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強了好多,虛相便是如此可怕,那待我能凝聚出實相的手印,那力量該是如何恐怖?」青陽嘖嘖稱道,但手上卻是沒有絲毫留情,五指已然彎曲下去。

Post by zhuangyuan

沒錯,隨著青陽實力提升和對九幽大手印的熟練,青陽漸漸能對九幽大手印的形態竟然遙控,此時九幽大手印就是青陽的手一般,雖然要控制它,青陽需要消耗巨大的魄力,但那相對之的力量,卻是如此可怕,華凌松根本沒法反抗!

「你我沒死仇,但如你這般人,死不足惜!」青陽閉上眼睛,五指狠狠一抓。

咔!

一道碎裂的聲音兀地響起,而伴隨那聲音的響起,華凌松的表情在此刻便是定格在驚恐之上,他瞳孔中的神採在此刻也是漸漸被空洞的漆黑取代,靈魂碎裂,生機破滅。

青陽鬆開五指,瞬間那九幽大手印便是緩緩消散,而那股森冷氣息卻是瀰漫在此地,仿若地獄一般。

「呼!」青陽擦了擦額間的汗水,這九幽大手印的消耗的確是大啊。

「此番雖然是廢了些手腳,但也算是完成了點心事,如此一來,紫雲門應該能在宗門大比上脫穎而出吧,唉。」青陽無比惆悵的望著天邊,此刻天際也是微微泛白,快天亮了,是時候該離開了,再不走,怕是要引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了。

「風師兄,蘇幕遮師姐,還有蘇晨師姐…,別了。他日有緣再相見…」

在晨風淼淼中,青陽留下一道無聲的嘆息消失在這片叢林間。

此番別,何時再相見?

聚散無常,怨誰錯?

(p:今天考完高數,不出意外,應該是滿分!爽歪歪,近來一段時間的努力沒白費!) 第九十八章準備

微微泛起魚肚白的天空之下,死亡獄林外部,一群人正以極快的速度在叢林中前進,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方向——西方!

剛才那道刺眼的紅光令得殷天閻眉頭直跳,而那與華凌松共處同一帳篷內的女子此時也是將先前發生詭異的事情告訴了前者,前者聞言大驚失色,旋即便是召集人馬,立即前往那紅光的方向,他知道,這絕對是陰謀,針對華凌松的陰謀!

一刻鐘后,當他們趕到現場時,卻是被現場的景象和氣息震撼得頭皮發麻。

這是一片怎麼樣的場景啊?觸目驚心的一處被挖空般的平地,四處斑駁的石屑,以及那久久不散的森幽氣息,令得眾人心中不由冷冷一顫,青陽那九幽大手印的餘威,竟還殘留在原地!

「啊!」

忽然有一女弟子尖叫出聲,眾人循聲望去,竟是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倒在前方那被挖空的大坑中,那是……華凌松!

殷天閻最先反應過來,立即陰沉著臉閃身過去,他臉色極為難看,眼眸中被一股濃濃的不可置信之色所覆蓋,在他看來,以華凌松的沖帶境修為居然會被埋首此處!


「查!!趕快給我查出是誰幹的?!還有,捏碎傳令符!」殷天閻寒聲喝道。

眾四清宗弟子紛紛痛苦出聲,神色中滿是不可置信,此刻的殷天閻也是心亂如麻,華凌松身上居然沒有什麼外傷,那到底是什麼令得沖帶境的他都是含恨於此?會是紫雲門那幫雜碎么?他微微搖了搖頭,那根本不可能!


而就在殷天閻焦頭爛額時,紫雲門這邊也是騷動不已,因為據探秘弟子的話語,令得紫雲眾人知道那四清宗的天才華凌松居然是埋首在西方一片叢林中,也就是適才那泛起紅光那邊地域。

然而,這對於紫雲門來說,是一大好事,只不過,這事情到底是誰幹的?眾人心裡暗自打著鼓,在他們心中,緩緩浮現一道削瘦的身影。

咻!

而就在此時,一道紅光兀自從密林中閃了出來,眾人神色震動的看著它,因為那紅光竟是化作幾行雋永清秀的字體:「諸位師兄姐,我是青陽,先前我已將華凌松此獠斬殺,只不過後事繁多,我卻是不能再跟諸位師兄姐前往參加宗門大賽。同時此事我也希望大家能夠隱瞞起來,從此之後,紫雲門,就靠大家了!以後有緣自會再相見,小子青陽致上!」

幾個呼吸后,那閃爍的紅色大字便是化作風一般散去,只留下眾人那滿目震動的神色,果然是他乾的!

「我就知道是他做的,也只有他這妖孽才做的出啊!」一弟子感嘆道。


而此時,卻是有一女子嬌軀輕輕顫抖起來,兩行清淚,控制不住滑落了下來。

「晨師妹,別這樣,這不是青陽所希望看到的,他為我們做的,已經夠多了!」風連城輕輕一嘆,看著蘇晨道。

蘇晨聞言沒有任何反應,只是一臉痛苦的流著眼淚,你就這麼走了么?一聲不響?我真的好討厭你這混蛋啊!

蘇晨在微風中顫抖不已,那俏臉早已被淚水覆蓋,哪有先前那嬌俏活潑神色,現在的她,任誰見了,心中都是會泛起一股憐惜之意,蘇幕遮也是眼角泛紅,將蘇晨緊緊抱住。


……

就在眾人哀傷的同時,正主青陽此刻卻是腳下帶風,急速穿越叢林,剛剛斬殺了華凌松,怕是會惹出諸多事端,正所謂殺了小的,必會引出大的。

青陽雖然不知道四清宗會有什麼大人物在這叢林中,但凡大宗大派,弟子在外歷練,必會有人在暗中守護,所以青陽星夜疾馳,只想快點出了這死亡獄林。

事實上,四清宗的確有強者在死亡獄林外守護著,只不過那卻是需要宗內弟子捏碎傳令符他們才會行動,而華凌松自詡天才橫溢,決計能夠殺了青陽,所以也就沒有在意胸口那枚傳令符,真是陰溝裡翻船,怪誰?

….

當晨曦的光芒破開天地時,青陽也已是來到了死亡獄林外的一處山丘休息,此刻的他,滿臉悵然,自從踏入修為路以來,他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他以前所無法想象的事情,無論是殺人還是被殺。

「紫雲門一事已了,還有一個月就是那遠古秘境的開啟了!只要我能解開封印,那我便回到落昏鎮,問問爹娘,那青炎吊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青陽喃喃自語,言語間,卻是有著些許茫然。

關於他爹娘的身份,青陽真的是很想知道啊,那天從青炎吊墜里出現的那道身影,至今依舊令青陽無法忘卻,那到底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覺啊?

「不過,那遠古秘境極為危險,想來應該做些準備啊…」青陽解下背上的在舞神劍,輕輕摩挲著劍身,輕輕的道。

而就在青陽思考的時候,那原本暗淡的在舞神劍居然在此時放出淡淡的青光,一道滄桑的身影緩緩在青光中浮現出來。

豪門盛婚: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這…劍老??你不是說要沉睡一段時間么?」青陽詫異的看著眼前那長發垂地的身影,此人正是劍老!

劍老聞言,笑吟吟的道:「呵呵,少主,老夫不放心你獨自一人去那遠古秘境啊,那地方,在我記憶中,是一些強者留下的地方,以少主目前的實力,恐怕凶多吉少。」

青陽聞言心頭一暖,沒想到劍老再度出現居然是為了青陽的安危。

「想來也是,既如此,那劍老便是隨我去一趟遠古秘境吧!有劍老相助,如虎添翼啊!」青陽微笑,開懷的道。

劍老的見識深不可測,此番遠古秘境一行,有了劍老在身邊,想來能化解很多危險啊。

「少主言過其實了,老夫現在只是一道非常微弱的靈體而已,不能起什麼作用的。」劍老聞言也是淡淡一笑,道。

「恩?微弱的靈體?」青陽聞言眼睛一亮,這劍老莫非是在暗示什麼?

「劍老,您起的作用就大了,不過,劍老,需要小子幫忙做些什麼呢?」青陽狡黠的看著劍老,道。

「哈哈哈,少主果然聰慧無比。沒錯,老夫現在靈體微弱,除了一些殘留的記憶外,沒什麼作用。但是,如果我的靈體能夠稍微凝實一些,那麼想必一些手段,我也是能將之施展出來!」劍老烏髮無風自動,笑吟吟道。

「恩?小子應該如何做才是?」青陽聞言眼睛大亮,劍老的手段,青陽是不知道,但是要知道,他可是遠古靈體,那些手段,即便是小小的施展一下,恐怕也能震懾四方了。

「少主,用你的魄力幫我煉靈!」劍老眼神微微一閃,道。

「煉靈?」青陽疑惑的道。

特種兵之萬界軍火商 恩,煉靈一事,還得嘟嘟幫忙啊。」劍老道。

而此時,嘟嘟也是兀自從青陽體內識海內那本漂浮的神魄操一書裡面緩緩閃現出來。

「烏拉拉,劍爺爺也出來了,怎麼能少得了我嘟嘟呢?」嘟嘟依舊一頭飄逸的紫發,那精緻嬌俏的小臉,也是令得青陽微微失神。

「大哥哥,我來教你煉靈吧,不過…」嘟嘟俏生生的道。

「不過什麼?」青陽問道。

「你這段時間得陪我玩,嘻嘻!」 第一至尊 ,嘴角的酒窩煞是可愛。

青陽聞言摸了摸鼻子,道:「好好好,哥哥陪你玩好吧。」

於是,接下來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青陽便是跟隨劍老和嘟嘟,為即將到來的遠古秘境之行做準備。 第九十九章煉靈

翌日,青陽來到了一處深幽的山谷。

此谷幽靜恬淡,谷的邊緣還有一條粗壯的瀑布,瀑布雖然不大,但那衝力卻是令得整個山谷發出轟隆隆的響聲,這是一處鮮有人發現的山谷,此番倒是被劍老找到了。

「呵呵,少主,我剛才所探尋到的,便是這個地方。此地深幽安逸,人煙稀少,特別是這瀑布,極其適合作為你替老夫煉靈的場所。」劍老烏黑的長發無風自動,仙風道骨,自成一種大氣度。

青陽聞言環顧四周,大為疑惑,道:「劍老,這煉靈還需要場地?」

見到青陽疑惑,劍老笑而不語,而一旁的嘟嘟卻是飄了過來,她小嘴輕輕一笑,道:「大哥哥,這煉靈呢,是需要在極其安靜的心境下方才能有所成效,而這個地方深幽靜謐,沒有外來雜音,對安定心境的幫助是很大的,而且這瀑布更是天造地設啊。」

「我還是不明白。」

「哈哈,大哥哥,試問,你在那瀑布下淋個一天一夜,心會不會徹底靜下來?」嘟嘟解釋道。

「恩…這得因人而異了…哦,我知道了,所以這裡的環境幽靜,才顯得彌足珍貴!」

「對,即便瀑布不能讓你靜下心來,但伴隨這地方的幽靜氣息,想來一般人都是能夠使得心境沉靜下來的!」嘟嘟道。

「原來如此,那煉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青陽終於問道點子上了。

嘟嘟聞言眼睛微微一亮,道:「所謂煉靈,其實便是運用自身魄力,通過一定的法印將魄力煉化,使得魄力成為一種真正意義上的靈魂力,精神力,從而達到修復靈魂的功能。」

「難道魄力還不算真正的靈魂力嗎?」青陽疑惑。

「舉個例子說明,你身上的魄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可以循環的,即無限,但你覺得你的靈魂是無限的么?你能認為你的靈魂力量是無限的么?要知道,一個人要是有無限的靈魂力量,那麼他將會無敵於世。」嘟嘟板起臉,認真道。

青陽恍然大悟,道:「的確,人恐怕是無法達到無限的靈魂力量的。」

「那倒也不是,曾經那位創下神魄操的魄帝,他的靈魂力量,便是無限的,他的存在是極為恐怖的,但強如他,也是埋葬於歲月之下。」嘟嘟唏噓回憶道。

青陽聞言,也是頗為感嘆,人到底是什麼活在這世上,生存還是其他?這個問題,沒有答案。

「好了,大哥哥,廢話不多說啦。現在我就教你煉靈的法印。」嘟嘟回過神來,道。

青陽微微點了點頭,表示已經準備就緒。

「這是大冥煉靈法,具有強大的煉靈功效,分為九層,但其修鍊至第九層時,使得死人復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嘟嘟紫色大眼閃爍著亮光,道。

「居然能復活死人?」青陽嘖了嘖嘴,難以置信的道。

「是的,只不過,至今沒有人修鍊成功過,創始人也沒修鍊過,這只是一種猜想,推演到最後一層的結果而已。」

「好啦,不想那麼多了,我們開始吧!」青陽搖了搖頭,道。

「大冥煉靈,身化玄幽,引冥靈之氣,升靈道之光,左於玄,右鎖幽,天道地,地道人,人道冥,冥化靈,靈聚氣……」隨著嘟嘟的呢喃聲,青陽的耳中也是緩緩聽到一些晦澀玄奧的口訣,這是法印口訣!

劍老則是在一旁負手觀看,雖然此番主要便是為了他,但他的神色依舊沒有絲毫著急,只是眼睛平淡的看著青陽和嘟嘟。

幾個時辰過後,青陽終於是將那口訣通通記住,他那超強記憶力,在某些時候,的確是起了很大的作用。那長長的口訣,硬是讓他在短短几個時辰內記住了。

「呼,是時候開始了!」青陽輕輕吁出一口濁氣,旋即眼神大亮,對著劍老道。

劍老見狀微微一笑,對著青陽微微彎腰,道:「有勞少主了!」

青陽咧嘴笑道:「客氣了,劍老!」

旋即青陽脫下外衣,露出健碩的上身,那強壯有力的肌肉,在陽光下反射出銳利的光澤,青陽解下頭上的束帶,那漆黑的頭髮瞬間猶如瀑布般散落開來。

他緩緩踏進幽谷里的河流,然後漸漸靠近那瀑布,青陽只覺涼意伴隨著水花不斷撲面而來,這是一種生理上的涼,但要將之轉化為心理上的涼,卻是需要時間。

嘩啦嘩啦。

青陽在瀑布下盤膝而坐,任憑那飛流直下的巨力瀑布轟在其身,那是一種極端的透心涼,甚至是泛著一點冷意,但由於青陽運轉其體內的魄力,所以那股寒意也是瞬間蕩然無存。

「大冥煉靈,身化玄幽,引冥靈之氣,升靈道之光,左於玄,右鎖幽,天道地,地道人,人道冥…」在青陽念念有詞的過程間,時間也是悄悄從指縫溜過去。

一個時辰,很快便是過去。而青陽依舊是盤膝在瀑布下,此刻的他雙眼閉合,身上泛著微微的紅光,而一股比幽谷更深幽的氣息也是從其身上緩緩瀰漫而出。

「那便是修鍊大冥煉靈的徵兆,深幽釋放!」嘟嘟輕輕的道。

「接下來,我看也差不多,應該是開始要煉靈了!」嘟嘟接著道,示意劍老靠近青陽。

劍老見狀也是毫不猶豫的來到了青陽的身邊,只見青陽此刻眉心處居然泛起一個微微的黑色印記,那印記呈月牙狀,有道是幽冥玄月,這大冥煉靈法印也是月牙狀的。

此刻的青陽心中清明無比,一股由內而外的靜意流轉心間,這令得他這些日子來在死亡獄林的殺戮,也是緩緩平息沉澱下來,正所謂芳華洗盡,必是返璞歸真!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