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4 十二月 2020

「讓他把我的小然然給放了!不然老娘喊人把你的警察局給炸平了,你信嗎?」

Post by zhuangyuan

秦霜很是霸氣地說道。

「放!立刻放!」

聽到秦霜這話,周慶民不假思索地回道。

別人說要炸了京城警察局,或許覺得這個人是個傻子,真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想炸就炸,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

可是,這句話從秦霜的口中說出來,那就百分之九十不是開玩笑了!

她是真的說的出做的道。

「黃再興,我不管你抓的什麼人,立刻給我放了!給我放人!」

周慶民很是不爽地吼道。

「是!局長,我這就放人!」

這一刻,看到周慶民的反應,他還能猜不出是什麼樣的人嗎?

這就是個惹不起的祖宗! 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種地步,衆人的心裏,此時也沒有什麼話想說,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因爲,十八小時。

因爲,十八小時之後,大家誰還能活着,誰已經死去,這個,雖然說,現在還不知道,但是,大家的心裏其實已經是做好了準備,已經做好了隨時會死的準備,所以,大家想想,在這種情況下,人還可能會有很多的話嗎。

也許是一直以來心裏保持着緊張和害怕的心理,所以,這時大家都感覺到有那麼一些累了,有那麼一些困了,甚至是,有那麼一些想睡覺了,要知道,現在的這個時候,可還是下午,天都還沒黑,但是,大家的的確確是有點困了。

“我突然感覺想睡覺,我先去找個地方睡一覺”,肖和帶着一絲睏意的向大家說道,其實,大家此時也是都想睡一覺了,那麼,就先睡一覺吧,反正還有這麼長的時間,睡一覺又不會怎麼樣,又不會死人,魔王它。

魔王它應該還不至於這麼坑,在大家睡覺的時候把大家都殺了,如果它真的這麼坑的話,那麼任務參與者們可能沒有一個能夠活着離開任務世界,所以,這一點還是可以放心的,看到肖和他已經去找睡覺的地方了。

於是,方穎、薛美美還有李小藍三個女生也準備動身去找睡覺的地方,看來,她們三人也是真的困了,想睡覺了。

“李肅,我也先去睡了,如果實在是撐不住的話,你也早點睡吧”,鄭志平這話要是放在午夜十二點來說的話,那應該是沒有什麼不對的,也沒有什麼覺得奇怪的,但是,現在才只是下午啊,說這話是不是有點,有點莫名其妙。

鄭志平說完之後,還沒有等李肅回答他,他就已經走了,已經離開了,應該是去找睡覺的地方,其實,也不用太仔細去找,因爲,也就只有第三層有房間,並且剛好一共是六間房間,也許,魔王它早就設定好的。

謝少,夫人又把你拉黑了! 一輪下來,也只有最多六個人能夠活下來,果然沒錯,也剛好是六個人活了下來,鄭志平走了之後,李肅還是一樣的,還是一樣一個人站在一旁,心裏面在想着事情,眼睛看着那一片危險恐怖的大海,而不是美麗漂亮的大海。

經歷了這麼多,生死要看淡一些纔對,尤其是在這任務世界裏,難道說,死了一個陌生人真的需要這麼傷心,痛心嗎,難道說,死幾個陌生人,就連自己都不想活了嗎,那這個世界上每天都要死那麼多的人,難道。

難道,大家也就都不活了嗎,也就都打算跟他們一起去嗎,可能嗎,有這個可能嗎,答案不用說,都知道是不可能的,但是,大家想想,那些死掉的人,可能我們都不知道,他們就死了,還有就是,可能我們連他們的面都沒有。

都沒有見過,所以,也就不可能會認識,再說了,說白了,他們就是一些真正的陌生人,但陳天文、李有才、穆曉雲、陳小詩他們,他們都是真正的陌生人嗎,不,竟然都是一起進入任務世界的任務參與者,那麼。

那麼,大家也就可以說是同命相憐的人了,不過最主要的還是,李肅是在任務世界裏親眼看到他們死的,親眼看到他們是怎樣死的,所以,大家想想,當一個命運和自己一樣的人,就這樣的死在了自己的眼前,那。

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竟然說到這裏了,那麼問題來了,鄭志平、肖和、薛美美、方穎,他們,難道說他們就不是人了嗎,既然他們是人,那爲什麼他們沒有和李肅一樣,沒有和李肅一樣感到傷心、痛心。

還是說,李肅這個人心太好了,見不得別人死掉,見不得別人在自己的面前死掉,有時候想想這些事情,覺得很有無奈,人畢竟只是一個單體,沒有誰可以去說,能夠給這個世間一個公道,一個公平,一個公正。

俗話說,公道自在人心,那麼是沒錯,公道是已經在李肅的內心了,但是,有什麼用嗎,難道說,李肅現在就能夠鬥得過魔王了嗎,心中有公道,就一定能夠主持公道嗎,就一定能夠將魔王徹底的消滅嗎,就可以將魔王。

將魔王打得魂飛魄散嗎,不可能的,絕對是不可能的,如果大家可以理解爲抽象的說法的話,那麼,這本書就會變得有意義了,過了良久,也許是李肅覺得太困了吧,也許是李肅覺得接下來最重要的應該是要做什麼吧。

也有可能是,這二者都有吧,但不管怎麼樣,隨後只見李肅也動身去往第二層了,應該是去找睡覺的地方,或者說,睡覺的房間,到了第二層,李肅並沒有找到合適睡覺的地方,於是,李肅也只好去到第三層。

希望第三層還有多餘的房間吧,這艘豪華輪船,它上面多多少少應該會有幾個提供休息的地方吧,沒錯的,這是沒錯的,這艘豪華輪船上,它是有幾個提供休息的地方,不過,都在第三層罷了,等到時候李肅去到第三層了。

那麼他也就能夠看到了,這時,李肅已經來到了輪船的第三層,馬上,李肅就看到了確實有幾間房間,於是,李肅走向離自己最近的那間房間,出於禮貌,李肅還是先敲了敲門,然後問道:“有人嗎。”

“有人了,你去看看別的房間吧”,聽聲音,李肅知道這間房間裏的人是個女生,應該就是那個叫方穎的女生吧。

“對不起,那打擾了”,知道里面有人了,李肅說了聲對不起,然後就繼續去找下一個房間了,“有人嗎”,突然感覺李肅好無奈,現在這裏一共是有六間房間,其中的五間都已經是有人了,那麼,李肅這時敲的這一間。

它裏面又是有人的,並且又是一個女生,沒錯,就是那個有點調皮胡鬧的女生薛美美,此時她聽見門外有人在喊,不過她也是真的厲害,她竟然聽出是李肅的聲音了,“沒有,你開門進來就是了”,裏面的薛美美這樣說道。 既然周慶民都讓自己放人了,黃再興哪怕是下一任局長最為有利的接班人,也不敢這麼違背,更何況,還有秦霜這麼一個祖宗在這裡呢!

通過她與周慶民的對話,也能夠猜出,這是一個惹不起的大佬啊!

「美女,您要我放的人叫什麼?」

這一次,黃再興變聰明了,經歷了剛才那痛不欲生的絕戶撩陰腿以後,他可不敢再叫秦霜小姐了,要不然再來一下,他還能不能再有性福,這就難說了。

「秦穆然,我的然然小寶貝!」

黃再興滿臉堆著笑容的神色頓時僵硬了起來,秦穆然,那可是李家點名要的人啊!可是眼前這位更加得罪不起的姑奶奶竟然點名道姓的要人!

這是個什麼情況?

不過再想到剛才自己沒有一時衝動對秦穆然動用私刑,他又感到有一絲絲的慶幸!

若是讓這個煞星姑奶奶知道了,恐怕得把自己的小兄弟給踩爛了不可!

「怎麼?不願意放人?」

逆世狂妃:絕世神醫廢柴三小姐 秦霜看著黃再興那一副為難的樣子,頓時冷笑一聲問道。

「願意!願意!我這就帶你們去看他!」

此時的黃再興剛剛經歷過那種慘無人道的體驗,哪裡還敢拒絕,當即恨不得腳下有個滑輪,直接就能夠躥到二樓的審訊室去!

來到二樓的審訊室,秦穆然此時正翹著二郎腿,屁顛屁顛地坐在特製的椅子上面抖著腿。

突然,審訊室的門被打開,緊接著黃再興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審訊室之中。

「哎呦!黃局你終於忍不住,想要來逼供了?」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看著黃再興問道。

「秦先生,你開玩笑了!都是誤會!誤會!我這就把你放出去!」

秦霜這個活祖宗可是在外面等著呢,要是再不將秦穆然放出去,估計他就真的要將二樓給炸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幹嘛!我在這裡感覺挺不錯的,口渴了還有咖啡喝,餓了還有飯盒吃,說真的,我都有點不想走了!」

秦穆然見黃再興打開了自己的手銬還有那把特製的椅子,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道。

「別!秦先生,是我們的失誤,我們知道問題了!我們一直都為人民服務,絕對不會冤枉一個無辜的人!您可以出去了!我這就送你出去!」

說著,黃再興便是幾乎以推的姿勢將秦穆然給送出了審訊室。

秦穆然還以為是諸葛輕狂和韋武出手了,自己被保出來了,可是當他從樓梯上準備走下的時候,看到秦霜的那一刻,他就愣住了!

這個時候,秦霜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秦穆然,立刻,臉上便是堆滿了笑容,向著秦穆然走了過去:「我的然然小寶貝,老娘終於見到你了!想死你了!」

「來!我的然然寶貝,讓老娘看看長高了沒有!我的乖乖肉!」

下一刻,秦穆然就好像見了鬼一般,整個人就差直接跳起來了,飛快地向著原路跑了回去。

眨眼,便是回到了黃再興的身旁,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道:「黃局,我承認那十幾個人都是我殺的,我有罪!你快抓我!把我關起來!隨便你關我多久,我不反抗,真的!別猶豫了,快把我關起來吧!」

秦穆然幾乎以祈求的姿態對著黃再興說道。

黃再興還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呢,秦穆然已經是這個樣子了?

「秦先生,有人來贖你了,你就別開玩笑了,走吧!」

黃再興可不願意再讓秦穆然這個災星待在市局裡面,哪怕李家跟自己說了,可是這也沒有辦法啊!誰讓對方有個秦霜,這個人根本惹不起啊!

李家那邊頂多就是挨罵一頓,可是秦霜這裡,那就是玩命啊!

相比於自己的命,他很顯然,選擇得罪李家。

「我不走,我就要你抓我進去!把我關起來,求求你!」

黃再興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真的是徹底無語了!

人家都是進去了,求著自己將他們給放出來,這個爺可到好,真會玩,竟然求著自己把他再關進去!這都是什麼愛好啊!

就在這個時候,秦霜也是帶著怒意走了過來,尤其是剛才秦穆然求黃再興的時候,那些話可都恰好被秦霜給聽到了,當即臉色便是陰沉了下來,一雙明亮的眼眸都好像要噴出火焰來一般!

「秦穆然,你這個小王八犢子!老娘千辛萬苦把你撈出來了,你竟然還要躲我!」

話音落下,秦霜便是氣呼呼地要朝著秦穆然而去。

這一刻,黃再興彷彿明白了些什麼,他看了看秦穆然,在看了看秦霜,貌似懂得了些什麼!

何著就是一個小白臉啊!

眼看秦霜要向著自己走了過來,秦穆然也是反應迅速,立刻便是調轉了位置,躲在了黃再興的身後。

「秦穆然,你還敢給老娘躲是吧?」

秦霜看著秦穆然,氣便是不打一處來。

「老娘給你三個數的時間,給我滾出來!」

「我現在開始數!」

「一!」

竹馬纏青梅 「二!」

「三……」

當秦霜快要數道到三的時候,秦穆然似乎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命運,也不再掙扎了,老老實實地從黃再興的身後走了出來。

就在秦穆然走出來的瞬間,秦霜已然一個健步,速度快到了極致,來到了秦穆然的面前,同時她的纖纖玉手握成爪樣,朝著秦穆然的襠部抓了過去。

下一秒,整個二樓里都傳來了秦穆然那慘痛如殺豬一般的叫聲!

「兄弟!我的小兄弟啊!疼死我了!」

秦穆然雙手捂住自己的襠部,臉上漲得通紅,痛苦的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那個叫聲,叫一個撕心裂肺,叫一個慘不忍睹,哪怕沒有看到,光是聽到這個聲音,都感覺到痛。

此刻,最有感觸的莫過於黃再興了,因為之前他便是很榮幸地感受了一記秦霜的「絕戶撩陰腿」,現在秦穆然只不過換了一種方式,被秦霜的斷子絕孫手給抓住了,那疼痛估計也不輕。

一想到那種疼痛,黃再興忍不住夾住了雙腿,同時對著秦穆然投向了同情的目光,這一刻,也就只有男人才知道那種難以言說的疼痛吧!

隱婚蜜愛:偏執老公寵上癮 同是天涯淪落人,只能夠彼此同情了! 沒人,怎麼可能,好像聽聲音,還是薛美美的聲音,哎,真不知道這個薛美美她到底又在搞什麼鬼,此時,要李肅相信房間裏面是沒有人的,恐怕是打死李肅,他也不會相信吧,沒有人,那剛纔是誰在說話。

這裏又沒有陰氣,那麼當然也是沒有鬼魂的了,只是,自己到底是進還是不進,進去之後,又會怎麼樣,不進的話,又會怎麼樣,這該如何是好,李肅現在最頭痛的就是這個問題了,進還是不進,或者,去敲下一間房間。

就在李肅猶豫不決的時候,這個時候,門開了,準確的來說,是薛美美她把門給打開了,是從裏面把門打開了。

“美美”,看到薛美美把門打開了,李肅連忙說了一聲美美,誰知薛美美伸過手來一把就將李肅拉進了房間,隨後,薛美美又一把將房間的門鎖打上反鎖,看來,薛美美她接下來是要搞事情啊,並且估計還是大事情。

“美美,你這是”,“美美,有話不可以直說嗎,幹嘛…”,李肅的話還沒有說完,但是,馬上就被薛美美她給打斷了,“不要說話,肅哥你現在抱我到牀上”,什麼情況,李肅做夢都沒有想到有這一天,竟然。

竟然薛美美會叫自己抱她上牀,偶的天啊,不行,萬萬不能,隨後,李肅說道:“我有點困,先去看看其它的房間有沒有人”,“你敢,你今天要是敢走出這道門半步,我就,我就死在你面前”,薛美美這話帶有威脅的意思。

“別,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的嗎,都已經死了四個人了,我不想再有任何的人死去,美美,你聽我一次好不好,不要再任性了”,一看李肅說這話,就知道李肅是一個以大局爲重的人,他不像薛美美那般的無聊、胡鬧。

“要我聽你的話,也可以,不過,你也要聽我的話,行不行,不行就拉倒”,這個世界馬上就要變了,是的,馬上就要變天了,請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因爲,接下來有可能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或者,大家還可以這樣。

大家還可以有一種選擇,那就是,跳過這一章,直接看下一章,劇情方面的話,應該不會有很大的過渡,反正,建議我已經是提出來了,到底要怎麼選擇,那就是大家自己的事情了,總之一句話,馬上就要變天了。

“好,只要你不做傻事就行了”,在這種情況下,李肅也只好先答應薛美美,因爲,萬一薛美美她不是開玩笑的呢,萬一她真的會自殺呢,本來,這一些事情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但是,在李肅這裏,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變得真的會發生一樣,哎,沒辦法,李肅實在是不想再看到有人死去了,不想再看到有任何的任務參與者死去了,李肅的一片好心,薛美美倒是沒有放在心上,反而,她就是利用李肅的這一點善心來威脅他。

薛美美這麼做,是絕對不對的,但是,薛美美她哪裏管這麼多,她是自私的,她只要自己開心、快樂就好,她哪裏會管別人怎麼樣,管別人是痛苦還是開心,一句話,她就是喜歡玩,喜歡瘋,喜歡找尋刺激。

“那好,肅哥你現在先抱我到牀上,然後,我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如果你答應我的話,那麼,我就不做傻事了,怎麼樣,行不行”,面對薛美美這麼無理取鬧的要求,李肅的心裏實在是感到很爲難,因爲。

因爲,李肅他已經有自己喜歡的人了,很明顯,這個人她不是薛美美,但現在,薛美美既然提出了這樣的要求,那麼,李肅他到底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做,到底該如何是好,並且抱到牀上那還只是第一步。

誰知道薛美美她到底在想什麼,她到底還有幾步,薛美美和貞子,她們倆都是屬於那種自帶“兇器”的人和鬼,甚至是,她們倆的作風也比較相似,都是那種喜歡黏的,並且還是那種一旦黏上了就不想再分開的角色。

要是世界上多一些她們這樣的存在,那麼,五零二膠也就不用賣了,因爲她們天生就帶了五零二膠的效果。

“好吧”,李肅最後還是屈服在了薛美美的“淫威”之後,感覺淫威兩個字,不用打雙引號都可以,因爲,因爲大家還沒有看到之後的事情,如果大家看到了之後發生的事情的話,那麼,大家應該會贊同我不用雙引號。

李肅慢慢的走到薛美美的身邊,當李肅走到薛美美身邊的時候,這個時候,李肅的整個臉就已經都紅通通的了。

這還是在李肅沒有和薛美美有肌膚之親的時候,李肅他就已經是這樣了,那麼,如果說,當李肅和薛美美二人有肌膚之親的時候,到那個時候,李肅他的臉會紅成什麼樣子,那個畫面,真的不敢去想象,偶的天。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偷偷的去想象一下那個畫面,當時的那個情景,算了,不去想象也罷,反正李肅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一個很害羞的人,但要說起抓鬼的話,估計真的沒有什麼人要比李肅還在行了,抓鬼,李肅他是專業的。

就好像有時候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有人說:搞笑,我們是專業的,一樣,也就是這麼個情況,道士抓鬼嘛。

“嗯”,李肅走到薛美美的身邊,但一直都無從下手,不,應該說是,下不了手,在李肅的心裏,他還有這種想法,還有這種觀念,他覺得男女授受不親,還是不要去碰的好,除非是兩個人相愛到結婚之後了。

那麼,那麼還差不多,不過,還是要以禮相待,看到這裏,也許大家有這種想法,偶的天啊,這都什麼年代了,李肅他怎麼還有這種想法,不行不行,落伍了已經都,但是,在李肅的心裏,他不管是不是落伍了。

他只知道,男女有別,還是保持着一定的距離最好,當然咯,這指的是在結婚之前,還有就是。 不得不說,秦霜是一個生猛的女人。

這大庭廣眾之下的,直接便不顧一切地用斷子絕孫手問候了秦穆然的小兄弟。

這酸爽,這痛苦,真的是有淚流不出,有話說不出,敢怒而不敢言啊!

因為秦穆然知道,自己一旦抱怨了,接下來迎接他的又會是什麼。

「跑!你給我跑啊!老娘有那麼可怕嗎?看到我就跑,幾個意思啊?今天你不把這件事情說明白了,沒完!」

秦霜的纖纖玉手無情地碾壓著秦穆然的下半身,讓他好不難過。

「啊!幾個月不見,膽子大的狠呢!你以為你跑就能跑的掉嗎?只要你還有一口氣,老娘就一定能找到你!」

秦霜越說越氣,手中的力道也是加重了幾分。

「嘶……」

秦霜的猛然再發力,讓秦穆然猝不及防,本來就有些疼了,現在再加重了幾分,那簡直要命啊!

「疼!姐姐,疼!誇鬆手!」

秦穆然要不是自己至關重要的東西被秦霜握在手裡,早就已經跳起來了,此時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就在場面僵持著的時候,韋武也走了上來,當他看到這一幕以後,瞬間整個身體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神色都僵硬住了。

這魔女,真的是太兇殘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