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趕緊去找他們,我感覺,他們的大限快到了。」避水金睛獸催促蘇徹。

Post by zhuangyuan

點了點頭,蘇徹走向了木屋。

「你喊夠了嗎?」此時蘇徹推門而入,說道。

被蘇徹以盤龍絲困住的三人,此時大當家的依然生龍活虎的叫喊,二當家則是怒目相對,可是那三當家的雙目緊閉,顯然已經昏迷了過去。

「若不是你的血咒支撐,恐怕他現在已經是灰燼了。」避水金睛獸說道。

這句話無疑讓那狂罵著的大當家的語塞,沒有說話。

「現在還來得及嗎?」蘇徹問到。

避水金睛獸看著那三當家的,忽然眼睛之中一股金光射出,直照著三當家的額頭。

「你們……」二當家的距離三當家的比較近,他這時能感覺得到一股異樣,便問道。

「想活命就別說話。」此時的蘇徹盤膝坐下,呵斥了一聲,雙手收回三當家的身上的盤龍絲。

「怎麼樣?」

「生命十分垂危,我已經將靈氣匯入他的靈源,可能還能堅持一陣,你快開始吧。」避水金睛獸的金光收回,立刻大口一張,一個光球緩緩從口中出來,將三當家的包裹在了光球之中。

「開始。」

蘇徹立刻調動吸收入體內的自然之力,進入了三當家的體內。 自然是為道法。

道為陰陽變化,法為規則方圓。

道為陰陽,一陰一陽則生萬物。法為規則,變化藏於變化中,奇妙無窮。

則為自然。

進入三當家的體內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情,不單有他的靈氣阻擋,而且蘇徹還不能破壞,只能慢慢讓自己體內的自然之力漸漸融入其中。

這個過程極為繁瑣,整整耗費了蘇徹一周的時間去完成。

直到一周之後的上午,蘇徹長出了一口氣。

那晶瑩的圓球之中,三當家的突然一口黑血噴出,劇烈的咳嗽起來。

「別動!」蘇徹立刻禁止了他的動作,剛剛蘇醒過來的三當家的顯然被蘇徹這一聲驚嚇在了原地,沒有絲毫的亂動。

這時避水金睛獸好不怠慢,直接眼中一道光束射入了三當家的口中。

被綁著的另外兩人這時也被動靜弄的醒了過來,見此形式也不敢多言。

蘇徹現在累的滿頭大汗,他已經整整七天沒有合眼,現在的他備感疲憊,且仍然用體內的自然之力抵禦三當家的體內的靈氣。

靈氣是沒有靈智的能量,所以他只會盲目的護主,不會在主人沒有動作的情況下改變思維,所以,即使是蘇徹現在在救他,那些靈氣也非常排斥蘇徹自然之力的進入。

「快好了。」避水金睛獸的聲音剛剛發出,一個小小的草根從三當家的嘴裡吐了出來。

那小小的草根忽然長出了兩個胳膊和兩條腿,身子變得圓圓的,身子上面長出了五棵草葉。

剛剛出三當家的肚子,那草靈竟然擁有靈智,剛剛出來就想跑。

蘇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那草靈。

「想跑?」蘇徹笑道,連忙從手鏈之中抖出一個盒子,將那草靈扔了進去。

「普天之下也就你敢這麼徒手抓草靈了。」避水金睛獸笑道,「這東西,可是有劇毒的。」

蘇徹尷尬的笑了笑,疲憊的神情頓時佔領全部神經。

「我得休息一會兒。」蘇徹說罷,走出了屋子。

「好,我幫你看著他們。」避水金睛獸會意,這句話,當然是說給另外兩個當家的聽的。

那兩人看的奇怪,但是也知道了這一人一獸的用意何在。

「你們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大當家的現在已經恢復了平靜,他也不傻,他已經能清楚的感覺得到自己三弟的情況已經擺脫了天地草的毒性,實力開始漸漸的恢復。

「為了什麼,讓他和你說吧,在我看來,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避水金睛獸聲音有些不屑。


問許蒼天 ,這裡的原因,恐怕只有他們妖獸的感知才能明白,他們能清楚的感覺到面前的避水金睛獸帶來的威壓,它的星級可能非常之高,所以,也不敢冒犯。

時間慢慢的流淌,大當家的和二當家的越等越難受,但是無奈,只好等下去。

三當家的在第二天的下午已經蘇醒,他沒有任何的爭鬧,更沒有想著去逃離和釋放自己的兩個哥哥,只是靜靜的和自己的兩位兄長解釋道。

「是他救了我。」

「我看得出來,但是……」大當家的想要說話的時候,被三當家的打斷了。

「那個血咒,早已被他清除。」三當家的明白大哥要說什麼。

「那……」大當家的臉上似乎有些驚訝。

「你們身上並沒有被下血咒。」避水金睛獸說道,「想殺你們,用不著那麼費勁。」

這句話說完,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那種威壓的感覺,非常的清晰且深刻,三人不敢質疑。

第三天的上午,蘇徹來到了屋中。

復蘇日

「謝謝……」

蘇徹微笑著擺了擺手,「不用那麼麻煩,我還要有求於你們,所以現在言謝還過於早,現在趕緊將你二哥的天地草取出來吧。」

三當家的當即退到一邊,不打擾蘇徹。

「你要不要回來休息一下?」蘇徹問道。

避水金睛獸顯然一驚,「你可以?」

蘇徹只是微笑,用靈元將避水金睛獸召回了。

「我要開始了,你為我護法。」蘇徹對三當家的說道。

三當家一點頭,立刻坐在蘇徹身邊。

蘇徹再次開始了漫長的過程。


顯然二當家的情況比三當家的要好的很多,因為前者屬於蘇醒的狀態,靈氣接受自己的控制,蘇徹只要免去了融開靈氣這一關卡,蘇徹的自然之力便會發揮的非常輕鬆。

如法炮製,雖然沒有了避水金睛獸的輔助,但是蘇徹已經領會了如此取出草靈的要訣,雖然不是非常嫻熟,但是也可以辦得到,於是,蘇徹利用自然之力進入了二當家的體內。

這次耗費的時間,非常之短,僅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蘇徹便將二當家的體內的草靈取了出來。

再次將要逃跑的草靈抓入盒子,蘇徹長出了一口氣。

「你的情況非常理想,天地草已經根除了,你不必在擔心反噬的事情。」

二當家的心中一陣暖意,光禿禿的頭微微上抬,看著蘇徹的臉龐,眼神之中充滿了感激之情。

蘇徹知道他要幹嘛,擺了擺手,「你們兩人休息一下,即刻我們便為你們大哥取草。」

「兄弟……」這時,大當家的說話了,「你這麼做到底是為何?」

「是啊,你實力不凡,而且手下有那麼強悍的妖獸輔佐,你為何要救我們此等不明不白之人。」二當家的也順勢問道。

蘇徹微笑的看著他們,半蹲下來說道,「我有一些事情要和你們商量。」

「什麼事,你說,只要我們可以做得到,任憑你提。」大當家的也很豪爽,開口便說道。

蘇徹點了點頭,「好,事不宜遲,我先將你體內的天地草取了出來。」

「這……」他沒有想到蘇徹會這樣說,讓他心中也不禁有些感動。

此人沒有問忙自己能不能幫,萬一他們拒絕怎麼辦?

如此一來,他們已經不能拒絕蘇徹的所有要求了。

這可是救命恩人啊。

蘇徹也沒有疑遲,直接將手掌雙攤開,自然之力直奔大當家的眉心處。

大當家的當即閉上了雙眼,沒有絲毫的反抗,將體內的靈氣播散開來,讓蘇徹的自然之力進入。

當然這大當家不知道蘇徹體內擁有自然之力,更不知道自然之力是什麼東西,他以為的便是蘇徹的靈氣進入而已。

蘇徹照葫蘆畫瓢,終於在整整一夜之後,將大當家的體內的草靈取了出來。

「謝謝……真的謝謝你……之前我……」大當家的跪在地上,連聲說道。

「哎」蘇徹抑揚頓挫的說了一聲之後,將大當家的攙扶了起來,「不要跟我說這些話,我還有很多的事情想要你們的幫助。」

「我們兄弟三人受此天地草數年毒害,此番你救我們於水火之中,我還頻頻懷疑與你,我真是……」

「你也不必自責。」蘇徹笑道,「為兄弟著想乃大哥應盡之責。

「這……我怎麼好意思。」這話說的大當家的也是臉紅一陣綠一陣的。

「你們可以給我做一下自我介紹嗎?」蘇徹也配合的岔開了話題,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

大當家的立刻站到兩人中間,說道,「我是老大,叫黑獅,老二叫黑虎,老三叫黑豹。」

「哦。」蘇徹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你們曾經是什麼變化而來?」

黑獅也沒有遲疑,既然人家已經看破,便說了,「我們都是七星妖獸獅、虎、豹,吃了天地草進化而來,可是如今……」

「放心。」蘇徹大笑道,「我已經找到提煉草靈精華的辦法,照我進入你們身體的情況來看,你們暫時還不能化為原型,所以,待我成功提煉出精華,你們便可以不用受那實力減退之苦,直接化形。」

聽完這句話,三人差點都哭了出來,就差給蘇徹跪下磕頭認乾爹了。

「你這麼對我們,我們就算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黑虎這時半蹲而下,對著蘇徹說道。

「二弟,三弟,我們是不是應該……」黑獅也半蹲而下。

黑豹立刻會意,也半蹲在蘇徹面前。

「大哥在上,受我黑獅一拜。」

「大哥在上,受我黑虎一拜。」

「大哥在上,受我黑豹一拜。」

三聲同出,讓蘇徹也不免震驚。

「你們……這是……」蘇徹愣神了。

黑獅扶著蘇徹坐在了屋中,「你救了我們的命,還給我們化形的機會,那我們的命就是你的,以後大哥一句話,我們三兄弟誓死相隨!」

「對!大哥!不,二哥說的對!」黑豹也攙和著說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