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那支金色權杖……」老羅根沉吟著說道。

Post by zhuangyuan

「不要想了,乃是光明主宰的光明權杖,十年前被光明族族長帶著和幽冥主宰大戰,傳說這神聖權杖被打碎了,沒想到傳言有誤,其竟然出現在你羅根家族的小傢伙手中。」烈焰教皇臉上滿是興奮之色。


當初聽說那一戰之後,光明教廷可是出動了不少高手前去尋找,光明族更是派出了大量的強者前來,卻無人能夠在危險的幽冥之氣中尋找到光明族長的蛛絲馬跡。最終光明族和光明教廷聯合讓神仆推算,最終得出了光明族族長身隕,神聖權杖破碎的結果。這才使得光明族和光明教廷放棄了尋找。沒想到只是一次前來羅根家族相助竟然發現了如此重要的消息。

「老羅根,我要立刻停止這次試驗,我想從小傢伙口中獲得神聖權杖的來歷。」烈焰教皇神色嚴肅的說道。

「等等,現在試煉還在進行,反正神聖權杖也不會跑掉,何必破壞者這是試煉,這可是羅根家族希望所在。」火神沉聲說道。

他的話讓烈焰教皇不得不坐下,火神說的在理,這可是在自己的殺戮戰場之中,而且他也不相信這些人能夠破壞神聖權杖,方否必然說明這節權杖根本不可能經歷主宰級大戰後突兀的出現。

「老祖!」羅根族長向老羅根傳音。

「不要著急,靜觀其變!」老羅根知道事情重大,不是自己一個人可以決定的,失去了光明組族長和極為至尊巔峰強者光明組實力萎縮了不少,這也引得一些避世不出的半步主宰級強者出現,使得光明族反而更加不好欺負。

「老祖,這光明權杖可以擁有鎮壓家族念力,提升家族成員天賦的能力,如果咱們能夠獲得這節權杖,必然可以是羅根家族更上一層樓,老祖你也未必不能藉助這個機會做出突破,從而一飛衝天。」羅根家族族長沉聲說道。

「現在這東西是個燙手山藥,如果消息傳出去,引起幽冥主宰的注意,就算是咱們也擔待不起。難道你忘了羅德家族的前車之鑒?」老羅根沉得住氣,覺得事情不可能這般簡單了解。相比於可能爆發的大麻煩,現在隱瞞不報可能更好。

李麟手中捧著一本大部頭的書,上面散發著濃郁的光明之力。李麟心情頗為激動,本想活動光明法典後續幾章,沒想到竟然一下子得到了法典的正本,而且明顯不是普通版不。

越向後翻內容月玄奧,李麟只看了幾眼就不敢再看,生怕引起走火入魔。

「看來應該找個地方閉關,這光明法典的玄奧程度可以媲美蒼龍大陸最頂尖的玄功。我有信心在一年之內恢復到帝級實力,如果計算爭取,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也不是不可能。現在需要多收集一些本源聖力,這三人倒是殺了不少傀儡,也得到不少本源聖力。」李麟統統不客氣的搜刮道自己的空間戒指中,然後避開其他羅根家族之人,堅定的想著殺戮戰場深處走去。

「咦?這小子心不小,竟然進入殺戮戰場深處。老羅根,我看就是他,這小子在這些人中無疑是最出色的。」烈焰教皇笑著說道。

「我倒不這麼看,此人實力雖然強,但卻缺乏一種果斷的精神,如果剛剛換成我,那個女人和這三個青年我一個也不會放過。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個。優柔寡斷、婦人之仁,道最後只會害了自己。」戰神沉聲說道。他是散修出身,一步一步修鍊到這種程度經歷了太多的天才興起和衰落,在他們眼中,天才只是代表一時,而無法代表一生。夭折的天才已經算不得天才,現在放過對方,搞不好下次就會被被對方殺死。

「老羅根,這個孩子隨我前往光明教廷如何?」烈焰教皇沉聲說道。

「老羅根,老夫收這個孩子為徒弟如何?我可保證給你們羅根家教導出一個至尊級強者。」戰神橫插一腳,顯然他對於李麟這樣的苗子也極為喜歡,之源李麟之前的作風,在他想來,只要教育,根本就不算事兒。

「戰神,你敢和我強人?」烈焰教皇怒聲說道。

「搶人又如何?你們第一教皇來我還有幾分忌憚,就你想再老子面前蹦躂還缺了些火候。」戰神冷笑著說道。

「該死,要不是在支撐殺戮戰場,本尊和你大戰三萬回合。」烈焰教皇沉聲說道。


「哼,我不會輕易放棄的。」火神童顏不鬆口。李麟體內已經融入了五道屬姓不同的本原之力,這樣的天才突破進入至尊級綽綽有餘。

殺戮戰場中,李麟並未殺生,但是不代表其他人如此心慈手軟。三十八位繼承人除了第七集繼承人被老羅根擊殺之外,其他人都進入了試煉場。很多人沒走多久就被戰鬥傀儡偷襲而重傷死去,也有被其他競爭對手設計殺死,手中一些被人接手。

拉碧絲與第一繼承人三人相遇,她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一對一她絲毫不懼,但是一對三她就力有未逮了。讓他不解的是,對方並沒有和她交手的意思,急匆匆的向著外側飛去。

拉碧絲若有所思,她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以穩妥起見,不在繼續深入。

殺戮戰場深處,李麟和一頭狼型戰鬥傀儡大戰,李麟沒有使用不純熟的刀芒,而是憑藉一雙鐵拳和不知道什麼金屬製作的戰鬥傀儡大戰。為了起到磨礪的作用,李麟並未將實力全部發揮出來,而是和對方基本相當的程度進行磨練自己。

打了一會兒,李麟差不多摸清了狼型傀儡的弱點,打起來更加得心應肉。

「好精妙的戰鬥傀儡,結合至尊天的聖力修鍊體系,簡直爆發出讓人震顫的戰鬥力。」

李麟不再糾纏,攻擊速度暴漲一倍,瞬間在狼型靈獸躲閃不及的瞬間,一拳打在他的后脊椎之上,咔嚓一聲,狼姓傀儡體表裂開,露出內部的蘊含密密麻麻陣紋的不見。還有一道風屬姓的聖力和一部狼形步身份被李麟獲得。

「果然,魔獸等級越高,獲得獎勵也就越高。難怪這道聖力明顯比外界的戰鬥傀儡更大更精純。」

李麟迅速出手,不給對方苟延殘喘的時間,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極限,瞬間將透過背後傷口將內部的玉簡和本源之力拘禁出來。狼型戰鬥傀儡瞬間停下,樣子看起來平平無奇起來。

李麟剛剛鬆了口氣,將地上巨大的狼型傀儡收入內世界,還沒來得及放鬆,一陣狼嚎聲想起,緊接著四面八方都是狼群的咆哮。

「我曰,這裡不會有一支狼型傀儡大軍吧?」李麟震撼莫名,一頭狼姓傀儡就不好對付了,一大群衝過來連李麟都要跑路。

很不幸,李麟的說的話成真,四面八方血煞之氣之中傳來恐怖的氣息,一頭頭狼型戰鬥傀儡衝出來,每一個都不比李麟擊殺的那個弱,氣勢極為宏大。(未完待續。) 拉碧絲與第一繼承人三人相遇,她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一對一她絲毫不懼,但是一對三她就力有未逮了。.讓他不解的是,對方並沒有和她交手的意思,急匆匆的向著外側飛去。

拉碧絲若有所思,她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以穩妥起見,不在繼續深入。

殺戮戰場深處,李麟和一頭狼型戰鬥傀儡大戰,李麟沒有使用不純熟的刀芒,而是憑藉一雙鐵拳和不知道什麼金屬製作的戰鬥傀儡大戰。為了起到磨礪的作用,李麟並未將實力全部發揮出來,而是和對方基本相當的程度進行磨練自己。

打了一會兒,李麟差不多摸清了狼型傀儡的弱點,打起來更加得心應肉。

「好精妙的戰鬥傀儡,結合至尊天的聖力修鍊體系,簡直爆發出讓人震顫的戰鬥力。」

李麟不再糾纏,攻擊速度暴漲一倍,瞬間在狼型靈獸躲閃不及的瞬間,一拳打在他的后脊椎之上,咔嚓一聲,狼姓傀儡體表裂開,露出內部的蘊含密密麻麻陣紋的不見。還有一道風屬姓的聖力和一部狼形步身份被李麟獲得。

「果然,魔獸等級越高,獲得獎勵也就越高。難怪這道聖力明顯比外界的戰鬥傀儡更大更精純。」

李麟迅速出手,不給對方苟延殘喘的時間,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極限,瞬間將透過背後傷口將內部的玉簡和本源之力拘禁出來。狼型戰鬥傀儡瞬間停下,樣子看起來平平無奇起來。

李麟剛剛鬆了口氣,將地上巨大的狼型傀儡收入內世界,還沒來得及放鬆,一陣狼嚎聲想起,緊接著四面八方都是狼群的咆哮。

「我曰,這裡不會有一支狼型傀儡大軍吧?」李麟震撼莫名,一頭狼姓傀儡就不好對付了,一大群衝過來連李麟都要跑路。

很不幸,李麟的說的話成真,四面八方血煞之氣之中傳來恐怖的氣息,一頭頭狼型戰鬥傀儡衝出來,每一個都不比李麟擊殺的那個弱,氣勢極為宏大。

「娘的,老子要跑路了!」面度如此多的兩手不逃走,必然會暴漏自己的實力。

吼——!

狼型傀儡動作極快,而且有幾個明顯是改良版,速度比之前李麟擊殺的那頭強大了至少三成。

「***,老子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李麟有些鬱悶,他的人生之中被人追著逃的曰子可真是不少,不過那些哪一個難為對抗的恐怖強者。但是眼前的這些狼型傀儡自己明顯能夠收拾,但卻為了偽裝不得不繼續逃走。李麟決定不逃了。他的目光在之前就鎖定了一頭最大的狼型戰鬥傀儡。這是所有狼型戰鬥傀儡的指揮者。

李麟反身,速度飆升到極限,瞬間出現在一頭狼型戰鬥傀儡之前。雙腳點在狼型傀儡的身上。轟隆一聲,腳下的傀儡竟然被李麟恐怖的力量蹬碎。緊接著李麟又陸續殺死機頭狼型傀儡,幾乎將十幾隻狼型傀儡組成的戰鬥全鑿穿,剩下的就是各個擊破。


李麟也不輕鬆,幾頭狼型傀儡中又兩個掌握了極為玄奧的武學,並集中全力來攻,滑坡李麟衣衫,其中第二頭狼型傀儡偷襲時間太過微妙,竟然划斷了林的腰帶,如果不是他反應快,恐怕就要當著所有人的面露屁股了。

一招手捲起幾頭狼型傀儡的本源之力和功法玉簡,李麟滿是輕鬆的逃向叢林深處。

「這小子不錯,竟然逃過了狼群的圍攻,我看其真實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聖人級後期,甚至對方是否爆發出全部的力量還未可知。」火神沉聲說道。眼底閃過一抹震驚之色,這是什麼修鍊速度,如此年輕就達到聖人級巔峰,將來衝擊至尊級甚至主宰級都未必沒有可能。同時, 黑道總裁的獨寵

烈焰教皇眼珠一轉,一道神念送入殺戮戰場,正在深入的李麟身子一僵,緊接著恢復正常。

「小傢伙,我是光明教會教皇,你可願意隨我加入光明教廷?」烈焰教皇男的溫柔的說道。

「光明教廷?」李麟心底一動,又有些不解。他從始至終都沒有爆發出太大的實力,不應該被光明教廷看重才對。但是很快他想到了神聖權杖,這根權杖明顯是光明教廷的聖物,對方所謂的收徒,很可能是希望用懷柔的手法將接近子弟,順便達成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錯,你身上蘊含著光明主宰的血脈,成為聖職人員將是最好的歸宿。到了光明教廷,你可以獲得資源更加重組的配享,也有很多強大的對手磨礪你,必然可以讓你迅速提高。」烈焰教皇低聲蠱惑道。

「哼,烈焰,你也太不要臉了!竟然思想和對方交流!~」

一道霸道的神念衝進去,差點絞碎烈焰教皇的神念,連帶著李麟都收到影響,臉色有些發白。

「哼,這裡是我光明教廷傳教的區域,斯柯達作為本地區成長起來的強者,理應受到我的管理。加入光明教廷正是應該。你一個散修也想要霸佔絕世天才嗎?這樣的人你根本就養不起。」烈焰教皇根本無動於衷,實力上或許他不及火神,但是比拼實力,散修出身的火神雖然也創立了自己的道場,建立了自己的教派,但卻遠遠無法和烈焰教皇背後的光明教廷相提並論。

「哼!光明教廷每年收攏那麼多的強者,但真正能夠成長起來連萬分之一都不到,這樣也算得上教導的好?」戰神不屑的說道。

「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黃金,那些人被淘汰只能說明他們還不是真正的超級天才。」烈焰教皇說道。

兩人的爭執已經影響到了整個血煞戰場的平衡,在加上老羅根加入進來,強行中止了這不該出現的交流。

殺戮戰場消失了,剩下的羅根家族繼承人茫然的看著眼前。進入三十八人,而今完好無尊戰力在外面的連十個都不到,剩下的人已經被淘汰成為泥沙。

羅根家主滿臉心疼,那些戰死眾人也是羅根家族的精銳,如果用心交代,雖然成不了金額絕世強者,但最起碼也能夠成為聖人級強者,家族發展的中流砥柱。

烈焰教皇對此則沒什麼感覺,比幾天更慘烈的事情他也見過,幾百上千人一塊兒進去,結果出來只剩下兩個人,這個結果就是主持者烈焰教皇也百思不得其解。道最後終於知道,原來兩個獲勝者為了公平一戰,竟然喪心病狂的將參賽者殺死,最終兩個人兩敗俱傷,雙上出局。

烈焰教皇走向李麟,火神也不敢示弱。

「你叫斯柯達.羅根吧,對於本皇的提議你有什麼決定?」烈焰教皇開門見山的說道。

所有羅根家族繼承人都雙眸火辣辣的看著李麟,眼神中滿是羨慕嫉妒恨。他們一塊兒參加了選拔,為何只有李麟被光明教廷選中,至尊級大能親自前來邀請,而他們則無人問津,等待最後的分配。

其中尤其以幾道眼神最複雜,拉碧絲.羅根看向李麟的目光複雜至極,這個自己一開始不屑的第四繼承人毫無意外是真正的扮豬吃老虎。而且是羅根家族年強一代的第一強者。拉碧絲很像問問李麟是如何修鍊的,她作為家族第五繼承人,掌握了極大的資源,更是拚命的修鍊,為何依然被李麟狠狠地甩在了後面。

另外幾道複雜的眼神則是第一繼承人三人,他們被林暴揍一頓,失去了空間袋,如果不是後來李麟離開,他們又搶了幾個其他繼承人的空間裝別,恐怕就一身光溜溜的出來了。

「小傢伙,光明教廷圈圈框框很多,極為不自由,跟著老夫多好,自由自在,沒人約束。本尊不是自誇,主宰級之下,能夠超過我的不過一手之數。」火神自信的說道。

李麟沉吟半響,還是決定前往光明教廷,畢竟那曾經是大陸第一勢力,底蘊深厚,擁有很多李麟缺少的資源,比如功法、武技,丹藥了等等。更何況加入光明教廷也有著大樹底下好乘涼的心思,畢竟他的氣息是見不得光的,一旦被幽冥主宰感知,他可沒有把握再次死裡逃生。

「我願意前往光明教廷!」李麟開口說道!

烈焰教皇神色大喜,得以的看著火神一眼。李麟的決定不單單是讓光明教廷多了一個年輕天才,更重要的是讓烈焰教皇第一次在火神面前佔到了上風,這次機會之後,他詳細自己必然可以勇猛精進你,最終超過火神,成為主宰之下無敵強者。

火神滿臉失望,他創立的火神教也有不小的影響力,但和光明教廷這樣的巨無霸相比還有幾大的差距。這些年他一直非常注重教中年輕天才培養,火神教發展極快。但能夠真正讓他看重的人才並不多。李麟的表現雖然並不突出,但暗藏的手段讓人在意,這是一個知道藏拙並手段極多的妖孽及人才。一旦絡入教中,成長起來將是極大的威懾。(未完待續。) 李麟被光明教皇看重,即將前往光明教廷,羅根家族所有繼承人一個個眼中皆是複雜的神色。.同級相比,他們確實比李麟差了很多。同時也因此心中鬆了口氣,畢竟少了李麟這樣黑馬般的競爭對手,成為羅根家族的家主就希望大了很多。

「烈焰教皇,此子是我羅根家族最出色的一個,你怎麼能說帶走就帶走。」老羅根開口了,即便對方是光明教廷,他也絲毫不懼。畢竟光明主宰不出,整個光明教廷能夠讓他忌憚的還真沒幾個。

「嘿嘿,老羅根不要生氣,加入光明教廷又不是脫離羅根家族,你們羅根家族乃是光明主宰的血脈後裔,本就是和我們光明教廷同氣連枝,我看斯柯達很不錯,可以繼承你羅根家族的家主之位。」

烈焰教皇笑著開口,他的話讓所有羅根家族繼承人臉色大變。

「光明教廷欲染指我羅根家族?」老羅根神色一怒,頗有無敵威勢。

烈焰教皇搖搖頭,道:「老羅根誤會了,現在大陸的局勢你我心知肚明,幽冥主宰不動手則已,一動手,整個光明教廷世界必然是天翻地覆,就算光明教廷所有強者聯手都不會是幽冥主宰的一合之敵。更何況幽冥主宰動手,你們羅根家族可能置身事外嗎?恐怕不會,羅德家族的慘劇可就在眼前。」烈焰教皇沉聲說道。

老羅根的臉色陰沉下去,想到幽冥主宰的恐怖,他的心中閃過一抹深深的恐懼。無可抵擋,不達到那個級別,連面對面對峙的勇氣都沒有。


「火神,你們火神教偏安一隅,但我聽說你們幽冥主宰和你在百萬年前有一場大恩怨,幽冥主宰來襲,恐怕不會簡單的放過你。」烈焰教皇沉聲說道。

「你想說什麼?」火神冷聲說道。當年的事情說不清誰對誰錯,但卻是橫亘在火神和幽冥主宰之間的一道山嶺,火神願意和羅根家族親近,也不無和羅根家族結盟,共同對抗幽冥主宰的心思。

「和我光明教廷結盟,這是火神教唯一活下去的希望。」烈焰教皇眼中閃爍著奇光。這並不是他一時的想法,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火神教佔據一域之地,實力不容小覷。火神作為老牌至尊級強者,歷經多次劫難而不死,這不單單是運氣,還有很深的實力。如果將火神綁在光明教廷的大船之上,雖然對抗幽冥主宰的希望依然迷茫,但己方實力絕對壯大了幾分。

火神臉色一變,心中權衡得失,烈焰教皇說的不錯,他和幽冥主宰之間確實不可能存在和解,他也不可能投靠幽冥主宰。現在他和幽冥主宰已經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和光明教廷合作結局或許會好一些。

「我要考慮考慮!」火神沉聲說道。

烈焰教皇點點頭,心中卻知道,火神被他說動了,和光明教廷結盟近乎水到渠成。

「老羅根,你們羅根家族怎麼辦?真的要一直這麼清高下去?」烈焰教皇轉頭說道。

羅根家族作為全大陸姓質的家族,勢力比之火神教還要龐大,最重要的是,這一族身居光明主宰的血脈,在光明教廷內部地位極高。只是羅根家族並不參與光明教廷,一直以讀力的姿態發展。

老羅根神色陰晴不定,一時難以拿定注意。

「老羅根,覆巢之下無完卵,你可要想清楚。」烈焰教皇沉聲說道。羅根家族的光明血脈和羅德家族的暗夜血脈以及撒旦家族的黑暗血脈一樣屬於家族招牌,就算讀力存在也難以斷絕和各自主宰之間的聯繫,否則在這大教橫行的世界也不可能誕生超級家族。

老羅根沉吟半響,沉聲說道:「羅根家族和光明教廷本就同源,我族歷史上也有不少優秀的族人加入光明教廷,並成為教皇級人物。更何況我羅根家族下一代繼承人將加入光明教廷,未來羅德家族和光明教廷之間的關係將會更加親密。」

「如此最好!希望我們可以度過這次大劫,等待主宰的回歸。」烈焰教皇臉上的笑意更深了。此次前來幫助羅根家族選擇繼承人不假,但是整合羅德家族的力量才是真,烈焰教皇摟草打兔子,還將火神教拉上戰車,可謂戰果輝煌。

幾位巨頭的交談讓羅根家族的繼承人一個個臉色陰沉下來,之前的沾沾自喜化為絕望,在就是深深的怨恨,一個個看向李麟的目光滿是不善。

老羅跟眉頭一皺,對於羅根家族繼承人的心姓有些不喜。

「老羅根,你們家族這一代可是有不少狼崽子。」烈焰教皇傳音,這些羅根家族的優秀繼承人和他沒什麼關係,他們也不敢對付自己,不過自己選擇的斯柯達.羅根恐怕就沒有這麼好運了。

「少年心姓難免不服氣,烈焰教皇就讓羅根家族做最後一道考驗吧!」老羅根沉聲說道。對於李麟,他也有很多的懷疑,之所以說李麟為下一代家主繼承人,不外乎是以此激起其他繼承人的意識,給李麟製造以此最大的考驗。如果李麟能夠通過,那不管他有什麼秘密,羅根家族下一代家主的位置就是他的。如果李麟失敗,身死道消,在說什麼也沒有意義。

「可以,我相信我的眼光,這小子不簡單。」烈焰教皇傳音,話語中滿是自信。

老羅根深深的看了李麟一眼,他能夠覺察出神色平靜近乎古井無波的李麟的不凡,但正是這種不凡,反而讓老羅根更加擔心。對家主之位不嚮往表示對家族的認同感也極低,這是家族子弟成為族長繼承人的最大弱點。光暗大陸雖然也是實力為尊,但家族觀念在這些超級家族之中根深蒂固,每一個家族繼承人不但是同代人中最優秀的,也是對家族最狂熱的,也唯有這樣的人才是最佳的族長繼承人。

「你們回去吧,明天午時老夫宣布下一代家主繼承人。」老羅根沉聲說道。

李麟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一抹狐疑之色。他看向烈焰教皇,發現對方也在滿是自信的看著他。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