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就因為趙媽是老人,才更不應該犯錯。」

Post by zhuangyuan

慕卿緩慢地走到床頭,拿起床頭上的餐盒。

「你兒子生病,你可以和我說,我是不會吝嗇每天給你兒子帶只雞做湯的。」

「可是偷東西就不太好了吧?而且,你偷了雞湯后,還往裡面灌白開水。」

慕卿打開餐盒蓋子,病房內瞬間飄散著濃郁的雞湯味道,慕卿蓋上蓋子。

「這個雞湯裡面加了很多對孕婦進補的藥材,所以味道也是獨一無二的,管家覺得這樣的錯誤是不是可以原諒?」

聞著雞湯的味道,聽到慕卿的話,管家失望的看著趙媽。

「趙姐,你說你怎麼這麼糊塗啊?你和少爺少奶奶說,他們都會讓你帶雞湯,你何苦偷呢?」

「我也是一時鬼迷心竅,求求少奶奶再給我次機會吧。」

趙媽噗通一聲跪了下來。

「我兒子以後都不能下床了,我不能這個時候沒有工作啊,少奶奶我求求你了。」

見到這一幕,慕卿有些為難的看向封時奕。

這畢竟是封時奕家裡的傭人,她也不好說開就開。

誰知封時奕直接拉過慕卿。

「管家,給趙媽開三個月的工資,幫趙媽付下三個月的醫藥費,剩下的就與我沒有任何關係了。」

說完,封時奕摟著慕卿出了病房。

管家只好按照顧時奕說的做,失望的搖了搖頭,跟上封時奕的腳步。

「你怎麼不給趙媽次機會?誰還沒有個犯錯的時候?」

慕卿本以為封時奕會看在路麗清的面上給趙媽次機會的,沒想到封時奕卻直接開除。

而封時奕緊緊地摟著慕卿的肩膀。

「之所以那麼對她,已經是看在我媽的面子上了,不是說偷竊不能原諒,而是我怕她會對你做什麼。」

「畢竟剛剛她直接給你跪下了,人的報復心理是誰都猜測不出來的,我不能讓你有一絲意外。」

聽到這話,慕卿心中有些感動,後跟上的管家也明白了封時奕的封慮。

的確,如果趙媽回來不知感恩的話,少奶奶的孩子很有可能出意外。

回到別墅后,封心蕊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也很唏噓。

趙媽真是走了一步糊塗路啊,不過卻沒有說封時奕做的不對。


因為換了是她,她也會這麼做的。

「時奕,我要喝雞湯。」

慕卿忽然可憐巴巴的看著封時奕,委屈的快哭了。

見狀,封時奕嘆了口氣。

「家裡還有廚師,還有其他的阿姨,你在緊張什麼?我還能餓到你么?」

「那你不早說?」

慕卿不滿的白了封時奕一眼,轉身回卧室去了。 周末,為了撮合肖志恆和月洋洋,慕卿邀請他來家裡玩。

聽到下人來報,客人來了,慕卿高高興興地由房間出來。

看著慕卿的背影,月洋洋愣了片刻,隨即連忙跟了上去。

慕卿看到客廳中說話的兩個男人,眼中閃過一抹腹黑。

走上前摟住封時奕的脖子,騎跨在封時奕的腿上。

「時奕,我們商量點事情唄?」

「咳咳咳,妹子,能不能矜持點?怎麼說我和洋洋還在這裡呢。」

肖志恆看到慕卿的樣子,都快把嗓子咳出來了。

聽到這話,慕卿白了肖志恆一眼。

「和你有什麼關係啊?我和我老公說話,你個外人插什麼話?」

「哎我個暴脾氣,洋洋來,我們也秀恩愛。」

肖志恆瞬間就炸毛了,朝月洋洋招手,誰還沒媳婦咋地?

誰知慕卿一把抓住月洋洋的胳膊。


「洋洋什麼時候是你的了?求婚了么?結婚了么?有紅本本么?」

看到肖志恆一陣語塞的樣子,慕卿翻了個白眼。

「什麼都沒有,還好意思說是洋洋你媳婦?還好意思秀恩愛么?」

「不就是求婚和紅本子么?我告訴你,我們家洋洋不稀罕。」

肖志恆被氣得伸手抓住月洋洋的胳膊,想要把月洋洋奪回來。

可是剛剛使勁,慕卿頓時痛呼出聲。

「哎呦,抻到我肚子了!」

聞言,肖志恆連忙鬆開手,無奈的看著慕卿的無辜臉。

「妹子,我又哪裡得罪你了?你至於這麼報復我?」

「不是你惹我了,是洋洋惹我了。」

慕卿委屈地趴在封時奕懷裡。

「洋洋說你只是想要我在家看孩子做飯,不支持我出去做我喜歡的事情。」

聽到這話,月洋洋心中豎起大拇指,這招太狠了。

不但解決肖志恆不求婚的問題,還解決了她想演戲的問題。

封時奕伸手拍了拍慕卿的肩膀。

「你想做什麼都可以,我支持你。」

「真的?」

慕卿故作委屈的看著封時奕,想要封時奕同意去演戲還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所以每一步都不能馬虎。

看著慕卿的樣子,封時奕點了點頭。

「真的,想做什麼就去做,有我呢。」

「看到沒?這是我有紅本本的老公,你們倆還不夠資格來這裡找我炫耀知道不?」

「你們還是快走吧,我可不提供晚飯的。」

聽到慕卿的話,肖志恆不由得翻了個白眼,伸手握住月洋洋的手。

「你就摳吧,封時奕這麼有錢你還替他省錢。」

「哥,你沒聽過那句話么?女生外向。」

慕卿絲毫不引以為恥,反而很榮幸被肖志恆這麼說。

見狀,肖志恆點了點頭。

「好樣的,你給我等著,你現在欺負我,我遲早在你兒子身上找回來。」

說完之後,肖志恆拉著月洋洋離開封家別墅。

慕卿看著肖志恆的背影,伸手摸了摸肚子。

「兒子,以後一定給媽咪長臉,把我這些年受到的欺負都給我找回來。」

而肖志恆拉著月洋洋出來后,直接去了珠寶店。

肖志恆指著櫃檯里的戒指:「你挑,你喜歡哪個買哪個,你要是都喜歡我就全給你抱家去。」

月洋洋有些懵地站著,總感覺這節奏快得有點不真實。

翌日上班,肖志恆一到公司就直奔慕卿的辦公室。

看清推門近來的人,慕卿慵懶地收回視線,她早料到對方回來找自己,畢竟昨天那一出,她可是廢了好多腦細胞才想出來的。最重要的,她都是為了他好。

肖志恆在她面前站定,帶著薄怒不語。

「我就是讓你和月洋洋表白,你想想,在這麼壯觀的場面再次求婚,總比你那次猥瑣求婚好很多吧?」

慕卿看著報紙,眼底滿是嫌棄。

肖志恆有些發愣,久久沒有緩過神來。

「你怎麼知道我求過婚,再說我到底哪裡猥瑣求婚了啊?」

「求婚不先買戒指,回身買完戒指接著求婚,哥你現在也成名人了你咋知道么?」


慕卿是真的想象不到那個畫面。

聞言,肖志恆薄唇緊抿。

「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難道被人髮網上去了?可是我記得沒有人拍照啊。」

「拍照髮網上的沒有,可是小報記者有一名。」

慕卿拿過報紙:「這個人叫什麼獨孤求敗的小編。」

「獨孤求敗?他是獨孤求揍吧?」

肖志恆嘴角微微抽搐,連這種消息都被拍下來,他要怎麼回家見爸媽啊?

「對了,這個照片還是不錯的,而且配的文也很有意思。」

慕卿看著報紙上的文字報道覺得很有畫面感。

聽到這話,肖志恆無奈地搖了搖頭。


慕卿接著又道,「對了,你應該沒忘記我之前特招進來一個天才特效小孩吧。」聽到特效二字,肖志恆心中湧起了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如實開口,「無端端你為何說起他?他在工作上可沒出任何紕漏,交給他的任務都完成得很好,甚至常常超預期完成。新項目的宣傳動畫,他擼了一版出稿,你有沒有看,特效做得以假亂真,特讓人入戲。」


表示肯定地點點頭,慕卿道,「我也看了,確實做得很不錯。只是,我要想說的不是這個。」

揚揚手上的報紙,慕卿調笑起來,「這上面的圖片,我想讓他幫忙,增加點動作特效。」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