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難怪我總覺得程歡想法有些殘暴,有的時候連我都覺得有些陰森……」徐瑩瑩不禁打了個寒顫,沒有想到自己一直懷疑的卻全部都落空,真相居然這樣的殘酷,這樣的冷漠。

Post by zhuangyuan

她不由得轉頭看了眼顧久檸,想要看她是什麼樣的反應,卻見她一直低著頭渾身的氣壓變得十分的低沉,讓人不敢靠近,而這屋子裡的溫度似乎也降了下去。

連她都覺得如此氣憤,更何況是顧久檸——那樣一個陽光單純美好的客人,結果僅僅是這麼一年的時間而已,就變成了現在這樣的模樣。

在徐瑩瑩的眼中,就算是讓她償命都不為過!

可是她知道顧久檸卻不一樣,畢竟他是她名義上的婆婆,哪怕她們之間的關係再不好也絕對不可能殺了對方。

「阿檸,你還好吧?」徐盈盈弱弱的開口,只是她剛說完便覺得這屋子裡的溫度又降了下去,讓她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不過即便是如此,她還是忍著說了句:「你先不要想那麼多,或許沒有咱們想的那麼嚴重,咱們回去好好的問清楚,有什麼債都完完整整的討回來就是了……」

她一直都對程歡抱有一種懷疑,這樣的懷疑也一直都是惡意的,可是現在想一想他對程歡的惡意早就轉換成了心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顧久檸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眼中的光芒也逐漸散去,轉而變成了一臉冷漠,再也沒有別的情緒了。

這樣的顧久檸早就已經將自己的情緒都給隱藏起來,如果是當真忍不住的話,恐怕也得要回了京城才能問罪。

但是顧久檸會將這筆賬狠狠地記在心上,永遠都不會忘記,也要在所有的事情都結束之後回到京城,一筆一筆的討回來。

「小九……」顧久檸的聲音涼涼的,莫名的帶著一種滲人的氣息。

「繼續保護在程歡的身邊,搞清楚她到底受過什麼樣的折磨,一筆一筆的全部記下來。」

她要把這些都記得清清楚楚,一個都不能忘記,炸后再十倍奉還,讓曾經折磨過他的人全部生不如死!

「是!」

小九走了以後,顧久檸的情緒似乎一直都不大高漲,徐瑩瑩自然也是如坐針氈,隨便找了一個理由便離開了,不過她可不是躲起來了,而是去找人去了。

這個時候能幫到顧久檸的也就只有一個人了,也不知道他最近又在做什麼,好端端的也不陪她在家媳婦兒身邊東走西走的像什麼樣子……

只是徐瑩瑩前院和後院都問了一遍,卻都沒有找到容墨,只是看到了一個她不想要看見的人。

「怎麼又是你?」好不容易閑下來,那麼一會兒卻遇到了這個瘟神,嚴藝的確有點不大高興。

徐瑩瑩再次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走過去:「天大地大,你管的那麼寬,還管我去哪裡不成?」

「自然不管,那既然如此的話,徐姑娘請便……」嚴藝也是巴不得離這個瘟神遠一點,扭頭就想要走。


自己這東找西找的也沒有一點線索,說不定這人還能帶自己找到容墨呢,徐瑩瑩這麼一想趕忙追了上去,擋住了他離開的腳步。

「你走的那麼著急做什麼,我還沒有說完話呢!」

果然如此……

雖然十分無奈,但是若是不打發這個瘟神的話,自己今天肯定是走不了了,嚴藝也是心累…… 第六百五十章喬裝

見他停下來了,徐瑩瑩這才追問道:「你家主子最近在忙什麼?怎麼半天都不見個人影,我找了好幾圈了……」

「主子的行程豈是我等能夠過問的?自然有主子自己的事情。」嚴藝絲毫不給她再追問的機會,封了她的後路。

見他神神秘秘的,徐瑩瑩要不是因為擔心顧久檸,才不會沒事兒就跑的去找他呢!

不過嚴藝和顧久檸的關係一向不好,這一點她也是知道的,所以就算她這樣說,恐怕對方只會越發高興,壓根就不會幫她。

這樣想著,她就沒有再和嚴藝多說。

既然都已經有這樣的計劃了,顧久檸也沒有耽擱太久,雖然程歡的事情必須要處理,但是眼下他們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也不急在這一時。

該算的賬她遲早要和他們算,但是眼下它的要趕緊解決好眼下的事情,才能夠更快的回去。

白月山莊到這裡有一段距離,但是它旗下的那些產業隨著時間的更迭也越來越多,很多都不會就糾結在山莊附近。

顧久檸雖說知道自己的身份暫時不能暴露給他們,否則就會打草驚蛇,但是也不能不親自出動。

既然是拖欠工人的工錢,那麼就要到工人工作的地方去,這樣才能從中套的一些有用的消息。

不過顧久檸的樣貌實在是太過惹眼,所以她臨出發的時候還稍稍給自己做了一些改變,讓自己顯得更像一個尋常百姓。

人越多就越是引人注目,所以顧久檸選擇自己獨自一人行動,不過她出發之前也已經和他們交代過了,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相信他們都應該有個數。

隨著白月山莊地位越發提高,生意越做越大,所需要的人手也越來越多,已經逐漸把九龍庄和青庄的人手給拉攏了過去。

顧久檸沒費多少功夫就找到了白月山莊的產業,那外面正人頭攢動。

人群很是嘈雜,顧久檸過去的時候他們正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說著一些話,不過目標倒是挺鮮明的,都是指向那人群中間坐在一張木桌子上的人。

「找我!我什麼都能做,我都是幾十年的老工人了!」一個看起來約莫四五十歲的人正在最前頭,殷勤地向前面的人推薦自己。

「您都幾十年的工齡了,還不回家好好待著?」聽到他說的話,有一人似乎顯得很是不屑,在一旁冷嘲熱諷,「這些力氣活就留給我們這群年輕人吧,也不至於像您一樣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


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人群散發出低低的笑聲,顯然是看熱鬧看的正歡。

看他們兩個人眼看著就要吵起來,旁邊有人想要鑽空子,連忙湊過去一臉媚笑:「管事的看看我怎麼樣,我年輕力壯能幹的活可多了去了!」

「你們這群毛頭小子懂得什麼一點苦都吃不了,能幹什麼活?」那中年人很不服氣,將他擠開一邊,「我們都是二十多年的老手了,有的是經驗,比你們這一群還要重新交的人可有用多了。」

他們各有所長,但此刻為了同一個崗位不得不拿出自己的長處,不得不表現自己,不然的話東江又怎麼可能找他們幹活呢?

顧久檸以男裝示人,她身形有些瘦弱,智能擠在最後面,不過聲音確實聽的清楚的。

邊上正好是一個年紀稍大一些的,見她拚命的往裡擠,頓時有點不大高興,一個推搡將她推到一邊。

與此同時看她那瘦弱的身影,那人也發出毫不留情的嘲笑:「他們那幾個也就算了,好歹還是有些肉的,你看看你能幹的了什麼活,還是回家找你娘去吧!」

頓時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鬨笑,雖然被人看輕顧久檸卻面不改色,此刻她往自己身上抹了一些讓自己看起來黝黑一些的粉,還特意加了一些東西。

就算此刻徐瑩瑩站在她面前,說不定都認不出來。

「你少瞧不起人,長江後浪推前浪,我看是你們害怕我搶了你們的活干吧!」顧久檸故意擺出一副桀驁不馴的樣子,一看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果然那人也並沒有真的生氣,不過卻被她這一番姿態覺得有些好笑:「你這小子人就這麼一丁點口氣倒是不小,那你倒是去問問看人家要不要你幹活?」

說到這,顧久檸故意紅了臉,退後幾步,「嘴硬」道:「誰說我是來找活乾的,我不過就是來看看你們在找什麼,還以為是有金子撿呢!」

誰知聽到她這樣說,那人還真就點了點頭,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將顧久檸拉到一邊:「你可別說這裡還真的有金子撿,只要你能進去在這一家做活,那你跟獎金的可沒什麼區別。」

「你少唬人了,金子多貴呀,你進去了就能撿到金子,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她自然是不相信,還插著腰和他理論。

這人做苦力活做了一輩子也算是多少有點經驗了,眼看這小子居然敢質疑自己,當下就不高興了,非要跟她說個清楚明白不可。

「這一戶人家可是最近才剛發的頭,手頭可有錢的很,只要你進去了給人家做活,那錢是大把大把的給。」

原來這十里八鄉的居然就只有白月山莊的工錢最是高昂了。

同樣的幹活也是同樣的輕重,他的工錢最多,這些工人們自然是擠破腦袋的想要往裡面走。

那人擠眉弄眼的,看著前面那大堆的人還排著隊想來今天也是沒有機會進去了,倒也乾脆拉著顧久檸坐到一邊慢慢告訴她。

「你可知道這白雲山莊可是有世子妃做靠山,哪裡會沒有錢呀?而且這些東西可都是大家都看在眼裡的,進去的可都拿了大把的賞銀出來呢!」

若是這裡只是空口白話,那之前進去的工人當然會不滿意了,可是進去的人出來之後都是笑臉盈盈的,半點看不出來不開心,而且那兜里可都是鼓鼓囔囔的。

「照你這麼說的話,那他們豈不會虧本嗎?」顧久檸故作不解,不過倒是一副虛心求教的樣子。 第六百五十一章招工

「誰說不是呢?按道理來說呀,就算再有銀子,也經不住這樣的散財童子呀,可偏偏他們就好像是有花不完的銀子,是的,怎麼散都有。」那人也是一臉納悶呀,不過有銀子不賺王八蛋,誰也不會跟銀子過不去。

竟是如此,聽到這裡顧久檸雖說仍然有一些疑惑,但是就他們這樣反常的行為,又怎麼會像姜珊說的一樣,拖欠工人的工錢不還呢?

難不成他們真的明裡一套背里一套,雖然這明明上打的招牌是這麼豐厚的俸祿,但是暗地裡卻對這些人陽奉陰違?

顧久檸眼珠子骨碌一轉,計上心來,轉而換上了一副看似有些為難的神情,說話也顯得有些猶猶豫豫的:「這位大叔我看你像是個好人,有些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到底是個毛頭小子,這麼說了幾句就對自己這般信任,對那人來說也是極大的滿足感,當即拍了拍他的肩膀打著包票:「我在這條街也還算是說的上話的,你有什麼只管跟我說就是。」

得到了他的承諾,顧久檸自然不跟他客氣,徑直開口:「是這樣的,其實我真的是出來找活乾的,可是我走了這麼多家,他們要麼就是因為我年紀小不要我要麼就是因此而剋扣我的工錢……」

「原來是這樣,難怪剛才我看你探頭探腦的。」那人倒也理解,「你的年紀也不過才十幾歲吧,怎麼就出來找活幹了?」

這個時候說別的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足以被人相信,顧久檸對此可還是很有經驗的,當即眼圈一紅眼,看著竟是要落下淚來。


「原也是不用的,無奈小弟自幼喪父,全靠家中一個老母親拉扯著長大,這日子也是過得下去的,可是母親突然間受了風寒,這病也越來越嚴重,為了給我娘治病,耗光了家中所有的積蓄……」

顧久檸抽了抽鼻子,一副堅強的不願再多說的模樣:「我只是想出來賺點銀子貼補貼補家用,也好讓我娘多喝幾碗葯,或許還能身子好過來……」

瞧她那說的繪聲繪色的,一個孝子的形象躍然紙上,那人也是聽的一愣一愣的,丁點兒不懷疑這其中的真假。

「你是苦了你一番孝心了。」那人搖搖頭,眼中竟然也是泛了淚,「實不相瞞,我家中也只有一個老母親,不過她如今身子尚且硬朗,比起你呀,我要好上不少。」

「大叔沒有妻兒女嗎?」顧久檸有些那麼按照他這樣的年齡早就應該有了家呀?

說到這裡那人也是一臉落寞,搖頭嘆氣:「別提了,我從前也做過一些糊塗事兒,後來婆娘就跟著人跑啦,一直也沒再娶……」

瞧他眼中的那份複雜,能到那樣的地步,想來當真是做過什麼混賬事吧,她雖覺得有些可惜,這個大叔看起來不像是壞人,但是別人的事情她也不好評判。

不過這個大叔的愁緒來的快去的也快,馬上就換上了一副笑臉,捏了捏她的肩膀:「小子,我覺得與你有緣,你的事兒我管定了,不就是找個活幹嗎,這還不簡單?」

「真的嗎?」顧久檸眼前一亮,當即激動地道謝,「多謝大叔了,大叔今日的恩情我一定記得!」

「不過是一句話的事而已,哪裡還來得了什麼恩情?」那人大大咧咧的擺擺手,又道,「你也不要大叔大叔的叫了,要是不嫌棄的話就和他們一樣,管我叫老李吧。」

顧久檸連忙搖了搖頭:「那怎麼能行?要是實在不行的話,我就叫你李叔吧?」

「隨你隨你,總之你跟著我以後就不怕找不到活幹了,對了,我還沒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多謝李叔!」顧久檸憨厚的笑了一下,隨口說了一個名字,「我姓顧,李叔可以叫我小顧。」

雖說模樣沒有之前那麼出彩,但是五官仍然是改變不了的,這樣笑一笑還是顯得有幾分俊俏的。

李叔也是感覺他一番孝心,所以才出手相助,

沒想到自己出來這麼第一天居然還能認識到這裡的一個稍稍有些經驗的人,這對顧久檸來說也算是有好處。

而且這李叔也的確是幫了自己不少,自己只是稍微透露了一下想要去白月山莊幹活,沒有想到李叔還真的給自己找到了門路。

「這白月山莊旗下的鋪子每天都會在外頭招工,大傢伙兒都搶的頭破血流的,不過始終是名額有限,一天就只招二十個人而已。」

說到這裡,李叔也是覺得有些可惜,為了搶這些名額他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力氣,要不是因為在這裡積攢了這麼多人脈有點關係,可能今天還沒那麼順利呢!

「可是他們旗下有那麼多間鋪子,每間鋪子招二十個人也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呀?」顧久檸並不覺得這是一個什麼問題,這一間鋪子招不到人,他們去下面一家不就好了嗎?

李叔倒是點頭,不過也還是擺手:「他們加工錢最多,這十里八鄉的人全部都跑來這裡,就算有再多的鋪子也花不了這麼多的人。」

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只會白跑一趟而已,能夠得到機會的也就只有那麼一些,而且一次兩次之後人已經用慣了,自然就不會再有新的人被招進去了。

顧久檸點點頭,這麼說來倒也算是通,只是這麼多人去裡頭工作,到最後也沒有人說被拖欠了工錢呀?

想到這裡顧久檸試探的看向一旁的李叔,輕聲問道:「李叔你……在裡面做過工嗎?」

「那當然去過啦,如果是沒有去過的話,我今日怎麼給你搶這一個名額,人家都還沒有用過,你一般來說是不給你機會的。」李叔笑她問了一個廢話。

「那……可按時拿到工錢了?」顧久檸又問。

原來對方猶豫的是在這裡呢,這李叔總算是聽出了一些門道,不過他倒不擔心,只當他是初出茅廬,自然也要多留心一些。

「你放心這真金白銀呀,李叔都是拿過手的,不可能作假。」 第六百五十二章遇見李叔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