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一心道:“難道我不該這麼做麼?”

Post by zhuangyuan

小弟看着一心,就像看着一隻倔強的飛向大火的飛蛾,一臉憐憫道:“別說我不知道月神在哪裏,就算知道,我也絕對不會告訴你的,因爲我知道,無論如何你是個善良的人,善良的人是不該死的。”

一心道:“你怎麼知道我是個善良的人,也許我的心腸比蛇蠍還毒,比石頭還硬,更何況我找月神是殺月神的,不是被月神殺的。”

小弟道:“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你殺不了月神,就算月神站在那裏不還手,你都殺不了月神。”

一心道:“這個你不用管,你只要告訴我月神在哪裏就行了。”

小弟道:“我說過我不知道月神在哪裏,就算知道我也是不會告訴你的。”

一心端詳着小弟道:“你聽過一句話麼?”

小弟道:“什麼話?”

一心道:“你想見山,你不過去的話,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讓山過來。”

小弟道:“我可沒見過山會動的。”

一心道:“你馬上就會見到的。”

小弟驚詫地看着一心,那眼神就像看着一個瘋子說他能移動太行王武。

一心似乎沒有注意到小弟眼裏的悲憫,繼續道:“就算她是一座山,只要有你在我手裏,她就不得不來見我。”

小弟道:“這次你又錯了。”

一心道:“我錯了?”

小弟道:“你錯了。”

一心道:“我怎麼錯了。”

小弟道:“你可還記得上次見月神,月神對我說過這是她最後一次救我麼。月神已經走了,也許已經離開了人間,那樣的人物本就不該屬於這骯髒的塵世的。”

一心道:“你如果是我會相信你那話語麼?”

小弟皺了皺眉頭,嘆息道:“若是我我也不會相信的。”

一心道:“你倒很是誠實。”

小弟嘆了口氣,然後看了看外面,外面有個人走了進來,是老婆婆。不知道爲什麼,老婆婆進來的時候對着他笑了一下,那笑有點奇怪,只是一瞬間,所以小弟甚至感覺那只是他自己的幻覺。然後老婆婆走到了小弟和一心面前,她顫顫巍巍地端着一個盤子,盤子上面有一碗肉還有一壺酒。

小弟看着老婆婆,奇怪道:“老婆婆,你怎麼還沒睡?”老婆婆斜眼看了眼小弟,沒有說話,不知道爲什麼,小弟覺得剛纔老婆婆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一心看了眼老婆婆,什麼都沒說。她確實也餓了,畢竟忙活了這大半個夜晚也該餓了。所以,她看了眼盤中的肉,雖然不新鮮但對於一個碌碌飢腸的人來說總是有着不小的誘惑的,而且她嗅了嗅盤中的肉和壺中的酒,明顯裏面沒有毒。這樣她就放心了,於是她拿了一大塊肉,故意在小弟面前晃了晃,然後才塞進了自己嘴裏。然後她又喝了口酒,直接就着酒壺喝的。然後當她擡起頭時,她忽然看到那老婆婆臉上的笑意好詭異,然後還看到小弟臉上一臉的驚詫,然後她瞬間感覺胃裏一涼,然後感覺心開始往下沉,然後一股涼氣直接從腳往上衝。她中毒了,沒道理啊,酒裏和肉裏明明沒毒的,這是爲什麼?這問題的答案不知道她還有沒有機會知道,因爲此時她已經暈倒,轉眼之間,身爲刀俎的她變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小弟驚訝地看着這一幕,瞬間感覺這個世界真的是過於瘋狂。她看着眼前的老婆婆,他想不通這老婆婆爲什麼要救他,他更想不通她是如何把一個江湖老手給輕而易舉整趴下的。

老婆婆看着小弟,開始笑,她笑的樣子很放肆,一點都不像一個老婆婆,倒是更像一個小孩兒。然後她笑起來的時候忽然臉上的麪皮開始扭曲,小弟才明白她壓根不是老婆婆,那她會是誰呢,小弟忽然想起了進門時看他的眼神以及現在她坐在地上笑的情景,忽然一道靈光從腦門閃過,他想起來了,天下除了她誰還能這樣。

藍馨。

她當然就是藍馨,藍馨已經把臉上的人皮面具摘下,她略帶戲謔地看着小弟,那眼神充滿了挑釁,好想再說,小樣,看沒有我,你就被抓了吧。

看到藍馨,小弟瞬間覺得心裏滿滿的溫暖,她終究是沒有死,她果然沒有死,她當然沒有死,小弟臉上洋溢着笑意,可眼睛裏卻不知何時已經佈滿淚花。看到小弟哭了,藍馨瞬間失去了主張,她一邊給小弟擦眼淚,一邊說道:“你別哭啊,哭啥啊,我不都來救你了,怎麼還哭上了。”

說着,藍馨已經爲小弟解開了穴道,小弟看着藍馨道:“你打我一巴掌。”

藍馨刷地一巴掌打在了小弟臉上,然後小弟臉上一個血紅的印子,小弟捂着臉,一臉的喜悅。

藍馨伸手在小弟面前揮了揮手,大叫道:“喂,醒醒,你傻了,爲什麼讓我打你,爲什麼我打你還把你打得這麼開心?”

小弟裂開嘴巴,笑的傻傻的:“看來我沒有做夢,你果然沒有死。”


藍馨一副被打敗的樣子:“你才死了呢?”

小弟沒有理會她,拿出那張雪白的帕子,在藍馨面前揚了揚,藍馨驚詫地看着小弟:“這帕子怎麼又會你手裏了。”

小弟道:“你還有臉問,你想想你把這帕子丟哪裏了?”

藍馨道:“嗯,我也不記得了,好像從鬼怒川出來之後就找不到了,你是不是就在那裏撿到了。”

小弟看着藍馨的樣子,感覺他並沒有說謊,撓了撓頭,心想,也許是魔家四將經過鬼怒川的時候恰恰撿到了吧,看來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意,這帕子終歸又回到他手裏。此時小弟眼前黑影一閃,手裏的帕子已經到了藍馨手裏。藍馨拿着這個帕子仔細端詳着:“嗯,不錯,這朵薔薇還是一樣的鮮豔。”

小弟臉氣鼓鼓地,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藍馨:“你還我。”

藍馨道:“我如果不還你呢?”

小弟握緊了拳頭道:“你憑什麼不還我?”

藍馨一臉喜愛地看着這帕子,欣喜道:“因爲這帕子是我的。”

小弟道:“明明是我的。”

藍馨道:“已經跟了我好幾個月了,當然是我的了。”

小弟道:“如果是你的上面有你的名字麼?”

藍馨一臉的不屑:“那難道上面還有你的名字啊。”

小弟一臉的驕傲:“當然有我的名字。”

藍馨拿着帕子在燭光下自習端詳着:“騙我,哪裏有你的名字啊?”

小弟走進藍馨,指着帕子上的薔薇,一臉認真:“你看,”藍馨還是一臉迷茫:“哪裏。”這時候帕子已經到了小弟的手裏,藍馨還沒有反應過來,小弟已經衝出了門外。

外面已經是大霧蒼茫,小弟一轉眼就就消失於茫茫大霧中。直到小弟消失了好一會兒,藍馨才意識到自己受騙了,邊喊邊奔出門,衝進大霧中。這次小弟肯定要慘了。

小弟和藍馨終於重逢,雖然這重逢的場景一點都不歡喜和溫馨,但是無論如何,卻總是比離別的場景要好很多。希望這次之後他們之間再也沒有離別,只是誰又能保證誰和誰不會有離別。也許人生就是這樣,離別在所難免,所以重逢的時光更應該被珍惜。 「傲玄,你找死,趕快放了翎兒,否則我要你整個銀狐族陪葬!」此刻的黑烏已經恢復了人形,看其面容和傲玄手中的黑翎有幾分相似,只是因為憤怒,面容極度地扭曲著。

「黑烏,你雖然有金烏血脈,但是我銀狐族的血脈也不是好惹的!若你是就此以自己心魔和你上輩們的心魔立誓,從此不再踏近銀狐領域半分,我便放了黑翎,否則,你應該知道結果的!」傲玄看著黑烏冷聲說道,銀狐王族是十分驕傲的,怎麼會容一隻醜陋的黑烏鴉踐踏銀狐族的威嚴!

黑烏在活了好幾千年了,因為金烏血脈,他的壽命非常長久,修為也非常深厚,在這天妖域中不管多厲害的妖修,都要敬他幾分,哪裡受過此種威脅,當即怒吼一聲:「你做夢!」

但是下一瞬,黑烏的臉色刷的一下就變得灰白了,因為他看到了傲玄手中的那根銀白色的鞭子。

那鞭子是用歷年銀狐先祖的尾毛煉製而成,極為厲害,稱為殺神鞭,惟有每一任銀狐族的妖王才有資格擁有的。

之所以稱之為殺神鞭,是因為被它束縛住的人完全逃不掉,只要使用殺神鞭的人一施法,那麼被殺神鞭束縛住的人就會肉身湮滅,魂飛魄散!

銀狐一族繁衍困難,黑烏一族又何嘗不是?

因為擁有金烏血脈,黑烏一族要比其他普通的烏鴉難以繁衍了許多,幾乎都是一脈單傳,黑翎是黑烏族的唯一血脈,絕對不可以出事,否則他黑烏還有何臉面再見上輩!

「怎麼樣,我傲玄可沒有耐心和你耗下去!」傲玄見黑烏有些遲疑,心中也多了希望,畢竟若是和這黑烏鬧個魚死網破的,都大家都沒有好處。

「好,我答應你,你不要亂來!」黑烏急忙回答道,但是他的眼中卻突然閃過一道很詭異的神情,不過大家都沒有察覺。

只是一瞬,傲玄只感覺到自己的背後傳來了一股甜腥味,突然他的心中一陣抽痛,急忙向身後看去。

卻只看到傲天滿身是血地,從他的身後落了下來,身體在止不住地顫抖著。

「傲天!」傲玄見此急忙扔掉了自己手中的黑翎,向著就要著地的傲天撲去。


就在一道黑光就要到達黑翎身邊的時候,黑翎卻也臉色發白地向地上倒了下去,有一隻血色的大手穿透了黑翎的身體。

而那隻血手一張開的時候,只聽得到其中回蕩著一聲慘叫,那是屬於妖魂的慘叫聲。

黑翎落下去后,在原地顯現出了一臉悲憤的龍沐,他的渾身都燃燒著熊熊的烈火。

「我要你償命!!!」黑烏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孫兒,被人活生生地滅掉了妖魂,奪去了生命,當即化為了一隻巨大的黑烏,這隻黑烏比之前在銀狐領域的還要大上幾倍!

那雙翅瘋狂地扇動著,一時之間,狂風飛沙,連整個天地都變成了漆黑的顏色,惟有一道一道火龍的光芒不時地刺亮整個天空。

不過這片漆黑之中卻閃動著讓人雙目生痛的雷電,和震耳欲聾的雷電聲。


只是一瞬,這些雷電好像織成了兩張大網,一張白色的在空中形成,一張黑色的在地上形成,一白一黑,雖然都是最為普通的顏色,卻讓人覺得十分恐怖。

連正在和龍沐瘋狂對決的黑烏,也只覺得渾身一僵,行動好像也慢了一分。

也就在這一分,那一白一黑兩張大網瞬間合二為一,變成了一個整體,只聽得見其中發出了一聲慘叫。

頓時風平了,烏雲也散去了,雷電也消失了,只在原地留下一臉慘白的葉飛飛。

見葉飛飛就要倒了下去,龍沐一瞬出現在了她的身邊,將她扶住,落在了傲玄和傲天的身邊。

「傲天,你怎麼樣?」葉飛飛心中一酸,卻只能虛弱地問道。

「傲天,不要多想,你會沒事的。」龍沐在傲天的身邊蹲了下來,一手抓住好幾個玉瓶,將那些丹藥倒了出來,化在手心,將那些藥力注入傲天的身體之中。

傲天好像無法說話了一般,只是瑟瑟地發抖著,眼睛盯著傲玄,那是懇求原諒的眼神。

「傲天,你為何要替我擋下這一擊?」傲玄地身體也劇烈地顫抖著,一滴一滴滾熱的淚從他的面頰滑落了下來。

「哥。。。對不起,秋水。。。對不起。。。」傲天也不回話,只是盯著傲玄,斷斷續續地說著,想去伸手擦去傲玄眼角的淚水,卻是無力。

「傲天,我從來沒有恨過你,我從來都捨不得恨你,我只恨我自己,恨我無法讓你相信我!」傲玄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聽到這一句,傲天終於揚起了嘴角,笑了,他知道傲玄是原諒自己了。

可是,傲天的雙眼如同灌鉛了一般,眨著眨著好像很困難,才能讓它不閉上。

「嗷!」傲玄滿臉淚水,悲痛地仰天長嘯,那麼凄涼。

剛好,傲興澤、梁翠一等人剛剛到達了這裡,看著一地的狼狽和遠處的幾人,當即趕了過來。

「前輩,你怎麼樣?」梁碧見葉飛飛一臉蒼白,急忙蹲下來扶著她問道。

「我沒事,趕快把養魂木給傲天。」

聞言,梁碧這才看到傲天竟然受了如此的重傷,迅速將一個漆黑的小木棍握在了傲天的手心。

而在這時,龍沐又抓著傲天的另外一隻雙手,口中念念有詞。

漸漸地,龍沐和傲天的身上同時泛起了紅光。

龍沐緩緩睜開了雙眼,看起來有些虛弱,但是很快,傲天居然睜開了雙眼。

「傲天!」低垂著頭的傲玄終於好像感到了什麼,急忙抬起了頭,看著自己懷中已經清醒的傲天,又驚又喜。

「龍沐,謝謝你!」傲天看著龍沐,眼眶中打轉著晶瑩。

「沒事,就當我毀了你那麼多次長發,欠你的!」龍沐擺了擺手,不過此時傲天的笑容,他第一次覺得也可以是這麼純凈的。

見此,葉飛飛終於放下了心來,吞服了一些丹藥。她沒有想到的是,龍沐居然將自己的壽元過渡給了傲天。

雖然龍沐是上古火龍,擁有無盡的壽元,但是如此做法,會讓他的修為大大減少,甚至會。。。。。。

還沒有等到葉飛飛想完的時候,龍沐已經在她的身邊,變成了一個迷你小龍,就如同剛剛被葉飛飛收服時候的那個可愛的迷你小龍。

「謝謝你,龍沐!」雖然不知道龍沐到底對傲天做了什麼,但是傲玄知道,正是有這個龍沐的付出,傲天才能免於一死。

自從當年秋水死去之後,傲玄的心中就沒有了愛和感動,這九百年了,他每日過得都是那麼地痛苦和煎熬。

但是今日銀狐族的這一劫,卻讓他又對一切恢復了熱情,那顆他以為已經死寂的心又重新勃勃地跳動起來了!

變成迷你小龍的龍沐,無法人言,卻聽懂了傲玄的話,不以為然地擺了擺自己的前爪。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