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我。」施紫竹舉著手。

Post by zhuangyuan

「你……你為什麼要殺人?」韓妮妮看著施紫竹。

「我沒殺他。」

施紫竹居然毫不猶豫地反駁。

韓妮妮彎腰看了看這個「死」了的男人,樂天站在韓妮妮的身後,不可避免的欣賞了一下這個女人的小屁股,他突然有種流鼻血的衝動。

施紫竹走過來,「咔嚓」一聲又將這個傢伙的脖子扭了過來。

旁邊的男人嚇的臉都白了。

施紫竹的做法讓他想起來自己小時候喜歡將大樹上的小樹枝折斷,也是這樣拗來拗去的……

樂天一揮手,一片柳葉貼在這個男人的額頭,這個男人馬上就睜開了眼。

「你說!你為什麼騙我?」

韓妮妮憤怒的看著這個男人。

男人彷彿還有點回不過神,他眨了眨眼,感覺自己的脖子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說呀!你為什麼騙我!」韓妮妮尖聲尖叫。

「我缺錢……」

男人看到施紫竹的冷笑,他突然想起來了,自己的脖子是被這個女人擰斷的……

「什麼意思?你不是說你是富二代?零花錢一天都有幾萬?你不是說……你和我在一起就是為了交個普通的朋友?」韓妮妮眼淚都出來了。

她倒是沒有談男朋友的想法,其實她可悲的連一個普通的朋友都沒有,這個女人的私人生活幾乎等於無。

這個男人的出現,倒是讓韓妮妮有了一個和其他活人打交道的渠道,所以她還是蠻高興的。

結果第一次出來吃飯,這個人就帶自己去見了他的很多朋友,一群人喝酒吃飯唱歌……

韓妮妮還很開心呢。

沒想到……

最後這個男人居然想和別的男人一起強暴自己!

「這些傢伙每個人交十萬塊,這裡的女人隨便玩……這麼算起來,你的初夜大概也就是值個萬八千的吧!」 婚謀成癮 樂天在一旁淡淡的說道。

「你混蛋!」

韓妮妮舉起手狠狠地給了這個男人一個耳光。

男人的頭被打到一邊,居然回不過來了。

施紫竹看了看,沒說話。

算這個傢伙倒霉,如果短時間內沒人動他的脖子,等頸部肌肉恢復之後,這個傢伙就可以恢復如初了,韓妮妮這一巴掌下去……他的腦袋就只能永遠轉到一邊去了!

「其他的那些混蛋呢?」韓妮妮看起來還不解氣。

「還在別墅里,一個個嚇得半死。」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韓妮妮找到自己的衣服,急急忙忙的穿在身上,她奇怪的看了看樂天,嚇得半死是什麼意思?

「我弄了幾個小鬼出來……」樂天說道。

韓妮妮眨了眨眼,她撿起自己扔在地上的手機,毫不猶豫的撥打了110。

「現在報警……我們留在這裡不合適吧?」樂天看著韓妮妮。

韓妮妮想了想。

「我不想放過這些混蛋!」她說道。

「這個簡單……交給我。」樂天點點頭。

他給施紫竹使了個眼色,施紫竹四人離開了,他們可以施展四象封印,將那些人暫時留在別墅!

很快警察來了,這些年輕男女都被帶走了,這些人的罪名估計就是涉嫌聚眾**罪還要賣淫**罪了!甚至還有吸毒罪!

「行了,你們先回去吧。」樂天看著施紫竹說道。

施紫竹四人點點頭,他們的身影快速地消失在了黑暗中。

樂天和韓妮妮就躲在暗處看著這些人被帶走,一直到別墅裡面徹底的安靜下來。

「我們不離開?」韓妮妮奇怪的問。

「哪有那麼容易?為了救你我答應了幾個小鬼幫他們滿足自己的心愿,這件事不做以後會有大麻煩的……」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韓妮妮愣愣的看著樂天。

「以後交朋友能不能謹慎一點?有錢的男人你還是少接觸吧。」樂天還在絮絮叨叨的教育著。

韓妮妮眨了眨眼。

這傢伙看起來很關心自己的樣子?

「出來吧!趕緊把你們的心愿說完,我還要送我的妞回去呢。」樂天哼了一聲。

幾道小型旋風突兀的出現,樂天看著它們。

韓妮妮嚇了一跳,她急忙躲在樂天的身後,剛剛這傢伙說送他的妞回去?說的不是自己吧?

沒想到樂天聽完了這幾個小鬼的願望,他破口大罵!

「你們特么都是色鬼投胎嗎?這個東西我特么根本做不到!」 “組織那邊有變化,那些不支持實驗的被壓了下去,現在當道的是一些極端分子。最近可能有一些大計劃。”冷叔這話說出來之後,我們幾個人都嚇了一大跳。

“什麼計劃?”方大師趕緊朝着冷叔和張叔問道。

只不過,張叔和冷叔兩個人現在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計劃。只知道這次的計劃和財經學院有關。 癡情錯付:愛人慢點來 但是他們兩個這次也不算完全沒有收穫,至少和組織裏面的那些反對實驗的人聯繫上了,如果一旦那邊有什麼動靜的話,就會立刻通知他們。

不過這樣。方大師還是覺得不太放心。 溺愛成婚 尤其是得知那些人的目標是在財經學院的時候。更加讓人有些擔憂。要知道。馬上就到了期末考試的時間。這個時候可是學校裏學生最爲忙碌最爲集中的時候。

萬一在這個時候來那麼一下,那麼結果可想而知。

“老冷,看來咱們接下來有事兒做了。得趕緊去附近看看,隨時監視着那些危險人物。”方大師說完話之後,轉過身來把這兒的事情拜託給了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自己帶着冷叔和張叔離開了。

看到方大師離開。旁邊的楊老爺子朝着羊駝子交代了兩句,羊駝子也不知道從方大師的手中接過一個什麼東西。急匆匆的朝着方大師他們追了過去。

“好了。現在就只剩下了我們幾個,準備開始吧。”智明大師關上門之後,轉過身來朝着我和楊老爺子說道。

說完話之後,楊老爺子和智明和尚就帶着我進入一間臥室,把裏面的所有東西都搬了出來。然後智明和尚和楊老爺子就開始在房間裏面佈置,而我則是把搬出來的那些東西收拾好。

等到楊老爺子喊我進去的時候,我才發現整個房間裏面看上去陰森森的,原本潔白的牆壁上畫着很多猙獰的畫像,不知道到底是一些什麼動物。那些動物就好像是或者的一般,眼睛盯着讓我都有些發毛。

而另外一面牆上,畫着的是五百羅漢,各個怒目猙獰,就好像是要從牆上爬出來一般。

地面上,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各坐一遍。左邊智明大師坐在一塊兒很簡單的蒲團上面,而旁邊的楊老爺子坐在地上畫的八卦上面。整個房間裏,只有四個牆角點着蠟燭。昏黃的火焰微微搖曳着,讓整個房間顯得更加的詭異。

“葉子,過來坐我們倆中間。”智明大師朝着我招了招手。

我過來之後從看清楚,智明和尚在蒲團上並不是盤腿坐着,而是兩條腿耷拉在地上,看上去就像是梁山好漢一般。

坐在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中間,兩個人一人抓住我一隻手。瞬間,剛纔還笑眯眯的智明大師,也變得滿臉嚴肅起來。

沫寒和潘曉瑩說的那一幕又出現了,楊老爺子和智明和尚兩個人都開始念起了神祕而又古老的咒語。智明和尚唸的可能是梵文佛經,我之前在電視上好像聽到過,但是楊老爺子唸的是什麼我倒是沒聽過。

就在這兩人咒語想起來的時候,我的意識也開始被吸引過去。兩種咒語融合在一起,就好像是有一道白金相交的光線,從頭頂落下來,把我籠罩在其中。身上暖洋洋的,比在冰天雪地裏烤火還要更加的暖和。

漸漸的,我的意識也開始變得一片空白。

接下來,我非常美的睡了一覺,好像做了很多的美夢,只不過到底夢到了什麼,卻一點印象都沒有。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前房間裏依舊沒有什麼變化,唯一有變化的就只有牆角的四根蠟燭,現在已經燒的快到底了。

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的聲音還沒有停下來,剛想去仔細聽他們唸的是什麼,可是這剛剛聚精會神去聽,才發現那聲音大若驚雷在耳邊響起,每一句都好像重錘砸在我的身上。我開始渾身疼痛劇烈的掙扎起來,但是兩隻手分別被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抓住,根本就掙脫不了。

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的手就像鐵鍬一樣緊緊的攥緊我的手腕,感覺手腕裏面的骨頭都已經被他們給捏碎了一般。而且這樣,他們的聲音還沒有停。

在這種情況下,我只好默唸清心咒,讓自己一直保持在清醒狀態下。不然的話,我害怕自己會再次疼的暈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牆角的幾個蠟燭先後滅掉,整個房間都陷入了一片漆黑的昂中,而也就在這個時候,智明大師和楊老爺子的聲音同時停了下來,他們兩個人攥着我的手也同時鬆開了。

我整個人一鬆,渾身癱軟的趴在了地上,衣服全部都已經溼透了。

“葉子,我扶你去睡會兒吧,等明天再檢查效果。”楊老爺子站起來,十分疲憊的朝着我說道。

我現在根本就站不起來,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兩個人一人一隻胳膊,把我拖進了房間裏扔到了牀上。就在兩個人剛出房門,我就聽到“碰”的一聲,整個房間都在房子都在顫動。我知道這肯定是智明大師倒下了,可是我根本就無能爲力,躺在牀上,連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晚上。方大師他們已經回來了,在外面說話,只是我現在還是渾身都沒有力氣,根本就不想出去。甚至,連伸手去把手機拿過來的力氣都沒有。

躺了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才恢復了一點點力氣,方大師他們在外面買了飯給我送來。

“方大師,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呢?”我艱難的坐起來,朝着他問道。

“還在睡着呢,師叔他們兩個消耗有些過度,估計明天才能醒過來,就算醒過來估計也得兩三天才能完全恢復過來。”方大師說這話的時候,臉色不是太好。

看到他這樣,我心裏也是一驚,然後趕緊問道:“方大師,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兒?”

“我們今天出去,發現了不少可疑的人,估計組織的計劃,很有可能就在這幾天進行。師叔和智明大師現在這情況,對於我們十分不利。”方大師嘆了一口氣朝着我說道

這情況,還真的有些不太好,智明大師和楊老爺子現在已經算是我們最大的依仗。如果那邊真的趁着這兩天進行計劃,那麼我們的實力會大打折扣,不一定能夠阻止他們。

“沒事兒,葉子,你現在好好休息吧。”方大師說完話之後,就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剛起來,就看到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他們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嬌妻養成計劃 兩個人雖然臉色慘白,但是看上去精神還不錯,我就知道應該已經成了,只不過他們笑的卻有些怪異,就好像是在調笑一般。

“楊爺爺,怎麼了?”我好奇的朝着楊老爺子問道。

“沒事兒,恩,該起牀了,待會兒告訴你結果。”楊老爺子好像心情很好揹着手走了出去,旁邊的智明和尚直接笑出聲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們的舉動讓我更加的好奇,等起牀進了洗手間才發現,我整個人的臉都腫的好像豬頭一般,就跟被人痛扁了一頓一樣。不只是臉上,就連身上好多地方,都出現了這種情況。最明顯的還是手腕上那兩個發黑的“手環”,簡直觸目驚心。

出來之後,問過才知道,這都是昨天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的傑作。昨天我感覺到好像被打,那並不是假的,而是真實的,現在這情況就是昨天的後遺症。

“葉子,你該慶幸,出手的可是五百羅漢啊。”智明大師笑呵呵的開口說道。

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直接問我到底什麼情況。

“放心吧,你身體內的那東西算是壓制住了,只要不輕舉妄動,兩年之內不會再擴散。”楊老爺子說話的時候很有底氣,在我沒醒來之前,他就已經查探過了一次。

聽到他們這麼說之後,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這兩年的時間,讓我的希望又增加了不少。

正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砰”的一聲巨響,整棟樓好像都在搖晃,就好像是地震了一般。幾秒鐘之後,外面響起一片嘈雜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我們就知道外面發生大事兒。

趴到窗戶邊看的時候才發現,所有人都在朝着財經學院那邊跑,也不知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就在此時,林萌的電話竟然先打過來了:“葉子,學校的人工湖塌了,整個湖心島都沉了。”

聽到這話之後,方大師和冷叔相對一眼,轉身就出門朝着財經學院那邊跑去,本來我也想去看看,但是被楊老爺子和智明大師個攔了下來。

“葉子,那邊情況不明,咱們現在不適合過去,至少等情況弄清楚之後再去。”楊老爺子說話的時候,目光一直緊盯着那邊。不過忽然好想想起來什麼,轉過身來對沒有出去的張叔問道,“楊樂哪兒去了?” 韓妮妮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突然發怒是為了什麼?

樂天也是無語,找來的這幾個小鬼居然全特么是色鬼!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些年輕人經常在這裡舉辦這種亂七八糟的聚會的原因,這些小鬼的最後念頭居然這麼奇葩?

「你是怎麼死的?」樂天指著一個小鬼。

「自殺……自閉症。」

樂天靠了一句,這貨估計到死也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

「你是怎麼死的?」樂天又指著另一個。

「被人打死……」

「你呢?」樂天又看著最後一個。

這最後一個小鬼默默無語,她慢慢的撩開自己的頭髮,樂天靠了一句,這特么是個女鬼……

「你一個女鬼你特么有這種要求我也是無語了……」

樂天一副自己見了鬼的表情。

「樂天……你在做什麼啊?你……你自言自語什麼?」韓妮妮嚇的手腳冰涼。

樂天取出一片柳葉,在韓妮妮的眼皮上抹了一下。

韓妮妮眼前一晃,她就看到了三個淡淡的身影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們說的我反正是做不到,現在我給你們兩條路,要麼我超度了你們,要麼我直接把你們打得魂飛魄散,你們自己選吧。」樂天哼了一聲。

韓妮妮奇怪的看著面前的三個東西,這就是鬼?

這三個東西好像在商量什麼……

「他們說什麼?」韓妮妮疑惑的問。

「他們要我在這裡睡了你……」樂天回答。

韓妮妮驚訝的瞪大眼睛。

那三個鬼對著樂天手舞足蹈,韓妮妮對自己看到的東西無法理解,這個世界有鬼她是相信的,但是這麼奇怪的鬼,她還是有點不能接受。

「行行行!我算是怕了你們了!各退一步行不行?」樂天無奈的說道。

韓妮妮看著樂天,退什麼?

樂天突然抱住了自己,韓妮妮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要做什麼?

下一刻,自己的嘴巴就被封住了,韓妮妮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這個傢伙居然強吻了自己?

這個吻的時間很長,韓妮妮不經意的看到那三個鬼居然在聚精會神的看著……

她要斷氣了……被一個吻憋死的女人,韓妮妮估計自己是第一個。

她終於暈了過去!

樂天鬆開了韓妮妮。

「行了!別太過分了,我是有老婆的人……你們幾個既然都死了,就沒有必要在凡世停留了,我送你們一程。」他看著那三個小鬼。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