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有妖獸沖著我們來了,而且數量驚人,實力不弱!」宋魁臉色有些不太好看,聲音低沉。

Post by zhuangyuan

「小心,有大批妖獸來襲!」周天正準備問些什麼的時候,已經有著一陣陣的呼喊之聲傳來。

「快醒醒,妖獸來襲。」

「妖獸?哪呢,是什麼妖獸?」

「別煩我,人家睡得正香呢!」

……

一時間,營寨中呼叫聲不斷,一片混亂,然而這種混亂僅僅是持續了片刻,所有的傭兵和商隊護衛都是穿戴完畢,手持鋒利的武器,在營寨外嚴陣以待。

常年在刀口舔血,倒也讓得這些傭兵和護衛有著不錯的素質,雖然有些緊張,但誰都沒逃沒慌,都是抱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心態面對著妖獸的襲擊。

「大家不要慌亂,保持好陣型,盡量擊潰妖獸,實在不行,只要我們能堅持到天亮,妖獸也會退去的。」十佳商隊的負責人大聲喝道。

此時,那漆黑幽暗的森林之中,卻是有著幾十雙發光的眼瞳閃爍其中,而且數量還在不斷的增加。

「宋大哥,你可知道森林裡面的是什麼妖獸嗎?」周天和宋魁也是站在隊伍中,周天聲音有些沙啞的問道,畢竟未知的東西才是最恐怖的。


「有金乾豹,狄火獅子,魘猿獸,以及我們白天遇見的嗜血耀狼。」宋魁眼神凌厲的盯著森林,嘴裡一一道出妖獸的名稱,隨即他又是眉頭緊鎖,不解的道:「這種不同妖獸聯合行動是很少見的,而且金乾豹和狄火獅子雖然夜視能力很好,但一般都是白天捕食,晚上行動特別是群體行動,這極其少見。」

聽了宋魁的話,周天也是眉梢微皺,沉吟了片刻,忽然眼眸一亮,道:「難道說我們這商隊里有什麼東西吸引著這些妖獸!」

「也只有這種可能了。」回頭望了眼堆滿貨物的車輛,宋魁陰沉的道。

「吼!」

就在周天二人說話之際,一聲獸吼響起,隨即一道道魁梧的身影躍出了漆黑的叢林。

在清冷的月光下,周天看清了來獸的真面目,正如宋魁而言,是通體金黃的金乾豹,眼眶裡燃燒著火苗的狄火獅子,渾身漆黑宛如黑洞一般的魘猿獸,以及他們白天所見的嗜血耀狼,不過這密密麻麻的數目,卻是讓得周天頭皮發麻,初略一看,這些妖獸至少有上千隻,而且從森林中還在不斷的冒出。

「咕!」

不知是誰喉結動了一下,咽了口唾沫,在全體目瞪口呆而驚恐非凡的隊伍中顯得格外的刺耳。

「大…大家…不要慌,只要…只要我們通力合作…我們..能…贏得!」

過了一小會兒,十佳商隊負責人的聲音顫抖著響起,雖然他嘴上說能贏,可心裡卻是一點都不相信,認定了,他們這些人恐怕都要葬身在這裡了。

「金乾豹,狄火獅子,魘猿獸,嗜血耀狼這四種妖獸聯繫並不緊密,然而今夜卻是都沖著這隻商隊來的,以我推斷,應該是商隊中有著某樣東西吸引著這些妖獸前來,畢竟我們這一兩百人還不夠這數千的妖獸塞牙縫,所以,負責人,你還是把那樣東西拿出來,我們才能幸免於難!」宋魁忽然大聲道。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負責人你還是把那樣東西交給妖獸吧!」

「命都沒有了,任何寶貝都無福消受,負責人你快把東西交給妖獸吧!」

「對啊!」

神醫嬌妻:山里漢子強勢寵

聞言,整個隊伍頓時一片騷動,都是大聲勸說著商隊負責人來,畢竟這些傭兵和護衛都是受雇於這負責人,一旦他們脫圍,這負責人依舊是他們的僱主。

對此,周天卻是眼神飄忽的看著身旁的宋魁,他不知道這宋魁是真心實意的幫傭兵們說話,還是對那樣能吸引眾多妖獸前來的東西有著念想,畢竟宋魁是修真境強者,只要他能拿到那樣東西,一個御劍飛行便可脫離獸群圍困。 「不行,家主交代過,無論如何都要把那樣東西送到烈施公國…」

面對群獸圍困,十佳商隊的負責人也是面如死灰,然而面對傭兵們的勸說,他卻是堅決的搖頭不答應。

「這都什麼時候了, 我本初唐 ,我們都得死,妖獸一樣可以找到那樣東西,相反你把那樣東西交給妖獸,我們這些人還有一線生機!」宋魁聲色俱厲的大聲喝道。

「有一線生機又能怎樣,把那樣東西搞掉了,我會被家主處死的!」商隊負責人癱坐在地,眼眸湧現出死灰之色,無助的喃喃道。

「你…商隊中有能吸引妖獸群的東西,這就無形中增加了此次任務的難度和危險,區區四百金幣完全不夠我們的傭金,你這個奸商,現在又要拉著我們陪你去死…」宋魁手指指著商隊負責人,胸膛宛如風箱般起伏不定,眼眸之中有著難以掩飾的熊熊怒火。

「這位大哥說得對,這個奸商不僅坑了我們,現在還要拉著我們去死,我勸你還是把那能吸引妖獸的東西交出來,否則,我一道剁了你。」

「一刀剁了他,這太便宜他了,非把他千刀萬剮不可!」

「快點拿出那樣東西,否則…嘿嘿…」

宋魁的話音剛落,便是有著不少傭兵響應道,同時手持鋒利的武器對著商隊負責人緩緩的圍去,顯然這些傭兵都不是吃素的,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什麼事都有可能做到出來。

「你們別亂來,我可是十佳商會的人,護衛何在啊?你…你們難道忘了自己的身份嗎?」

癱坐在地的商隊負責人望著步步威逼而來的傭兵,也是身體顫抖,狐假虎威的歷喝道,然而商隊的護衛卻是絲毫未動,只是眼神淡漠的望著商隊負責人,這一刻,商隊負責人真的是如墜九幽地獄。

多數的人都還是怕死的!

「總管,您還是把那樣東西交給妖獸吧!」一位商隊護衛小心翼翼的勸說道。

「哈哈…這就是我們上佳商會培養出來的護衛,哈哈…」聽了護衛的話,那商隊負責人卻是狀若瘋狂的仰天大笑起來。

「吼!」

一直、只妖獸發出一聲吼叫,隨即好似吹響了戰鬥的號角一般,上千隻妖獸都是對著高地衝來。

「快把那樣東西拿出來!」望著衝來的妖獸群,宋魁眨眼間便是跑到商隊負責人面前,那刀架著他的脖子,森然的道。

「嘿嘿…想要那樣東西,我偏不拿出來,不然在黃泉路上就沒有你們作伴了,我會很寂寞的!」商隊負責人痴狂的一笑,不待宋魁反應過來,便是把脖子湊了上去,頓時鮮血如柱,染紅了全身,片刻后,一命嗚呼的倒地身亡了。

「喂,他還沒把能吸引妖獸的東西拿出來,你怎麼就殺了他了?」

「他死了,就沒人知道能吸引妖獸的東西是什麼!我們死定了!」

「你是成心想要我們所有人死啊!」

……

隨著商隊負責人的倒地身亡,周圍的傭兵和護衛都是怒視著宋魁,有的人甚至全身真元涌動,大有你不給個合理的解釋我就先宰了你的架勢。

「不是我殺的他…」宋魁急忙擺手道,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就是有著傭兵怒喝道:「不是你殺了他?那你刀上的血是誰啊?難道我的眼睛瞎了?」

「就算是死,我也要先宰了你!」說完,那傭兵便是揚起手中的刀,準備砍向宋魁。

「都給我住手!!!」

就在那傭兵準備動手的時候,一道聲音宛如驚雷般陡然響起,旋即所有人都是順著來音望去,隨即都是一愣,只見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正舉著手,雙眼炯炯有神的看著眾人。

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過來,周天才大聲道:「是那商隊負責人自己湊上宋大哥的刀峰,我可以作證,而且,我們的當務之急是在找出能吸引妖獸的東西前,挺住妖獸的進攻,這樣我們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啊…」

周天的話音剛落,便是有著數道慘叫聲響起,眾人急忙扭頭望去,卻是見到妖獸群已攻來,已經有著幾人葬身獸口。

「周小兄弟,你快去搜尋一下商隊的車輛,看能否找到吸引妖獸的東西,其他人,不想死的,給我圍成一圈,盡量抵住妖獸的進攻!」宋魁還算冷靜,大聲道。

聞言,除了個別喪失了戰意的護衛外,其餘人都是歷喝一聲,結成一圈,雙眸赤紅的抵抗著妖獸群的衝鋒,畢竟這些傭兵常在刀口舔血,都是有著一股血性,即便是面對如此危險的局面,就要是有一絲絲的生機,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拼。

「小子,快去找那狗屁東西吧!

「你可要快點啊!」

「我們的命可都在你的手裡啊!」……

不少抵抗著妖獸群的傭兵都是吹促道,雖然周天年齡很小,但是在這危急時刻卻是表現的比一般的傭兵還要冷靜,稚嫩的臉龐上雖然緊張但沒有恐慌之色,還能為眾人指明生機在何處。


而這些傭兵也不是傻子,自然是把周天和一些大勢力外出歷練的天才子弟聯想到一塊,所以這些傭兵都還是比較相信周天的,讓他去找尋能吸引妖獸的東西

聞言,周天鄭重的點了下頭,旋即便是對著商隊的車輛跑去。

「火雀,你能感應到是什麼東西在吸引著這些妖獸嗎?」周天一邊對著車輛跑去,一邊用心神問道。

以前是蛟的實力比較強大,所以周天有什麼事都是問蛟,現在卻是火雀的實力比較強大,所以現在有什麼事他都是問火雀。

「應該在最中央處最大的那輛馬車上,至於具體是什麼,得看見了才知道。」火雀回答道。

「該死的油布!」

來到火雀所說的那輛馬車前,周天吐槽了一句,便是上下齊手,撕扯著油布。

「還有!」

片刻后,周天把油布撕掉了,然而讓他傻眼的是,油布下面又是有著一層漆黑的皮革包裹著某樣東西,不得已,周天揚起手中的劍劈砍了上去。

「這什麼皮啊!怎麼連劍都劈不開!不管了…」

動用真元砍了幾劍也沒有劈開漆黑的皮革,周天也是有些急了,畢竟他每拖一秒,就可能會多幾個人死去,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他也顧不得那麼多,雙手一展,跳躍的火焰便是出現在其手心,而後他二話不說,直接是雙掌拍在漆黑的皮革上。


周天一動用奇火天柩,效果便是立竿見影一般的出現了,那堅韌的漆黑皮革被一點點的燒掉了。

「這…這是什麼?肉?!」

過了一小會兒,漆黑的皮革燒掉了大半,周天也是看清了裡面被包裹著的東西,是一塊三四立方米的鮮肉。

「哇哦!周天,這塊肉可不是普通的肉,這可是靈獸的肉啊!堪比天階丹藥!也難怪這群妖獸會圍攻你們了,恐怕這群妖獸的主導者是珍獸級別的妖獸。」火雀驚奇的道。

「靈獸的肉!」周天咽了口唾沫,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鮮紅的肉塊,嘴裡呢喃道。

(我很想每天更新兩更,奈何,俺是學生,雖然是學渣,但還是不能逃太多的課,否則,期末危以!所以在工作日,我只能每天更新一章。在此,小子我只能對各位讀者說聲抱歉,不過,周末我會盡量兩更的。請相信我,支持我!) 「嘿嘿,小子,我雖然說一般不出手幫你,但這畢竟是靈獸的肉,堪比天階丹藥,對你的好處不言而喻,你把這肉給收了,讓火雀給你力量,御劍而去,如何?」蛟賊兮兮的道。

聞言,周天眼中一片火熱,呼吸也是急促了起來,然而就在此時周天腦海卻是一顫,一道刺痛陡然傳來,隨即,周天急忙平定身心,將心中的貪婪慾望給壓下去。

「蛟,你個混蛋,故意激我!」片刻后,周天咬牙切齒的道。

「嘖,我雖然不喜歡心魔老頭,但他傳給你的心魔大法我還是很推崇的,你要是把心魔大法修鍊到家了,你也不會這麼容易被我激起貪婪慾望。」蛟辯解道。

「如果我拿走了靈獸肉,那些妖獸群還會圍攻這些傭兵嗎?」周天看了眼渾身鮮血但依然抵抗著妖獸群的傭兵,問道。

「應該還會吧。」蛟的聲音有些不確定。

「算我倒霉!」嘀咕了一句,周天便是一把扛起靈獸肉,對著妖獸群走去。


「喂,小子,你真的捨得這靈獸肉啊!」蛟肉疼的道,好似這靈獸肉是他的一般被別人扛走了。

「誰會捨得把靈獸的肉拿去喂妖獸,不過那些傭兵相信我,我不想讓它們失望。」步伐依舊,周天頗為鬱悶的道。

「周天,這靈獸肉對你而言是大補之物,能讓你的肉身和真元得到強化,把靈獸肉拿去喂妖獸未免有些暴殄天物了,你還是自己收下吧!」火雀誠懇的道。

「我知道這靈獸肉是好東西,但也不能因此而謀害百多條人命啊!」

步伐依舊,周天鬱悶極了,忽然,他兩眼一亮,似是想到了什麼,頗為興奮的道:「火雀,聽你的口氣,你能對付這上千的妖獸群?」

「這些妖獸群里有珍獸,不然這些平日暴躁且作息不合的脈獸是不會同時同地的攻擊你們的,不過我可以把我的力量借給你,你就能御劍飛行了,只要你把靈獸肉拿在手中,在天上一晃,那些妖獸群必定會尾隨你而去的。」火雀笑吟吟的道。

「你怎麼不早說啊!」

周天微笑著道,同時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他爺爺送給他的上品法器黑鋼劍,旋即吹促道:「快把你的力量借給我,並且把御劍飛行的要訣傳給我。」

「我的力量是修真境的力量,對於現在的你而言,太過的強大,可能對你的身體會造成一些損傷,所以能盡量少用我的力量還是盡量的少用。」

火雀聲音很嚴肅,說到這,它頓了頓,同時把力量一點點的傳遞給周天,道:「不過這靈獸肉卻是足以消除你借我力量所帶來的副作用,再加上你母親留給你的奇異功法,倒也不用太過擔心我的力量會對你的身體造成多大的傷害。」

「鼻吸一口氣,直入丹田中,周身動真元,吐出疾如風…行氣,深則蓄,蓄則伸,伸則下,下則定,定則固,固則萌,萌則長,長則退,退則天…」

瘋狂電玩城 ,僅僅幾百字,然而也不知火雀用了什麼秘法,竟是把這幾百字的口訣在眨眼間便是烙印在了周天的腦海中,讓得周天記憶深刻且理解了大半。

眼眸微閉,周天感受了下體內忽然強大了幾百倍的力量以及在腦海中烙印下來的御劍飛行的口訣,片刻后,他眼睛陡然睜開,一抹精光一閃而逝。

「御劍飛行么…」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