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屬下自知是逃不出王爺的眼睛,可是這是一場惡戰,屬下希望能跟隨王爺左右。」

Post by zhuangyuan

抬起頭的瞬間,一張面癱的俊臉浮現在眼前……

原來是冷清寒啊!

忽忽……差點被嚇死了!

歐陽紫玥心有餘悸的看著君無邪一副風雨欲來的表情。

完了!

這下冷清寒要死翹翹了!!

君無邪是真的生氣了!!!

「冷侍衛,請起!」君無邪上前,扶起冷清寒,「本王知道冷侍衛對本王忠心耿耿,只是此次一戰非同小可。」

「王爺,屬下本來就虧欠王爺。」

虧欠?他應該說的是上次他和珠兒私奔,沒能顧忌上她的事吧?

原來冷清寒也是個很重情義的人呢!

歐陽紫玥在心中暗嘆,不禁把這妹夫的印象分又標高了些。

看著君無邪將冷清寒帶到前面去了,歐陽紫玥鬆了一口氣:原來沒有什麼啊!那君無邪要是發現她也偷偷溜進來了,說不定也會一時無奈,這般從輕處理呢!

可是後面的事實證明,一切只是她太樂觀了!

已經走了三天了,歐陽紫玥累的都快虛脫了,更別提周圍那些年邁的老人們,他們都也一臉倦色,整個人頹然不正,毫無精神,這樣連走路都艱難更別提打仗了!

並且……越往前走,路似乎越難走了……

越來越大的雨如冷箭一般,狠狠的刺向肌膚。

處處是泥濘,沼澤,稍不留神,就會深陷進去。 處處是泥濘,沼澤,稍不留神,就會深陷進去。

這裡似乎是最後一個村莊了,再往前走,會面臨的是什麼東西,他們誰也不知道。

君無邪回望了一眼,已經懶散的隊伍,倏然出聲:「本王命令你們,在這個村莊找個地方落腳,等本王從幡城回來,再一起啟程班師回朝。」

哈?他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準備隻身去闖幡城嗎?

「王爺,雖然我們並無高超的武藝,但既然是你的將士,也會誓死效忠的。」一個年紀稍輕的小將突然站出來。

因為很年輕,自然是心高氣傲的很。

「本王不希望你們白白去送死。」君無邪眸光一沉。

「王爺……」也有不少將士突然出聲,希望能夠跟隨三王爺繼續征戰。

他們心裡的孤傲與自尊容不得他們就這麼袖手旁觀,最後徒享其成。

「此事不必多說,本王心意已決。」君無邪說完,就揚鞭欲走。

「慢著——」一道夾雜著氣憤和焦灼的聲音響起,「君無邪,你就這麼喜歡一個人去送死嗎?」

眾人循聲望去,究竟是何人敢如此囂張,竟敢直呼三王爺的名諱?

君無邪也錯愕了一下:她不可能,也不應該在這的!

然而現實擊潰了他所有的防備,在這條路的最前端站著一個人,密婕輕眨著,氣勢洶洶的指著他。

「玥兒……」他迅速下馬,銀色的盔甲在風中劃過一道漂亮的弧線。

才不過幾秒鐘,他就已經緊緊把她攬在懷中:「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想去的地方,還沒有人能攔的住我!」歐陽紫玥得意洋洋的抹了抹鼻子,本來臉上就全是污泥,此時更是跟只小野貓一樣。

「你就這麼徒步跟了我們三天?」君無邪憐惜的吻上她的臉頰,她瘦了,瘦了好多。

心疼的無法自已……

「三天算什麼?我還準備一直跟下去的,可是你突然要一個人去,我也不得已,只能站出來了……」歐陽紫玥糾結著小腦袋。

「回去!」君無邪突然推開她,冷冷的說道,「幡城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你去的地方,我就要去!」歐陽紫玥也不依不撓,本來她就一肚子火了,現在他的這句話無異於是在火上澆油。

「王副將,交給你一個任務,送三王妃回府!」君無邪不再心軟,直接下令。

原來這就是三王妃啊!

眾人恍然大悟,然而更讓他們吃驚的在後面!

當一個彆扭固執的男人遇上一個比他更彆扭,更固執的女人,結果可想而知!

「想讓我回去,沒那麼容易!」歐陽紫玥笑得很猖狂,突然從腰間抽出一把小刀,抵住自己的脖子,「你要敢送我回去,我現在立馬就死在你面前。」

「玥兒——」君無邪看著她毅然決然的樣子,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生平還沒有被一個人威脅到這種地步!

並且這種威脅讓他心驚膽戰,她的那柄小刀彷彿不是抵在她的脖子上,而是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並且這種威脅讓他心驚膽戰,她的那柄小刀彷彿不是抵在她的脖子上,而是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玥兒,你放下刀。」君無邪緊盯著那閃亮的刀鋒,好生勸誘道。

「放下,可以!但是,你要讓我跟著你一切去!」歐陽紫玥也沒忘記自己的目的。

事實上她也是個怕死的人,這冰冷的刀鋒架在她的脖子上,她感覺自己的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

見君無邪還是沒有鬆口的意思,歐陽紫玥把眼睛一閉,豁出去了,一狠心,往脖子上切的更深了一些。

血慢慢的滴落在地上,濺起一朵朵炫目的血花。

「你放下!只要你放下刀,我什麼都聽你的!」他的心備受煎熬,看著那刺目的血,他就感覺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捅了一刀,那種痛苦不言而喻。

「你說的啊!大家都聽到了,可要替我作證!」歐陽紫玥這才放下刀,有些虛弱的笑笑。

這麼一鬧,把自己都嚇到了!

君無邪趕緊走過去,從身上撕下一塊布,細心的纏上她細膩的脖頸。

「你知不知道,你剛才把我嚇死了!答應我,以後不許再做這樣的傻事!」君無邪心有餘悸的看著她脖子上那突兀的布片。

「那也是你逼我的!」歐陽紫玥狠狠的剜他一眼。

眾人看著他們,皆鼓起掌來:三王爺和三王妃真是伉儷情深,等他們回了都城,一定把此事傳為一段佳話!

…………

「有沒有好一點?」兩人騎在馬上,君無邪從她身後緊緊環住他,溫熱的鼻息掃過她的脖頸。

「你都問了五十七遍了,還真當我是泥娃娃做的啊!」歐陽紫玥扭過頭來,有些好笑的看著他。

就因為這動作,傷口有些崩裂了,疼得她小臉皺成一團。

「弄痛了吧?」他皺著眉頭,沒加多想,溫暖的唇瓣就落在了她的脖頸上,輕柔的像一片柳葉。


歐陽紫玥驀然紅到了耳根:「有人,有人,不要這樣子!」

君無邪看了冷清寒一眼,冷清寒倒也很識趣的把眼神別開來了,他本來就對八卦不感興趣。

「這下沒人了……」君無邪壞壞一笑,義無反顧的俯下頭,深深的吻住她。

紊亂的氣息在兩人之間流轉開來,感動與疼惜溢滿整顆心,讓君無邪把歐陽紫玥圈的更緊了些,眸光深諳:玥兒,這叫我如何不愛你!

——————————————————————————————————————

深夜,龍陽殿內——

「皇上,這是臣妾特意為皇上準備的銀耳蓮子粥,潤肺養胃,生津益氣,臣妾看皇上也為國家大事操勞到這麼晚,實在是很心疼。」

魏璇在殿下凝望著那張冷酷俊朗的面容,小手將手絹拽的緊緊的,以掩蓋掉自己心裡的驚慌。「璇兒有心了。」君無殤看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魏璇親自將那碗熱氣騰騰的粥給端了上來,望著君無殤,風情萬種的笑道:「皇上,這粥要趁熱喝,來,讓臣妾喂你。」 魏璇親自將那碗熱氣騰騰的粥給端了上來,望著君無殤,風情萬種的笑道:「皇上,這粥要趁熱喝,來,讓臣妾喂你。」

伺候的李公公看到這架勢,招呼了一下周圍的宮女,太監,一起退了下去。

君無殤看著這張近在咫尺的美麗容顏,心中兀自冷笑:這個女人,他沒找她算賬,她還自己找上門來了!本來他就對她不怎麼待見,現在知曉她一副蛇蠍心腸,心中的厭惡愈發深刻!

他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他倒要看看,她又在耍什麼花招!

他從她手中接過湯匙,眸子垂了下去:「朕自己來就可以了。」

魏璇稍微失落了一下,可是眼睛卻仍是一瞬不瞬的緊盯住他握著湯匙的手: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她就要成功了!

君無殤把湯匙放到嘴邊,一股淡雅別緻的清香飄入他的鼻息……

他有些詭異的笑了一下,卻終究還是把那整湯匙的粥給喝了下去。

魏璇看到他把粥喝下,提在嗓子眼的心也緩緩落下。

「味道不錯。」君無殤優雅的擦了擦嘴,把碗放下了。

「璇兒,朕已經把粥喝了,你先下去吧!」

他這等於是下了逐客令,可是,她魏璇哪是會放過時機的人啊!

魏璇的身體一下子變得比貓還要軟,瞬時就癱倒在君無殤的懷裡,不安分的小手在他堅硬的胸膛不規則的畫著圈圈。

「皇上——」她的聲音柔媚至骨,聽的人的心一陣酥酥麻麻,半天都回不過神來。

君無殤卻只是冷冷一笑:狐狸尾巴終於還是露出來了嗎?

瞬間她就輕褪下身上所有的阻礙,白皙柔滑的身子曝露在燭火下,嬌嗔得顫抖著,彷彿一朵等著人來採擷的花朵。

她的手指一路下滑,順著君無殤的腰帶摸索而去:只要今晚,只要今晚一成功!她就可以懷上龍種!到時候多少個女人她也不怕!

「啊……」魏璇一陣痛呼,看著自己已經變得嫣紅一片的手腕,掙扎著拍打著君無殤的胸膛,「皇上,您這是在幹什麼?」

「那璇貴妃現在又是在幹什麼呢?」君無殤冷冷睨她一眼,毫不留情的把她推倒在地。

嬌柔的身子碰上冰涼的地面,讓魏璇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皇上,臣妾不知道皇上在說什麼。」

魏璇此刻心亂如麻,眼神四處飄忽,倏然撇到地上那一灘濁物,頓時明白了。

皇上原來沒有吃,沒有吃她加了十倍五石散的粥。

這一切不過是他反其道而行之,給她下的套!


「不要以為你做的那些事朕不知道。」

貴如神邸的男子居高臨下的睨著她,那般陰冷的目光像是無數根針刺進她的肌膚里。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