趙庸的手筆還真是越來越大了,竟然把南麓王國併入了聯盟,不過在坐的也都沒有管理的經驗,一時間都沒有人敢輕易的開口。

Post by zhuangyuan

「呵呵,什麼都是從無到有的,不去做,什麼時候都不會有進步,所以大家不要有什麼顧慮。」

「呵呵,趙庸兄弟,我想去試試!」

趙庸的剛落地,燕南輝就站起來主動請纓。

「好,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會盡量滿足你。」

趙庸也希望是一些像自己一樣的年輕人去,能多培養這樣的一些人出來,對聯盟的發展也是有好處的。

「那我能不能在聯盟內挑選一些人和我一同過去?」

「嗯,可以,只要他本人願意就行了,這件事你自己看著辦吧,如果選好了,就及早的過去吧,也好和南宮兄弟做好交接的事情。」

趙庸也知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自己只有最大限度的放手,燕南輝才能放開手腳去做事情。

「多謝趙庸兄弟了,我這就去準備!」

燕南輝說完就去準備挑選人選的事情去了。

「好了,現在也沒什麼事了,大家都忙去吧!」趙庸起身道,不過隨即他又想到了一件事情,「步風搖導師,你留下來。」

「趙庸,有什麼事情不好在大家面前說嗎?」

等眾人離開,只有雀兒,青兒和趙庸的時候,步風搖問道。

「其實也沒什麼,也就是你上次和我說的丹藥的事情,我弄了一些出來,你拿去吧!」

趙庸說著,拿出來一個小瓶子,遞給了步風搖。

「呵呵,多謝了!」步風搖接過趙庸遞來的瓶子收了起來,沒想到趙庸還記得這事,在她的心裡有一個疑問,她猶豫再三還是問了出來,「趙庸,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能不能告訴我?」

「哦?步風搖導師有什麼問題儘管問,我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那我就不客氣了,燕兒丫頭的實力以前我是知道的,可是她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就提升了那麼多,你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辦法?」

步風搖聽說了燕兒的事情,如果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秘法的話,正常的修鍊是根本達不到那樣的速度的,她問這件事情其實她也有自己的私心的。 自從上次用趙庸所給的丹藥輔助突破以後,感受到晉陞所帶來的那種感覺實在是讓她痴迷,平時除了教導學員以外,她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修鍊了,可是這樣速度太慢了,看到燕兒的情況,她的心又活泛起來。

「額……說實話是有,但是……」

趙庸也沒想到步風搖會問這個,自己的大話都吹出去了,不說不怎麼樣,可是要說又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了。

雀兒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她不相信燕兒是僅僅是用那個辦法提升的,自己擁有神雀血脈才能達到那樣的實力,肯定又發生了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是不是有什麼不好說的?如果你不便說,那就當我沒問。」

步風搖見趙庸猶猶豫豫說到。

「呵呵,雀兒,還是你和步風搖導師來說吧!青兒,你隨我去見見幽離。」

這種凈化的辦法,要是和自己有親密關係的還好說,或者是個男人也好說,但是步風搖是個女人,也沒有什麼親密的關係,那樣去做的話就有點不妥了,估計雀兒給她說明真相,她也就死心了。

幽離看著進來的趙庸和青兒,就知道他來肯定是為了魘魔的事情而來的,不過過了那麼久他才來,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幹什麼去了。

不過幽離的眼光突然盯在青兒的身上,驚訝的瞪大了眼睛,這個丫頭的實力竟然也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短短的時間之內,他身邊的兩個小姑娘實力都直逼自己。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趙庸也是故意帶青兒過來的,自己就是證明給幽離看,自己和他合作也是可有可無的事情,別再想著一些歪心思。

「幽離,我是來問你一些事情,希望你如實相告。」


「說!」

幽離冷冷的說道,看來自己也得找機會弄清楚她們實力突飛猛進的原因,自己一直卡在聖魔導師初階上止步不前了,說不定會對自己實力的增長有所幫助。

「青兒的父親被人擄走,在臨走的時候提到了古柳一族還有柳家堡,我找了那麼久也沒有一點線索,你可知道?」

「古柳家族?柳家堡!」幽離神色微微一變,隨即又恢復了冷冷的神態,「你怎麼會惹到古柳家族?」

幽離那一瞬間的變化也是被趙庸捕捉到了,看來這幽離是知道些什麼。

「我們並沒有惹他們,而是擄走青兒父親的人所說,他們好像要從他那裡找什麼東西,從所見的人的描述,應該是魘魔的人,如果你知道還望如實相告。」

「具體的情況我也是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你以你現在的實力,最好還是少惹為好!因為古家族不是這個世界的存在!」

「什麼?!」

趙庸以為自己是聽錯了,不是這個世界的存在是什麼意思?這個消息也太令他震驚了!

青兒也是被驚到了,不是這個世界的存在,難道除了這五陸之外,還有另一個他們不知道的世界嗎?就算有,自己一家也應該沒有什麼惹到魘魔的地方,更接觸不到什麼古家族,為什麼放棄會被他們擄走?

「沒錯,不到一定的地步是接觸不到那個世界的人的,我們這五陸是低等的下元世界,也叫做原界,還有上元世界,也被稱作古界,所有的古家族都在古界,你在這個世界找古柳家族,是根本找不到的。」

幽離也是曾經古界狂熱的追逐者,為了天道大成的夢想,不惜發動了一統五陸的戰爭,可是最後還是功虧一簣,夢斷魂殤,當然這些他是不可能和趙庸說的。

「原來如此!你可知道通往古界之法?」

趙庸一直在打聽古柳家族的下落,可是愣是沒有一點線索,還被人騙到了亘古之澤,誤打誤撞的解除了被囚禁的幽離的靈魂,但是既然有古界,那就應該有通往古界的辦法。

「如果想要開啟古界之門,那就要站到這個世界的最頂端,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者!」幽離的眼神中突然現出一種迷離神往的光彩,彷彿在重現過去他曾經的輝煌,不過他突然神色一凜,「魘魔祖蠢蠢欲動,也是為了這個目標!」

「想要達到這個世界的至高的存在,只要努力修鍊就行了,這和一統五陸有什麼關係?」

趙庸也是想不通了,幽離所說的要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者,應該是指的實力達到靈者戰神或者神魔導師,難道一統五陸就能讓他的實力達到那樣的高度?

「這其中的秘密或許也只有魘魔祖知道了!」

幽離淡淡的說道。

「難道當初你不是為了這個目標嗎?魘魔祖知道的事情你也應該知道!」

這幽離說的好聽,根本就是和魘魔祖是一丘之貉。

「哼!原本那魘魔祖答應我們一統五陸之後就會把那個秘密告訴我,然後我們一同開啟古界之門,沒想到在即將取得勝利的時候被他陰了,可是他也沒如願以償,所以那個秘密就隨著魘魔祖的消失而消失了,沒想到現在他又跳了出來,想要完成以前沒有完成的野心!」

「好,我暫且相信你,你最好不要讓我發現有什麼瞞著我,否則我的合作就會馬上停止,我們各走各的!」趙庸也不管幽離說的是真是假,自己得事先給他打個預防針,「現在你就和我說說關於魘魔的情況吧,越詳細越好!」

趙庸也是有點鬱悶了,按照幽離的說法,古柳家族在古界,想要去古界是不可能了,最起碼目前是沒有希望的,所以也只能把尋找柳雲山的希望寄托在魘魔的身上了,如果幽離能知道魘魔具體的窩點,或許可以冒險去找找線索。

「哼!你放心,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一個敵人,我自然不會有什麼保留,至於魘魔的情況,這個是沒問題的,我稍後把他們的情況寫下來交給你!」

幽離淡淡的說道,看來他也有必要出去了,他要弄清楚柳青兒實力突飛猛進的原因,這或許對自己突破目前的困境有幫助。 西蓬學院之內,虞世南聽完皮修的話也是陷入了沉默,原本一個很好的機會,就因為一步走錯,使他們變得越來越被動。

趙庸出自西蓬帝國,他已經顯現出了巨大的潛力,可是西陸聯盟一事皮修錯過了一個大好的機會,觀望和猶豫不決把趙庸也是越推越遠。

雖然南麓王國脫離帝國有一定的原因,但是它所帶來的影響估計還不會結束,天才獨立聯盟的成立把西風王國和帝國的聯繫幾乎是割斷了,北冥王國經歷了無極冰淵一事,由於大規模的遷徙,國力大損,而且離西蓬的帝又有那麼的遠,獨立聯盟和南麓王國合併,更是加劇了北冥王國的勢微衰敗,他們要想更好的生存下去,勢必會向天才獨立聯盟靠攏,剩下的一個西風王國估計也是支撐。

「虞世南院長,那南麓王國要脫離帝國的事怎麼辦?」

皮修見虞世南久久無語,小心翼翼的問道。


「能怎麼辦?涼拌!」虞世南沒好氣的說道,「一步錯失,步步被動,恐怕西部邊域過不了多久就都是天才獨立聯盟的地方了,這個事情我也是沒辦法了,上報帝王吧,要如何解決,就看他如何決定了。」

「如果帝王不同意南麓脫離帝國的話,很可能就會和獨立聯盟發生衝突,那我們要怎麼辦?真的要和趙庸他們開戰嗎?」

皮修也是擔心,就他所知道的情況來看,就是開戰他們也是占不到什麼便宜,南宮燕兒、幽離、還有雀兒那丫頭,那可都是聖魔導師的實力,趙庸現在的實力雖說不及他們,但他不能用常規的眼光去看待,就戰鬥力來說,估計也絲毫不遜於一個聖魔導師!

更何況還有一個柳青兒這個丫頭,連南宮丫頭的實力都突然變得那麼高了,那她呢?估計也有可能達到了一個令人恐怖的程度了,就是把帝都的強者都集合起來,估計也找不到這樣的一支強者隊伍吧?

「開戰?有必勝的把握嗎?我們雖然把決定全交給帝王,但是我們也要想法說服不要和趙庸發生矛盾,這個傢伙的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一旦傷害到了他身邊的人,估計那就是我們的噩夢了,除非有把握一戰必勝,一戰必殺,但是趙庸數次劫難都大難不死,那不是他的運氣好!」

「除此之外,就算我們贏得了勝利,估計也是實力大減,這就回給其他帝國有可乘之機,他們要是趁機打壓我們,那我們就危險了,還有情況不明的一個黑暗勢力在暗處伺機而動,東陸的光明聖殿也和這小子有千絲萬縷的聯繫,這些都是我們要考慮的因素,你說這戰能開嗎?」

虞世南只所以把決定全交給帝國的帝王,是因為他也付不起那個責任,但是不能讓帝國陷於危險之中就是他們作為王臣的職責了。

「那我們該怎麼做?」

皮修見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也不知道虞世南是什麼意思了。

「哎,我們只有說服帝王放棄西部邊域的那幾個王國了!」

虞世南嘆息了一聲說道。

「看來只能如此了,希望帝王能聽得進去!」

皮修也點點頭,看來這也是唯一能避免和趙庸產生衝突的辦法了,雖然不能明確的表示把西部邊域的幾個王國給趙庸,只能任由其發展了。

北冥王國和西風王國也是收到了趙庸的通告,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他們也是各自懷著一種忐忑的心情。

北冥王國由於舉國遷移,現在上下一片忙碌,可是進展卻是緩慢,雖然把以前的小規模的城鎮做了很大的整合,但是任務依然是繁重而漫長,只能先做出大致的規劃和王國整體的外圍防禦的建造,周邊下來也有數百甚至上千里的長度了,內部的建造只能簡單的搭建,先解決一般的住宿問題。


這個時候是王國實力最弱的時候,因為大部分的人,甚至是大部分的修鍊者都投入到了王國的建造之中了,這個時候南麓王國併入了天才獨立聯盟,對他們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

另外,還有一個西風王國在側虎視眈眈,以前是有礙於天才學院,現在天才學院變成天才獨立聯盟,脫離了帝國,就是這個時候西風王國對他們發起戰爭,估計趙庸也不會過問,因為他們之間是帝國內部的矛盾了,趙庸也插不上手了。

寒天謹也不知道寒凝雪那丫頭有沒有聽進去自己的話,如果那丫頭能和趙庸搭上關係的話,那就不一樣了,那個時候西風再打他們的主意的話,那就不僅僅是帝國之間的內部矛盾,它還是家族之間的矛盾了,估計西風王國也不敢打他們的主意了。

西風王國的國主西風烈也是如此,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南麓王國竟然突然脫離帝國併入了天才獨立聯盟,這讓他始料未及。

如果南麓王國併入獨立聯盟,實力上肯定大增,一個天才學院就能平衡三個王國的關係,他們之間的合併更是強強聯手,不管是誰依附誰,對西風王國來說都不是什麼可喜可賀的事情,現在北冥王國的情況還不好說,可以說他們現在自顧不暇,態度不明。

如果北冥再向獨立聯盟靠攏的話,那麼西風王國就和帝國之間被完全的隔離孤立了,西風烈越想越是坐立不安了,於是找來了西風羽,他得讓他去聯盟探探情況了。

「父王,事情真的那麼嚴重嗎?」

西風羽聽完父親的分析,也是有些忐忑了。

「你和趙庸有數面之交,你去看看他們那裡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動靜,獨立聯盟現在不屬於帝國,南麓併入聯盟,萬一他們說服趙庸來打我們的主意,我們孤立無援,那我們就危險了!」

「嗯,父王說的沒錯,我這就準備下出發,趙庸現在正擴建聯盟,想必很需要錢,我這次去是不是……」

西風羽試探的問道。

「好,禮多人不怪,和他搞好關係是沒錯的,也算是我們對他組建聯盟的一份賀禮,你準備下就去吧!」

西風烈也是贊同西風羽的提議。 「哥哥,父王叫你什麼事啊?」

西風羽剛出王宮大殿就碰上了西風晴柔。

「呵呵,我去天才學院,也就是現在的獨立聯盟去拜訪下!」

「那我也去!」

西風晴柔也好久沒出去了,聽到哥哥要去獨立聯盟,也想跟著出去玩玩。

「我這次又不是出去玩的,你就別添亂了!」

西風羽也知道自己的這個妹子的火辣脾氣,萬一做出了什麼莽撞的事情來,那就是給自己火上澆油,能不讓她去最好。

「哼,你不帶我去,那我去求父王去!」

西風晴柔不滿的哼了一聲,就飛快的向王宮大殿跑去。

西風羽無奈的搖搖頭,看來自己是甩不掉這個妹子了,估計父王也是經不住自己這個妹子的一番的撒嬌纏磨,別看她在外面脾氣火辣,可是在父王的面前都是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樣。

西風羽所猜的沒錯,他還沒準備好,西風晴柔就笑眯眯的跑了過來,他不用問就知道,她肯定是徵得了父王的同意了。

「跟著去看以,但是你不能給我惹什麼麻煩!」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