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好的,我們出去了,等會要加水就喊一聲。」江帆和黃富立即出去了。

Post by zhuangyuan

兩人到了外面,「帆哥,絕情師太的身材可真好啊!」黃富露出色迷迷眼神。

「呃,小富,絕情師太是我的女人,你可別打她的注意!」江帆冒汗道。

「呵呵,帆哥,小弟我只是欣賞一下嘛,在我心裡只有胡莉最好!」黃富笑道。

「嗯,胡莉的身材也不錯,只是零部件要小了一點而已。」江帆點頭道。

江帆一邊和黃富悄聲聊著,一邊打開天眼穴透視屋裡的絕情師太,看著她進入熱氣騰騰的大木桶之中,江帆感覺鼻子一熱,我靠,鼻血都出來了!

「帆哥,你流鼻血了!太誇張了吧!」黃富驚訝道。

江帆擦了一下鼻血,「呃,這是第二次流鼻血了!絕情師太的身材真是人太惹火了!蛙女就是不一樣啊!」江帆震撼道。

「帆哥,她的身材真的這麼惹火,那我也看看!」黃富伸頭就要偷窺。

江帆一把拉著黃富,「呃,絕情師太是我版權所有,你可不能偷窺!」江帆笑道。

「帆哥,你就讓我看一眼嘛!就看一眼!」黃富乞求道。

「好呀,你看吧,等會我和胡莉說。」江帆立即鬆開手。

「呵呵,我剛才可是和你開玩笑的,我怎麼會偷窺絕情師太呢!」黃富立即笑道。


突然屋裡傳來絕情師太聲音:「老人家,進來加水!」

江帆心中大喜,回答道:「來啦!」

江帆從納甲土屍手裡拿過木桶,「你們可不準偷窺!」江帆叮囑道,隨即江帆提著木桶進入了屋裡。

絕情師太坐在大木桶里,她伸著手臂,在擦著身體,「水來了!」江帆提著木桶到了絕情師太身邊。


「我靠,真是好身材!百看不厭呀!」江帆暗自道。

「掌門,麻煩你站起來,我好倒水。」江帆學著老太婆聲音道。

絕情師太立即站了起來,她的身材在江帆面前暴露無遺,江帆提著木桶頓時就看呆了,「老人家,你怎麼不倒水呀!」絕情師太道。

「哦,我馬上倒水!」江帆立即把木桶水往大木桶里倒,雙眼卻目不轉睛地盯著絕情師太身上。

絕情師太發現了江帆眼神,「老人家,你眼神好可怕呀!跟色狼似的!」絕情師太搖頭道。

「掌門,你身材真是太好,就連我這老女人也看著心動,更別說男人了!想當年我的身材也是一級棒呢!」江帆學著老太婆聲音道。

絕情師太笑了,「咯咯,老人家,你年輕的時候一定很美吧?」絕情師太笑道。

「可不是,想我和你這麼大年齡的時候,村裡的男人看到我就流鼻血!那時候我可暢銷了!我家門口每天都男人來給我拋媚眼呢!」江帆學著老太婆聲音胡謅道。

絕情師太搖頭道:「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的,他們就是看到你漂亮,就像霸佔你的身體,一但他們得到了你的身體,他們就不在喜歡你了!」

「掌門,話可不能這麼說,這世上還是有不少男人不錯的,像我的老頭子就是很不錯的男人!雖然他有點花心,但是他對我很好。」江帆學著老太婆聲音道。

「哼,花心的男人沒有一個是好的!」絕情師太立即想到了江帆。

「掌門,你是不是在感情上受過傷害了?」江帆學著老太婆聲音道。

絕情師太的臉立即沉了下了,她想起了自己結婚那天,新郎和別的女人逃走了,自己被人奚落、嘲笑,那種絕望尷尬的情景。

突然間絕情師太眼淚流出來,往事一直是她的心結,那次結婚是她心裡的最痛,也是她一身最難忘得恥辱。

「掌門,對不起,我提到你傷心地往事了!感情的事情是很難說清楚的!也不是誰對誰錯的事情,往往是當時只是心惘然!這一切都是緣分!」

江帆遞毛巾給絕情師太,絕情師太接過毛巾,擦了一下眼淚,「老人家,我有點口渴,您能幫我到點水嗎?」絕情師太慘然笑道。

「我靠,機會來了!真是天助我也!」江帆心中暗喜,「好的,我馬上給你倒水。」

江帆立即走到桌前,拿起水壺和茶杯,背對著絕情師太,偷偷地拿出西班牙蒼蠅粉,放入茶杯之中,然後再倒入水。

「嘿嘿,這杯水喝下后,你會更加渴的!」江帆暗自道。

「掌門,水倒好了!你現在喝嗎?」江帆問道。

「老人家,你放在桌上吧,我等會再喝。麻煩你過來,我有點事情要問您。」絕情師太道。

江帆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好的!」她走到絕情師太身邊,「掌門,你有什麼事情?」江帆道。

「有一個這樣的男人,他身邊有很多女人,他對所有女人都很好,甚至可以為自己女人拚命,你說這種男人是什麼樣的男人?」絕情師太道。

求月票!月票!有票的就砸票!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江帆心中暗喜,看來絕情師太問的人就是自己,經過六欲塔事件之後,絕情師太對自己看法有點改觀了!這可是好事情!

「掌門,在一般女人眼裡,這種男人就是花心、壞男人!其實你細想一下,這世界上好男人是什麼樣的呢?好男人不就是愛自己女人,讓自己女人過得幸福快樂么!」江帆道。

絕情師太望著江帆,沒有說話,江帆繼續道:「人本來就沒有好壞之分,只是他們做事情結果不同,才有好壞之分!如果做出事情結果是好的,對大眾有益的,他就是好人,反之對大眾有害,他就是壞人!男人對女人也是一樣!如果他是真心對你好,哪怕他身邊有很多女人,但是他結果是對所有女人都好,那你如何說他是壞男人呢!」

「可是他身邊有那麼多女人,那就是大色狼!花心大蘿蔔!這也算好男人!」絕情師太不服氣道。

「他是不是好男人的判斷標準不是他身邊女人對不多,而是他身邊的女人都快不快樂!如果他身邊的女人和他在一起都很快樂,那你怎麼說他是壞人男人呢?」江帆微笑道。

絕情師太驚訝地望著江帆,沒想到一位鄉村老婦竟然有這種見識,「掌門,我懂得道理不多,讓你見笑了!」江帆笑道。

「老人家,麻煩你把那杯水拿來!」絕情師太道。

江帆心中暗喜,他立即走到桌前,拿著那杯水,「掌門,水已經涼了,可以喝了!」江帆道。

江帆端著水走到絕情師太身邊,絕情師太接過茶杯,她望了江帆一眼,「老人家,剛才你給我講了大道理,這杯水就給你喝吧!」

絕情師太把水杯遞給了江帆,江帆急忙推卻道:「掌門,我口不渴,還是你喝吧。」暗自道:「我靠,我要是喝了,那不是白忙活了!」

「老人家,您喝吧!」絕情師太把茶杯推向江帆。

「掌門,還是你喝吧,我真的不渴。」江帆再次把茶杯推向絕情師太。

突然絕情師太手一翻,茶杯里的水倒入了水桶之中,「哎呀,老人家,看你,水都打翻了!」絕情師太驚呼道。

江帆心中一震:「難道絕情師太察覺到自己了?剛才好像是故意打翻的,自己露出了破綻?」

「哦,沒事,我幫你再倒一杯水吧!」江帆拿著杯子既要去倒水。

絕情師太一把拉著江帆的手道:「老人家,不忙,你去幫在衣櫃里拿一件一衣服來!」

「拿衣服?掌門,你不是還沒洗完,就拿衣服?」江帆驚訝道。

「我衣服袖口裡面有件東西忘記拿出來了,麻煩你去幫我把衣櫃里的衣服拿來!」絕情師太道。

江帆到了衣櫃門前,打開衣櫃門,裡面掛了好多件衣服,「掌門,拿哪一件衣服呢?」江帆道。

「那件青灰色的衣服,就在你的右邊第三件!」絕情師太道。

「哦,找到了!」江帆道。

「找到了,麻煩你拿過來吧!」絕情師太道。

江帆拿著那件青灰色的衣服走到絕情師太面前,把衣服遞給來了絕情師太,她拿著衣服,臉上露出微笑,伸手從袖口摸出一件物品。

江帆看到絕情師太摸出物品,不禁愣住了,那東西是絕情網!江帆頓時反應過來,他轉身就要逃。

絕情師太默念咒語,絕情網扔了出去,絕情網飛向江帆,絕情網突然變大,一下把江帆網住了,瞬間把江帆包裹的嚴嚴實實。

「江帆,你是逃不掉絕情網的!」絕情師太冷笑道,她立即穿好了衣服。

江帆立即顯出原來面目,微笑道:「鳳嬌,你是怎麼看出破綻的?」

「哼,言多必失,你剛才一番話,就引起了我的懷疑,一個鄉下老太婆怎麼會懂得什麼是好男人!你剛才說出的那番謬論,我就肯定你是江帆裝扮的!」絕情師太冷哼道。


「那剛才你是故意把茶杯打翻的?」江帆微笑道。

「既然識破了你的身份,我當然不會喝你下了葯的茶水!你可比盛掌門、徐掌門他們還要狡詐,我當然要把茶水打翻!」絕情師太迅速穿好了衣服。

江帆不得不佩服絕情師太的聰明,「鳳嬌,你可真聰明,不過你身材真是惹火,就算被你抓住了,我也值了!」江帆笑道。

絕情師太臉微紅,瞪了江帆一眼,「哼,死到臨頭了你還胡說八道!那三件仙器在你身上吧?」絕情師太走到江帆身邊,她一把將江帆提了起來放在椅子上。

「鳳嬌,三件仙器都在我身上,你拿去吧,我們都是一家人,你想要我就送給你了!」江帆笑道。

「你再胡說八道,我可對你不客氣了!」絕情師太伸入江帆伸手摸索起來。

「呃,鳳嬌,你不要亂摸呀,你這樣是在勾引我!」江帆立即笑道。

「你再亂說,我就用臭襪子堵住你嘴!」絕情師太冷冷道。

江帆當即不敢說話了,絕情師太在江帆身上摸索一陣后拿出了縛妖索、陰陽封印、如意瓶,絕情師太露出喜色,把三件寶物放在桌上,「哦,問虛派的如意瓶也被你搶來了!」絕情師太震驚道。

「呵呵,是徐掌門送給我的!」江帆笑道。

「切,徐掌門會把問虛派的鎮山法寶送給你!美得你!分明就是用卑鄙的手段搶奪來的!」絕情師太冷笑道。

「呵呵,你現在不是也用卑鄙手段搶奪我的法寶嗎?」江帆笑道。

「哼,對付你這種人當然就得用這種手段!這可是你自動送上門來的!」絕情師太冷哼道。

「呵呵,沒想到我的鳳嬌也學會這卑鄙的手段了,看來我們是越來越親近了!這次我就是為你而來的,你就做我的女人吧!我是真心喜歡你呀!」江帆眼睛色迷迷笑道。

「哼,看來我還是要用臭襪子堵住你的嘴才行!」絕情師太就要去拿襪子。


江帆急忙道:「呃,鳳嬌,我不亂說了!雖然我喜歡你,可不喜歡你的臭襪子!」

絕情師太望著桌上三件寶貝,「還有一件煉魂塔呢?你藏在哪裡了?」絕情師太道。

「煉魂塔,我藏在十分隱秘的地方了,一般人我不告訴他!」江帆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哦,看來你給你點苦頭吃,你是不會交出煉魂塔的!那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絕情師太拿搭在凳子上褲衩。

江帆頓時臉變色,「你,你想幹什麼?」江帆吃驚道。

「咯咯,在我們修仙界有這樣說法,女人只要把褲衩放在男人頭上,那個男人要倒霉三年,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絕情師太拿著褲衩走到江帆面前。

江帆臉色大變,這可不得了,如果絕情師太把褲衩放在自己的頭上,自己不倒霉才怪呢!「呃,住手!絕情師太,煉魂塔沒帶來,放在青龍派了!」江帆急忙道。

絕情師太拿著褲衩,疑惑得望著江帆,「是嘛!你這人從來不說真話,叫我如何相信你呢!」

「鳳嬌,都到這份上了,我敢說假話么!就算不怕你,我可怕你手中的褲衩呢!」江帆搖頭道。

絕情師太把褲衩放回椅子上,她走到桌子旁,重新拿過了一個杯子,拿起水壺到了一杯水,然後走到江帆面前。

絕情師太真的是口渴了,晚上吃了鹹菜,又吃了梁艷做的咸鍋巴,洗了鹽水澡,此時是口乾舌燥。她拿起水杯咕咚咕咚,一下子就把一杯水喝下了,她喘了一口氣,接著又倒了一杯水喝掉了。

絕情示意圖一連喝了三杯水,她把杯子放在桌上,然後獃獃地望著江帆,是乎在思考什麼問題。

「鳳嬌,你是不是看上我了,決定做我的女人?」江帆笑道。

「哼,我是在想如何處置你!是把你殺了還是把你扔到山下去喂妖獸!」絕情師太冷哼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