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放屁!」一聲怒吼陡然響起,池浴一愣,「人類敢要我的命?當真是放屁!」龐大的黑影微微移動,一陣風浪直接捲起,池浴微微眯起雙眼,「銀鱗,你的實力雖然是最強的,但這一次不一樣……」

Post by zhuangyuan

「閉嘴!膽小的癩蛤蟆!」

池浴愣了,隨後一陣惱火,「你說我什麼?!」

「哼!癩蛤蟆,你想要龜縮的躲起來那是你的事!我銀鱗可不會!那人類如果真有膽子,就來挖我的元氣丹!我等著!」龐大的黑影轉身離開,池浴想發火卻有點不敢,只能憋出一聲低吼,「銀鱗!你會後悔的!」

「哈哈哈哈哈哈!」一聲狂笑,一道聲波突然自水中擴散開來!震耳欲聾!

「金髮黑眸的人類你聽好了!你想要我的元氣丹,我要的,是你的命!」

晚了,明天會早點! 章節名:章152遭遇

「我要的,是你的命!」這一聲怒吼隨著水波持續擴散,隨著每一次震動不斷到達更遠的地方,聲音都沒有絲毫的減弱,憐聽著自水波而來的聲音淡淡一笑,不打算理會。小丑則是冷哼一聲,「遲早會挖了你的元氣丹,不急。」

兩人遊走在巨大的水草中間,行走的這幾天內海異族的搜尋範圍似乎在不斷擴大,搜尋的力度也在加深,幾乎沒過幾百米就能看到正在搜索的異族,好在這些搜索的異族實力都不高,憐隱藏身形和氣息就能通過。前方几道黑影出現,憐和小丑迅速躲入肥大的水草中,十幾個異族結伴而行,就算是最簡單的搜尋,異族們也不會出現落單的狀況,憐隱藏好自己的氣息,在如今的情勢下,避免戰鬥是最明智的選擇,她的目的是尋人,並非要讓自己選入被無盡追尋的境況。

「剛才那聲吼是銀鱗大人的吧。」十幾個異族在紛紛低語,隨著搜索力度的加深,這些實力底層的異族們也都知道了有關於憐的情況,知道這個人類很厲害。

「銀鱗大人可是九王之首,實力自然不在話下,我可是聽說九王已經滅了六個,那個人類真的這麼厲害?」

「我可不相信那六個都是人類殺的!如果那個人類那麼厲害,怎麼可能躲躲藏藏,實力這麼猛跳出來就好。」

「我覺得也是啊,她有實力殺死九王,還怕被發現嗎?」

「如果真的是這個人類做的,她的實力也太猛了!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在以前,也有這麼一個人類是類似的狀況。」

憐原本要安靜離開,在聽到這對話之後心神一顫,也有人類!憐停下腳步靜靜聆聽,務必要將每一個字都聽的真切清楚。


「我想起來了,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也不知道那個人類是生是死,不過那個時候的確讓內海亂了一把,相比較這一次,也差不多了。」

「是啊,這件事我是從其他傢伙口中得知的,那個人類似乎對內海中的某個東西有想法,想要盜走,卻被發現了。」

「對對!那個人類沒得手被發現之後,就一路逃走,九王也展開了追殺,只不過後來的結果就不知道了。」

「嘖嘖,一個人類來我們這裡偷什麼?難不成偷來的東西能用上?」

「這可不一定,我們這裡的寶貝那麼多,誰知道那個人類垂涎哪個。」

「難道那人類想要元氣丹或者是元氣蟲?」這個實力級別的也就知道這些,其他異族不禁嘲笑了一聲,「肯定有更珍貴的東西,不然一個人類大老遠不怕死的跑到這裡,就是為了這個?你也不想想?」

「切!那這一次呢?難不成這個人類也有一樣的心思?」

「有沒有這樣的心思不知道,不夠就算有這樣的心思,她也不可能成功,內海的寶貝哪有這麼容易就拿到的,一個人類如果能得到,我們內海也就沒什麼面子可言了。」

異族們漸漸走遠,小丑看向一旁沉默的憐,「那個人類……會不會就是你的父親?」

憐沉默了片刻,「極大的可能,根據那個部族的族長所說,父親前往內海更深的地域,目的不明。父親來到內海深處,也許是為了找到某樣東西,看樣子,是沒有成功。」

「那他現在還停留在內海?」小丑皺眉,憐嘆口氣,「我不清楚父親是否還在內海,不過循著這一條線索找下去,就一定有新的蛛絲馬跡,父親要找到什麼,我也要去看看,或許知道了父親的目的,我才能更快的找到他。」

「憐,剛才那些異族說了,你父親沒找到就已經被發現,可見那個地方布置十分嚴密,況且我們現在連地點都不知道……」

「早晚會知道的,這件事這些內海異族都知曉,要挖出一個知道地方的,不是難事。」憐語氣堅持,黑眸看向前方,內心有著幾分雀躍,經過了這麼長久的時間,她總算又得到了有關於父親的消息,雖然是模糊的,雖然是不能完全確認,但有總比沒有好。在這片茫茫海域尋人,本就是在大海撈針,憐內心多少也有些迷茫,如果再得不到消息,她自己也會茫然。

「在這片茫茫海域,就算是再細微的線索,對於我來說都是路標,就算是錯的,我也要過去看看,這是我唯一的希望。」憐語氣深沉,小丑靜默了片刻,「我知道了,不管去哪裡,我都會陪著你。」

「多謝。」憐淡淡一笑,小丑剛要說話,忽然整個身體僵住,憐已經朝前走去,小丑的手掌狠狠扣住自己的心臟部位,一陣刺痛狠狠襲來!莫名的顏色漸漸自眼眸深處湧出,小丑皺眉,該死的,為什麼非要在這個時候!

海水洶湧,內海註定要在這段時間內不再平和。小光和菲爾德一路往內海的深處走去,龍族的到來讓生活在這裡的異族,不論是個體還是族群都有著莫名緊張,菲爾德一路以來都是沉默,小光則是注重觀察內海如今的情形,自龍族絕對的霸主離開內海之後,這裡的格局不再同一,而是有些支離破碎。

「小不點,我們還要走多遠?」菲爾德低吼了一聲,小光低笑,「菲爾德將軍急什麼?在這片海水之內,你不會感覺到很輕鬆自在嗎?」

菲爾德半響沒有說話,「咳咳,的確……有一點。」

小光目光深沉,「龍族最開始便是在這裡生存,不管我們的形態如何改變,如何適應陸地,這裡就猶如母體,是最適合我們的。」

菲爾德眼神一熱,「難道說你這次來內海的目的……!」

小光輕笑,「這只是我們的想法,就算我們是龍,就算這裡曾經是我們的地盤,自這裡離開容易,想要再回到這裡可沒有這麼簡單。」小光看了看周圍,低聲開口道,「這一路走來你也應該看到,內海如今的格局就如碎片,每一個地方都有強者出現,或者是部族或者是個體,這還僅僅是內海的外圍,到了內海最深處的地方,那才是我們真正的目的地。」

菲爾德皺眉,「龍族已經適應陸地生活上萬年,為什麼還要再回到這裡?難道陸地已經不能讓我們繼續生存下去了?」

小光目光深沉,「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血脈的延續和傳承有的時候需要勇氣和抉擇,離開海域如此,重回這裡或許也是因為如此。」

菲爾德沒有說話,看著四周海域,身為一條龍他來到這裡有著莫名的舒適,仿若這裡是他的故鄉,那樣的熟悉親切。「司命,你能看到龍族的未來?」

小光愣了,回身看向菲爾德,「不,我看不到。」

菲爾德目光嚴肅,「我不知道陸地和海域到底選擇哪個才是對的,但為了部族,我願意承擔任何風險。」

小光勾唇,「那就多謝你了,菲爾德將軍,我相信這句話你很快就會得到印證,我們要見的,或許是和傲天老祖同等級別的老傢伙。」

菲爾德驚訝,小光轉身,「走吧,雖然這裡也不錯,但我還是希望快點離開。」

菲爾德太陽穴狠狠一跳,和傲天老祖同等級別的老傢伙?內海有這樣的人物存在嗎?!

內海深處,使者一臉黑的將情況說了一遍,「大人,九王已經隕落了六個,再繼續下去,剩下的三個會不會也……!」

「……那人類頂多就是聖殿級別,九王都已經邁入了神之領域,被一個聖殿級別的人類滅殺,真是笑話。」深沉的聲音自深處傳來,使者站在那裡渾身僵硬,「大人,這個人類異常狡猾,身邊還有幫手,如果再讓她這麼肆虐下去,我們內海顏面盡失!」

「搜索那個人類有線索嗎?」

使者身體一顫,「暫、暫時沒有……已經加大了搜尋力度和搜尋範圍,那人類一定跑不掉的!」

深處很久都沒有聲音傳出,使者抬了抬眼睛,當看到某個黑影之後連忙垂下眼睛,「既然跑不掉,就讓那人類繼續跑著。」

「可是大人……!」使者還想說什麼,另外一道身影走了過來,「大人!龍族的使者來了。」

深處的黑影聽后沉默幾秒,「龍族?」

「是,龍族的使者兩人,現如今已經進入了深海海域。」

許久之後,一道聲音幽幽傳來,「內海已經很久沒有龍的身影,既然龍族的客人來了,就好好的迎過來,將剩下的三王叫來,龍族來使,我們也應該維持最高的禮節。」

「是!」來人迅速退下,站在那裡的使者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龍族的人來這裡做什麼?和龍族的人相比,那人類的事情當然不算什麼了。

「關於那個人類……先放下再說。」

使者也只有應聲,他原以為大人能夠出手,但現在看來是他想的太順利,大人怎麼可能因為一個區區人類就動手,那人類也不值得大人出手。使者皺眉,剩下的三王即將聚集在這裡,那人類縱然有再大的膽子,也不敢來這裡!

「應該就是前面了。」深處的海域某處,一個巨大且隱蔽的山洞之外,憐和小丑到達,自某個異族口中扒出了地點,憐一路趕了過來,沒有輕易接近,這個地方在很遠地方便能感覺到一股低氣壓,裡面不清楚有什麼,但一定價值不菲。

「這裡似乎藏著不小的寶貝。」小丑的雙眼放光,憐仔細觀察了半天,這地方隱蔽的狠,她也是一路曲曲折折才找到,中間也走了不少錯路,山洞完全和一塊巨石融合,周圍並不見任何把守異族。

憐沉思皺眉,如果這裡真的有不小的寶貝,內海異族怎麼可能這麼明擺著放在這裡,一副人人可接近的姿態。父親曾經到過這裡,被發現是因為什麼?憐站起身,看著距離自數百米的地方,為了追尋父親的線索,縱然是龍潭虎穴,她也要往裡跳!

往前行,手握巨劍,憐站在原地,手掌緩緩向前探去,一道堅固的屏障擋在面前,這是一股很強的空間之力圍牆,憐先前感受到的空間威壓和這道空間之力很相似,「原來是這樣的防護……」喃喃低語,小丑上前一掌拍上去,「嗡!」空間之力發出聲音,直接一股力量回彈,小丑收回手,「空間之力,怪不得這裡不需要任何守衛,這道力量的確已經足夠了。」

這道空間之力可以抵禦任何內海異族的靠近,縱然是跨入神之領域的九王,估計也毫無辦法,有了這道屏障,不管是哪個異族多無法跨越,不過這道空間之力雖然龐大,可以抵擋所有內海異族,但對於憐,對於在空間上有極高造詣的附魔師,這完全不是問題。

憐緩緩閉上雙眼,眼前的空間屏障離開變換了樣子,無數個空間節點出現,閃耀著淡淡光芒,任何的空間區域都是由空間之力組成,空間之力之間的碰撞組合都會遺留下空間節點!在附魔師之外的人眼裡,空間之力完全沒有突破性可言,嚴密的力量完全包裹,不掛自哪裡都無法進行突破,但是這一切在附魔師眼裡,在附魔大師的眼中,空間之力的破開只需要將空間節點分裂!

黑色的巨劍緩緩舉起,憐陡然睜開上演,對著眼前這一片空間屏障的某個地方,狠狠揮了過去!

海水波動,兩道身影來到內海的最深處海域,使者引領兩人來到此處之後隨機退下,小光站定,看了看周圍的幾個巨型內海異族,九王剩下的三王均在此,都好奇的看著小光和菲爾德,菲爾德則是一臉戒備,這幾個傢伙的體型不算什麼,和某些龍族相比,他們也只不過是小個子。


「龍族使者,不遠萬里來到這裡,歡迎歡迎。」一道聲音自深處響起,不一會兒,一道精瘦的中年男人走出,三王見到不由得瞳孔一縮!人類姿態!中年男人雖然在笑,然全無笑意,那雙眼睛盯著小光和菲爾德,「龍族使者既然以人類姿態現身,我也不能太失禮。」

小光淡笑,「失禮的是我們,之所以以這樣姿態前來這裡,是因為本體行動不便,這一點還請原諒。」

中年男人呵呵一笑,「沒關係,龍族本體是如何巨大我清楚的狠,只不過這一次龍族前來,是有什麼事么?」

「我是龍族的司命,這一位則是龍族的第一將軍,菲爾德將軍。」

中年男人聽到這話眼中不由得露出驚訝神情,這一次來這裡的竟然是龍族司命?而且陪伴者還是龍族的第一將軍?「看來,龍族很重視這一次的來訪,這一次龍族想要和我談什麼?」

小光呵呵一笑,「不知道這位大人,如何稱呼?」

中年男人哈哈一笑,「你既然叫我大人,就如此稱呼,你看怎麼樣龍族司命?」

小光微微皺眉,菲爾德則有些惱火,這明顯是給他們下馬威!龍族雖然離開這裡數萬年,但畢竟曾是這裡的老大,不敢眼前的傢伙是誰,都要給龍族幾分面子才對!菲爾德剛要發火,小光開口道,「可以,這一次傲天老祖讓我前來,的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還請希望大人能夠理解支持。」

「哦?」中年男人挑眉,菲爾德壓制住自己的怒火,他沒有忘記小光先前說的,眼前這個可是可以和傲天老祖比肩的存在!

「龍族難道想要什麼東西?還是說,想要在這裡有自己的地盤?」銀鱗開口,說話有些不客氣,中年男人沒有喝止,小光聽了微微一笑,「在你還沒有出生的時候,這裡就已經是龍族的天下了。」

「小不點,別以為你是什麼司命,就可以在內海放肆!」銀鱗的實力乃九王最高,脾氣也最火爆,中年男人呵呵一下,這才開口,「銀鱗,龍族司命說的沒錯,在這個時候,你要展現出自己的禮貌,不該說的話就不要說。」

小光看向中年男人,「大人,龍族想要回到內海,希望大人能夠行個方便。」

中年男人的眉峰跳了幾下,「回到內海?龍族為什麼要回到內海?難道陸地上已經沒有龍族可以棲息的地方?強大的龍族,已經被逼到絕經了?」

菲爾德的太陽穴狠狠跳了一下!手掌背部的青筋也慢慢鼓起,小光淡淡開口,「龍族本就在內海生存,回歸內海也不需要什麼理由。」

中年男人嘴角揚起,「龍族回到內海當然可以!只不過……這裡,可不是我一個人可以決定的。」

小光也揚起笑容,「這次龍族派司命前來,代表了龍族最大的誠意,還請大人想清楚,不要辜負了傲天老祖的心意。」

中年男人狠狠皺眉,眼神也冷了下來,「內海早已經不是上古時代可以被龍族決定是非的地方!」


小光皺眉,情緒突然冷了很多,龍族離開這片海域數萬年,這裡早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龍族再回到這裡生活有些物是人非,本是自己的故土,現如今卻格外陌生。這都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時間的改變不會為任何事物停留。

「你們龍族也要搞清楚!內海已經過去了數萬年,早已經有了自己的規則,你們龍族要回來也可以,但必須遵守我們的規則,否則免談!」銀鱗開口,菲爾德的太陽穴再度狠狠跳了一下,「規則?」

「沒錯!要回來可以!但這裡不是你們龍族稱王稱霸的地方!想要在這裡生存,先放低自己的姿態吧,龍族!」

菲爾德神情陰沉,龍族驕傲的自尊讓他很難接受這樣的羞辱,中年男人沒有說話,默認了這一說法,小光低聲一笑,忽然一道熟悉的感覺自心臟傳來,他渾身的血液突然狂躁起來,尤其是心臟,狠狠的跳了幾下!這是龍息,這是他的龍息在呼喚他!

小光眼神大變,怎麼可能,母親大人難道也在這裡?!

「大人!珍寶谷的屏障被破開了!」

「找死!」一道力量忽然衝出,直接自中年男人的手掌出現,一道海浪迅速沖向前方,伴隨著那道狂猛的力量波動!

「嗡!」空間之力的屏障被憐破開,憐的身體剛踏入其中,一道力量忽然自身後襲來,威壓如海潮,瞬間將至!

「憐!」小丑縱身一躍,將這道力量直接以自己的身體擋住,然力量的狂猛並沒有因此停下,將小丑的身子甩飛,殘餘的力量直接打在憐的胸腔之上,將她的整個身體釘在巨石表面!

「砰!」身體狠狠撞擊,胸口的骨頭似乎已經裂開,每一口呼吸都是疼痛!力量將憐的身體釘在石牆之後,再度狠狠作用,憐的身體被高高揪起,摔在地上!

「唔!」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力量消失,憐狼狽的支撐起自己的身體,這才看清楚自己所趴下的地面已經凹陷成坑!這是什麼樣的力量!

「幼崽,逃!」上古神魔的聲音響徹在憐的腦海,憐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只覺得渾身的骨頭已經斷裂!一股溫熱的液體自頭上留下,模糊了眼前的視線,憐深吸一口氣,忍著胸腔難忍的劇痛,走到小丑身旁。

「憐,不要管我……」小丑躺在地上,整個身體正隱隱發生著變化,有些正在脫離人類形態,暴漏出來的魔獸部分皮肉翻開,鮮血直流!憐狠狠皺眉,「不管你?我做不到!」伸手將小丑抱起,一道聲音直衝耳際!

「這一次你不會這麼好命,不會讓你再活著走出這裡!」

憐愣住,小丑低吼,「憐,快走!不要管我,你快走!」

憐忽然笑了出來,雙手將小丑抱在懷裡,帶著滿眼的鮮紅踉蹌的身體往前跑去,她的父親的確來過這裡,更重要的是,他已經安然離開了,活著離開了這片海域! 章節名:章153援手

將手掌輕輕收回,中年男人的神情徹底陰沉,在場所有者都陷入沉默,三王更是如此。小光站在原地心臟猛跳,是母親大人嗎?那個將珍寶庫襲擊的人會是母親大人?小光將眼眸垂下,忽然一陣鑽心的疼痛傳來,讓小光的身體微微一顫,他的龍息受到了狂猛攻擊,沒錯,就是母親大人!想到這裡小光的心頭沉下,現在該怎麼辦?

「嘿小不點,你沒事吧?」菲爾德走近壓低聲音問了一句,看著小光陰晴不定的深色菲爾德有些擔心,他是不擔心什麼珍寶庫,不過竟然有異族這麼大膽襲擊這種地方,竟然還將這老傢伙氣到親自出手,看來這內海也存在著有意思的傢伙。

小光抬起頭,看了看中年男人的神態,剛才出手的那道力量可以想象,眼前的這個可是和傲天老祖比肩的人物,傲天老祖出手的話,非死即傷!想到這裡小光的心更往深處沉下,自己的龍息如此痛苦,母親大人一定受了不小的傷。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