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當然。我的大麻煩就緣自於那個地方。當年聽說過後我也是義憤填膺。所以,也利用我的影響叫來了一批高手,再加上拱古城的高手以及老友再請來的。

Post by zhuangyuan

一批千人再次下到了地底下。不過。下去的感覺也有些奇妙。按理說地底下應該是陰暗潮濕才對,可是下邊給人的感覺卻是並不陰陽,也不潮濕。

而且,好像有著朦朧的月輝在輝映著地底下似的。你就是不點燈也能模糊的看到一些景物,就跟在朦朧的月色下走夜路似的。

不過,也有些奇怪。按理講低功階者模糊看到,像我們這種高手眼力勁好,應該能清晰的看清楚才是。可是我們也只能模糊的看到,僅僅比低功境者好一點罷了,總是看不到很清楚狀況。

除非是你點燃了火把或用光明石照著才能看清楚。那個地方充滿了一股子神秘的月輝之光似的,但是,我們並沒有看到月亮。

它地方肯定不通外邊的,月光怎麼可能射進來。在激烈的戰鬥中,那種戰鬥你都想象不到。因為,全是地道,你有的時候想全力施展可是都沒機會。

那些地鼠族人全都躲在什麼地方,再加上你的視力不怎麼好,對地形又不怎麼熟悉。而他們突然出來攻擊就溜走。如果你用太陽石照明,人家老遠就發現你了。

所以,打得很不帶勁頭。不過,最後,我遇上了一個銀光閃閃的傢伙。那傢伙手中的銀片居然有一層樓寬大,估計有十來丈方圓。

那東西飛出來銀光一片,頓時,閃得我們眼都看不清事物了。而我眼力最好,對抗了一掌,結果,居然被銀片割中。

而且,一些銀輝好像毒氣一般跑進了我身體中。我當時大怒,一邊想逼出這些銀輝來一把用大功力跟那銀光人戰成了一團。

而且,我們大戰的威力太大了,周圍的地鼠人是成片成片的死在我們的罡光之中。結果,我打鬥中,我感覺自己體能越來越差,好像快不行了。

我懷疑是那銀輝有毒,所以,不得已帶著大家撤了回去。不過,從此後,我身體直到現在都無法恢復過來。那該死的銀輝你無論用了何用法子都查不到他。

但是,它帶給你的傷害你無時無刻都能感覺到。幾十年了,我到處找高人求醫,不過,都沒用。他們說發現不了我說的那種銀輝之毒。

並且,甚至有些人那神情有些認為我是不是精神有毛病,根本就不存在著那種銀輝之毒。這它娘滴都什麼事,你說我還會整出一個精神病來了。」滄海桑田很是胡悶。

「看來,這種毒輝隱藏得很深。一哥,能否讓我看看?」唐春說道。

「行,你放眼過來。」滄海桑田也是給這病魔折騰得夠嗆了,就在桌上放開了防護,任由唐春的皇靈人臉探測。

「還真有些詭異,我的眼神特殊,不過,並沒發現類似銀輝之類的病毒。至少也得有點銀末是不是?」唐春有些疑惑這個。

「看到沒,連你都這樣子說。不熟悉我的是不是會懷疑我是精神病患者。」滄海桑田說道。

「一哥,你這銀片我帶回去琢磨一下再跟你說。」唐春說道,滄海桑田並沒意見,回到房間後唐春悄悄上了諸天島上。

當拿出張銀片殘片后自己那片居然發出了輕輕的轟鳴之聲,好像在呼朋喚友似的。並且,唰地一聲居然給自己的那片碟形殘片給吸納了過去。

不久,銀輝閃耀得整個諸天島殘片亮晶晶的,待得這一切都平靜下來時,滄海桑田手中的那片巴掌大的殘片已經跟自己的那一片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再看了一眼那青銅殘片,唐春一個大膽的主意冒上心頭了。


於是下了諸天島找到一哥,說是想試一試看看能否治療。一哥當然沒意見,因為,唐春不可能會害了他的。

兩人叫鐵筆護法,爾後到了城外一個偏僻的樹林子里。

「怎麼治?」滄海桑田有些急不可耐了。

「我這裡有一塊殘片,發現它跟你的銀輝殘片有些相剋。所以,我想,能否通過他引出你的銀輝病毒,或者說是滅殺在裡面。不過,只能說是試一試,我心裡也沒底。而且,有沒危險我也不敢確定。一哥答應的話我就試,不然,我是不敢試的。」唐春說道。

「沒事,試就試。就這咱狀況反正也最多維持一年了。晚一年跟早一年沒啥區別。」滄海桑田說完后把乾空袋給了唐春,道,「這裡面有些物件,也有我的一些家族的介紹。如果我真的沒命了請把這些還給我的家族。我已經解除了魂念。」

「中,我先收著。」唐春也沒客氣,爾後一拍騰出了那塊青銅殘片來。

果然,一露出來滄海桑田居然有反應了。頓時整個人都跳將了起來。

「我覺得有效果了,好像體內隱藏著的銀輝之毒開始活躍了起來。」滄海桑田居然興奮得像個孩子似的。

不久,青銅殘片上居然打出了一道黑色光氣來直奔滄海桑田而去。一下子就罩住了他,唐春能感覺到殘片上的黑煞之氣是沖敵人而去的架勢。這貨控制著黑氣循著一哥的經絡就進去了。

這次有發現了,那些原本發現不了的銀輝此刻居然全都泛顯了出來。唐春一叫有門,叫一哥拚命的堅持住,那黑煞之氣一碰上銀輝馬上就吞噬了過去。

也許是青銅殘片個頭大,煞氣足。一路就吞噬了過去。只不過一哥可是遭罪了,全身被黑銀之氣浸透著。他痛苦的扭曲著身子,但是,他以大毅力堅持住了。

足足三個時辰。

終於沒再發現銀輝,唐春控制著黑煞之氣退回了青銅殘片之中。發現殘片貌似氣勢跟以前相比恢復了一些。難道這銀輝像是營養品一般可以為青銅殘片增加營養不成,還真是怪了。相剋的東西居然可以進補一般,這是哪門子的道理。

又過去了一個時辰,滄海桑田一聲吼,整個人拔地而起,瞬間就到了百里之外,而且,還在狂跑,不久,估計都到了幾百里之外了。爾後整個身子往深山裡一紮折騰了起來。遠處傳來劇烈的爆炸聲響。

「出來吧閣下,你在遠處盯了許久了。」滄海桑田一走,唐春冷冷朝著三四裡外一個樹林子問道。

「小子眼力勁還不錯。」一聲囂張的狂笑,三個人御空而來。打頭的居然就是昌醉紅。

「果然是你?」唐春一臉鎮定自若。

「本來就是我,我昌醉紅的臉不是任何人都能打的。打小到現在,除了有一次淘氣給父親打過臉之外,別人,打我臉者全死了。」昌醉紅好像在講故事似的。


「打你臉那算是輕的了。」唐春冷笑。(未完待續。。) 「小子,廢話少講。你拿什麼跟天一聯盟達成的交易?」這時,昌醉紅旁邊一個黑衣老者哼聲道。

「唐學長拿什麼跟人交易管你屁事。」一旁的鐵筆冷哼道。

「噢,小子,囂張啊。是不是帝國學院養成了你那些壞脾氣。好好好,對於不聽話的小子我田強還真要出手教訓一下。」叫田強的黑衣老者身上突然泛出令人危險的湛藍色光彩來。

在湛藍色光彩輝映之下,田強身子居然詭異的一閃就到了鐵筆面前。一拳無聲無息的就到了鐵筆的胸脯前面。不過,鐵筆可不懶。手腕居然一擋。嘭地一聲,雙方各退了幾大步。

「嗯,還有點實力。」昌醉紅貌似還愣了一下。

「帝國學院的核心學弟,果然有點斤量。不過,今天你跟這小子在一起,那隻能說明你倒霉。黃泉路上有人作伴也不寂寞。」另一個綠袍人猖狂的大笑道。

而鐵筆跟田強早戰成一團了,藍光閃動,灰影重重。一把筆,帶著毀滅天地之氣點向了田強。不過,田強也還不錯。手一動在面前出現了一面方盾,也是湛藍色的。色光一閃,那筆點在方盾上,頓時,閃光奪目,猶如一軟烈陽。

哼……鐵筆突然一聲吼,腦袋上紅氣直冒。那紅光不斷的湧入了鐵筆當中,鐵筆此刻猶如燒紅的烙鐵並且旋轉著一把戳去。

哧……

藍盾被硬生生戳穿,而且在瞬間。田強整隻手臂被鐵筆洞穿了。頓時,一聲憤怒的慘叫。另一個綠袍人手一揮。一把綠色大刀漲大到七八米高度從空中往鐵筆劈將了下來。

不過,眼見就要劈到鐵筆身上了。此貨正高興之時,空中突然出現一隻大手一把就把他的大刀給抓在了手中。爾後那大刀被大手反向一插。

啊……

綠袍人全身護身罡光給大刀硬生生的穿透並且,唰啦兩聲爆響,兩隻手臂都跟身體分家了。而身體給那大手抓在了手中一捏。

昌醉紅一看頓時色變,著實沒想到唐春如此的強悍。居然把自己死境初階的護衛趙馬整個人捏在了掌心中。他趕緊一把甩出了幾枚銀亮的珠子。如幾道銀光兇悍的砸向了唐春。

唐春隨手就把趙馬的身體往銀光上一甩,卟哧,昌醉紅想收回銀彈都來不及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屬下給自己的『天銀珠』洞穿了。

「老趙。」田強憤怒的叫了一聲。也就在他愣神的一秒鐘時間裡。鐵筆那把黑色之筆又洞穿了他的另一條腿。田強也跟著轟然倒下了。

「啊!」昌醉紅一聲狂吼,那是憤怒到了極點。亮銀之彩一閃,一堵厚實的銀光之牆出現在了唐春頭上。那銀牆有著幾丈見方,呈不規則形狀。唐春一愣。他從這銀牆上感覺到了一股子有點類似的味兒。

銀牆上有著許多詭異的符紋。這些紋路居然像是小蟲子一般全從銀牆上飛了出來密密麻麻的壓向了底下的唐春。空中銀輝點點。那並不是滿天星辰,而是一些銀輝樣的小蟲子。拇指粗大,全是從銀牆上飛出來的。

空氣彷彿在這一瞬間都給照得銀亮一片。整個樹林子里銀光衝天而去。在銀蟲之下,鐵筆給搞得手忙腳亂。因為,他發現,就是護身罡光都防不住這些古怪的蟲子。所以,只能摧動鐵筆耗費內元不斷的點動著滅殺銀蟲。這樣子幹下去就太耗費力勁了,長久下去自個兒必累死了。

唐春突然心裡一動,一把扯過鐵筆的黑筆騰到空中。在鐵筆愕然之間。只見唐春在空中猶如揮毫潑墨一般舞動著。

眨眼間,天地間好像出現了一個牢籠。這牢籠還是透明無色的,而鐵筆給唐春一把擠出了牢籠之外,裡面的昌醉紅以及受了重傷的田強拚命的用著各種高階的兵器試圖破牢而出。

不過,謝石柱的『畫地為牢』太厲害了,再加上這是死境後期的唐春手中使出來的威力更是非同一般。而且,那牢籠越縮越小,昌醉紅跟田強給擠壓得面紅耳赤,呼吸困難,並且,他們彷彿聽到了自己骨節即將斷裂開的咔咔聲來。

鐵筆一臉獃痴,想不到自己的玄級兵器黑筆居然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威力來。居然能把一個死境中期,一個死境初階,兩位強者同時囚禁於其間。

一道道黃光組成了天地之牢,帝王之氣霸道的壓向了黑馬帝國的殿下昌醉紅,這位『大陸傑出英才榜』上排名第二的風雲人物,此刻眼睛往外高高凸出。一絲死亡氣機鎖家了他,使得這位高傲的王子殿下此刻也難得的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死,誰不怕,螻蟻尚且貪生,更何況是高高在上的黑馬帝國王子殿下。

「啊!」就在唐春一臉冷酷的笑著時,一聲慘叫驚天而起。昌醉紅的身上突然飛出一方黑色大印來。印上雕刻著的居然是密密麻麻的馬的圖像。那方大印發出燦爛的黑色威氣,一匹油亮威風的黑馬沖將而出。唐春感覺黑筆突然一抖,瞬間,黑氣環繞。

發現昌醉紅以及田強都不見了,居然是鑽地而走的。地下留下一個巨大的泥窟窿,連趙馬的屍體都給帶走了。不過,在最後黑氣全部進入地底之時,唐春還是追上跺了一腳,頓時,一條黃煞之光直鑽入了地底下。裡面傳來了一聲慘叫。

「大意啦。」唐春有些遺撼搖了搖頭。

「給他們跑啦?」鐵筆問道。

「嗯,不過,昌醉紅還是給我跺了一腳,背上有個清晰的腳印。估摸著得在床上躲上一年半載了。」唐春淡淡說道。

「他的那方黑印很厲害,居然有馬衝出來。」鐵筆說道。

「黑馬帝國,難道那方大印就是帝國的玉璽?」唐春猜測到。

「應該是,而,黑馬應該是黑馬帝國的象徵。」鐵筆說道。

「果然是鎮國之物,不凡。」唐春淡淡的搖了搖頭把黑筆扔還給了鐵筆。

「唐哥,你剛才使的是?」鐵筆一雙眼灼灼盯著唐春。

「你想學?」唐春笑問道。

「想,我著實沒想到,我的筆在空中揮舞幾下居然能出現天地之牢。」鐵筆一臉佩服。

「此門法術叫『畫地為牢』,直接用筆合著你的內元就能搞出來。當然,我的功力比昌醉紅高,所以能圈住他。如果換成是你就不成。不過,你可以圈住同階位的強者。如果能用春秋筆來演義,昌醉紅即便是有鎮國玉璽也絕不可能逃得掉的。」唐春說道。

「能圈住同階位者也是強悍的術法。」鐵筆說道,居然單膝下跪,道,「鐵筆願意從此後跟隨唐哥打天下。」

「哈哈哈,好,我就把畫地為牢傳給你。你可能不知道,此術可是帝國學院開創者傳給我的。」唐春豪興大發。鐵筆可是比普通的死境初階強者要強。雖說不能力敵死境中期,但估摸著也能稱之為死境初階第一人了。

「老祖宗還沒死?」鐵筆一臉震驚。

「死啦,留下的精神力分身傳給我的。」唐春神秘一笑,鐵筆越發的佩服了。

幾個時辰後唐春正在傳畫地為牢給鐵筆時滄海桑田回來了,一臉的喜悅,道:「成功了,老子再不用受它的折騰了。唐春,你這個弟弟我滄海桑田認了。」

「功力恢復了沒有?」唐春也是一臉喜悅。

「沒有,不過,這不要緊。現在去除了這病毒,功力恢復就等下一步了。我相信,我有恢復的可能。不然,連希望都沒有,老弟,你給了我希望啊。」滄海桑田笑道。

「一哥,你功力如此的強悍。要不咱們一起去救流蘇吧。」唐春拋出了這事來,當聽完唐春的講述后一哥二話沒說,點頭道,「黑院長不願意插手此事,光靠咱們幾個力量還是太弱了。所以,各個擊破才是王道。怎麼樣把蠻犀族的高手引出來才是。至於說龍宮的事,只能慢慢來了。」

「剛才昌醉紅來過了,而且要擊殺我們倆。」鐵筆說道。

「那個狂妄小子,可能是見我遠去才敢如此的。不過,老弟一點事沒有,應該被你們打跑了吧?」滄海桑田笑道。

「逃了,差點就給唐哥滅了。他動用了鎮國玉璽。不過,他的手下一個給我打殘了,另一個給唐哥一掌就捏死了。」鐵筆說道。

「這下子梁子可是結得大了,不死不休的結局了。」滄海桑田皺了下眉頭。

「結就結吧,昌醉紅要我命,難道我還得伸脖子不成。如果他再敢亂來,我不妨滅了黑馬帝國又如何?」唐春冷笑道。

「哈哈哈,講得好,滅了黑馬又如何?」滄海桑田大笑道。


因為發生了唐春拍賣事件,雨掌院覺得這通天城不宜久留。其實,要是她知道昌醉紅給唐春打得屁滾尿流的話也不曉得會驚訝成啥樣子。第二天一大早,帝國學院的人馬就離開了通天城直奔琴海而去。

在黑院長那棋黑車象棋子下飛行速度奇快,半天後終於到了神秘的琴海。

站在琴海岸邊,一眼望去,遠處就是一片湛藍的大海,根本就沒有邊際。一群海鷗在自由的飛翔著。靠近岸邊的琴海還是很安靜的,她就像是一個美女卧在這裡。(未完待續。。) 「要進入大海就得買船,在這琴海邊天一聯盟專門有個商號作賣船的生意。」黑院長笑道,帶著大嚮往遠處一座黑色大樓走去。

不久,走近了才發現居然是整個石頭給鑿空后形成的大樓。

大樓里有個巨大的展廳,此刻裡面人頭攛動,不下二千號人。看來,到琴海試煉的大陸修鍊者還是不少的。而且,在大廳里還發現了妖族的身影。

比如,人頭虎身的虎妖族。他們個頭都很壯,像大水牛,講起話來像破鑼一般震得你耳膜都嗡嗡直響。還有可人的風族,風族的族人全在額頭上有個雲朵的天生印記,長相倒是跟人沒啥區別,只不過皮膚有點帶藍色。

風族的姑娘長得都很漂亮,如風一般的柔和。而且,風族的人善長於借風。他們的攻擊手段都跟風有關係。而且,一個築基初期風族強者就能借風飛行了。而在天一聯盟船行的大廳里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船。

而每隻船前面都站著一個漂亮的模特樣的小姐在介紹著這船的功用,品級,價格等等。如果有意者的話可是以先跟那賣船姑娘商量一下。價格談得差不多時才會請專門的賣船的大堂掌柜出來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