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臭蘿蔔?」

Post by zhuangyuan

…… 「怎麼了小子?你的寒冰領域呢?你的冰氣利刃呢?還有你的道術,都不好用了么?」彭仗挖苦著莫默說,挑釁之意,溢於言表,「還有,我看你這把黑色的鐮刀不錯,要不要來砍下我試試,來啊?」


「老大,想辦法靠近他一些。」萬載玄參沉著的說了一句。

莫默自然明白萬載玄參的深意,知道這是萬載玄參在暗示自己他要想辦法出手了。雖然莫默也不知道他會怎麼對彭仗這種武聖造成致命威脅,但是他相信萬載玄參肯定不會做無謂的掙扎。

一個萬年生存經驗的古董級靈參,是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的。

莫默這時微微的抬起了自己的頭,淚水不知道什麼時候跟嘴上的鮮血已經混在了一起。

此時的他,猶如一個密境中爬出來的千古狂魔,身上帶著種種天地難撼的蒼涼。

他沒有再猶豫,嘴角露出了一個陰鷙的微笑。這一抹笑意,配合著他猶如看著死人一般的眼神,即使是彭仗,也感覺到了一絲心神不寧。

「老大,保重!」

就在這一瞬間,莫默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里發生了什麼。那本來波瀾不驚的靈魂空間內,竟然狂捲起一股威猛霸氣的龍捲,只見萬載玄參已經開始吟唱著什麼玄奧難言的咒語,引動著靈魂空間的一重門和兩重門之間瘋狂的躁動,一股股白色夾雜黑色的靈魂之力,風卷殘涌的匯入萬載玄參的體內,迫使萬載玄參的體形都在這一瞬間增大了幾倍,隨即又壓縮成很小的一點。

「臭蘿蔔!」莫默歇斯底里的大喊一聲,整個身心都有一種被撕裂的感覺。

就在莫默大喊這一剎那,一個黑色猶如豆粒大小的丹珠便從萬載玄參的身體中吐出,丹珠猶如出竅的利劍一般唰的一下離開了莫默的身體。

「不自量力!」彭仗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在那黑珠離開莫默的身體的時候,彭仗已經鎖定了這顆黑珠。

以彭仗多年的戰鬥經驗和他可以碾壓莫默的懸殊實力,他根本就不把這顆黑珠放在眼中,這顆黑珠,在他看來,不過是一個暗器而已,最多高看上一眼,也就是一個含有巨大威力的炸雷。

區區一個小炸雷,又不是幾十噸的火藥鋪,能有多大的威力?

但是彭仗也知道,無論什麼時候都不可輕敵,雖然他並不想致莫默於死地,但是他倒是很喜歡把別人控制於鼓掌之中。他的心中有他的正義感,在這自知殿,他就是制定規則的人,他說莫默錯了,那定然是錯了,即使認了錯,也要有懲罰。

有賞有罰,只是彭仗行事的準則而已,無關於仇恨,無關於善惡,只是單純的喜好。

他要用實際行動告訴莫默,這裡,他說的算。

風驟起,颳得的整個比武場嗡嗡作響,張夢的星魂之力已經難以支撐自己站穩,斜斜的偏倒在地上,努力的回頭看著莫默那凄凄慘慘的樣子,心如刀絞,無法名狀。

幾乎整個試練堂都開始震顫了起來,一個武聖的狂暴,本來就不是凡人能夠想象的。其實武聖已經邁入了武修的至高境界,這種境界幾乎已經接近大道,沒有極高的領悟,是決然不可能達到的。

此時只見彭仗眼睛一眯,鬍鬚隨著自己的囂張氣焰也微微的騷動起來,單手虛空一抓,這一抓似乎蘊藏了無與倫比的鬥氣力量,直接朝著黑色珠子映射出一隻丈許的大手影子。

大手的影子猶如夢中虛幻,就在呼吸間便幻化了幾種動作,最後在快要接觸到黑色珠子的時候,變成了一隻藍色妖艷的巨拳,這一拳浮浮沉沉,飄渺無形。猶如常年暗無天日下的老人,忽然撫摸了一下那久違的春風。

春風拂柳拳!

莫默凄厲的眼神中,充滿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恐懼,他能感受到這一拳的威力。

輕柔,慰藉,輕蔑,似乎帶著一種種無法言表的情緒,還有那滄桑的境界。

可就在這時,在這個千鈞一髮,馬上一決雌雄的時刻。

莫默幾乎不敢相信的聽到了一個連續的「啪啪」聲。

是的,是兩個幾乎一樣,幾乎同時發出的聲音。

重生日本當神官

彭仗的兩隻眼睛猶如兩顆被砸碎的雞蛋一樣,瞬間就變成了兩片血霧,血霧猶如噴頭噴洒一般,淅淅瀝瀝的殷紅了地面。

彭仗似乎後知後覺的要驚呼一聲。

就在這時,他只覺得自己的喉嚨好像涼了一下,那是一種死到臨頭的涼意,緊接著,他就發現自己沒有喊出任何聲音,他不甘心,想看看究竟是誰砍斷了自己的咽喉,可是自己的眼睛也沒有了。

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做不了。

一代武修宗師,就在這莫名其妙的狀態下,倒了下去。

一個淚眼模糊的健碩男子,拎著死神之鐮一步便跳到彭仗的旁邊,催動起冰氣利刃,光影亂舞,瘋狂的砍殺著眼前的彭仗。

本就有些奄奄一息的彭仗,在這千刀萬剮之下,猶如爛泥,肝腸寸斷,屎尿橫飛。

但男人並不嫌棄的用手沾了沾地上的鮮血,然後把自己的身上塗抹了一番。

直到這個時候,健碩的男子,才停下冰氣利刃,拾起了彭仗掉落在一邊的乾坤袋,利用道源之力稍微一溝通,這一堆「爛泥」便被收進了乾坤袋當中,然後又把乾坤袋藏在了衣兜里。

男人不再恐懼,面無表情。

這個男人好像不太像原來的莫默了,可是,他正是莫默。

莫默看著失魂落魄的張夢,冷冷的說:「跟我出去。」

張夢害怕的啜咽著,幾乎都忘記了怎麼開口說話。

「你把他殺了?」

莫默冷哼一聲,看著靈魂空間里那幾乎乾癟的萬載玄參,面若寒霜的說:「即使殺了他,也不解我的心頭之恨。」

「可是,殺了他,我們會死的!」張夢並不是怕死,因為她都不太清楚什麼是死,但是她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她還沒有活夠。

「按我說的做,我不會讓你死的。」莫默堅定的說著,「跟我大搖大擺的出去,快點!」

說著,莫默便一把拉起了驚魂未定的張夢,往比武場的大門外走去。 「哎,兄弟,今天有沒有接任務啊?腰包都癟了啊?」一個高猛帥打趣著旁邊的矮挫丑。

「接個屁啊,誰還敢接任務,躲都來不及。」矮挫丑訕訕的道。

「是啊,最近的任務也不知道特么怎麼了,都很難做啊。你聽說了沒有,趙六前兩天幫帝國護送一波貨物,好像死於非命啦。」

「切,難道這還是什麼新鮮事,張三還不是就這幾天在暗殺行動中失蹤,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呢。」

「我也聽說了,那事也真是蹊蹺。」

「老兄,我看咱們啊,還是消停點吧,平時沒事的時候,盡量躲著點,別一不小心被師尊師父他們派去做任務了。」

「是是是,兄弟說的沒錯。」

高猛帥和矮挫丑一邊嘀咕著,沿著一條僻靜的小路,往自己的住處走去。

「哎,你們兩個過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喊道。

兩人回頭一看,一個丫頭片子跟一個渾身是傷的男人正看著自己。



「哪來的野丫頭,在這大呼小叫的!」矮挫丑憤憤的嘀咕了一句,「最近是不是踩了屎了,連個沒長毛的小姑娘,也敢跟老子頤指氣使的!」

高猛帥可沒有矮挫丑這麼大的火氣,看見姑娘和莫默先是一愣,緊接著攔住了正要上去質問的矮挫丑,恭敬的說:「請問二位喊我們兄弟二人何事?」

高猛帥此時的姿態可不是由心而發,因為他有種預感,覺得這姑娘應該有點來頭,不然的話,在這影宮裡,也不敢這麼囂張。

「我是彭仗新收的關門弟子,你們可以叫我師奶,這個是師父剛剛教訓過的廢物,你們也不必知道他是誰了。」姑娘高高在上的說道。

「師奶?」高猛帥和矮挫丑兩人同時驚呼一聲。

「怎麼,不相信么!」張夢馬上擺出了要教訓二人的架勢。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二人連忙軟了下來,高猛帥馬上說道,「 女神的合租神棍 ,如今終於功德圓滿,看見師奶氣勢非凡,將來必定洪福齊天,武功蓋世!」

矮挫丑能夠在這影宮裡混跡這麼久,那嘴上的功夫也不是蓋得,連忙接著高猛帥的話柄說著:「師奶儀態萬千,冠古絕今,縱橫天下,誰與爭鋒。」

聽了二人的話,渾身是傷的男人忍不住低下頭笑了一下,然後為了掩飾自己,輕輕的咳嗽了一聲。

但是就這個舉動,卻被擅長察言觀色高猛帥和矮挫丑看到了,兩人同時一怒,指著渾身是傷的男人說著:「喂,小子,你笑什麼呢,敢對我們師奶大不敬,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

受傷男子沒有作聲。

傲慢與偏見 ,說:「好了,都閉嘴吧。現在我布置給你們二人兩個任務,一個人帶著我去師父的自知殿,另一個人去找一下你們的師爺劉長生,讓他來自知殿一趟。」

高猛帥和矮挫丑聽聞此言,心中都是大吃一驚,本來還對姑娘的身份有所懷疑,現在基本上連懷疑的勇氣都沒有了。敢進自知殿的人,除了彭仗最親近的人,誰還能做到?

兩人趕忙跪下來朝著姑娘磕了一個響頭,說道:「悉聽師奶吩咐!」

說著姑娘指了指高猛帥,說:「你去請劉長生,另外那個,帶我們兩個去自知殿。」

這時兩人還哪敢有半點耽擱,趕忙爬起來恭敬的辦起事來。

此時矮挫丑帶著的這兩個人便是莫默和張夢二人了。

而剛才張夢說的這些話,也是莫默與張夢倉促之間商量好的計劃。

「我的天啊,剛才我差點就釀下大錯啊,師尊最忌諱大不敬的狂徒,若是剛才我對師奶稍有不敬,那我可就慘啦。」此時的矮挫丑邊在前面帶路,身上的汗邊涔涔而下。

在這影宮裡,誰也不敢惹這影宮中三大長老的任何一個,任何一個,都可能讓自己永遠都無法得到解藥,而沒有煞訓晶和失魂散的解藥,基本就跟死人沒有什麼區別了。

此時的矮挫丑,只能默默的痛恨自己,後悔自己剛才的馬屁拍的不夠完美。

「小子,我問你,自知殿平時都是什麼人在那裡?」張夢冷冷的問道。

「那裡小的也沒有進去過,據護衛堂的朋友說,三大長老的殿宇很少有人出入,一般只有皇家的人才會過去,當然了,像師奶身份這麼高貴的人,肯定也是可以的。」矮挫丑小心的說著。

「哦,」張夢沉吟了一下,接著問,「那麼,影宮的藏書之所在什麼地方,本宮在修鍊的時候,遇到了一點疑惑,想去鑽研一二。」

「這個。」矮挫丑心裡有點犯嘀咕了,「師奶,小的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問?」

「有屁快放!」張夢也不含糊,因為她沒有更多的時間浪費在口舌上。

「那藏書之地,在影宮中根本不是什麼秘密,師奶怎麼會不知道呢?」矮挫丑疑惑的問道。

「難道我不知道也不行么,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張夢大發脾氣,大有一言不合就弄死矮挫丑的氣勢。

矮挫丑當真是嚇了一跳,趕緊說道:「師奶息怒師奶息怒啊,影宮的藏書之地,正是自知殿下屬的修己堂。」

張夢沒有答話,似乎有些不耐煩的說:「以後我再問你什麼,你少給我婆婆媽媽,小心你的命。」

「是是是,小的知道小的知道。」矮挫丑真是被張夢嚇的心驚膽戰,但是也不忘記在心中暗罵張夢狐假虎威。再想一想人家年齡這麼小就能騎到自己頭上作威作福,心裡就更是鬱悶不已。

「好啦,別我一說什麼,你就戰戰兢兢的,趕緊帶路,本宮有急事。」張夢拿出一副大人不計小人過的模樣。

矮挫丑也不敢再搭話,加快了腳步往自知殿趕了過去。

而莫默此時也慢慢的跟在張夢後面飛快的運轉著自己的腦袋,生怕自己的計劃不夠周密,反覆推敲了幾次之後,一點點靜下心來,慢慢的感受著虛弱無比的萬載玄參,心中悵然若失,猶如針扎。 「臭蘿蔔……」莫默忍不住對著靈魂空間內的萬載玄參輕呼了一聲。

回應莫默的只有一片死寂,還有那個跟萬載玄參一樣不作聲息的折別。


「放心,我一定想辦法把你們都復活。」莫默暗暗下定決定,眼角的晶瑩液體不經意的流下,隨風而逝……

自知殿這裡並不是莫默和張夢第一次去,只不過因為路況有些複雜,所以才不敢貿然的過去。此時走了一程,倒是越來越熟悉了一些,而且,似乎也快到了自知殿。

「師奶,前面就是自知殿了。」矮挫丑看到自知殿,如釋重負的說。

「嗯,那沒你什麼事了,三天後,你帶著另外那個小子來找我。」張夢不緊不慢的說著,此時一路走來,她的情緒也平復了許多,想了想莫默的計劃,也算是天衣無縫,而且現在二人本來就無法選擇,只能繼續按原計劃行事。

「謝謝師奶,謝謝師奶,小的願為師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矮挫丑信誓旦旦的說著,生怕到時候這位祖宗找上自己的麻煩。

張夢也懶得說話,朝他揮了揮手。

矮挫丑匆忙轉身,一溜煙的跑了。

「我們怎麼辦?」張夢用求助的眼神看著莫默。

「放心,就按我教你的說,一會劉長生來了就見機行事。」莫默冷靜的說,擦抹在身上的血污已經差不多都幹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