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是啊傲戰,你還是退位讓賢吧,要是讓二爺(傲蚣)做了家主,我們傲家一定會上升到一個嶄新的高度,」

Post by zhuangyuan

「對啊, 我的老婆是軍閥 ,反而會讓傲家實力大增啊……」

頓時,越來越多的傲家成員開始讓傲戰退位讓賢,

傲戰聽后,臉色不禁越來越暗淡,心裡漸漸絕望了起來,

「傲戰,你還是退位吧,我一定會帶領傲家越走越遠的,而你不過是在羈絆傲家的發展,」


傲蚣走上前對著傲戰猛喝道,臉上掛滿了不可一世,頗有一種小人得志的味道,

傲宇兩兄弟也是一臉的囂張,那模樣,好似他倆是天下第一一般:

「傲戰,你和你兒子都是傲家的恥辱,你連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了,你說你還有什麼資格做這個家主,,」

傲宇兩兄弟顯然是很看不起傲戰,竟然直呼傲戰的名字,這無疑是大逆不道,但是現在他們有個好姐姐為他們撐腰,確實有著一定的囂張本錢,

而傲宇兩兄弟的話更是如一把重鎚般狠狠的敲擊在了傲戰心中,讓的傲戰的雙眼不禁有些通紅了起來,

當年自己的妻子被那個名叫柳妖的人強行帶走,傲戰可謂是傷心欲絕,而這件事無疑是傲戰心中的疤痕,現在傲宇兩兄弟用這件事攻擊傲戰,無疑是戳中了傲戰心中最深處的痛,

「傲戰,我們好歹也做了幾十年的血緣兄弟,今天我就不為難你了,帶著你的東西滾出傲家,以後別再讓我看見你了,」傲蚣對著傲戰冷喝道,

「呵呵,青雲門近年來真是越來越霸道了,竟然管起了他人的家事,」突然,一道冷笑聲在庭院中響徹而起,

傲家成員聽到這道聲音后,頓時一片嘩然,顯然他們是沒想到在風雲國竟然有人敢觸青雲門的霉頭,

隨後眾人的視線不禁緩緩移向了聲音響起的地方,

只見一個中年男子牽著一個小女孩的手站在那裡,而那道聲音正是從中年男子口中傳出的,

在中年男子身後還站著近百個身體壯碩的男子,在他們手臂上都纏繞著一顆狼頭圖像,

他們是冒險隊,而那顆狼頭代表的是狼牙冒險隊,

沒錯,出聲的中年男子正是狼牙冒險隊的隊長笑崖,笑崖牽著的小女孩,赫然便是笑崖的女兒笑紅兒,

「是你,」

當傲鈴看到笑崖的面目后,頓時冷聲說道,

笑崖對於傲家成員來說並不陌生,因為當初在傲家年會上,笑崖不惜得罪青雲門,出面力保傲天,這也讓傲家成員都牢牢的記住這個人,

當然,有的是因為感激而記住笑崖,有的是因為怨恨記住笑崖,也有的是因為好奇而記住笑崖,

而傲鈴,無疑便是因為怨恨而記住笑崖的,

「傲鈴,你這樣對待傲戰,不怕傲天回來找你麻煩嗎,,」笑崖望了一眼那顯得頗為凄慘的傲戰,眼中閃過一抹怒火,對著傲鈴喝道,

傲宇兩兄弟聽到笑崖的話后,不等傲鈴說話,便是哈哈大笑道:

「那個廢物最好永遠都不要回來,否則我們一定讓他的下場比傲戰凄慘百倍,千倍,」

傲戰聽后頓時向著笑崖狂吼道:

「笑崖兄,麻煩你前去尋找傲天,讓傲天永遠不要回傲家啊,」

傲宇聽后,頓時眼中寒光一閃,一腳便是踹在了傲戰的肩上,

「咔」

頓時,一聲骨折的聲音響徹而起,旋即,傲戰那凄厲的慘叫聲便是回蕩在眾人耳旁,

「住手,」

笑崖暴吼道,一股強橫的玄力波動從其體內狂卷而出,

傲宇本想繼續去踹傲戰,但是在感受到笑崖的強橫的玄力波動后,頓時生生的收住了這一腳,

他感覺的到笑崖身上所散發的森寒殺意,要是自己真的一腳踹下去,恐怕就要面臨這位狼牙冒險隊隊長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而他沒有信心能夠接下這股攻擊,所以才收住了腳,

「咦,一個小小的寧城竟然還有一位半步人靈境的武者,有意思,」劉月在感受到笑崖那強橫的玄力波動后,頓時輕聲說道,

顯然,笑崖從玄靈山脈回去后,修為也是有了一定的突破,從先天巔峰到了半步人靈境,

「月姨,這人我看了心煩,把他收拾了,」

傲鈴輕蹙柳眉,冷酷的說道,

劉月聽后頓時點了點頭,旋即袖袍一揮,一股強橫的玄力便是從其袖中向著笑崖的胸膛飛射而去,

剎那間,一股濃濃的危機將笑崖籠罩,笑崖只感覺自己身上寒毛倒立,雖然攻擊向他的玄力並不多,但是卻讓他感到無與倫比的危機,

不能退,紅兒就在自己身邊,一旦退,極有可能會傷害到紅兒,

笑崖暼了一眼身旁的笑紅兒,連忙將她推向一旁,

隨後,便是一人迎向那道充滿危險氣息的玄力,

「轟,」

劉月的玄力轟擊在了笑崖的手臂上,頓時,笑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血一陣翻騰,

一口殷紅的鮮血猛的從笑崖口中猛噴而出……

(淚求訂閱,訂閱越給力,更新越迅速,情節越精彩,這章算是鋪墊,沒有傲天的身影,不要急,他馬上就會出場,) 「父親,」

望著笑崖噴吐而出的殷紅鮮血,笑紅兒立即驚呼出聲,雙眼中都是眼淚彎彎了起來,

笑崖阻止住了笑紅兒飛跑過來的身影,對著後者浮現出一抹虛弱的笑容,道:

「紅兒,父親沒事,你退遠點,這裡危險,」


笑紅兒不依不饒的向著笑崖而去,但卻被狼牙冒險隊的一個隊員抱起,顯然,狼牙冒險隊的隊員也知道此刻他們隊長的情況並不好,而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自然要保護好隊長的女兒,免去隊長的後顧之憂,

「隊長,只要你一聲令下,我們就陪隊長會會這個青雲門,看看他究竟有什麼值得囂張的,」那個抱著笑紅兒的隊員突然出聲說道,

笑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此刻的情況笑崖非常清楚,這個看上去顯得極為妖嬈的女子,實力卻是極端恐怖的,

就算狼牙冒險隊傾盡全力,也不一定是對方的對手,更何況,自己這次出來只帶走狼牙冒險隊一半的力量,在這種情況下,笑崖更不會選擇讓狼牙冒險隊跟著自己遭殃,

「傲鈴小姐,在玄靈山脈中,傲天曾得到玄天學院大長老的邀請,加入了玄天學院,要是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傳到了傲天的耳朵里,恐怕會引起玄天學院的不滿,到時候,即便是你背後的青雲門也不好善了吧,」笑崖對著傲鈴沉聲說道,

聽到笑崖的話后,周圍的人群頓時發出陣陣驚呼,就因為笑崖口中「玄天學院」四個字,

這四個字彷彿擁有著某種魔力般,足以讓眾人感到窒息,不過這也正常,畢竟這四個字在整個風雲國內代表的可是無上的權威,

即便是青雲門,也不敢貿然挑釁玄天學院這個巨無霸,要是傲天真是玄天學院的學員,那今天傲鈴的所作所為,可就真的有些不明智了啊,

而傲戰原本暗淡的眼神卻是瞬間亮了起來,

天兒真的受到了玄天學院大長老的邀請加入了玄天學院,,要是這是真的,那今天這局面也許還真有挽回的餘地,

而其他的傲家成員眼神也是忽閃忽閃的,不知在想些什麼,

「哈哈,傲天那個廢物能加入玄天學院,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突然,傲峰用著不屑的語氣哈哈大笑道,

傲鈴沉默了一會兒,對著笑崖冷笑道:

「呵呵,這確實是個天大的笑話,你以為玄天學院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加入的,還玄天學院大長老親自邀請,我看你是做夢還沒清醒吧,,」

傲鈴作為青雲門的高層人物,非常清楚玄天學院入院的苛刻,要說傲天憑藉狗屎運加入玄天學院,那傲鈴還有一絲相信,但要說玄天學院大長老親自邀請,那打死傲鈴也不相信這會是真的,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傲天真的僥倖加入了玄天學院又能如何,要知道玄天學院裡面最不缺的就是天才,傲天要真進入玄天學院,那也不過是泯然於眾人罷了,

傲鈴就不相信,玄天學院會為了一個「小人物」而與青雲門決裂,

所以,對於笑崖所說的話,傲鈴是一百個不相信,

當然,她要是知道了傲天在青雲門勢力範圍內的所作所為,恐怕就不會有這個想法了,

笑崖聽后也是頗為無奈,他知道,傲天被玄天學院大長老邀請進入學院的事情實在太過震撼,傲鈴不相信那也屬正常,

要不是自己在玄靈山脈親眼所見,恐怕也不會相信堂堂玄天學院的大長老會主動向傲天拋出橄欖枝,

「這麼說,你真的一點也不怕得罪傲天了,」笑崖緊盯著傲鈴的雙眼,沉聲問道,

「哈哈,那個廢物有何好怕的,連我們兄弟倆都不怕,何況我姐,這位大叔,今天這完全是我們傲家的家事,你還是哪涼快哪待著去吧,」

傲宇一臉不屑的對著笑崖說道,

「呵呵,我兒子廢物但總比某些人強吧,連一個廢物都打不過,也好意思在這裡叫囂,真是好笑,」

突然,一道蘊含著淡淡嘲諷的聲音在眾人耳旁響徹而起,

隨後,眾人驚愕無比的目光便轉移向了一旁的傲戰,

傲宇聽后,頓時臉上青紅交替,眼中有著滔天怒意,

傲戰的話,傲宇又怎會聽不懂,那就是說我兒子是廢物,但是你連一個廢物都打不過,豈不是連廢物都不如,,

聽到傲戰的話后,傲鈴的臉色也並不好看,因為在傲家年會上,自己也敗給了傲天,為此還輸了不少的玄元石,

傲戰的話,無疑是將傲鈴也給罵了進去,

「傲戰,難不成你還真把你兒子當成寶了,說不定現在他就死在哪個角落,正無人問津呢,」

傲蚣看到自己女兒的臉色有些難看,頓時對著傲戰喝罵道,

傲戰聽后,額頭上頓時青筋暴起,不斷地喘著粗氣,眼神死死的盯著傲蚣,一字一頓的說道:

「傲蚣,有種你把話再說一遍,」

傲蚣早已經和傲戰徹底的撕破臉皮,因此,說話也不毫不忌諱:

「我說那個小雜種指不定已經死在了哪個無人問津的角落了,」


傲戰的喘氣聲越來越大,伴隨著他的每一次劇烈的喘氣,體內的傷勢便會傳來一陣劇痛,肩膀上的疼痛也是如針扎般不斷地刺激著他的神經,

傲蚣見狀,心底冷笑不已,不屑的說道:

「怎麼,看樣子,你好像很不服氣,你放心,等會,我就讓你去陪那個小雜種,」

傲戰的怒氣再也無法抑制,近乎歇斯底里的吼道:

「傲蚣,你該死,」

「嗯,」


傲蚣眼中頓時殺機乍現,語氣中蘊含著濃濃的森寒,道:

「我該死,我倒要看看究竟誰死,」

話音剛落,傲蚣的身影便是如利箭般飛射而出,兇橫的玄力波動從他的拳頭擴散而出,而他拳頭所指的地方,赫然便是傲戰的心臟,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