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這童川恐怕是紫雲門有史以來最有天賦的弟子之一,以他現在的實力來說,對何為道的回答已經是最完美的答案了!」 蕭凡,碧水寒,項羽三人在霸王府中豪飲霸王佳釀,時值夜幕降臨,即使是以項羽,碧水寒這等修爲,也是醉了。

Post by zhuangyuan

酒不醉人,人自醉…蕭凡也好,項羽,碧水寒也罷,每個人都有每個人想要醉酒的理由。

三人足足喝了十九罈子,蕭凡喝了五罈子後,最先醉倒,碧水寒和項羽兩人拼酒直拼到夜幕。

喝的如爛泥般的三人趴在木桌上沉沉睡去,一醉難解千愁,唯有一睡方可暫時退卻憂愁。

乖巧的雪婷,在桃花島時便經常看到父親喝醉,因此並沒有去叫醒三人,對於修者而言,更是不可能凍着。

僅僅一夜,卻是足以改變很多,甚至於讓一些亙古的往事滄海桑田。

一則消息,在紫星道君刻意之下,一天之內,便傳遍了整片蒼浮神州。

持有神兵龍吟和潛龍訣後續的蕭凡出現在西極之地的霸王鼎,碧水漁村一帶!

沉寂了一年之後,那些曾經尋找蕭凡的各大勢力再次蠢蠢欲動,無數的修者也紛紛向西極之地趕來,紫星道君一馬當先,帶着玉虛宮三大長老也向此處而來!

在神州南方尋夢城之中,獨孤卓,斬天,南風,莉莉,小生四人在一家小小的酒肆中愁眉苦臉的喝着濁酒。

酒肆之中,盡皆修界傳言,在這裏,能夠得到很多隱祕的小道消息。

尋找了蕭凡整整一年,四人幾乎快要放棄了,卻是陡然聽到了蕭凡出現在西極之地的傳言。

沉默少言,惜字如金的獨孤卓二話不說,背起三尺長劍,一襲黑袍的身影當先離開,其餘三人也對視一眼後跟了上去。

消息傳開,不管是否屬實,他們都要去確認一下。如若蕭凡真的出現在那裏,他們要與蕭凡一同面對神州的無數修者。

結局,哪怕是死。

北方萬象城之中,一家客棧中,一襲紫裙的兮若剛剛結賬走出,徒一出門,便在街上衆多行人驚詫的眼神中直接踏空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向西極之地趕去。

蕭凡大哥,等我………..若兒來了。

而此時的蕭凡卻是還在霸王府中睡的甚是酣甜。

翌日清晨,項羽最先醒來,畢竟這霸王酒乃是他所釀造,這酒性他早就習慣了。

剛剛醒來,還未清醒,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緩緩傳來,讓項羽不由得微皺起眉頭,只見一個手長槍的玄鐵精兵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道:“啓稟霸王,城外聚集了近十萬的各大勢力修者,揚言要讓霸王交出蕭凡!”

“什麼?!”聞聽此言,項羽直接就驚醒了過來,一邊叫醒碧水寒和蕭凡,項羽一邊問道:“那些人何時到的?”

“今日凌晨剛到,屬下已經聚齊了十萬玄鐵精兵將那一干人等盡皆攔在城外!”知道項羽會有這麼一問,那將士直接回答道。

面色沉重的點了點頭,項羽命令道:“給我攔住了!敢有擅自闖城者,給我殺無赦!你先下去吧,我隨後便到。”

此時碧水寒和蕭凡方纔悠悠醒來,模糊間,兩人都聽到了項羽與那將士之間的對話,蕭凡一邊揉着腦袋兩側的太陽穴,一邊開口道:“我就知道,該來的終究要來。”

以碧水寒的邪行,直接開口道:“沒想到找死的人,比我們還着急,咱們這就出去,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再說!”

一把將碧水寒拉住,蕭凡嘴角邪邪一笑,望着面前的兩位大哥,道:“無需兩位老哥動手,你們只需要幫我糾纏住不滅和九天的修者,老弟我從此處到滄海岸邊,便殺他一條血路出來!”

此言一出,項羽和碧水寒兩人都是一愣,不禁問道:“去滄海岸邊作甚?”

蕭凡微微一笑,緩緩站起身來,道:“橫渡滄海,去西方蒼夷之土,隱姓埋名積累實力,待我重歸神州之日,便是我蕭凡殺上玉虛宮之時!”

看着蕭凡那對殺意濃重的眸子,項羽和碧水寒兩人知道蕭凡的心意已決,他們說什麼都沒法改變蕭凡的初衷了。

霸王鼎城門之上,十萬玄鐵精兵的戰凱在烈日下閃爍着充滿殺機的寒芒,十萬精兵蓄勢待發,城外聚集的接近十萬各大勢力的修者,卻是無一人敢冒然闖城。

紫星道君踏空而立在十萬修者最前方,冷冷開口道:“本尊玉虛宮紫星道君,讓項羽出來見我!”

一句話在虛空久久迴盪了三四五遍,城牆上的十萬精兵,卻是無一人回答他,直讓紫星道君感覺顏面盡失,以玉虛宮的雄厚實力,一個小小的霸王鼎,他還真沒放在眼裏。

就在紫星道君剛要再次開口之時,城中三道身影緩緩踏空而來,只聽項羽哈哈大笑道:“未想到紫星道君光臨寒舍,有失遠迎,還望恕罪啊,哈哈。”

聞聽此言,紫星道君眉頭微皺,眯着眼睛緊盯着遠處漸近的三道身影,瞳孔一縮,卻是直接鎖定了蕭凡,只聽他冷漠的開口道:“霸王好大的架勢,霸王鼎就是如此招待客人的嗎?”

如此一言,卻是要試探一下項羽到底是敵是友。

項羽還未答話,碧水寒卻是直接冷冷開口道:“你們這個架勢,像是來做客的嗎?更何況,你這等虛僞的牛鼻子,也配讓老子把你當客人?”

碧水寒如此一言,卻是讓紫星道君面色陡然一寒,同時也激怒了城外等待了許久的各大勢力的修者,近十萬人頓時吵鬧着要踏平霸王鼎。


嘴角不屑一笑,碧水寒當空向前踏出一步,各大勢力的近十萬修者盡皆感覺一股冰涼的寒意涌上心頭,就好像周身有着無數柄閃爍着寒芒的冰劍指着自己的咽喉一般。


只聽碧水寒冷喝一聲,道:“碧水寒在此,誰人敢動老子的兄弟?”

心中一凜,紫星道君倒吸一口涼氣,道:“東邪碧水寒!準通天級強者?!”千算萬算,卻還是沒有算到竟然會出現一個超脫九天之巔的強者!

哈哈一笑,碧水寒冷漠的望着紫星道君開口道:“紫星小兒,蕭凡乃是老子結拜的兄弟,你敢動他一個汗毛試試?若不是我兄弟說要親手報仇,老子今日就直接把你給滅了!”

如此一言,卻是讓貴爲玉虛宮掌門的紫星道君顏面盡失,狠厲的望着碧水寒,紫星道君毫不畏懼的喝道:“碧老邪?雖說你超脫了九天之境,但是還沒成就通天神境吧?九天之界,我道修一脈通天強者也不勝枚舉,不要以爲我玉虛宮真就怕了你!”

冷哼一聲,碧老邪剛要開口再諷刺紫星道君幾句,卻見蕭凡當先踏出一步,手中灰芒閃爍,七尺吟天神兵顯現於手,平靜的開口道:“蕭凡在此,龍吟神兵在此,潛龍訣後續也在我蕭凡手中!想要搶的,儘管上好了!”

話音一落,蕭凡緩緩踏空,一步步向霸王鼎城外走去,無聲無息間,沖天的殺意讓原本烈日高掛的蒼空頓時陰雲滾滾,磅礴的大雨說下便下!

此行前來對峙霸王鼎的十萬修者之中,九天之境共有接近十人,帝狂不滅的修者更是數不勝數,眼看蕭凡向自己這邊走來,在他們的眼中,蕭凡的這種行爲,無異於是在找死!

然而,有人卻是不給他們這個機會!

只見碧水寒雙手一張,弱水法則隨心而動,凡是帝狂境界以上的修者,盡皆被碧水寒那準通天境界的氣勢壓制,他們完全可以確定,在他們動手滅掉蕭凡之前,最先的死的,肯定會是自己!

以他們的修爲,在至高的法則面前,不過只是一介微不足道的螻蟻罷了!

恨恨的瞪着碧水寒和項羽,紫星道君知道今天自己算是栽了,但是他完全有自信,雖然碧水寒是準通天境界的強者,但是也沒有那個本事滅了自己,畢竟身爲玉虛宮的掌門,起碼也掌控着絕密的神通以及上古的至寶。

讓紫星道君放棄動手的原因卻是他沒有那個把握同時面對碧水寒和項羽兩人,至於其他勢力的九天境界的修者,都沒有那個本事能夠對抗法則的力量。

緩緩走到各大勢力的十萬修者面前,蕭凡邪邪一笑,舔了舔嘴脣道:“帝狂之上的修者,都被壓制,但是你們之中皇極境界的人,卻是可以隨意的向我進攻,誰殺了我,誰就能從我身上拿走龍吟神兵和潛龍訣!”

十萬修者當中,皇極境界的修者纔是人數最多的,聽到蕭凡這麼一說,頓時一個個都蠢蠢欲動,但是又怕東邪碧水寒會滅了自己,所有人都站在原處有些猶豫不決。

鄙夷的掃了一眼面前的十萬修者,將他們心中的怒火激起,而後蕭凡轉頭望向碧水寒,道:“如若我被皇極境界的修者殺了,老哥就當沒有我這個兄弟,不用爲我報仇,如何?”

蕭凡的意思,碧水寒又怎麼可能不清楚?只聽他哈哈一笑,毫不在意的開口道:“我碧水寒的兄弟,豈會被這幫雜碎所殺?如若蕭兄弟真的被他們殺了,也只是你的無能,我碧水寒自然不會管的!”

如此一來,卻是終於給了面前數萬皇極修者一顆定心丸,璀璨的各色光華照徹陰霾的蒼空,數萬人將元力升騰而起,吼叫着向蕭凡殺來! 時間劃過,當一炷香時間過去之後,參加第二輪考核的弟子,其中超過一半的人都淘汰,都沒有回答出羽晨子的提問,就算是回答出的問題的弟子,也忐忑難安,不知回答是否讓羽晨子滿意。

在考核世間結束的瞬間,羽晨子便施展手段,將所有人手中的紙張收走,而此時,童川的視線也緩緩恢復,模糊之感消失。

羽晨子檢查著所有弟子的回答,而童川等人只好在廣場上等待,對於自己的回答,童川還是極為滿意,當初他不明白什麼是道,還執著於道,最後因為晏紫的話,也終於明白何為不惑。

既然不惑,為何要被道所惑?

如果說童川關於何為道的回答十分完美,那麼其中也有著晏紫的功勞,若非晏紫當rì的話讓他明悟,恐怕現在的他還處於執著於道的狀態中,不但實力無法jīng進絲毫,恐怕以後想到悟道也將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

就在此時,羽晨子突然單手一揮,無數弟子飛出廣場中心,落在廣場周圍觀看考核的弟子之中,也宣告著這些人被淘汰。

有人失望有人高興,但是對於童川來說卻並非什麼影響,因為他早就知道,他的才回答就算不準確,也能夠通過考核,而且羽晨子所問的問題,也並未有準確的答案。

廣場上還剩餘的考核弟子僅僅還剩三四千人而已,讓人意外的是,白宮的女弟子竟然只淘汰了極少的人數而已,大部分都通過考核,剩餘的三四千人之中,有一半都是白宮女弟子。

要知道,白宮之中雖然有數千上萬的女弟子,但是除去那些三代弟子和一些入門的,像晏紫這類的女子,不過也就三千左右,和男弟子相比較起來,人數相差太多。

「平時也沒見過她們如何努力修鍊啊!」童川眉頭微挑,不明白其中原因。

咻!

然而還不等童川多想,突然出現破風之聲,數千個光罩將所有剩餘的考核弟子籠罩起來,也表明第三輪考核開始。

隨著光罩出現,不少弟子都開始動用手段攻擊光罩,各類法術接踵而至,讓人一時間眼花繚亂,什麼火球術、風刃術,兇猛的轟擊光罩。

童川並未立即動手,雙手環抱,注視這他人的攻擊,視線從一個又一個弟子身上掠過,當見到晏紫等人也沒有立即動手的時候,微微點頭。

不但晏紫等人沒有動手,那八位核心弟子也沒有動手,而此時,童川突然一愣,雖然經過了兩輪的考核,淘汰大多數的弟子,但是第九位元道定然還在其中。

童川視線掃過,但是卻並非感覺到第九位元道的存在,當下心中疑惑不已,即便是羽晨子等人他都能夠感覺到,為何不能夠感覺到這第九位元道。

砰砰砰!

病嬌寵:黑萌嫡醫 ,有人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終於破開光罩,而有人即便動用了全身解數也僅僅讓光罩抖動兩下而已。

而這一次考核的難度遠超前兩次,半柱香過去,才不過十餘人破開光罩,其中大部分的人還在努力當中,當發現這個結果的時候,童川搖頭,既然最開始都無法破開,後面想要破開,難度就大了不少,畢竟連續的攻擊光罩,消耗的元氣也極為恐怖。

元氣和體力的消耗,導致後半柱香之中,唯有三兩人破開光罩,眼看一炷香的時間即將過去,雖然郎蒼沒有明說這次考核的時間,但是童川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啵!

就在童川就yù動手的時候,突然傳來一道光罩破裂聲,尋聲望去,正好看見籠罩晏紫的光罩破裂,而伊香等人就沒有這麼好運了,雖然光罩上出現裂紋,但是她們也到了強弓之末,沒有更強的攻擊手段了。

繼晏紫破開光罩之後,八位核心弟子也破開了光罩,那等輕鬆的模樣讓所有人明白,即便是這對應實力的光罩,也不會對他們造成多大困難。

「這第九位元道到底是誰呢?」這時,童川的視線在所有破開光罩的弟子身上掃過,但是依然還是沒有結果,但是他卻能夠肯定,第九位元道定然就在這二十幾人之中。

「我還是先破開這光罩再說吧!」

童川眼神微變,單手握拳,鼓起一身血氣聚於拳頭之上,在一聲低喝聲中,全力一擊。

砰!

拳頭落在光罩之上,原本認為一擊必破的童川面sè一變,身形連忙退後兩三步,手臂發麻,但是即便這樣,光罩也不過僅僅顫抖兩下而已,絲毫沒有破裂的跡象。

「好硬!」

對於自己這一拳的威力,童川還是相當自信,畢竟是他的全力一擊,但是卻不想是這樣一個結果,也終於明白,為何這輪考核只有二十幾人通過了。

視線掃過周圍,其中大部分的人都放棄了,唯有少數人還在堅持,收回目光,童川並未立即再度動手,單手杵著腦袋,陷入沉思之中。

「羽晨子,童川那光罩可不是才突破不惑該破的程度哦!」郎蒼輕笑道。

羽晨子輕笑點頭,雖然童川的光罩看似和其他人沒有太大差別,但是堅硬度卻強了不少,就算是不惑巔峰也沒有把握能夠破開,不過羽晨子卻十分期待,因為他明白,童川接下來應該要動用太極劍了。

當初羽晨子雖然通過手段,觀察童川和楓遙的交手,但是並未親眼所見,因此對於太極劍,他還是十分好奇,因此才會暗中動手腳,想要以此讓童川再次動用太極劍。

對於太極劍,羽晨子十分好奇,特別的太極劍所蘊含的那種至高大道,讓他yù罷不能,雖然他知道童川還有三招強大劍招,但是在這個時候,童川應該不會使用。

就算童川使用那三招劍招,也不能破開這光罩,因為羽晨子在這光罩上動了手腳,唯有動用蘊含有道的攻擊才能夠破開光罩,雖然童川自創的三劍招也蘊含有道,但是微乎其微,對光罩產生不了多大影響。

因此羽晨子才肯定童川要動用太極劍。

童川單手搭在背後的長劍上,就yù動用「無劍」,但是突然想起一件事,眼中出現jīng光,眼角的餘光望向背後的長劍,嘴角微掀。

「就證實一下我的猜測吧!」

童川拔出長劍,深呼一口氣,眼神突然一凝,心中低喝一聲,單手揮劍俯劈而下。


沒有劍影,沒有劍芒,長劍就這般劈向光罩,見此,羽晨子微微搖頭,雖然童川還是動用了全部實力,但是劍身上沒有絲毫道蘊,依然無法破開光罩。

「這劍……」

童川回想起當初追捕盜賊的時候,在山洞之中破開石壁的場景,當初的他就懷疑這柄長劍的不凡,而且當時他挑選這柄劍的時候,風穀子的異sè,讓他的懷疑更加堅定。

噗!

長劍落在光罩之上,還不等羽晨子臉上的笑意擴散,便凝固,雙眼之中有著震動之sè,無法相信這是事實。

長劍沒有絲毫阻礙的破開了光罩,那等簡單就猶如切豆腐一般,不費吹灰之力,對此,童川已經有了猜測,因此倒沒有露出什麼驚訝神sè,但是羽晨子卻不同了,連郎蒼三人也是如此。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