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我是綠夏。」

Post by zhuangyuan

「我是綠春。」

「我是綠冬。」

春夏秋冬,其實這四人都來自綠天堂,他們和綠風也都是認識的。互相自我介紹,也不過是規矩進一步的認識而已。

「請坐吧。」綠風客氣的說道。

春夏秋冬坐下了,綠風作為主人,給四個人泡了茶,然後也坐下了。

綠風看著四個人,嚴肅的說道:「我們這次面對的這個人很棘手。」

「有多棘手?」綠春問道。

「他能夠在五秒鐘之內殺掉一個黃字頭。」綠風當天親眼看見唐浩在雷霆之間就把黃路擊倒了。

春夏秋冬一聽這話,也都是一愣,在他們的印象中,似乎就連青老大都做不到在五秒鐘擊倒一個黃字頭。

綠風繼續說道:「他只有二十歲,為人非常聰明,做事也非常的穩妥。」

「我們什麼時候去見見他。」

綠春說道,其實他有點不太相信綠風對這個人的評價,一個二十歲的年輕人,怎麼可能擁有比青老大更強大殺傷力。

其實夏秋冬也是這樣的想法,他們認為綠風的情報有問題。

綠風從三人的目光中看到了疑惑,他笑了笑,說道:「我可以帶你們去看看他,可是不跟他動手,我們是無法感覺到他的強大的。」

「那就動手。」綠冬說道。

「動手,我們就必須做好十足的準備,否則很可能我們沒有第二次動手的機會了。」綠風鄭重的說道。

綠春聞言,看了看夏秋冬三人,四個人的表情雖然沒有什麼大的變化,但是他們都覺得綠風說的有點大了。

都是速成戰士,也都是綠字頭,而且又都是熟人,綠風當然明白四人心裡想什麼。可是他能怎麼樣呢?他根本不敢隨隨便便的帶四個人去試唐浩的戰鬥力。他非常堅信,任何一個人,或者是兩個人去了,都不可能再全身而退了。

綠春看出綠風有些為難,他便說道:「這樣吧,我們計劃一下,制定一個行動方案,然後便行動。」

「我同意。」

「我也同意。」

「我也同意。」 順利解決了三個目標,說於正心心理一點也沒有興奮感無疑是假的。

他對於自己手刃三個新羅馬的重要人物感到相當高興,以至於他忘記激光槍此時還處於高溫狀態,結果拆卸時不小心被燙傷了。

他低頭一看只見手掌上被燙了一個水泡。不過納米機器人迅速的修復了這處小燙傷。

於正心用咖啡廳冰箱里冰礦泉水給激光槍降溫之後,利索的把激光槍進行了拆卸。

根據長城指揮部的命令,激光槍的外殼和非核心部件都可以拋棄。

因此於正心只把激光槍核心的光學系統拆下裝箱,其他東西就留下了。

金上尉高興的告訴於正心三人,到現在為止,輔助軍和禁衛軍只是一個勁的往勃蘭登堡門的方向沖。

根本沒人來關心柏林電視塔內部的情況。

因此自己等人大可以大搖大擺的走出柏林電視塔。

於正心聽了金上尉這話,知道接下來撤離的任務將會很輕鬆。

來到了一樓時,金上尉詢問於正心接下來的撤離途中是否繼續攜帶手槍。

於正心說道

「把槍械都扔了吧,我們把身份隱藏的很好。短期內新羅馬根本不知道我們的具體身份。」

「而且一旦出現意外,幾隻手槍也沒法幫助我們殺出重圍。反而只是會給我們增加麻煩。」

眾人都認為於正心說的對,把槍械彈藥扔在了地上。

來到電視塔一層的門外,行動組四人只見無數的軍車從馬路上呼嘯而過飛馳向了勃蘭登堡門方向。

行動組混在一隊狂奔的輔助軍身後跑了一陣,然後直接拐進了一邊一條巷子。

在巷子里穿行了幾分鐘。行動組進入了一處倉庫。這裡停著一輛撤退用的小車。

於正心三人迅速的脫掉了身上的德軍迷彩露出了奴隸的破舊衣服,接著用特殊的噴霧消除身上的硝煙殘餘的味道。

金上尉也脫掉了迷彩,露出考究的休閑西裝。示意其他幾人幫他拉開遮住車子的帆布。

帆布一拉開,於正心等三人就發現了金上尉準備的車子竟然只是一輛橘黃色的大眾甲殼蟲汽車。

他朝金上尉抱怨道:

「這車未免也太娘炮了一點。而且也開不快啊。」

金上尉說道

「但是同樣同樣沒人會認為開這麼一輛娘炮慢速車的傢伙。會是冷血的刺客。」

於正心心想也有道理,把激光步槍的核心部件鎖在了後備箱里,就爬進了汽車駕駛位。

金上尉坐到了副駕駛的位子上,讓伊森和瞌睡蟲坐在了後排座椅上。

等到所有人都進到了狹窄的撤離,金上尉把三把手銬扔給了於正心三人。並且每人發了一把整容的小手術刀。

他說道

「手銬是特製的,一用力就能掙開,一旦情況到了無法挽回的境地,你們就用手術刀劫持我,說不定還能因此爭取到一定的時間。」

於正心表示明白,接著立刻發動了汽車駕駛著甲殼蟲向前行駛而去。

至於行駛路線,昨天行動組早就謀劃過了,主要是通過支線道路來避開柏林市內的檢查站。

此時眾人從廣播里得知,三個目標已經確認死亡,元老院全體元老對此表示哀悼和譴責。

同時禁衛軍已經確認行兇武器為激光武器。

與此同時自由歐羅巴抵抗軍宣稱對此負責,並且藉機在柏林市內和其他地區發起多起襲擊事件。

元老院因此大怒,下令不惜一切代價追殺自由軍戰士。殺一個自由軍賞第納爾一萬。

因此柏林城內的輔助軍士兵已經瘋了一般四處手部自由軍。

出城的一路上,於正心看到不少沒有跟著主人的奴隸,被輔助軍不分青紅皂白的殺害。

接著這些輔助軍在這些奴隸手上胡亂塞把刀子手槍之類的,聲稱自己擊殺了自由軍。

有幾次輔助軍攔下了甲殼蟲汽車,想要檢查。

但是金上尉冷著臉出示了了新羅馬有著禁衛軍燙金印章的文件后,這些輔助軍就退開了。

在新羅馬境內通行需要通行文件。

一般的通行文件都是新羅馬基層行政機構簽發的,這種文件非常的尋常。

而禁衛軍簽發的通行文件,代表著文件持有人不是便衣的禁衛軍,就是和高層人物有關係的大人物。

因此看到了文件上禁衛軍的金印,輔助軍不敢造次。

幾個小時候,甲殼蟲汽車來到了市郊。在這裡的設卡的就不是輔助軍雜兵了,而是一個個的羅馬軍團士兵。

羅馬軍團的士兵是完全忠於元老院的,並且身份都是公民。

因此區區自由民的金上尉,根本不被軍團士兵放在眼裡。

軍團士兵對於正心四人進行了徹底的搜身,接著又檢查起甲殼蟲汽車。

甚至有個士兵用羅馬短劍對著汽車內部的座椅一陣亂刺,想要確認沒有東西被夾帶在座椅裡邊。

最終軍團士兵唯一的疑惑集中在了甲殼蟲汽車後備箱里的激光步槍核心元件。

由於被拆散了,

軍團士兵認不出這一大袋子的是什麼玩意。於是把金上尉叫來進行了詢問。

金上尉臉上帶笑,屁顛屁顛的走了過去,兩眼猥瑣的瞥了一個百夫長,然後說道。

「百夫長大人,這玩意啊,叫做激光脫毛器。用處呢就是除去人身上的胸毛,腿毛,手毛,X毛,O毛。給人留下光潔的皮膚」

「如果您不嫌棄,大可到我處來嘗試一下這清爽無毛的感覺。我敢保證,沒了濃重體毛帶來的麻煩與氣味,一定有更多的女孩。。。嗯,或者男孩會喜歡上百夫長大人你的。」

金上尉說完,還有意無意的摸了下百夫長持槍且多毛的手,拋了一個媚眼。

於正心幾人被金上尉這樣子搞得心中作嘔,那百夫長也渾身一陣雞皮疙瘩。

百夫長毛手一揮,要金上尉趕緊開車滾蛋。達到了目的,金上尉也不再拖延,呼喝著叫於正心前來發動了汽車。

不一會這個檢查站就消失在了眾人背後。開了再有一會,眾人就已經完全離開了柏林城的範圍了。

道路兩邊只有荒地和偶爾的農田了,而且護欄上都裝了鐵絲網。

不久之前,歐洲都遭遇了嚴重的瘋人病毒,因此在整個歐洲的荒野之地依舊遊盪著很多的感染者。

既是是新羅馬發動過幾次大的清剿,也沒能完全殺滅所有的感染者。

因此公路兩側必須設置鐵絲網,防止感染者沖入告訴公路,引起交通事故。

不過這麼一來如果出現意外,於正心等人逃跑也會比較困難。畢竟還要翻閱鐵絲網。

開了好幾個小時,天接近了傍晚。於正心停下車,與伊森交換了位置,由伊森駕駛汽車。

四人用後備箱里的油桶加了油后,這輛甲殼蟲就繼續行駛了起來。

吃了幾條麵包和德國香腸后,除了伊森其他人就都閉目養神起來。可是開了沒有兩個小時,伊森就叫醒了眾人。

他緊張的說道:

「有輔助軍車跟上來了。」

於正心讓伊森不要緊張,說這可能只是新羅馬例行巡邏車。

此時後邊跟來的車子就用電音大喇叭要求甲殼蟲汽車停在路邊。

於正心讓伊森照做,並且讓金上尉搖下車窗看看是怎麼回事。

跟上來的是一輛悍馬車,悍馬車裡只有兩個手持5.56mm口徑G36K自動卡賓槍的輔助軍。

輔助軍拿手電筒照著車內眾人的臉,要求所有人下車。

從人員配置來看這的確只是新羅馬在公路上的例行巡邏車。

金上尉裝出光火語氣用德語說道。

「先生們,看清楚,我可是和你們一樣的自由民,不是卑賤的奴隸。別再拿你們那破手電筒閃我的眼睛。」

這兩輔助軍放低了手電筒,對金上尉說道。

「請你雙手抱頭站在一邊,你的奴隸則雙手抱頭蹲在一邊。」

金上尉卻並不聽命,直接把搞來的禁衛軍通行文件扔給了對方。對方看了通行文件,語氣變軟了,但是意思還是很堅決。

「麻煩尊敬的閣下接受配合我們的檢察。我們保證檢查很快就會結束。」

金上尉只得照做,他認為對方檢查不出來任何的破綻。

果然兩個輔助軍把任務組四人渾身上下摸了一遍,卻沒有發現任何武器或者異常。

於是兩人進入汽車再次進行了檢查。

當發現這甲殼蟲汽車後備箱鎖著之後,兩個輔助軍要金上尉打開後備箱的鎖。

金上尉再次照辦,其中高個兒輔助軍翻檢了下各種整容工具儀器,

矮個輔助軍查看了下激光步槍的零件。

但是矮個輔助軍完全看不出這些複雜的零件是什麼用途的。

就和之前的羅馬軍團士兵一樣,這個矮個兒詢問金上尉這些東西什麼東西。

金上尉心平氣和的把激光脫毛儀一類的瞎話又說了一遍。矮個輔助軍沒有多想,就把手裡零件扔回了後備箱里。

沒想到,高個兒的輔助軍看到了自己戰友隨手亂扔的部件,一下臉上出現了疑惑的表情。

這高個兒輔助軍拿起那部件看了一秒,這一瞬間端起了突擊步槍對準了金上尉。

高個兒輔助軍喝到:

「這是一千瓦以上高能激光才會用到的部件,你他娘的是用能切割金屬的高溫來激光給人脫毛的?」 夏秋冬都同意了,四個人都看著綠風。

綠風無奈的笑了,五個人都是綠字頭的速成戰士,個人之見的戰鬥力也都差不多,所以也就沒有一個能夠擁有絕對話語權的人。現在四個人都同意隨便指定一個行動方案便行動,他確實無力反駁。

可是他心裡很清楚,如果不制定一個非常嚴密的行動方案,只能是有去無回。

就在綠風危難之際,他的手機響了,他拿過手機一看,是關先生打來的,他立刻恭敬的接聽了電話:」關先生。」

請輸入你的名字 「他們都到了嗎?」

「到了。」

「告訴他們,不要盲目行動。」

「是,關先生。」綠風一聽這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有了關先生這句話,這四個驕傲的傢伙就能低調點了。

「區女士對唐浩比較熟悉,行動的時候,要多聽聽她的意見。」

「是,關先生。」綠風對關先生的這個囑咐非常意外,上一次他並沒有這樣的囑咐。而且行動失敗之後,他明顯感覺到關先生有些懷疑區傑了。怎麼現在竟然讓自己和另外四個綠字頭的速成戰士要聽區傑的意見了。但是他是絕對不敢反駁關先生的意見的,關先生的任何話,他都必須無條件遵從。

綠風掛了電弧,看著眼前的四個綠字頭,鄭重的說道:「關先生命令我們不要盲目行動,還命令我們要多聽聽區女士的意見。」

綠春等四人其實剛才已經隱隱聽到了關先生的話,他們都知道綠風沒有說謊。關先生確實是這樣說的,可是他們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就算區女士算是他們這次行動的僱主,他們也沒有必要聽她的意見,更何況她還是一個女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