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這次是奉了議長閣下的命令,過來探討幾天後孤兒院的行程事宜。」 “你還跟我講真誠?哼!可笑~!”冷宇冷笑一聲,快步走了。

Post by zhuangyuan

子言傅仍舊是不放棄,頓了頓就又追了上去,“我承認!那天是我慫恿她的,但是,她是不是毫髮無傷的回來了?!”,子言傅說着擋在了冷宇面前。

冷宇很是不耐煩的停了下來,長吁一口氣看向了他,“呼~你到底想幹什麼?”,冷宇既煩躁又無奈的說道。

子言傅見冷宇停下來了,心裏也是舒緩了許多,緊張的眉頭也慢慢的舒緩了下來,“我沒想幹什麼!我一個人完不成這次短信的任務!我需要你們的幫助!”,子言傅歇斯底里的說道。

冷宇歪着頭很不耐煩的聽着,聽說完扭過頭看向了他,“你說完了嗎?”,冷宇冷聲說道。

子言傅有些愣住了,“說,說完了呀~”,子言傅很是不解地說道。

“說完了,你就隨便吧!”,冷宇說完,轉身拉起了安然,快步的走了。只留子言傅一人立在原地,直直髮愣。

這時,小道士從後面走了上來,“哎!”,小道士拍了一下子言傅的肩膀,笑道,“你剛纔說,你一夜七次郎招架不住那女鬼?!你這意思是不是你們,嗯哼~嗯哼了?”,小道士壞壞的笑着說道。

聽到這話,子言傅有些傻了,隨即他呆愣看着小道士,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緊繃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變得看起來好似正常了起來。他一把抓住了小道士的胳膊,嬉笑着說道:“不提這個了,不提這個了!小哥兒,你是哪路的呀?挺牛啊~!三兩下就把那女鬼收拾了~!”。

小道士聽到子言傅的恭維,瞬間變得不好意思起來,“哎嘿嘿嘿,也就是些小伎倆,算不得什麼的,算不得什麼!嘿嘿嘿~”

“什麼啊!這還小伎倆呢?!你太謙虛了~!哎,你收徒弟不?”

子言傅拉着小道士的胳膊,說着恭維的話,兩人也跟在冷宇後面,漸行漸遠了….

沒過多久,冷宇已然站在了離酒店最近的酒吧門口。

“夜色…”冷宇擡頭看着那門口頂上的牌子,喃喃自語,隨後就拉着安然走了進去。

“哎?!停下!!”小道士在後察覺到了那酒吧裏面傳來的一絲異常的味道,朝着兩人揚聲喊道。 英雌 可是,爲時已晚。兩人已經走了進去。

兩人並未聽到小道士喊聲,走在前,蜿蜒路轉順着一條狹窄的小道,走進了酒吧內部。

站在衚衕出口,就已經聽見了,那節奏感十足的音樂。透過那門口的縫隙,已然已經能看見那酒吧內部動感十足的燈光。

兩人立在門前,沒有過多的猶豫,確認無誤後,就推開掛着厚重門簾的玻璃門,走了進去。

“動次打次,動次動次動次動~!動次打次,動次打次…”走近酒吧內部,節奏感十足的音樂就瞬間充斥滿了兩人的耳朵,正前方舞池中一羣忘我的年輕人,隨着動感的音樂,映着那五顏六色的聚光燈光,肆意的扭動着自己的身體。

宣泄,自由。酒吧內部充滿了宣泄的快感,每一個人都好似已經失去了自我,肆意的扭動着自己的身段,肆意的撫摸着彼此的胸膛與大腿。與外面繁華而又寧靜的世界相比,這裏彷彿處在另外一片天地。

“砰!”

就在兩人看的失神之際,在背後傳來了一聲巨響。兩人猛地回頭望去,見原來是小道士與子言傅兩人。

小道士臉色寫滿了擔心的模樣,子言傅則已經累得氣喘吁吁。“怎麼了?”冷宇走到小道士身邊,趴在他的耳朵上,高聲呼道。

這時,小道士也是歇息了過來,直起了腰,趴在了冷宇耳朵上,“你們瘋了嗎?!沒聽見我叫你們嗎?”,小道士大聲喊道。

“沒聽到啊!怎麼了?”冷宇又趴在小道士耳朵上反問。

“我感覺這兒不對勁兒!好像有鬼在這兒~而且,不像是一隻兩隻那麼簡單!”,小道士賣力的說道。

聽到這話,冷宇愣住了。暮然,猛地朝安然處看去。安然並無大礙,但是又聽小道士的話,覺得不對,感覺跑了回去,一把拉起了安然,跑回到了小道士身邊。

“哎,怎麼啦?”安然經冷宇這粗暴的一拉,手臂有些被拉疼了,停下來後掙開手,疑惑的問道。

見這時,冷宇小道士兩人正神色緊張的目視着前方,眼睛瞪得很大,像是在迎接即將到來的恐懼一般。這時,子言傅也是發現了兩人的異常,也同安然一樣,順着兩人的目光朝那邊看去。

是舞池,兩人盯着的地方是舞池!

見那幾十平米的舞池中擁滿了人羣,各個人都肆意忘我的揮灑着。從外看起來,是那麼的自由,是那麼的不畏懼。

但是,此時,在小道士的眼中已經不是那樣。

“都讓開!”小道士走上前,打開雙臂,把三人都朝後推了推。三人木楞着倒退到了門口。

“今兒,可真是發財啦!天堂有路你們不走!地獄無門你們撞上來!哈依~!”,小道士高喊着,身體動作,打起把式。

身體半蹲,雙臂打開,臂肘完全,雙手食指中指並做一指,比在眼睛中央,“開!”,小道士大喝一聲,雙手慢慢拉動。只見那小道士的眸子,隨着雙臂的慢慢拉動,慢慢的綻放出了極其耀眼的光芒!就連那酒吧裏面,耀眼的聚光燈在那眸光面前都變得黯淡無光起來。

“哈依~!”

“咚!”

小道士大喝一聲,身體如爆氣浪,頓時震的地面一陣發抖。

“呼~”招呼完畢,小道士調息沉定,恢復到了往常的模樣。“呵呵~”小道士望着那酒池中的人,不覺發出一陣冷笑。

子言傅一陣疑惑,見到小道士發笑,湊了上去,小心翼翼的問“嘿,大神!你笑什麼呢?” 神豪從簽到開始 ,子言傅說着,目光又接着朝那酒池中看去。

這時,小道士望着那邊,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你笑什麼呀?”子言傅疑惑的問道,忽然他又好像想起了什麼,接連問道:“你看看到什麼了?啊?”,子言傅語氣中略有驚慌的問。

小道士仍在詭異的笑着,此時冷宇上前,目光望着那邊幽幽的問道:“幾個?”。

見這時,小道士笑着開口了,“全都是~”,說着,笑的更加詭異了。就像是那飢餓了很久的餓狼,遇到了鮮美的食物一般。那是嗜血一般的笑容….

聽到這話,又見小道士那副詭異的微笑,冷雨不禁感覺渾身一陣發毛。

“今兒算你們倒黴!正好讓小爺我一鍋端!”,小道士厲聲說着,“唰”的一聲亮出了一章黃色的符紙,瞬時撇了出去。

時間彷彿陷入了靜止,那符紙的前端在半空中居然“騰”的一聲燃起了火焰!說時遲,那時快,符紙已然飛到了那酒池的正上空。頓住了…

暮然,就在這個時候,那符紙好似如有人操縱一般,“啪”的一聲,炸開了!紙張飛絮,帶着點點星火,炸出了一團美麗的焰火。

那羣人好似並沒有聽到這爆炸的聲音,仍在忘我的扭動着自己的身體。

門口處,所有人都目光緊盯着前方。就在這時,詭異的變化開始了…

那一身身整潔、色澤鮮豔的衣服開始一點一點破碎。那一幅幅年輕美妙的面孔開始變得逐漸蒼老,皮膚緊皺,面色暗沉。甚至有些人已經變化的如同冢中枯骨,枯瘦如柴,恐怖十分。

但,即便如此,那些人仍舊在忘我的跳動着身體。絲毫沒有被這一連串的改變所影響。

“哼!”小道士冷哼一聲,看向了身旁的三人,“看清了吧?!這些個,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應該就是被音樂吸引來的墮色鬼!音樂不停,他們的舞姿也不會停!”,小道士說着朝着門口左側的前臺走去。

“哎?!你幹嘛?”子言傅揚聲喊道。

見這時,小道士腳步頓了一下,回頭看向了三人,“哼!就這樣收了他們,也太沒意思了!”,說着已經走到了前臺內部的電閘面前。

“喂!你瘋啦?!”子言傅高呼一聲。可惜爲時已晚,小道士的手已經落下,電閘應聲拉下。見這時,本被頂上的聚光燈照耀的滿屋鮮豔的酒吧,瞬時暗了下來。音樂也停了,酒吧瞬間陷入瞭如同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接着,小道士一個魚躍跳到了三人身前,從懷中掏出了一塊晶瑩的玉佩置於了子言傅的手中。

“拿着!”小道士一聲低呼,瞬時從衣袖中抽出了一把綻放着極限紅光的劍!

劍身紅裏透亮,如一根燈管一般照亮了周圍。三人也藉機看清楚了那紅劍的模樣,那是一把由生了鏽的銅錢用紅線拼接起來的劍!按照道家說法,那叫做“乾坤一氣八卦劍!”,劍身由八十八枚生鏽的銅錢組成,經血線穿接,開光祭祖之後,就成了一把斬妖除魔的“兇器”。

冷宇也只是在書中看到過,沒想到今天卻然見到真身了!不禁連連感嘆。

子言傅有些傻眼了,不知小道士塞在他手中的玉佩是作何作用的。又見到那通紅的銅錢劍,嘴巴已然驚歎成了“O”型。

“經驗寶寶兒們~我來啦!啊哈哈哈!!”小道士癲狂一笑,半蹲姿勢,瞬時一個彈跳就跳入了那酒池之中。

“兵、乓!鏘鏘鏘鏘…”

三人站在門口,望着那片黑暗。只見紅色銅錢劍舞動,裏面不斷地傳出着燒焦的聲音。偶爾還會傳出金屬碰撞的聲音。

冷宇知道,裏面定是在發生一場酣暢淋漓的大戰。但此時,他們也只有在一旁看的份兒。

哀嚎聲不斷地傳出,只見那紅色銅錢劍在黑暗中上下左右不停的舞動,從未停歇。已經過了不知多久,大戰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紅色銅錢劍舞動的速度也漸漸慢了下來,剩下的聲音也只剩下了金屬與金屬碰撞的聲音。

就在這時,四周居然“砰”的一聲,亮了!

所有人瞬時都愣住了,冷宇率先反應了過來,猛地朝那酒吧前臺的電閘那邊看去。只見那裏,子言傅正手碰着電閘開關,此時正一臉茫然的看着冷宇和安然,隨即又作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看向了那酒池那邊。

這時,冷宇也是反映了過來,猛地朝酒池那邊看去。

可是看到接下來的一幕,他一下子驚住了…

酒池裏面,小道士面前只剩下了一人與他對峙,那人的模樣冷宇看清了…

那熟悉的面孔,那稚嫩的臉龐。面色無限蒼白,勃頸處,腐爛一片,腦袋如同拼接一般的裝在了那人的身體上。見到這樣,冷宇呆住了….

“呼啊~!”安然立在原地見到那人,也不禁捂嘴驚呼一聲,滿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冷宇呆愣愣的看着那人,眼睛已經酸澀了…

“葉華…”

居然是已經死去的葉華……

就在這時,小道士見葉華不動了,瞬時跳躍了起來,執着銅錢劍,朝葉華那捅去。

“等等!”冷宇驚呼。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小道士好似聽到了冷宇的叫喊聲。一下子停了下來,回頭看向了冷宇。

冷宇見小道士停住了,身體瞬間反應了過了,快速的衝了過去。安然見狀,也是跟在後面快步的跑了過去。

“住手!住手!”冷宇驚慌的摁住了小道士的手,接着又連忙撒開,直奔那人而去。

安然亦然,直接跑向了葉華。

“葉華!葉華!”冷宇走到了那僵持住的身體面前,把住了他的肩膀,搖動着,呼喊着。

安然走到葉華面前也是,滿臉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看着那昔日熟悉的面孔,眼睛已經不禁是溼潤了。

冷雨呼喊,就在這時,葉華那本木住的眼睛居然一點一點的轉動了。如一個木偶一般,眼珠轉着看向冷宇,瞬間又轉動看向了安然,目光停在了安然的身上… 第349章段唔霽,你唔個色唔

傅自橫與陸司寒握手之後坐下來,拿出一整套計劃給他看。

「不覺得布防人員太少了些嗎?」

婚姻風暴 陸司寒淡淡的問,在郊區萬一出事,錦都的人手根本趕不過來。

「這個問題我們也考慮過,但這場活動是秘密進行的,不用擔心會外泄,而且孤兒院內很多孩子,擔心嚴控把關會嚇到他們。」

傅自橫暗暗心驚,陸司寒不過是商人,想不到光看布防圖能夠這麼犀利的指出問題所在。

「既然這樣,父親沒有意見,我也無所謂。」

陸司寒說完準備請傅自橫離開,姜南初就冒冒失失的拿著餐盒闖入辦公室。

「司寒,我給你熬了紅棗小米粥。」

「傅先生也在吶,那不如一起喝點。」

「南初,傅先生很忙的,我看還是不要打擾他比較好。」

「沈承送客。」

陸司寒沉著聲音說,姜南初見到傅自橫那一刻眼中的驚喜騙不了他。

傅自橫聳聳肩膀,頗為無奈的離開。

陸司寒上前圈住了姜南初的腰,將她帶到沙發上。

「讓我來嘗嘗你的廚藝有沒有進步。」

「司寒,你先喝,我去趟外面。」

姜南初鬆開陸司寒的手臂,轉身朝外走去。

她沒有明說,但是陸司寒知道是為了傅自橫。

她的未婚妻,為了另外一個男人將他丟在一邊,而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姜南初一路小跑出去,在電梯門快要關閉之間擠了進去。

「南初,你怎麼過來了?」

傅自橫見到姜南初,臉上立刻帶著柔柔的笑。

「我還沒有告訴司寒和你的關係,他有時候比較愛吃醋,希望你別在意。」

姜南初一邊說一邊從包包中拿出一份曲奇餅乾。

「上次我看到你好像很喜歡吃麵包,不知道會不會喜歡曲奇,這也是我自己做的。」

「謝謝。」

傅自橫接過餅乾,心中滿是感動,只要孤兒院那件事情成了,那麼他和南初就可以團圓,再也用不著偷偷摸摸的。

電梯很快抵達一樓,姜南初沒有再送他。

等再次回到頂樓辦公室的時候,姜南初發現陸司寒不在了。

只有沈承在一旁處理文件。

「沈承,你知道司寒去哪裡了嗎?」

「先生剛剛同意了與鍾歡好小姐同進午餐,現在是去赴約了。」

姜南初張了張嘴,最終沒說什麼,她知道他生氣了,但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情,傅自橫的身上一定隱藏著巨大的秘密,而且還是和戰錚樺有關的。

姜南初必須慎重決定,不然很有可能會害了傅自橫。

原本以為陸司寒只是鬧鬧小脾氣,很快就會和好,但這次是姜南初低估了。

整整三天,陸司寒都早出晚歸,很明顯是冷著姜南初。

這天下午姜南初去了謝半雨那,準備問問她有什麼好主意。

按了按門鈴,沒想到是段景霽開的門。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真的還是半雨家嗎?」

「半雨在睡午覺呢,快醒了,你先進來坐,我去切水果。」

段景霽說完立刻進入廚房開始忙活起來。

過了十分鐘,謝半雨醒過來,拖著拖鞋在大廳看到好閨蜜的瞬間,立刻小跑過去。

「南初,你怎麼來了,這段時間都快悶死我了。」

「我來看看,和你說會話。」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