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鐺」的一聲,它的頭上就鼓起了個大包,就在它馬上尖叫出聲的那一剎那,童毅雙手其下,硬生生的讓它咽了回去。隨後帶著它繼續蹲坑。

Post by zhuangyuan

而那紫羽烏鴉站在巢內,伸出了好似鐮刀一般的羽翅,對著其中的一枚蛋就無比熟練的劃了下去,「咔嚓」一聲,巨蛋被一分為二,隨後平穩的躺在地上,沒有灑出一滴蛋黃。

而兩本蛋殼好似大碗一般,盛著滿滿地蛋黃和蛋清,散發著一股濃郁的蛋香,令人饞涎欲滴。

童毅目瞪口呆看著發生的一切,突然他發現自己跟這位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啊,他是直接將蛋砸碎了就往嘴裡咽。而這位那架勢好似是要烤蛋! 果不其然,它取出一根紅色羽毛,隨後張嘴一吹,那羽毛瞬間燃燒了起來,隨後它無比囂張的原地駕起火架,然後將蛋放在架子上烤了起來,沒多久蛋殼內便散發著濃香。

而遠處的烈焰鳥雙眼腥紅,緊緊的盯著剛剛那根紅色羽毛,因為那根羽毛是它身上的!

「親哥,上吧!」烈焰鳥強忍住內心的憤惱,望著童毅一臉哀求的樣子:「能讓我吃上它一口肉么?」

「別瞎說,我不是你哥,我可是正兒八經的人族!」

童毅隨即又問道:「那根羽毛與你身上的羽毛很像啊,該不會是你身上的吧?」

它沒有說話,但是渾身的羽毛都已經炸立起來,目光死死的盯在紫羽烏鴉身上。

童毅也是明白了,隨後他動了,就在紫羽烏鴉打算馬上張嘴享受烤蛋的時候,只聽見「砰」的一聲,童毅跳了過去,狠狠的砸在了紫羽烏鴉的脊背上。

「嗷——」

紫羽烏鴉慘叫出聲,它感覺自己被一個無比沉重的物體擊中,它雙眼發暈,險些昏了過去。

「卧槽——是你——小和尚!」它回過頭看到了壓在自己身上的童毅尖叫。

「砰——」就在這時,一個赤色巨大身影再一次壓在了它的身上,紫羽烏鴉再次發出慘叫,而童毅迅速無比,在身影壓落的一剎那,帶著兩半烤蛋去遠處吃去了,因為他知道,這裡馬上發生大戰!

「你個紫毛鴉,居然背後叫我紅毛鳥,還用我的羽毛生火,你欺鳥太甚!」烈焰鳥厲喝。


「你不也背後叫我紫鴉么?而且還給我下藥,害得我狂瀉八十一天!」紫羽烏鴉不服,反駁道。

下一秒,天空中,赤墨兩色鳥羽,漫天飛舞,且伴隨著慘叫聲,哀嚎聲,叫罵聲。

童毅一邊吃著烤蛋,一邊看著天空上的激烈戰鬥,時間久了,他也煩了。

而天空上的戰鬥也是不在那麼激烈,而交戰的兩者也是時不時的瞅一眼童毅,經過幾次勘察發現小和尚確實睡著了,然後它倆對視一眼,彼此確定的點點頭,顯然達成了某種契約。

它倆躡手躡角的慢慢向著懸崖靠近,隨後張開翅膀直接俯衝下去,打算逃跑。

「嗖——」

「嗖——」

而此時的童毅也是睜開了單眼,發現兩者確實逃跑了,隨後他手中的出現了兩條鐵鏈,然後它那麼的輕輕一拉。

「咦,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有人拽我呢?」紫羽烏鴉渾身不自在,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拽住了。

烈焰鳥深深的嘆了口氣,拍拍翅膀,原路返回。

「你這是幹嘛?」紫羽烏鴉一副不解的樣子。

「回去!」烈焰鳥回頭瞥了它一眼,然後拽著紫羽烏鴉一同返回,紫羽烏鴉拚死反抗,而烈焰鳥只對它說了一句話:「帶你吃肉去!」

紫羽烏鴉一聽,眼睛一亮,便屁顛屁顛的跟在它後面。

童毅見烈焰鳥居然回來了,有些詫異的問道:「怎麼又回來了?」

「它要逃跑,我去追它了你看他被我抓回了呢!」它委屈的伸出翼翅,指著身後的紫羽烏鴉。

未等童毅開口,它身後的紫羽烏鴉便大叫起來:「紅毛鳥,你什麼意思?」

「你閉嘴!我談生意呢!」烈焰鳥不滿的瞪了它一眼,隨後屁顛屁顛的跑到童毅面前:「那個,老大,你看我把貨帶回來了,是不是就可以放過我了?」

「我當時只是說考慮考慮,現在我考慮完了。」童毅便賣起了關子,急的烈焰鳥連忙追問:「結果呢?」

童毅沒搭理它,而是望著紫羽烏鴉:「我本來是要吃它的,可是它決定把你賣給我,然後換取它的活命!你有何看法?」

「我要宰了他!」紫羽烏鴉羽毛炸立。

童毅陰險的望著它倆:「我的決定是——你倆誰毛被對方給扒光了,我就把誰扔進鍋里燉了!而且我還準備了蘑菇哦!」

兩鳥先是一愣,隨後烈焰鳥率先出嘴,直接撲上紫羽烏鴉,開始一頓拔對方的毛。

一時間,天空下起了鳥毛雪,只不過顏色是紫色跟赤色,鳥毛在隨風飛舞。

痛叫聲不斷響起,聽的童毅是各種叫爽。


他見紫羽烏鴉有些佔了下風,便提醒道:「照它腦袋來,把讓抓成禿毛鳥!」

「是變成你那樣么?」紫羽烏鴉不解,反問。

童毅見被揭傷疤,對紫羽烏鴉可以說沒有絲毫留情,只見數把金色長槍直接向著它扔去:「我讓你提!」

霎時間,慘叫連連,原本紫羽烏鴉,渾身被燒的跟焦炭似的,變成了徹頭徹尾的黑毛鴉,而可憐的烈焰鳥也被連累了,也被炸了一地羽毛。

烈焰鳥不敢對童毅撒氣,只得將滿腔的怒火向著對面撒去:「今天爺不把你毛拔光了,我就他娘的不再吃鳥蛋!」

許久后,拔毛大賽結束了。

「小樣的,和我斗?也不撒潑尿照照你自己!」渾身九成光溜的烈焰鳥趾高氣昂的望著那用樹葉遮擋身體的紫羽烏鴉,一臉小人得志的樣子。隨後它轉身望著童毅得意的說道:「我贏了!」

「嗯,你贏了!」童毅點點頭,指向早已架好的火爐,道:「那好了,你快進去吧!」

「我都贏了,怎麼還吃我啊?」烈焰鳥無比委屈,這傢伙說話怎麼不算話呢?

「誰說我要吃你了?我是讓你進去洗個澡!」他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做人要將誠信啊,你不可以吃我的,這樣對你的聲譽會有影響的!」它開始對童毅講起了道理。

「嗷……」

突然,烈焰鳥慘叫,因為它最後的羽毛被拔了,它無比憤惱的回頭望去,只見一隻穿著一身樹葉裝的烏鴉嘴角叼著一根赤色羽毛。

「嗨,禿毛鳥!」它將嘴角的羽毛吐出,打了聲招呼。


「好了,好了,就算你倆平局啦!」童毅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它倆,指著一旁早已準備好的大鍋,道:「好了,你倆就別鳥咬鴉了,有矛盾進鍋里在解決,我都快餓死了。」

「不帶這麼玩的啊!你都說不吃我的,你怎麼能反悔?」烈焰鳥尖叫,它是一萬個不願意,一看那沸騰的熱水,就渾身打顫。

「就是,就是,你憑什麼吃我們!」一旁的紫羽烏鴉也是插嘴,還一臉委屈的樣子,「你倆的恩怨怎麼還把我也扯上了,我可憐的毛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長回來呢。」

「誰讓你倆多嘴的!我警告過你倆了,要是不服就和我打一場!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倆!」童毅叫囂,渾身散發著令兩鳥望塵莫及的氣息波動。

「粗魯,粗魯!我們是文明鳥,是不會用那種野蠻的方法來解決問題的,我們要和你文斗!」烈焰鳥說道。

一旁的紫羽烏鴉也是連連附和,還掐著腰叫囂:「不服來戰!」

「好啊,但題目由我出!」童毅問道,「你倆可有異議?」


「沒有!」兩鳥搖頭。

「恩,其實題目很簡單,你倆跳進鍋里,誰能在裡面堅持一個時辰,我就不吃誰了!」童毅嘻嘻笑道,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

「不公平!」兩鳥表示抗議。

「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如果你倆不服的話,那就來打我啊!」

說話間,童毅渾身散發著令鳥無法匹敵的氣息波動,頓時將兩鳥拉回了現實。

「好,我答應,但你說話要算話啊!」烈焰鳥咬牙屈服。

「那我也答應。」紫羽烏鴉發蔫,沒有精神。

「放心,我說的絕對算話,但是你倆被燉熟了可就別賴我了!」

童毅向兩鳥保證,隨後一手拎一個,扔進了大鍋。

「嗷……」

「啊……」

霎時間,兩鳥就開始不要命的慘叫出聲,童毅也是不停的往裡扔蘑菇,隨後蓋上了蓋子,認為它倆要不了多久就會被煮熟。

可是他卻不知道這兩鳥在裡面不止屁事沒有,還一臉享受的樣子,「這熱水澡,真舒服啊。」

紫羽烏鴉看見有蘑菇飄過來,出於好奇便扔進嘴裡,開始吧唧起來。

「你改行吃素了?」烈焰鳥見到這驚人的一幕,很是震驚的望著它。

「你才吃素呢!嚼蘑菇是一種精神上的享受!」紫羽烏鴉一臉你不懂的樣子,還遞給它一塊蘑菇,道:「你也嘗嘗啊,這味道還是不錯的!」

烈焰鳥不予理會,認為它已經改行吃素了,和自己沒有共同話題,決定以後都不理這隻吃素的烏鴉了。隨後閉上眼睛,繼續泡熱水澡。

「咦,這倆鳥怎麼不叫了?難道已經熟了?」童毅狐疑,因為已經半天沒有聽叫慘叫聲了,而且大鍋內也沒有什麼反應,而後他走到近前,打開蓋子,下一秒,他臉色就異常的精彩,因為他看見倆鳥不止完好無損,還一臉臉享受的樣子!

紫羽烏鴉感覺有陽光照射進來,不禁睜開眼睛打算查看情況,隨後他就看見一個小和尚在瞅自己,便開口道:「你要進來一起泡個熱水澡么?」

「你倆怎麼還沒被煮熟?」 童毅無比震驚,按理這溫度來說肉也應該被煮熟啊,可這倆鳥怎麼屁事沒有啊。

「就這溫度?在來十倍也奈何不了咱的寶貴身軀!」


烈焰鳥撇撇嘴,一臉不屑的樣子,吹噓道:「要知道咱可是跟鳳凰有血緣關係的!」

「切,你哪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可是金烏的近親!」旁邊的紫羽烏鴉也是跟著吹噓起來。

「你倆一個跟鳳凰有血緣關係,一個和金烏是近親,那一定很好吃,味道一定非常好啊!」童毅擦了一把口水,在兩鳥身上開始打量起來。

兩鳥一聽,頓時打了個哆嗦,感覺自己吹過頭了,忘記身邊這個吃肉的小和尚了。趕忙搖頭,道:「我們都是吹噓的,不能當真的!」

「沒事,那也讓我嘗嘗你倆的味道吧!」童毅咽了口唾沫。

「別的啊,咱們可是說好了,你不能說話不算話啊!我族祖先可是說過的做鳥要以誠信為本的!」烈焰鳥尖叫。

「看把你倆嚇的,小爺說話自然算話,如果你倆能堅持一個時辰我自然不會吃了你倆的!」童毅隨後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但是如果堅持不到的話,那就安心的進我肚子里吧!」

說完,他便將蓋子蓋上,手中一簇森白色火焰脫手而出,射向火灶。

一瞬間,鍋內溫度便提高不少,泡熱水澡的烈焰鳥發現溫度的變化,隨後趕忙對紫羽烏鴉說道:「喂,你發沒發現溫度增強了不少?」

「怎麼可能,你是不是泡糊塗了啊?在等……啊…….」它話還沒說完,便開始慘叫:「卧槽,溫度好高啊,我感覺我快熱死了!」

「你至於么?雖然溫度提高了些,但也不至於你這樣吧?」烈焰鳥說道,「看來你的承受能力真的有待提高啊!」

紫羽烏鴉倒吸了口氣,道:「真的,不是我嬌氣,真的好燙啊,我後背都要熟了。」

烈焰鳥睜開眼睛,看了一眼,直接笑罵道:「你個傻鳥,你緊靠著鍋邊能不燙么?沒看我沒依著么?消停一會兒……」它話還沒說完,也發出慘叫:「哎呦,我的屁屁啊,好疼,那個該死小和尚肯定動手腳了!鳥爺我還年輕,我還不想英年早逝啊!」

隨後,陣陣慘叫聲不斷的傳進童毅耳中,裡面的倆鳥也不在老實了,不停的撲哧,險些將鍋蓋頂翻,要不是童毅及時壓過去,那倆鳥非蹦出來不可。

正當童毅準備餐具進餐的時候,鍋內頓時響起:「哎卧槽,終於到時間了!」

緊接著鍋蓋被頂翻,兩隻渾身通紅的禿毛鳥跳了出來,紫羽烏鴉跳出來直奔大河而去,打算降降溫。

而烈焰鳥在地上不疼的折騰,使勁打滾,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還時不時的暗示童毅要說話算話,還總誇獎童毅,這讓童毅感覺到自己找到了知音,一個終於懂自己的人,啊不,是鳥!」

「知音啊,你當真是我知音啊!」童毅摟著一頓拍自己馬屁的烈焰鳥,異常的激動,以至於哈喇子都流到它身上了。

「那你怎麼還對我流口水?」它忿忿的,質問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