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是我太小看你了。」李民安冷聲輕笑,另一隻手捏起她的下巴,強行對視。

Post by zhuangyuan

只見李民安的眼神,陰沉無比,十分恐怖,就像是吃人的噩夢,看得讓人心驚膽戰。

「是程傲然去京城告的密,我這幾天已經命人查過了,你跟他的關係不一般。」半眯著眼睛的李民安,低聲說著,扯出一個自嘲的冷笑。

蘇慕蓮愣了愣,沒想到這件事還是被發現了,也不否認,而是笑了笑,說道:「沒錯,我喜歡程傲然,他也喜歡我,我兩人打算明年除夕一過就成親!」

李民安像是受了很大的刺激,將心中的憤怒都灑在蘇慕蓮的身上,他的力氣大,可蘇慕蓮卻強忍住疼痛,儘管眼中含淚。

蘇慕芝瞧了,連忙起身正準備上前推開,卻被兩個侍衛給按住了。

「李民安,不許你動我姐姐!」蘇慕芝怒吼道。

而李民安似乎沒有聽見,雖然手上的力氣小了許多,可心中的怒火卻沒有憤怒,此時此刻對蘇慕蓮是又愛又恨。

「只是沒想到,害我的人,竟然是你。」李民安揚起一抹輕聲的冷笑,說道。

蘇慕蓮倔強的抬著頭,冷聲回答:「我沒有害你!」

下一秒,只見李民安扛起蘇慕蓮朝房中走去。

「李民安,你想幹什麼!」蘇慕芝見了,慌張起來,左右掙脫著,卻無能為力,質問道,最後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姐姐被帶進了房間。

蘇慕蓮不吵不鬧,被李民安扔在了床上,坐起來,靜靜的看著眼前這個發狂的男人。

「我哪一點比不上程傲然?」李民安不甘心的質問道,只瞧著他脫去身上的外套,狠狠地砸在地上,怒問道。

蘇慕蓮倒是十分平靜,淡淡冷笑,並沒有回答他。

李民安見她的無所謂的反應,更是氣憤不已,質問著:「本少爺有權有勢,而那程傲然不過是生活在山野中的窮小子!」

「李民安,我這輩子只會嫁給程傲然,無論你再優秀,在有權有勢,可是在我心中,你根本無法與之相比。」蘇慕蓮扯了扯嘴角,慢悠悠的說道。

儘管這番話說出來非常傷人,可是對付這種人渣而言,已經綽綽有餘。

這句話徹底惹怒了李民安,他脫去身上的衣服,只剩下最後一件的時候,將蘇慕蓮緊緊地壓在床上,只是讓人意外的是,這次她並沒有反抗。

李民安一層一層撕扯她的衣服,欲想將心中的不滿都發泄在她的身上,怒吼道:「本少爺不管你喜歡誰,這輩子,你只能是本少爺的女人!」

就當蘇慕蓮身上的衣服還剩最後一層的時候,只見她從枕頭下,突然抽出一把小刀,放在自己的脖子身上,看著李民安。

這個舉動,成功讓李民安停下手上的動作,蹙眉質問:「你這是想做什麼?」

「看不出來嗎?」蘇慕蓮冷哼一笑,微挑著眉頭,反問道,「我這輩子只能是程傲然的女人,若你敢碰我,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李民安聽后,不甘心的坐在她的身上,然後雙手掐住蘇慕蓮的脖子,又愛又恨的眼含淚水,疑惑不解的質問道:「為什麼你寧願選擇他,也不願選我!」

蘇慕蓮並沒有說話,只是寧死不屈的看著他。

李民安放開了她,仰頭長笑,說:「我是不會讓你死的。」

死對於蘇慕蓮而言,已經並不可怕

李民安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撫摸著她的側臉,虛眯眼睛打量著,然後俯下身子,在他耳邊低聲說道:「我會親眼讓你看著,我殺了程傲然。」

「你若敢殺了程傲然,我也會跟著他去。」蘇慕蓮強忍住氣憤,低聲說道。

並未收到威脅的李民安,低聲輕笑,繼續說道:「你若敢死,我便殺了蘇慕芝!」

「你!」蘇慕蓮沒想到他會如此,憤怒的瞪大眼睛,望著他。

「慕芝,沒有辦法,誰讓我這麼愛你!」李民安低聲笑了笑,而這笑聲,十分的變態,說罷便站了起來,再次警告著,「好好照顧自己,便是對蘇慕芝的照料。」


無敵俏保鏢 ,轉過身離開了。

一開房門,便見院中的蘇慕芝掙脫束縛,將站在門口的李民安推到一邊,跑到床邊,看著空洞無神的姐姐,心疼的將其抱起。

「姐姐,你沒事吧?」蘇慕芝緊張的問道。

蘇慕蓮有氣無力的搖搖頭,看著李民安離開的背影。

「李民安簡直是畜生!」蘇慕芝低聲怒罵著,眼中的淚水也一顆顆的落下。

此時此刻,蘇慕蓮只覺得自己身心疲倦,有氣無力的笑了笑,便暈了過去。

「姐姐!」 接下來,蘇慕蓮一直病著,李民安也沒有再來,東西則是照送過來,天氣也是陰沉沉的,讓人十分壓抑,有些喘不過氣來。

蘇慕芝歡喜的走進屋子,瞧著躺在床上的蘇慕蓮,笑嘻嘻的說道:「姐姐,我們有救了。」


蒼白無力的蘇慕蓮在妹妹的攙扶起來坐起來,靠在軟枕上,疑惑不解的微蹙眉頭,看向她。

「是朝中來人了。」蘇慕芝拉起姐姐的手,興奮的睜大眼睛,低聲說著,「攝政王帶著侍衛,已經駐守城外了。」

蘇慕蓮聽后,激動的笑了起來,反握起蘇慕芝的手,關心的詢問道:「那程傲然呢?程傲然在何處?」

蘇慕芝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有些難為情的扯了扯嘴角,回答道:「不知道程公子,不過既然程公子能搬來救兵,說明他現在是安全的。」

得到安慰的蘇慕蓮,懸著的心也放下許多,點了點頭,緊接著,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這讓兩姐妹不由自主的擔憂起來,心也揪在了一起。

隨後,房門被踹開,只見身穿戰袍的李民安,憤怒而今,這陣仗,讓兩姐妹互抱在一起,身子也瑟瑟發抖起來,害怕的看著像要吃人的男人。

一言不語的李民安上前強行拉住蘇慕蓮的手腕。

「你想做什麼?」蘇慕蓮本就還病著,軟弱無力的她成為李民安的俎上魚肉,不甘心的質問道。

李民安冷哼一聲,說:「托你之福,清遠鎮外全是超重之人,今日不是他們死,便是我亡!」

蘇慕蓮當然知道這是一場生死的較量,也直到李民安是註定的輸家,只是也不用特地跑來告訴她,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在蘇慕蓮的心裏面冒了出來。

不知道如何回答的她,選擇了低聲咳嗽。

蘇慕芝連忙掰著他的手,不滿的提醒著:「李民安,我姐姐還病著呢!」

「我今日要讓你看看,死亡的場面。」直接忽視蘇慕芝的李民安,又將手中的力道加重,眼神陰冷的看著蘇慕蓮,低聲說道。

說罷,不等蘇慕蓮緩過神來,便被強行的拽下了床,蘇慕芝也被侍衛押走了。

出了李府,兩姐妹強行各上了一匹馬。

全身繃緊的蘇慕蓮不敢去看身後的李民安,她能夠感受他強忍在心中的怒火,還有不甘心。

清遠鎮的街上已經沒有百姓,全都是李民安的人,到了城門,那城牆上便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侍衛,手持弓箭,門裡也有眾人防守著。

李民安下了馬,並未多說一句話,將蘇慕蓮從馬上拉了下來,然後往城牆上走去,一點兒也不憐香惜玉。

身子還沒有恢復的原因,這一路快步走上來的蘇慕蓮,已經是上氣不接下氣,額頭上已經布滿汗水,大口大口呼吸著。

緊跟其後的蘇慕芝,連忙掙脫束縛,走上前,攙扶著虛弱的蘇慕蓮,低聲問道:「姐姐,你沒事吧?」

蘇慕蓮搖了搖頭,緊緊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

站在城牆中的蘇慕蓮能瞧著不遠處的千軍萬馬,氣勢浩蕩,蘇慕蓮只在電視劇上看過這種場景,如今親眼所見,感到恐懼,就連吹過的風,都覺得含著血腥味。

「李民安,叛賊秦效,已經伏法,並且道出你在此處打算徵兵起義,我勸奉你開城投降!」

傳來對方警告的聲音。

蘇慕蓮有些震驚,這可是純靠嗓子干吼呀!

李民安輕聲一笑,大聲回答道:「今日便是魚死網破!」隨後,他一把拉過走神的蘇慕蓮,一把長劍放在她的脖子上。

「李民安,你幹什麼!」欲想上前的蘇慕芝,被人及時的拉住,低聲怒吼道。

蘇慕蓮被這情勢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沒想到他還是會以命相逼。

「程傲然!」李民安掃過遠方的眾人,可卻沒看到口中之人,有些不甘心的怒喊道。

「李民安,放開蘇家姑娘!」帶頭的人怒吼道。

蘇慕蓮自嘲的笑了笑,含著眶中的淚水打著轉,讓它不流出來,淡淡的說道:「你殺了我吧!」

只見李民安的嘴角揚起一抹陰沉的冷笑,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我是不會殺了你,我要引出程傲然,在你面前親手殺了他。」

「李民安,你最好束手就擒。」 危險關係:冷情首席神祕妻 ,再次高聲警告道。

李民安並沒有被威脅到,而是冷聲輕笑,大聲回答:「讓程傲然出來,拿他一人之命,換回清遠鎮所有百姓。」

這聽上去,是一個很划算的交易。

「程傲然,你有遠大抱負,不要為了我誤了前程!」情緒突然激動起來的蘇慕蓮,扯破喉嚨大吼著。

她怕程傲然出現,然後答應李民安的要求。

李民安見程傲然遲遲不出現,已然失去耐煩心,將蘇慕蓮往後一推,高舉手臂,然後一揮,空中響起利箭劃過的刺耳聲音。

蘇慕芝連忙拿起盾牌和蘇慕芝趴在地上,盾牌上發生的聲音,還有落在身邊的利箭,看著周邊士兵被刺中倒下。

兩姐妹的心都揪在了一起,身子也感到恐懼的顫抖起來,把互相的手握得緊緊地。

「姐姐,沒事。」蘇慕芝看著姐姐的發白的面容,很是擔憂,低聲安慰道。

蘇慕芝小心翼翼撿起一根長長的利箭,然後慢慢的移動到李民安的身邊,此時此刻的李民安手臂已經有了傷口,正認真的射箭,絲毫沒有注意到身邊來的人。

隨後,蘇慕蓮接過盾牌,慢慢的站了起來,趁此機會,蘇慕芝手上的箭直直的戳進李民安後背心臟的位置。

毫無防備的李民安,已然是愣住了,緊接著,無數支箭穿過他的身體,身子倒在了地上。

李民安死了,所有人都慌了,就像是一群無頭蒼蠅,停下攻擊。

對方帶頭的人自然看到這一幕,也停下攻擊,大吼道:「李民安已死,你們放下武器,我會向皇上為你們求情。」

城牆上的人猶豫起來,畢竟誰都不想死,隨後紛紛丟下手上的武器,舉起雙手。

蘇慕芝看著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問道。

「我們是不是得救了?」 蘇慕蓮看著周圍放下武器舉起雙手的侍衛,天上已經沒有任何武器,試探著望向城牆外,朝廷的軍隊已經進了城。

兩姐妹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站起來激動的互抱在一起,這下是真的得救了。

「少爺!」這個時候,從梯子處傳來張全傷心的大吼著,只瞧著他情緒激動,含在眼中的淚水猛地留下,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

「蘇慕蓮,我要殺了你!」張全的目光慢慢轉移到蘇慕蓮的身上,充滿憤恨的雙眼,不甘心瞪著她,雙手緊握成拳,青筋直冒,從地上撿起一把長劍,朝他快步走去。

因為方才,蘇慕蓮的此時此刻的身子本就虛弱至極,若是跑的話,怎會跑得過,便傻傻的站在原地,看著憤怒而來的張全。

張全越走越近, 中二病也要玩刀劍 ,那劍便刺進了她的胸中。

下一秒,一支箭穿過張全的心臟,並未料到的張全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身子也往後退了兩步,緊接著含恨倒地。

蘇慕芝的血已經浸濕了大半片衣服,五官痛苦的皺在一起,可卻強忍著,並未叫喚。

「慕芝!」蘇慕蓮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裡面,然後慢慢的坐在地上,擔憂的大喚道。


「蘇姑娘。」帶頭的人走過來,擔憂的緊皺眉頭,低聲喚道。

愣了幾秒的蘇慕蓮,整個身子都軟了,整個情緒也崩塌了,手上染著鮮紅,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血腥味,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接受。

接下來,便是聽到女人的哭嚎聲,心態崩潰的蘇慕蓮緊緊地抱著蘇慕芝,傷心欲絕的哭訴著,低聲說道:「慕芝,慕芝!」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