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這不是Key當年設計的病毒么?!」

Post by zhuangyuan

看到病毒類型的時候,牧之殤就覺得很熟悉,越破解越熟悉,終於想起來出自誰的手。

聽到這話,慕卿的動作頓了下,隨即繼續敲打著鍵盤。

「既然你知道是他製作的病毒,那你知道怎麼破譯么?」

「如果對手不是Key本人的話還是有把握的,當初學習過破譯辦法。」

慕卿點了點頭,將主操作權交給牧之殤。

「那麼你來破譯吧,對方應該請不到Key這樣的人物。」

其實說是請不到應該更合適,因為Key已經去世了,不過這話慕卿沒有說。

真的說了,就需要解釋她怎麼知道,還有很多系列問題。

慕卿不想那麼麻煩,也就沒有說。

牧之殤接過操作主權,開始破譯病毒。

而不了解病毒的慕卿則是從旁協助,兩人強強聯手,很快破譯了病毒。

接下來,兩人也沒有鬆懈,牧之殤追擊著對方的位置,慕卿則是恢復著內部網。

在天色剛剛放亮的時候,封氏內部網終於恢復如初。

沒有人發現內部網有任何問題,甚至除了幾個當事人,沒有人知道內部網出事了。

慕卿終於將手離開鍵盤,頓時感覺手已經不是她的了。

見狀,牧之殤上前握住慕卿的皓腕,替慕卿按摩著手腕。

「手是不是很酸?我第一次像你這麼高強度處理事情的時候,手就像是廢了一樣,好多天才恢復。」

聞言,慕卿也就沒有拒絕牧之殤的好意,畢竟按摩一下真的很舒服。

「那個時候沒人幫你按摩么?牧家應該不缺錢吧?」

牧之殤眼中閃過一抹及不可見的自嘲。

「沒人知道這件事,我也沒有說,反正不影響我的生活。」

總覺得牧之殤這句話的語氣中帶著隱藏的悲傷感,不過慕卿也不好多問。

畢竟對方沒說就亂問不是好習慣,慕卿也不喜歡打聽別人的隱私。

「你那邊追到對方的位置了么?」

忽然想起牧之殤所做的事情,慕卿連忙開口詢問。

怎麼說也是黑客榜排名第一,牧之殤自信地點了點頭。

「當然找到了,只不過這個人不是你能夠對付的,等下宋文來了之後我再去。」 「你要自己去么?」


慕卿下意識皺眉,這麼危險的人物,讓牧之殤自己去不好吧。

「除了我沒人能對付得了他們,就算是別人和我一起去也沒有什麼用。」

說了這麼多,牧之殤都不打算將對方的真實身份說出來。


看著牧之殤堅定的目光,慕卿也不好再說什麼。

「那你自己萬事小心吧,有事隨時聯繫我。」

牧之殤點了點頭,繼續幫慕卿按摩著手腕。


直到宋文來上班后,牧之殤才停下手裡的動作。

將全部事宜都和宋文說過後,確定了宋文晚上不會離開,牧之殤才去處理事情。

「卿卿,你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怎麼都不通知我啊?」

蘇若言得知事情經過,連忙上來幫慕卿按摩手腕。

「我哪有時間啊?發現事情就開始處理,而且就算是我給你打電話,又有什麼用?」

按照蘇若言的作息時間,睡著了就叫不起來,即使起來也沒有什麼用。

因為蘇若言什麼都不會啊。

蘇若言此時陷入也反應過來了,如果找她只會浪費時間吧?

「其實我是可以給你帶點宵夜之類的……」

「我的手幾乎就沒有離開過鍵盤,而且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下,我要怎麼吃東西?」

聞言,蘇若言瞬間明白她又說了個愚蠢的話題。

「內部網現在是不是全部恢復了啊?如果這個時候還有人侵略網站會怎麼樣?」

慕卿沒有回答蘇若言,心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叮咚。

電腦貼吧忽然響起,內部網站也在同一時間發出警示音。

慕卿連忙點開網站和貼吧,臉色複雜的看著蘇若言。

「若雨啊,你這張好的不靈壞的靈的嘴,什麼時候能夠治治啊?」

從小她就知道蘇若言這張嘴,說好事的時候從來不準,說壞事的時候最靈驗。

看到貼吧上的內容時,蘇若言伸手捂住紅唇,她這次真的相信烏鴉嘴這句話了。

貼吧上全部都是封氏的負面新聞,不知道是誰將封氏出事的消息流露出去了。

而且更慘的事情就是內部網再次被入侵,慕卿只能拖著酸痛的手腕繼續工作。

不停地刪帖子,不停地處理著內部網的病毒。

蘇若言不敢輕易打擾慕卿,生怕會再次給慕卿帶來麻煩。

雙手在鍵盤上不停地敲擊著,慕卿不敢耽誤,晚一秒都怕會出錯。

無論慕卿怎麼刪,都沒有發帖的速度快。

因為發帖的人不止一個,而慕卿只有兩隻手。

啪!啪啪!!

狠狠地拍了幾下鍵盤,慕卿放棄了。

「隨便吧,想要怎樣都隨意,我不想和他們玩了。」

看著慕卿自暴自棄的模樣,蘇若言不禁有些詫異。

「卿卿,你怎麼了?」

慕卿不滿地看了蘇若言一眼:「烏鴉嘴,不要和我說話。」


這跟她有什麼關係啊?蘇若言心虛地縮了縮脖子。

「我也就是隨口一說嘛,你還真的生氣了?」

「沒有,我只是跟不上速度了,打算等他們發累了再說,反正該看的也都看得差不多了。」

這麼久都沒有全部刪除,肯定已經有人看到了,所以刪除也沒用了。

唯一讓慕卿值得慶幸的,就是內部網已經修復了。

蘇若言將手裡的咖啡遞到慕卿面前,眼中閃過一抹擔憂。

「那麼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我還能怎麼做?看情況發展吧,反正我是沒有水軍瞎起鬨的本事。」

這些人到底是窮還是聰明?不找黑客,不找程序員,偏偏找一群水軍出來。

默默地抿著咖啡,慕卿看著貼吧里的留言。

誰知慕卿越看越震驚,貼吧里居然都是支持封氏的留言。

而且還有很多人都在幫忙刪帖子,即使有不明真相的群眾說封氏,也很快就被罵下線了。

「我的天啊,群眾居然也帶有腦子了。」

蘇若言不敢置信的看著評論,網上的評論不都是跟風而走的么?

「我也不知道,不過只要結果很好就可以。」

早知道是這樣的話,她何必這麼麻煩的去刪帖子?

累的手都快斷了,慕卿伸手不停地揉著雙手。

見狀,蘇若言連忙上前幫慕卿揉手腕,看到慕卿露出放鬆的表情,蘇若言眼中閃過一抹欣喜。

「很舒服吧?以後有按摩的事情就告訴我,我保證按摩的你舒舒服服的。」

看著蘇若言得意洋洋的表情,慕卿無奈地搖了搖頭。

「這種事情也需要得意么?不過你的手法真的不錯。」

至少她的手腕現在沒有那麼難受了,緩解一下,等下可以繼續對付他們了。

「難道不需要得意么?你是有很多的才智才會覺得這點事微不足道,我可沒那麼多天賦。」

這個慕卿就是個小怪物,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她這輩子是不可能會像慕卿這樣變態了,所以只要會一點技能就很滿足了。

看著蘇若言不滿的表情,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就給我太平點吧,我現在沒時間哄你了,等下我需要繼續處理這些事情。」

想起貼吧下面的評論,蘇若言心中忽然有了個大膽的想法。

「卿卿,如果讓網民先處理下這些事情怎麼樣?現在支持你的言論大於負面言論。」


其實這件事,慕卿不是沒想過,只是這些網民真的能夠支持她到底么?

如果任由事情自由發展,沒人知道接下來的變數。

但是她接著處理這件事的話,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無論怎麼做,都是在賭,賭網民們對封氏是否支持,也賭她和封時奕的人氣支持。

幾分鐘后,慕卿點了點頭。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