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一口鮮血吐出,徐默直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碎裂。

Post by zhuangyuan

帝體經飛速運行,卻是無法修復那全部都已碎裂的骨骼。

引夫入局,國民老公婚了吧! ,卻也爬不起來。

瞬刀還在窮奇的背上插着,彈天指的氣勁通過瞬刀一進入窮奇體內,便倏然散開,在不斷的破壞着窮奇的血肉。

窮奇痛得大叫,像是瘋狗一般在這片空間之中來回衝撞。

“你竟然能破了我的先天防禦,這都是些什麼招數,太難受了太難受了!”窮奇一邊嚎叫,一邊問徐默,此刻它的身體之內的血肉也被彈天指的氣勁催的十分難受,那感覺就像萬蟻蝕骨,雖然不致命,但窮奇卻覺得在疼痛之餘,體內還奇癢無比!

徐默趴在地上,面色蒼白,只靜靜的看着來回瘋跑的窮奇。

“你快把瞬刀拔出來,好癢好癢!”窮奇在地上來回滾動身體,卻是把瞬刀越壓越深,他的四爪不斷的撲騰,整個身子扭曲到了極致,卻還是碰不到瞬刀。

徐默淡然笑道:“上古異獸果然厲害,彈天指的氣勁在你體內只不過是撓癢癢!”


窮奇滾動着龐大的身子汪汪亂叫,癢的它簡直快要哭了出來:“你快幫我拔出來!”

“我幫你拔出瞬刀,你反過來又要吃我怎麼辦?以我此刻的狀態,可對你一點辦法也沒有!”

“你放心吧,我不會再殺你!哎呀……好癢!”窮奇用身子使勁的摩擦着地面,真恨不得把能挫掉一層牛皮。

“我不信你!”

“以我窮奇的身份,又豈會去欺騙一個人類!”

“那你求我!”徐默一邊說着,一邊運行帝體經修復着骨骼,可這次骨骼碎裂的有些徹底,速度實在是奇慢。

“我是何等身份,憑什麼去求一個卑微的人類?你不怕我殺了你?”窮奇已經癢出了眼淚。

“有瞬刀在你體內,彈天指的氣勁最少要三天才能消失,你若是忍得住,便不用求我!”徐默之所以這樣,是因爲這種高等異獸的心思往往十分單純,它們若是臣服了,便是真的臣服,絕不會反悔。

那窮奇又在地上堅持摩擦了一會,終是忍不住這種奇癢的感覺,衝着徐默道:“好吧,我求求你,只要你幫我拔出瞬刀,我便可以送你去幽冥地宮下一層。”

徐默心中一喜道:“我信你!不過,我現在全身骨骼盡碎,就算到了下一層,也會被那裏的異獸吃掉。除非你有方法讓我快速恢復,不然我還是不能幫你!”

“狡詐的人類!”窮奇十分無奈道,“我會幫你恢復,放心吧。”

“好!”徐默目的達成,已是歪笑道,“我現在就幫你拔出瞬刀!”

說罷,徐默微一運氣,窮奇背上的瞬刀便猛然抽出,自動飛回了徐默手中。

窮奇便一軲轆立了起來,體內的那股奇癢一消失,頓覺舒爽無比,忍不住大笑了幾聲。

“舒服,好舒服!”

“喂,該說說你怎麼幫我?”

窮奇慢慢走到徐默面前,低頭瞧了瞧這個讓他驚奇的人類少年,然後道:“你有此實力真讓我想不到,看來你能到此,也是一種機緣。既然瞬都願意認你爲主,我也沒理由不幫你。”

窮奇伸出一爪忽然朝地面猛地一拍,整個空間立時劇烈晃動,一塊青色岩石慢慢沉了下去,之中紫芒不斷涌動,不一會,便見一顆山楂般大小的紫色果子從紫芒之中浮出!

窮奇輕輕一拍,紫色果子便滾到了徐默眼前。

“這是紫瓊仙果,你只要能將其煉化,便可迅速恢復!”窮奇道,“不過,沒有法門,你只能憑自身的意志煉化。若是意志不堅,隨時可能爆體而亡。”

徐默看着面前那顆紫氣繚繞的果子,覺得十分誘人,不禁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脣笑道:“你讓我煉化這果子,難道你沒有法門麼?”

窮奇點點頭道:“我乃上古異獸,天生神力,豈會去修煉人類的法門?”

“窮奇大哥,你豈非是在坑我?”徐默有些不忿道。

窮奇道:“紫瓊仙果的珍貴程度和效用,絕對是你無法想象的,讓你吃是看得起你,若是你不想吃,就在這裏靜靜等着,什麼時候恢復好了,我什麼時候送你去第二層!”

白狐兒五日之後便要行刺楊闖,徐默現在沒有任何時間可以浪費,只好道:“我的運氣一向不錯,便試一試好了!”

徐默費力的伸出手,將紫瓊仙果抓在手中。

誰知那果子一入手,便登時散發出一股紫氣鑽進了他的體內。

徐默只覺身體之中有一股暖流在不斷遊走,他連忙運氣內視,便看到那股紫氣已全部附着到了他碎裂的骨骼之上,而他的骨骼,也正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被不斷修復。 徐默正自對這紫瓊仙果的效用無比驚歎的時候,卻聽窮奇在他耳旁提醒道:“快吃下去,它的精氣已經進入你的體內,需要靠仙果津液的配合才能發揮最大效用,莫要浪費!”

高冷總裁難伺候 ,將紫瓊仙果放進口中。

嚼了幾下,甜美的瓊漿玉液立時順着他的嗓子滑下,帝體經隨之運轉,那些富含着玄奧能量的紫色液體一進入他的腹中,便迅速化爲了紫色玄光,同時急速流轉,發散到了徐默全身的血肉筋膜之中。

在他的骨骼之上,紫氣與紫光形成了一層淡淡的薄膜,而之中的骨骼更是在一瞬間癒合。

“這效用果然厲害!”徐默暗暗高興道。

但是,他還沒高興片刻, 那個熊貓要修仙

轟!

一股滔天熱力襲至徐默全身,使他的整個人都冒着熱氣。

窮奇見此情景,立即道:“用你的魂力進行對抗!”

閉着眼睛的徐默微一點頭,帝體經瘋狂運轉,體內七處魂海之中的魂力便同時狂涌而出,順着五彩魂脈迅速流向全身。


此刻他的骨骼已漸漸化成了滾燙的銅水,在紫瓊仙果形成的薄膜之中緩緩流動。

徐默難受極了,大股的血色魂力剛從五彩魂脈之中逸出,便立即附着到了薄膜之上。

薄膜開始不斷的舞動,似是想掙脫魂力的束縛。

此刻徐默的身體全靠薄膜形成的骨架通道支撐,他的身子便像稀泥一般隨着薄膜的舞動不斷的扭曲。

窮奇安靜的臥了下來,看着正在天人交戰的徐默心內暗道:小子,你可一定要挺過去。說不定,你便是漢元大陸的希望。

紫色薄膜與血色魂力對峙了一會,便見薄膜通道之上有許多地方在嗤嗤冒煙,竟是出現了一個個小圓洞,骨骼所化的銅水便從之中流出。

徐默感覺他的身體都要快被這股熱力烤焦了,那些順着薄膜流下的銅水所過之處,血色魂力便被腐蝕,無論徐默怎樣繼續狂催魂力也是無用。

這紫瓊仙果也太霸道了!此刻的徐默十分焦急,骨骼融化的熱力足以使他的魂脈以及血肉燒焦,而且在帝體經長時間運轉的霸道之力下,他的身體已接近了爆裂的邊緣。

轟轟轟!

五彩魂脈開始灼燒,他的七處魂海也沸騰冒泡。

一截截火苗躥天而起,在他全身各處炙烤着血肉。

徐默甚至聞到了一股股焦味,他的血肉開始萎縮,就連那些玄晶化的顆粒也在慢慢融化,他的身體此刻好似變作了一座快要噴發的大火山。

“完了,這次運氣怕是到頭了!”徐默長嘆了一聲,魂脈與血肉都在燃燒,他已經無可奈何。

不一會,附着在魂脈之上的血藏樹也開始燃燒,嘭!一顆血藏果被烤的炸裂開來,噴射出一股藍色玄光,竟是把周圍的火苗給澆滅了。

看此情況,徐默心中一喜,他竟然忘記了八十八血藏經!

驀地,徐默的丹田之處升起一團極純粹的藍色玄光。

接着,藍色玄光沿着他的魂脈迅速繞了一圈,五彩魂脈之上所有燃燒着的地方便迅速熄滅。

一團團白氣在燒焦的地方不斷修補,不一會,五彩魂脈的燒焦斷裂之處又完好如初。

而他的血肉也開始重生,那些焦黑萎縮之處也漸漸變得鮮紅跳動。

嗖!

藍色玄光飛到了他的靈臺之處便忽然張開,化爲了一幅巨大的天象圖不斷運轉。


一束藍色玄光形成的光柱便從天象圖中射了出來,照耀着他全身各處的骨骼。

紫色薄膜在光柱之中急速的蒸發,又變爲一團團紫氣冉冉上升,最後全被旋轉的天象圖吸收。

薄膜之中的銅水也迅速冷卻凝固,但與之前不同的是,徐默全身的骨骼竟全部成爲了透明的黃色玄晶。


徐默心中莫名的驚喜,他竟然在武宗之境修煉出了人王的玄晶之體。

待所有的紫氣被天象圖吸收完畢,天象圖才慢慢停止了運轉,徐默本想收功,可天象圖竟不聽他的指揮,而是從中射出一道道霹靂般的藍色玄光轟向他的七處魂海。

“嘭嘭嘭!”

魂海之中的魂力不斷炸開,掀起一片片滔天的血色巨浪。

而徐默的靈臺之處,包括他的體內空間,都好似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不斷的敲打。

這種疼痛竟是比剛纔在熱力炙烤下還要難受幾分,徐默咬牙堅持,又開始瘋狂運行帝體經。

咔嚓嚓!

裝着魂海的那些碗型的土黃岩石竟開始劇烈晃盪,卻是不到一會,他的七處海魂竟全部擴大了四倍,每個四百丈的魂海都變作了一千六百丈!

與此同時,剛纔炸裂的那顆血藏果也形成了一個渦旋,旋轉片刻後,也漸漸化爲了一個一千六百丈的魂海。

徐默心中一喜,他竟然直接提升了一個小境界,到達了武宗地境初期階段。

八處魂海加起來的魂力便是一萬兩千八百丈,要知道,那個被稱爲魂海極其變態的小鬼昭明太子,在武宗天境初期也不過才三千丈魂海。

而徐默在武宗地境初期便已達到了一萬兩千八百丈,這是怎樣一種概念?現在他至少可以接連使出十次人帝絕學,並且威力會比以前提升一倍。


徐默沒想到自己險死還生之下再次因禍得福,這不得不說是一種天大的機緣。

可令徐默意外的時,即便如此,天象圖仍然沒有停止對他的魂海進行轟擊。

一道道藍色玄光依然在魂海之中不斷炸開,徐默現在全身就像是被萬道怒雷在不斷轟擊。

他的靈臺幾乎都要碎裂,這種痛感使得意志力遠超於常人的他都有些受不了。

“別再轟了別再轟了!”徐默感覺自己已處在了崩潰的邊緣,他努力運行着帝體經,可竟發覺帝體經的霸道之力在天象圖的轟擊之下根本不堪一擊。

噼啪!

一道極粗的藍色玄光再次劈下,徐默的雙眼忽地黑了一下,險些暈了過去。

緊接着,數道與剛纔一般粗的藍色玄光同時劈出,準準的落在了他的八處魂海之中。

轟!

徐默的眼前再次黑了下來,他忍不住搖了搖頭,過了許久才緩過神來。

“不能這樣下去!”徐默咬牙道,“看來需要更霸道的功法了!”

玄冰霸體經現在修煉似乎剛好合適。

當初在三仙宮後的五峯山他本欲修煉,但玄冰霸體經比他的帝體經都要霸道許多,以當時的玄銅之骨根本無法承受,不過現在他已是人王的玄晶之骨,承受這本功法應無問題。

徐默穩了穩心神,默唸口訣。

驀地,一股極爲寒冷的力道由他的五彩魂脈散發出來,一粒粒白色冰晶迅速在體內結出,就連他的魂海都好似在慢慢結冰。

“好冷!”

天象圖中的藍色玄光不斷加粗,但得到玄冰霸體經的霸道之力與之對抗,徐默頓覺輕鬆不少。

人王的玄晶之骨雖然沒有人帝的紫晶之骨那般強橫,但在玄冰霸體經的運轉之下,還不至於遭到反噬。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