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我特喵的不做你的車!」安慕西舉起小拳頭,威脅的說。

Post by zhuangyuan

「安小姐,快上車吧~這會兒正是交班時間!除了我,怕是沒人會拉你……」那面前司機得意的說道。

「哼!特喵的!我走路回去也不做你的車!」

「額……好吧~那我就交車去了啊~真的……不坐?」司機不死心的再次問道,就好像很確定自己走後安慕西會後悔一般。

「不坐!」

「……」司機無奈的搖搖頭,開車走了~

「嘎吱!」安慕西看著剛才那輛車遠去,正想著去附近找個可外送的餐飲店,再次坐一波順風小電驢來著,身邊又響起一道剎車聲。

「姑娘!上車吧~這會兒交班吶,車少,我送你回去!」

安慕西回過頭看了看,說話的正是拿自己威信號碼賣錢的老司機。

「你……」安慕西原本想要發怒來著,可突然發現,自己面對眼前這個老司機,竟然生不起半點的怒氣。

「姑娘,別站著啦,快上車吧~」老司機再次催促道。

「噢~」安慕西猶豫了下,還是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從上車開始,車內就是一片安靜,二人一拖一直沉默著。

「內個…姑娘!有個事情,我得跟你說……」老司機似乎下了很大決定一般,深吸一口氣,開口說道。

「嗯~」安慕西嗯了一聲,算是應聲了。

「哎…姑娘!老頭子我先前騙了你~其實我沒孫女兒,這輩子,連孩子都沒有…家裡就我和老太婆倆人兒,過了大半輩子了~」

「……」安慕西沒有說話,她已經知道老司機要說什麼了,人字拖早就已經告訴過她老司機的情況的。

「半年前,老太婆病了,醫院說,她是癌……我捨不得她呀~老太婆跟著我,一輩子沒享過什麼福,就連京城都沒去過。」

「說來也奇怪,一輩子平平淡淡,感覺沒啥,可老太婆這一住院,我……我感覺整個世界都空嘮嘮的…」老司機說著,早已淚眼朦朧了。

「大爺!你別說了~」安慕西有些於心不忍了,畢竟老司機剛才忽悠她,拿她的威信號碼換錢也是情有可原。

重生八零悍妻來襲 更何況,人家是靠實力忽悠自己的啊~一點也沒作弊~

「不,我要說……」老司機斷斷續續的把前因後果原原本本的向安慕西坦誠了。

「姑娘!我對不住你~我替老太婆感謝你了~還有啊,那些小子們加你威信,你不接受就是了,我說過加不加的上你,他們各憑本事的。」

「呵呵,大爺!我知道該怎麼做!對了,既然我可以幫您賺錢,可以救你的愛人,反正您有我威信,後面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跟我講~能幫我會幫您的!」

「這……姑娘,老漢我謝謝你!謝謝!」

「不客氣,大爺,我到了。」安慕西提醒道。

「噢,噢!好的!再見姑娘!」

「再見~」安慕西揮了揮手,下車離去。

「」 衆人看着倒塌的山洞一時間誰也沒有說話。

許久之後,景太太問:“唐書呢?”

景文沒吭聲。

他想起最後那一刻,他們本來佔了上風,可是離晴突然拿出一塊黑色的像玉的東西,那東西威力強大,應該就是他從靈蔓那拿來的。

那東西的陰氣極重,很快將他和唐書包圍了起來,景文想去救他已經來不及。

他攻了幾次,都被擋在外面,而山洞卻開始坍塌了。

“景文,你快走,我隨後就到!”唐書的聲音從裏面傳來。

景文卻不能走,他又試了幾次,還是不行。

“離影和景鈺還在等你,我會出去的,你先走!”

這是唐書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景文沉着眼睛,他在想唐書是不是騙他的,那種情況肯定出不來了…

一行人回到楊阿婆家已經是深夜,誰也沒有說話,氣氛壓抑的可怕。

御清的魂魄歸位,可傷了元氣,要醒來還要一段時間。

景太太坐在院子外,看着黑漆漆的山裏,眼淚不停的掉。

“景文,說實話吧,他怎麼了?”

景先生沉默了下,把裏面的事情說了。

景太太擦了一把眼淚:“如果不是我們,他是不是不會跟來?”

景先生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那個人啊…”景太太又忍不住哭了,她想起唐書以前的事,點點滴滴。

“他還沒看着思思出嫁呢,不會死的對不對?”景太太問。

“嗯!“景先生回答着,心裏也乞求唐書能夠平安。

景太太握緊了他的手。



御清在十天後醒來,她做了一個長長的夢。 妖孽王爺不良妃 夢裏她穿着納巫族獨有的嫁衣,嫁給了唐書。

這是她一生最好的夢了,如果有可能她永遠都不想醒來。

“唐書呢?“御清問一旁的蕭白。

蕭白沒吭聲,離梔也沒吭聲。

大家過來看她,詢問她的狀況,卻沒人告訴她唐書怎麼了?他去了哪裏?

事實上,衆人這些天幾乎把整座山翻了,卻依舊沒有找到唐書。

沒人願意接受現實,可是現實似乎就擺在了眼前。

“離影,告訴我吧!”御清眼眶都紅了。

景太太最近憔悴的厲害,她覺得這一生她似乎都虧欠了他。

他半世坎坷,還沒看着女兒出嫁,沒有親手把女兒交到她夫君的手上,怎麼可以就這麼死了?

可她們能找的都找了,還是沒有找到。

或許沒找到也算好消息吧。

“離影,我求你…”御清抓着景太太的手。

景太太知道瞞不住,她把事情說了。

御清呆在原地:“是我,都是我!”

她一直念着這句話:“如果我不來他就不會出事了!”

御清跌跌撞撞的往山上跑,到了山上,卻發現那個山洞沒了,什麼都沒了,只剩下一堆廢墟…



思思畢業後找了一個男朋友,是鍾家的小子。

鍾家自然知道唐家的事情,這一次和唐家聯姻,一來是因爲兩個晚輩真心相愛,他們不能棒打鴛鴦,二來,陰陽盟和清平盟近些年合作良多,爲了共同利益根本沒有必要在大打出手。

這是一個化干戈爲玉帛的好機會。

思思去試了婚紗,看着鏡子裏的美人,鍾巖眼睛都直了。

思思卻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她想爸爸如果活着,能來參加她的婚禮該有多好…

鍾巖知道唐書的事情,他輕輕拍着思思的肩膀。

思思抱着他,哭紅了眼睛。

御清一直沒走,她就住在楊阿婆家隔壁,前年,楊阿婆去世了,御清幫着埋了。

因爲要守護的東西沒了,村子裏的人越來越少,剩下的爲數不多的幾家都是老的走不動的。

就連落落爸爸也被落落接到了城裏。

村子冷清,又灰敗。

御清沒打算走,她想,她就這樣也很好,生若等不到那個人,死了陪着他也好。

她剛吃過午飯,簡單的白粥野菜。

門外傳來一個聲音。

“御清在嗎?”

御清走出來,山裏沒信號,來往都靠信件,老扎是僅剩的郵差了。

“你的信!”老扎把一封信遞給她。

“謝謝啊,進來喝口水吧!” 蒸汽朋克下的神秘世界 御清招呼着。

老扎擺擺手:“不了,還有兩家要送呢!”

說完他又補充道:“這個站點下個月要撤了,你要不就搬走吧,這村子都荒了,你年紀輕輕沒必要守在這裏!”

老扎是好心,御清只是笑笑。

她是不會走的。

送走了老扎,她打開信封,一個大紅的請柬出現在眼前。

御清看完後忍不住紅了眼眶。

下午,她上了山,坍塌的地方已經長滿了綠色植物,再過幾年恐怕就看不出什麼了。

御清把請柬放在地上。

“唐書,思思要結婚了,你不回來嗎?她很想你,你知道的,結婚是大事,沒有爸爸她會遺憾的…”

御清斷斷續續的說了一下午的話,這些年她都習慣了,對着空氣自言自語,說說自己遇到的趣事。

山裏依舊是靜悄悄的,除了偶爾的鳥叫聲和昆蟲的聲音,再沒有其他。

天色漸晚,御清把請柬放在地方,慢慢的下了山。

空曠的山間某處,忽然傳出一陣陣悉悉率率的響聲,接着一個大洞又冒了出來。

只不過山間人煙稀少,誰也沒看到沒聽到。

御清回到房間,她整理了下東西,現在離思思的婚禮很近了,她必須明天出發才能趕的上。



思思的婚禮選在春末夏初的時候,沒有多鋪張,只請了幾個熟悉的親戚朋友。

思思穿着潔白的婚紗,像個墜入凡間的仙子。

新郎高大帥氣,看思思的時候,眼神總是不自覺留露着溫柔。

景太太紅了眼眶,朝門口看了看,她很想這個時候,那個人能進來,他希望看到女兒幸福。

婚禮進行的很順利,新郎新娘宣誓後,彼此戴上了戒指。

思思紅了眼眶,她真心覺得很幸福,只是似乎又缺了些什麼。

就在大家準備出禮堂的時候,門口來了兩個人。

首先進來的男人,西裝筆挺,頭髮乾淨利落。

他的樣貌永遠停留在了最好的時候。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思思愣了一下,隨即撲到了他懷裏。

“思思,爸爸來了!”

唐書溫柔的拍拍思思的頭。身後,御清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安慕西下車后,看著老司機開車遠去,心中一片感慨~

當她聽到老司機說,自己的老伴兒住院后,感覺整個世界都空嘮嘮的,差點淚崩。

她深深明白這份感覺,三年前,父母離世時,年僅十八九歲的她也是感覺全世界都空了~

那是一個烏雲密布的陰天,整個天空都是陰沉沉的,她感覺天塌了~一個人現在樓頂看著陰鬱的天空,淚流滿面。

一道悶雷響起,暴雨隨之而下,狂風肆虐,沒有絲毫阻礙的透過濕透的衣衫,鑽進她每一個毛孔,再穿透她的骨髓,穿透她的心~

她抬起頭,任由狂風肆虐,任憑冷雨澆灌,依舊倔強的凝視著天空~那時她感覺,全世界只有她一個人~

那一年,她是男人,叫安幕東……

有首歌叫《那女孩對我說》,裡面有句歌詞唱的很好~:

「每個人心中,只有一個寶貝~久了之後,她變成了眼淚~」

安幕東或是安慕西,是父母心中的寶貝,父母也是他心中的寶貝~

同樣的,對於老司機來說,他得癌症的老伴兒,也是他的寶貝~唯一的寶貝。

每個人心中的寶貝,對每個人而言,都是他們的全世界~

「宿主!別光顧著傷感~請主意躲避相機!」安慕西忙著感慨人生的時候,人字拖的聲音不合時宜的響起,語氣又恢復了幾分皮衣… 學霸大人可否戀愛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