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媽媽,您要過岩漿灘涂?是不是很熱的那種?是的話吃蛋可以幫媽媽過啊!」混沌神獸心中很是過意不去,想了想建議道。

Post by zhuangyuan

「你能幫媽媽過?那可是非常炙熱,還有巨大兇猛的岩漿巨人攻擊,你不被燒死也被打死了!」江帆一愣有些不以為意道。

「呃,媽媽,吃蛋現在不一樣了,你沒見吃蛋的身體有什麼變化嗎?」混沌神獸忽然得意的笑道。

「不一樣了,身體有變化?」江帆一愣,看了看混沌神獸這才注意到真的發生變化了,混沌神獸長高了至少十公分,一身正紅色了絨毛已是變成怪異顏色,紫藍色中夾雜火紅。


尤其是混沌神獸的兩隻綠豆小眼,變得詭異了,左眼紫藍色,右眼猩紅色,看著有些恐怖嚇人。

「你消化了那兩顆極寒和極熱的珠子?你不怕極熱和極寒了?」江帆心中一動忙問道。


「嗯,這次吃的有些猛了,極寒和極熱開始產生劇烈排斥,身體險些爆炸了,好在最終還是消化了!混沌神獸答道。

「吃蛋現在感覺到身體中蘊含著兩股極寒和極熱的恐怖能量,已經能和平相處相融了,就在腦袋裡面,極寒的在左邊,極熱的在右邊呢,吃蛋不畏懼極寒和極熱了!」混沌神獸又道。

「是啊,就是說可以吸納極寒和極熱的能量了?」江帆大喜忙確認的問道。

「可以啊,吃蛋現在覺得沒任何極熱的和極寒能讓吃蛋不適!」混沌神獸自信滿滿道。

「好,好,很好,那媽媽現在就帶你出去,敞開獨自吃,吃個夠,上萬里都是恐怖的炙熱能量,還蘊含強大的符咒能量,就是不要撐爆肚皮!」江帆狂喜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對了,吃蛋,你怎麼就醒了?以前吃飽了就睡,怎麼喊叫扒拉都不醒,這次怎麼一弄就醒了?」江帆忽然有些不解問道。

「呃,不知怎的,身體發生變化后又有些餓了!」混沌神獸道。

「那太好了,這就在你出去!」江帆狂喜道。

江帆意念發出觀察一下外面的情況,一看吃了一驚,只見外面熔岩沸騰,外面的溫度更高了,熔岩巨人還在那裡咆哮著,依然在四處尋找自己。


「吃蛋,你先出去,外面是一片火海,對了,還有個岩漿巨人守在旁邊,很強大!」江帆道。

「沒關係,我吞了它!」混沌神獸不以為意道。

江帆欣喜,意念發出,混沌神獸瞬間出現在虛空一片火海中,混沌神獸嘴巴一抿一吸,稀溜溜的頃刻間空中大火被吸走,一下清明起來。

虛空懸浮早數十米外的岩漿巨人怔了怔便是一聲怒吼,巨大的拳頭狠狠砸向混沌神獸。

混沌神獸一點也不害怕,眼中儘是興奮,一聲吆喝:「爆吞!」小嘴巴瞬間變大巨大像個口袋一樣將岩漿巨人給罩住,嘴巴瞬間縮小歸位,岩漿巨人真的被吞了。

江帆隨即出現,解圍了,有了吃蛋可以一搏,該回去在上雙頭裂體獸和納甲土屍一起,忙意念發出道:「吃蛋,我們先回去,待會再來!」隨即消失,用上穿越石往回趕。

越是往回,溫度遞減,遭到圍攻的勢頭削弱不少,江帆還是比較輕鬆,而納甲土屍依照江帆的叮囑,早就回到岸邊等待,但很焦急,覺得江帆用穿越石很難成功,擔心出事。

江帆忽然出現,納甲土屍頓時歡呼道:「主人您回來了,擔心死小的了!」

「主人,穿越石也不行嗎?」雙頭裂體獸忙問道。

「嗯,穿越石也不行,不過現在沒關係了,吃蛋醒了,已經把辟火符珠和那顆極寒的珠子消化融合,變得更加強大不畏極寒和極熱!」江帆應了聲道,一邊召出混沌神獸。

「太好了,哇,吃蛋你醒了,呃,長大不少了,毛都變顏色了,眼睛蠻好玩的!」納甲土屍和雙頭裂體獸驚愕欣喜,看著混沌神獸十分新奇的打量起來。

「呃,這麼大的岩漿灘啊!」混沌神獸則是驚訝眼前的火岩灘的浩瀚無邊了。

「吃蛋,你來開路,傻蛋,你斷後!」江帆吩咐道。

雙頭裂體獸立刻變身巨大,江帆騎上,混沌神獸坐在前面,納甲土屍展開雙翅站在後面,幾人騰空而起急速的沖入火岩灘領空。

轟的一聲巨響,數條巨大的岩漿火蟒竄出就要襲擊,但一出來,混沌神獸立刻小嘴一張,稀溜溜的一聲,幾條巨大岩漿火蟒瞬間被吸入咽下。

火岩灘又是竄出更多的岩漿火蟒,混沌神獸小嘴悉數吸入,連續幾次后岩漿火蟒不再出現,轉而從火岩灘中竄出幾個岩漿巨人,但依舊被混沌神獸吸入吞食。

江帆、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看的興奮歡呼不已,每次混沌神獸一吸,周圍炙熱的空氣就變得清涼不已很是涼爽舒服。

雙頭裂體獸全力飛行,速度極快,很快便深入火岩灘五百餘里了,在幾個岩漿巨人被混沌神獸吞食后,忽然變得一片平靜了。

「呃,主人,火岩灘怎麼沒動靜了?怕了?」納甲土屍有些驚訝道。

「不可能,暴風雨來臨前都是寧靜的,吃蛋小心了,估計更厲害的就要出現!」江帆皺皺眉提醒道。

「放心吧媽媽,吃上幾個岩漿火蟒和岩漿巨人才夠塞牙縫呢!」混沌神獸信心十足的安慰道。

混沌神獸話才落音,只見火岩灘忽然發出咕咚咕咚聲響,表面的粘稠黏糊狀岩漿像是開水一樣沸騰起來了。

「呃,什麼意思?」納甲土屍驚愕,江帆神情有些凝重,之前還沒出現這種現象,接下來的攻擊只怕恐怖了。

一眼望不到邊的火岩灘整個沸騰了,聲勢浩大,滾滾炙熱氣焰升騰,空中的溫度暴漲,一下子上萬度的高溫氣息襲來。

江帆和納甲土屍吃了一驚,正要釋出護體能量防禦,混沌神獸卻是小嘴一抿腦袋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轉圈,稀溜溜爆炸吸,瞬間周圍數百米炙熱高溫氣焰被抽空吸食了。

混沌神獸樂此不疲的吸食著高溫炙熱氣焰能量,江帆、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這才神情輕鬆多了,有這個吃貨也蠻不錯的。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整個火岩灘變成火灘,猛烈的火焰爆竄向高空。

江帆、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頓時大驚,頓時強烈的燒灼感襲來,高溫暴漲,至少有三萬度!都是察覺到強烈的危機,這等溫度護體能量不起作用,五行玄變甲也不行,會被瞬間侵蝕消散。

眼看著三萬度高溫的火焰就要圍襲過來了,混沌神獸兩小眼瞪的溜圓,忽然躍起,離開雙頭裂體獸的背部,懸空漂移而出,面部朝下吆喝道:「來得好,滿天爆吸!」

江帆、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頓時驚愕,混沌神獸的嘴巴一抿,忽然像是彈簧似的閃電彈出,變成百米細長小嘴,接著一場,一片嘴影扇形刺出。

稀溜溜一片雜響,再看下方,三十里地範圍的火岩灘火焰儘是瞬間全部熄滅了,混沌神獸似乎不滿這種被動受攻擊的勢態,身形一串朝著前方飛射去,速度儘是不必雙頭裂體獸慢。

江帆、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看呆了,儘是一時忘了跟上滯留在那,混沌神獸似乎察覺後面沒跟上,一回頭不悅的嚷道:「雙頭,你這個混蛋還不跟上來!」

「呃,雙頭,還不趕緊跟上!」江帆和納甲土屍頓時緩過神來趕忙催道,雙頭裂體獸汗顏,急忙竄射出追趕,要是落下就麻煩了。

混沌神獸稍稍停留一下,好讓雙頭裂體獸趕上,接著繼續領頭前飛,百米長的細小嘴巴也不縮回,嘴尖段一鼓,隨即變成一個十米直徑的喇叭狀,稀溜溜吸食個不停。

混沌神獸所過之處火岩灘的火焰熄滅,開闢出一條百米寬的通道直奔火岩灘核心部位五指山方向。

「我靠,主人,吃蛋竟然能飛啊!」納甲土屍忽然想起什麼驚訝道。

「是哦,以前只在丹神殿中見吃蛋飛過,後來就再沒見飛過了!」江帆也是驚訝道。

「媽媽,在丹神殿中是因為有混沌泥,吃蛋受到刺激才能短暫的飛,其實並不怎麼能飛,現在吃蛋強大了,已經能飛了!」混沌神獸一個猛吸,嘴巴收會笑道。

「我靠,吃蛋,你可別說話,專心的,趕緊的吸啊,前面就進入火海了,你想燒死我們啊!」納甲土屍嚇一跳,急忙提醒告誡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放心,有吃蛋在不會讓你傻蛋變成烤蛋的!」混沌神獸見納甲土屍焦急神態好笑道,但也不敢怠慢,嘴巴一抿彈出繼續吸食開路。

十分鐘過去了,混沌神獸帶領著雙頭裂體獸已是飛行了近五千里,通過一半的火岩灘,納甲土屍愜意的笑道:「這樣通過火岩灘多簡單,吃蛋能飽餐一頓,大家也能輕鬆悠閑,真好!」

納甲土屍的才落音,混沌神獸一個猛吸,開闢出幾十里地的無火區,縮回嘴巴咱吧咂巴嘴,挺了挺軀幹部位道:「媽媽,吃蛋快吃飽了,再有分分鐘就很飽了,再吸就撐著了!」

與神秘大佬互扒馬甲的那些年(快穿) 啊,你就快吃飽了!」納甲土屍、江帆大吃一驚,江帆看了看周圍一片無際的火海鬱悶致死道:「我靠,那接下來怎麼辦?這前不前後不后的!」躲進符咒空間當然可以,但也就被困住了。

「媽媽不用擔心,吃蛋是不能吃了,但可以釋放出極寒之氣一樣可以前行!」混沌神獸不以為然的安慰道。

「釋放極寒之氣?嗯,這還差不多!」江帆一怔追隨即放心下來,是了,吃蛋還融合了那顆極寒珠子,納甲土屍、雙頭裂體獸也是淡定下來,不然可就麻煩了。

混沌神獸看著周圍極熱高溫火焰再次蔓延而來,忙嘴巴一抿彈出繼續吸食前飛,果然,飛出五六百里后忽然停下,一個全力猛吸,製造出一片方圓三十餘里的無火區。

「呃,吃飽了,那趕緊釋放極寒之氣吧!」納甲土屍忙道。

「知道,你急什麼急,我吸食這麼多炙熱高溫能量,身體一片火熱的,哪能一下就轉換的過來,要一下下時間才能釋放極寒之氣的!」混沌神獸瞥了納甲土屍一眼道。

「是啊,那你趕緊的,別火燒過來了,你的寒氣還沒釋放出來,我們就死翹翹真的要成烤蛋了!」納甲土屍怔了怔忙催促提醒道。

混沌神獸虛空懸浮在那,閉著雙眼一副睡覺姿態一動不動,周圍的無火區很快被開始恢復,炙熱火焰開始包圍過來。

炙熱火焰已經接近十里地了,明顯的感覺到已是達到五萬度的高溫,炙熱的氣焰炙烤著,令江帆、納甲土屍、十分難受,紛紛釋出護體能量抵禦,並見雙頭裂體獸包裹住。

「我靠,吃蛋,你還不釋放極寒之氣?」納甲土屍按耐不住催促道。

混沌神獸沒吭聲,依舊一動不動閉著眼,高溫火焰再次逼近,已然到了五里遠,此時江帆和納甲土屍釋出的護體能量球迅速的侵蝕,感覺快要支持不住了。

「媽媽,吃蛋準備好了,不過吃蛋要前行著走,低空走,不然極寒之氣會傷著您的!」這是混沌神獸忽然睜開雙眼看了看周圍情況道。

「嗯嗯,快些吧!」江帆難受得很,急忙道。

混沌神獸身形一抖,從千米高空一個俯衝直奔前面接近四里地遠的火海而去,眼看就要進入火海,忽然混沌神獸身體一收縮,竟是縮小一半,接著渾身容貌的火紅色全部褪去,變身純紫蘭色了。

嗤嗤!混沌神獸懸浮停在火岩灘上空三百米處,紫蘭色絨毛根根豎起,一顫抖像是皮球泄氣一樣釋放射出紫藍色霧氣,極寒之氣,零下一千度。

水滅火不不等溫,火可以達到八百一千度,但水卻是只有十幾度,故此零下一千度的極寒足夠抵消五萬度的高溫了。

極寒之氣一釋放,頓時五萬度高溫的火焰立刻被被摧枯拉朽的覆滅,瞬間混沌神獸的極寒之氣開闢出一個方圓三里地的無火區,並升騰出濃濃的煙霧。

雙頭裂體獸急忙馱著江帆和納甲土屍進入兩里範圍,但很快有後撤半里地,接近混沌神獸吃不消,太寒冷了。

混沌神獸開始前飛,所過之處一片嗤嗤爆響,遠遠一看濃濃煙霧急速升騰而起,極為壯觀。

十幾分鐘后,遠遠的看到前方五座山頭,像是五根指頭從火岩灘中豎起,江帆興奮道:「到了,前面就是五指山了,白赤符陣神遺物就在那裡!」

「呼……終於到了!」納甲土屍長長出了口氣道。

「呃,不是吧,五指山竟然生機勃勃,這是怎麼回事?」不一會,大家接近到五六里地,江帆一看頓時驚愕道。

五指山不小,連成一片,像是大海中的五座孤島,底部連成一片,每座山頭隔著數百米,山頭也不高,三三百米的樣子,幅員也不大,每個佔地兩三里地,島上竟然雜草樹木茂盛得很。

「主人,島上雜草樹木叢生,是好事嘛!」納甲土屍不以為然道。

「不對,島上有問題,你沒看島的周圍被火岩灘的高溫火焰包圍了,島上應該是寸草不生才對!」江帆皺著眉搖頭道。

「呃,是哦,不過總比這幾萬度的高溫要好!」納甲土屍一愣覺得有道理,不過還是感覺良好道。

江帆沒說話,不認為有那麼好的事,覺得可能更加兇險,對混沌神獸叮囑道:「吃蛋,你釋放極寒之氣要悠著點了,別破壞那五指山上雜草樹木!」

當然不是真的擔心極寒破壞島上的叢林樹木,而是擔心極寒引發什麼事出來,整個火岩灘就是一座超級大的符陣,作為符陣的中心,應該更加厲害恐怖。

混沌神獸應了聲,立刻調整極寒之氣的釋放,接近的速度也慢了下來,不一會,江帆忙令混沌神獸停下,混沌神獸釋放的極寒之氣製造出的無火區域邊緣已經於島嶼邊緣相連接了。

江帆讓雙頭裂體獸沿著極寒之氣形成的無火區域邊緣繞過去,雙頭裂體獸拖著江帆和納甲土屍降低高度到五六米高,江帆瞅了瞅有些驚訝,似乎看不出有什麼怪異的。

七十年代精英夫妻 ,兩者相隔太近,除了與岩漿相連接部位寸草不生外,隔著數公分便出現雜草,茂盛的很,但葉子全是朝裡面伸展。

[古穿今]武術拯救世界 ,真是奇怪了。

「主人,不上去嗎?」江帆在觀察著,納甲土屍不耐的問道。

江帆實在想不明白,皺皺眉點點頭,叮囑道:「這五指山太詭異了,傻蛋,你先上,當心點!」

納甲土屍應了聲,也不敢掉以輕心,釋出五行玄甲高度戒備,手持裂空奪魄槍,展開雙翅從雙頭裂體獸的背部飛躍而起落在山下泥地上。

「呃,地蠻松亂的,空氣新鮮好涼爽,咦,山中好像沒有獸類和蟲子類的動物,奇怪,主人,沒問題呢,上來吧!」納甲土屍踏了踏腳泥地,謹慎地打量了會,鼻子嗅了嗅后喊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雖然覺得五指山很詭異,但也不得不上,至少目前沒發現異常,從雙頭裂體獸背上躍起落入地上,江帆一落到泥地踏上五指山範圍頓時有種莫名的不舒服,但具體的也說不上。

感覺似乎被一雙眼睛在監視盯著,四處一打量又發現不了什麼,江帆皺皺眉也管不了那麼多,來都來了,只能前進不可能後退,便回頭嚷道:「吃蛋,過來吧,可以不用釋放極寒之氣了!」

混沌神獸立刻閃身落到地上,接著摸了摸圓滾滾的軀幹部位,眼皮直打架打著哈欠道:「媽媽,吃蛋要睡覺了!」


「呃,吃蛋,再撐一會,你看看這山上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江帆鬱悶,知道混沌神獸一吃飽了就要睡,十分無奈,接下來就指望不上了,趁著還沒睡發揮一下餘熱,忙要求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