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好啊…千有喜、墨長發你們兩個混蛋,我今天不扒了你們的皮,我就不姓墨…」牙撕臂裂,墨往霸被兩人氣得一身花衣亂抖。身體表面一層綠色元氣湧現,雙手擰拳暴怒,就是向他那兩個跟班直直打去。

Post by zhuangyuan

雙拳襲來,千有喜跟墨長發兩人離墨往霸實在是太近了,迅速退開明顯不實際,重點是他們也沒這個實力,只能身軀一側,想躲過這重傷一擊。

墨塵一旁冷冷的看著三人狗咬狗,果然不怕豬一樣的隊友,就怕他反咬一口。墨往霸成武一星的鍊氣修為,他這跟班更是兩連成武都沒到的草包,哪裡躲得過墨往霸的襲拳,身子沒側到一半,雙個拳頭就是分別狠狠的砸到了這兩倒霉鬼身上。

「噗……」元氣重拳砸身,兩跟班被擊得仰面飛起,半空中鮮血不要錢的狂吐,又是狠狠的撞到了玉梨園的石牆上。

『蹦』的一聲,死豬一般的落到地上,剛升起的明月,撒下姣白的月光,照在兩人身上,可以看到已經是暗淡了許多的眼神。被鮮血染得面目全非的臉不時的抽搐,微抬起身子想到說什麼,卻只能咕咕的往外流著未吐盡的血。

只是一拳就將兩人打得半死,墨往霸喘著粗氣,臉上卻是感覺到自己很委屈,莫名其妙的自己就成了分裂墨家的罪人。撇著嘴,似想哭又哭不出來,只能是這一副可忴兮兮的怪樣的看著墨塵。

墨塵自然是不會去可忴他,見正艱難爬起的兩人,心裡大定。這事已經完成一半了,他不怕這兩人爬不起來,現在站在他面前的只有這墨往霸,兩人定會著急,怕因為自己起不來,而讓墨往霸藉此機會將這罪名徹底的給他們坐實了。

別說只是吐血重傷,就是吐再多的血,他們也不會讓墨往霸有機會,他們非常清楚那族規的可怕。

「這位少爺,這兩個犯了族規的罪人我已經將他們打成重傷,你看是不是…這…,」這了幾下,見墨塵沒有明白他的意思。墨往霸鬱悶,這人怎麼木訥呢,我都這麼明顯了,難道你還不明白?就算你想要什麼東西,那也得表示表示給我看不是,看你長得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難道是一位沒什麼處世經驗的少爺。想到這裡,墨往霸心中叫苦,我的祖宗啊,你沒事不要拿我們來玩啊!


哎,看這表情那就一定是了。……心中苦嘆,沒辦法又只好改口接著道:「我家裡還有點金幣,您看是不是……」

生日,今天是寶弟的生日,希望大家支持點寶弟吧。收藏推薦都可以的。 秦鳴與宇文仁青趕緊追了上去,等到他們到時,卻見城外的慕雲追月早已走馬而去。秦鳴握緊拳頭道:“不能讓他們就這麼走了!”

宇文仁青點點頭,但他卻面有難色,但這時忽聽呼嘯的風聲,宇文仁青功力不俗,耳力更是異於常人,他一回頭卻見來者正是秀鈺和李瑩姐妹,她們縱身下躍,再運功上縱。輕盈靈巧,絲袖飄飄,晃若仙女下凡。二女一上這城頭便着急的道。“怎麼樣?孩子找回來了嗎?”

宇文仁青指着西南方向道:“他們已經從那裏跑走了。”

秀鈺和李瑩一望,卻見遠處山坡上幾道塵埃揚起。馬聲嘶鳴,遠遠地,可以看見那慕雲追月十一騎快馬已經沿山下奔去。到那頭山下去了,於是李瑩便道:“他們不會是去京城了吧!”

宇文仁青點頭道:“不錯。這四外曠野,荒涼得很,所以這一條路他們必是去了京城。”其實此處與京師開封相距不遠,百十里的路程,一匹快馬加鞭也只一天的功夫便能到達。

然而在這時宇文仁青卻忽然驚喜的指着他們城下叫道::“這裏怎的也有馬?”秦鳴向下一望,果見城下有一個馬棚中竟留下幾匹高頭大馬,那馬渾壯有力,一看就是腳力甚好的良駒。

你好,墨先生 ,道“他們爲何給咱們留下馬匹?難道故意讓我們追?難道這其中有什麼蹊蹺?”

在旁秦鳴那裏管得這些,他道:“或許是他們落下的,怕個什麼來?”

於是秦鳴翻下城牆,縱躍在馬背上,一拉繮繩,便也得得追了上去。

宇文仁青看着瘦小的秦鳴騎在馬上,心道:“卻也怕個什麼來?我倒要會會這十大高手是怎生的厲害。”宇文仁青想完便回頭對李瑩和秀鈺道:“我和秦小子去追趕,你們留下。”

李瑩指着城下的馬道“那不是還有幾匹麼,我們可以在後面給你們策應啊!”

“不行!”宇文仁青道:“這些人武功高強,你們絕不是他們對手,況且他們雖然武功高,但遠離中原,所以在馬上,我未必不是他們對手。”

秀鈺關心道:“那可要小心,我們和你去,把那孩子救回來。”

宇文仁秦一抱拳,道:“你們也保重,趕緊回去吧。”宇文仁青說完騰身一翻,在空中耍個筋斗。直落在馬背上,蹬緊馬鐙,正準備提繮跑馬。忽聽李瑩喊道:“我和你一起去!”

待宇文仁青一回頭,卻見李瑩和秀鈺早已下了城,秀鈺騎在另一匹馬上,早已縱馬西去。而李瑩則正向宇文仁青跑來。宇文仁青心中疑惑道:“難道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不成?待我等一等。”

於是宇文仁青勒住繮繩,然而李瑩跑到宇文仁青的馬下並未停留,而且直接藉着馬臀躍上了馬上,宇文仁青一驚,道“姑娘,事關性命,你和哪位小妹還是趕緊回去吧。”

李瑩外衣身着淡灰色的薄紗,裏面是絹布的晴衣。她清澈的眼睛眨了眨道:“我要和你一起去。”

宇文仁青微露怒色,道:“可是此行諸多危險,我擔心你們……”

李瑩聽這話忽感心中一暖,她閉緊嘴脣,眼含柔情,李瑩忽然抱住宇文仁青,堅定道“生要同裘,死要同穴,你男子漢怕個什麼?”

李瑩說着朝馬背一拍,馬雖然吃痛,但卻跑不遠,滴滴答答跑兩步,宇文仁青同樣心中一暖,身後的李瑩就這樣抱着他,他抓起繮繩,大喝一聲,道:“坐緊了!”那馬訓練頗佳,仰天一聲嘶鳴,便如騰身而起。跑馬而去。

至此,秦鳴在前,宇文仁青和李瑩及秀鈺緊跟其後,一行四四人緊緊追趕這東勝神洲的慕雲追月。但見塵揚馬鳴。衣決飛舞 ,但此時已顧不得那麼多。前面的慕運追月早已翻過了幾道山樑,宇文仁青和秦鳴卻也後來居上,直跑了幾個時辰。這相距,已不足十里。距京師開封,也只有三十餘里,眼見秦鳴等已快要追上,但慕雲追月竟總是在相差不遠之時忽然提速。

但見遠處霧靄四合,秦鳴和宇文仁青心知,此時已上了官道,任你有陷阱,也不可能在此處佈置,而且在這條路上走的都是重要之物,官兵追查下來。也不是好對付的。

於是他們踏緊馬蹬,四啼生風,緊追不捨。果然,一行之下已跑出二十餘里。腳下的路越跑越硬,塵土也越來越少。跑出了濃霧散佈的區域。但此時幕氣正濃,再加上,日光被雲霧遮擋,富餘一角,日光自西向東照射。

待雲霧散開,宇文仁青舉目一望,只見不遠處一座高大巍峨的城牆呈現在眼前。上有兩個遒勁的倆個大字:“開封府。”

宇文仁青一望就瞭然,這不遠就是京師開封了,心想他們定是去城內尋找幫手。宇文仁青正想着不能讓他們計謀得逞,但忽見城上的房頂上站立一人,此人手拿紅黃兩色旗幟。正揮舞着衝前面的慕雲追月一行人道:“舵主有令,計劃有變,不許進城,舵主有令,計劃有變,不許進城………”這人一直在城上喊個不停,聲音甚是急迫。

慕雲追月急拉住繮繩,頓時罵聲不絕,但他們不敢停留,急忙沿城邊跑去了。這其中的歐陽慕雲一邊跑一邊道:“現在怎麼辦?”

皇甫慕雲不滿道:“還能怎麼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歐陽慕雲回望一眼冷笑接道:“是啊!現在我們被人追的就像喪家的野犬。”歐陽慕雲說完不理皇甫慕雲的叫罵,狠狠的瞪了一眼黑衣人,打馬一鞭,跑在前頭。

卻說宇文仁青見這些人沿城牆的拐角走了,心想着果然不錯,於是繮繩緊甩,追了上去。

其實宇文仁青已經距慕雲追月不遠,或許是馬跑的過急,一下子便慢了下來,所以中間差距也僅剩幾裏。不過一會,離城不遠,他們跑上一座山樑,

跟在慕雲追月後面的黑衣人突然大叫道:“不好,大家趕緊停住。”黑衣人這一喊,有人怒聲怒氣的問道:“爲何要停住?”

黑衣人沒有什麼體力,再加上跑了幾個時辰,此時更是累得氣喘吁吁,他咬牙快走兩步道:“這段路我熟悉,前面是……”

“前面是什麼?”

黑衣人喘一口氣,道:“前面是鷹虎口,乃是一座懸崖……”

衆人聽聞齊是一驚。紛紛道:“怪不得這山越走越高,原來是一個險地。”但就在這時,秦鳴和宇文仁青等業已追上。秦鳴見敵人就在眼前,不禁怒喝道:“莫要走,還我四弟!” 墨塵臉上眯起微笑,沒有去理會墨往霸的話。

心中卻在盤算,現在這三貨還不知道自己就是墨塵,要是知道了,定不會將這什麼破壞族規放在眼裡。因為自己對他們沒有任何威脅力,就算他墨塵真告到長老會那裡,他們也會百般辯解,證明自己沒有說那些話。

長老之中早就有人對自己不滿,猶其是大長老,更是想方設法,利用自己這廢物身份,打擊大伯在家放的勢力。要是這事情讓自己鬧大了,那情況不用想,對自己也是沒有任何好處。

更何況墨塵沒心情去鬧這些事,他縱是廢物,他可以不在乎這廢物的名頭,但也不想拿著這廢物的名頭,來做任何的話題。

現在自己在這三貨的眼中,就是一個墨家他們不認識也惹不起的少爺。而且墨往霸還將自己,當成一個未經過多少世事的懵懂少年。連他那麼明顯的暗示都不明白,那還不算是懵懂是什麼。墨塵心中好笑,這麼自以為是,那你會死得很慘的。

心中大定,墨塵無奈的搖搖頭,咬著嘴角,似在苦思冥想為墨往霸找到解困的對策。讓墨往霸看得心都狠狠的糾了起來,只想落幾滴淚。祖宗!您終於為我想辦法了,以您這麼純樸的處世經驗,能想到這裡,真的是不容易啊,心中激動差點就讓他落淚而下,我容易嗎我。


墨塵微抿著嘴眼眸一眨,苦思的臉上露出一絲『明悟』拍了拍額頭恍然大悟的道「墨往霸,我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免去族規的處罰」

「什麼辦法,小祖宗啊你快點說」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啊,抽了抽鼻子,墨往霸心情難忍興奮,眼中直勾勾的急切,恨不得就幫墨塵說出來了。

墨塵卻是非常不著急,吧吧的嘖嘖嘴,假裝皺著眉頭,好似不讓這絕妙的辦法從腦海中溜掉。

才湊近些對墨往霸微神秘的道「嗯,是這樣的,你這光打他們兩個,似乎對你也是非常不利啊。你想想,要你是家主,見到兩個嫌犯被打得如此重傷,以你這個家主的英明神武,你會……會想到什麼呢?」墨塵循規漸進引導,看這貨也不是特別白痴的那種,應該不會接不下我的話吧。

「栽贓、陷害、威脅……」墨往霸雙手一拍,感覺自己瞬間擁有了一家之主的威嚴。真是豈有此理,做人怎麼能夠這樣呢,太過分了,下手太狠了。以為家主看不出這點雕蟲技嗎,這點技兩又怎麼可能瞞得過,家主那雙洞察一切的慧眼呢,真是幼稚!這一刻似乎忘了,下手的人就是他自己。

「威武!聰明!……」墨塵大母指一伸,對墨往霸滿臉崇拜的讚賞,如此真摯神情,讓不知道的外人,還以為這墨往霸是真的威武。

墨塵內心確實是非常的讚賞,哎,不容易啊,繞了這麼一大的彎,你可總算明白自己英明神武了。那接下來就好辦了。看這墨往霸自我感覺良好的那騷包樣,心中惡寒,沒底線的人真是太可怕了。怪異的嘶了嘶嘴,擦了擦額頭上「激動」的冷淚,才將這惡寒暫時壓下。

「哎…其實也沒有你說的這麼……這麼英明嘛。」『英明』那兩個字說出口,就連墨往霸能跟城牆一般厚的臉也顯得略微不適應。哎,年輕人啊,總是那麼喜歡當面說這種說,也不讓我有點心裡誰備。

搖搖頭,墨往霸臉上浮現一絲被崇拜的無奈,看著墨塵的目光,也是越來越順眼起來。現在,他哪裡還有剛才那嚇得半死的驚慌,完全就是一副爽得不能再爽的神情。

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臉色像是在教育崇拜自己的小弟一般,道「你還年輕,不知道這家主也不是這麼容易當的,雖然在我這一輩,墨家也沒幾個人能夠竟爭得過我。不過呢,畢竟我還還要給別人留點活路是不是,所以這些話,你可不要對別人說起,免得傷了他們的信心。」

墨塵惡寒剛被壓下,頓時全身又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雖然強忍著沒有當場吐出來,但依然是打了個不輕的冷顫。失策了失策了,沒想到這貨居然這麼無恥,完全沒有底線啊,再這樣下去,我自己都要受不了了。


強忍著一吧掌拍死,這花衣王八的衝動,右手一擰身上的肉,不讓自己再惡顫,墨塵艱難的咧出一點笑意。只能繼續噁心道「呵呵…呵呵,沒想到,沒想到家主居然這麼英明,看得出那兩人是被陷害栽贓的…哎…可是有什麼辦法能讓家主看不出來呢,要是看出來,那對你可不是什麼好事啊!哎…真是為難啊」

皺眉的搖搖頭,墨塵不斷的咧嘴抽氣,臉上皺得滿是橫紋,似很艱難的為墨往霸想著辦法。

墨塵現在真的是很為難,這貨自戀是已經達到了無人能比的地步了,可以說是一點就通。可是要讓他想到那些,跟自戀沒有多大聯繫的事,好像不是那麼容易引導的。

「對啊,怎麼樣才能讓家主看不出呢?」墨往霸臉上擰成了麻花狀,他是真的在想辦法。這少年這麼崇拜自己,那他可不能連這點辦法都想不出來了,要不然真是太沒面子了。

雖然他很想說,你不告訴家主那不就沒事了嘛,可又不想在墨塵「幼小」的心靈中留下自己敢做不敢當的壞印像。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能夠發現自己聰明威武一面的人,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就毀了這份良好的感覺呢。不行,堅決的不行。

墨往霸絞碎了所有腦汁,都是沒有想到辦法,臉上眉頭越皺越深,急得斗大的汗水滴落。不應該啊,剛才自己不是很聰明嗎?怎麼現在卻想不出辦法來,這,這可真是急死我了。

墨法看他那憋得難受的表情,心裡哀嘆,只好嘖嘖嘴,像是自顧自的道「他們兩個都!受了這麼重的傷,都!滿身是血,都!站不起來……」每一個都字,墨塵都是微微停頓了一下,見自己都『都』了那麼多個字了,這貨還沒有『聰明』過來。心中雖是狂罵二貨,本公子都說到這份上了,你怎麼還皺眉頭。只能接著道「要是…都……」

「要是我們都身受重傷,那家主就不會懷疑,我陷害栽贓他們兩個,他們兩個也沒有證據證明我打過他們了」墨往霸一拍大腿,恍然大悟,臉上揚滿了聰明絕頂的神光,沒想到這麼難想到的辦法,都被我想到了,以前我怎麼沒有發現,我居然是一個智慧與英明同在,威嚴和高貴同存的這麼一個完美的人呢。哎,真是為難以前的我。

「我的天啊!家主你真是太厲害了,連這麼絕頂的辦法都能想得出來,我真是佩服得五體都要投地啊……!墨塵大叫出聲,滿臉『震驚與不可思意』,眼中轉著激動的淚水。

崇拜與讚歎,如濤濤江水般湧向墨往霸。您可終於開化了,我繞了么大一大圈我容易嘛我,我都快給你流淚了,你可終於想到了,您可真是太聰明了。

兄弟姐妹們,求收藏,求推薦。 這時跟在慕雲追月身後的黑衣人突然大叫道:“不好,大家趕緊停住!,”黑衣人這一喊,立即有人怒喝着問道:“爲什麼要停住?”

黑衣人本來就沒有什麼體力,再加上跑了幾個時辰,此時更是累的氣喘吁吁,他咬牙快走兩步。道:“這段路我熟悉,前面是……”

“前面是什麼?”

黑衣人喘了一口氣,道:“前面是鷹虎口,乃是一座懸崖………”

衆人聽聞齊是一驚,紛紛道:“怪不得這山越走越高,看不見去路………原來竟是一座險地。”

但就在這時,遠處馬蹄聲不止,秦鳴和宇文仁青也已經追上,秦鳴打馬在前,在慕雲追月的面前停住。

他見仇人就在眼前,且自己的四弟還在那黑衣人的手裏,他剛剛家破人亡,自己骨肉血親還只是嬰兒,心中如何不氣。他抽出插在馬鞍上的利劍,正想要拼個死活的時候,宇文仁青已在他面前停住。

秦鳴頓時心裏一驚,呼吸也變得急促,他心懷疑的想到:“他此時阻攔我,難道我這個救命恩人會和我仇人是一夥的嗎?”目前爲止,他誰也不相信,儘管是宇文仁青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也依舊保持警惕。秦鳴劍眉星目,血氣方剛,眼裏既有殺氣又有狐疑之色。

秦鳴緊張的看着眼前這個救自己的恩人,他悄悄的握緊刀鞘,然後輕輕按回在馬鞍上劍柄裏。

這一點宇文仁青看的真切,他不怒自威的目光落在秦鳴的手上,眼睛直盯着秦鳴,他鬆了鬆馬繩聲音朗朗道:“秦小子,我救你不是沒有私心……”

宇文仁青話說一半,秦鳴聽得這句話,握着劍柄的手緊了緊。不是他忘恩負義,而是時局所迫,他家破人亡且又無依無靠,所以他雖然心有愧疚,但不得不這樣,他也滿懷期待的看着宇文仁青,等待着宇文仁青接下來的話。

“秦小子,我救你不是沒有私心,”宇文仁青說道:“實話實說,我有一個摯愛伴侶,當時她正身處險地,當時我正準備前去相救,但此時我又見一個少年郎,那少年郎英氣迫人,,央求我救他一命,所以我急中生智,想出用傀儡老仙假扮的方法來嚇退匪徒,這樣既救了你,又救了我的愛妻”

宇文仁青說着,轉回頭充滿愛意的看着李瑩。

李瑩臉色緋紅,宛如盛放的春桃。她玉指放在脣邊。連連驚訝地輕呼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和秦弟弟一起出現……”

李瑩坐在後面,一擡頭之間正好對上宇文仁青的目光,她回想起宇文仁青曾說:摯愛伴侶、愛妻,等話。此時又對上他的目光,本來紅潤的臉便得更加嬌豔。她嬌嗔地用手捶打着宇文仁青的後背。嚶嚀一聲,伏在宇文仁青的肩膀上。

秦鳴坐在馬上,聽宇文仁青如此說,心裏舒了一口氣,但是他李瑩嬌羞無限,粉面通紅,她抱着宇文仁青,神態間說不出的惹人憐愛,說不出的俏麗。他正是情竇初開的年紀,看着李瑩讓凝脂一般的臉龐貼在宇文仁青的後背上,心裏不知爲何竟然感覺有些酸溜溜的不是滋味。

但他回過神來,心想自己家仇國恨還未得報,我怎能去胡思亂想。秦鳴搖頭,定了定神,不去看李瑩的臉。

秦鳴將目光放在慕雲追月的身上,剛想提着馬上前,卻見宇文仁青攔在前面 ,秦鳴對宇文仁青說道:“那仇人就在眼前,你爲什麼要攔我!”

宇文仁青聽完秦鳴的話重重的哼一聲,心裏暗自惱怒他不曉事理。宇文仁青使勁的抽馬一鞭,對慕雲追月一衆人拱手道:“諸位英雄,你們武功高強,英名遠播,震撼武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又何必與我們這些無知小輩計較……”

宇文仁青話未說完,歐陽慕雲看着宇文仁青雙目如炬,一身明朗之氣,在其十大高手面前凜然不俱,心中不由生出親近之感,他心裏讚道“此人能曲能伸,才智雙全,將來必是人物!”

歐陽慕雲想完便笑者擺手道“光是這番話就說明你是個英雄。”

“哈哈哈,歐陽說得不錯,”諸葛慕雲哈哈笑着,神態十分和氣,他道:“咱們往日無冤又近日無仇,你們只須將劍譜和靈雲二訣交還於我們就行了,我們打馬東西,各走一邊,豈不是好事一樁?”

“哼哼,癡心妄想!我秦鳴至死也不會和你們這羣無恥之徒妥協!”

宇文仁青眉目深皺,狠狠地瞪了一眼秦鳴道:“難道那飄鴻劍譜和避塵珠就那麼重要?”

“不對!你難道想騙我們麼?”宇文仁青一驚回頭,只聽慕雲追月其中一人聽聞宇文仁青的話似乎聽出了什麼破綻。急忙道:“除飄鴻劍譜和避塵珠外,還有靈梟訣和玉梟訣,你們掩人耳目,是想讓我們忘記嗎? ”

秦鳴將劍柄抽出,對宇文仁青道:“宇文大哥,你都看見了,聽見了吧?平白無故又多出兩個手訣,”,秦鳴本來就報着必死的決心,此時更是感覺應該是報仇雪恨的時候了,秦鳴將劍抽出,向下一揮,冷芒乍現,彷彿集聚以久憤恨在這一刻就能得到宣泄一般。秦鳴冷哼一聲道:“大不了就是一死……”

宇文仁青聽聽那人言語也是一怒,但生性謹慎,正想聽那人的下文,卻感覺到身後的李瑩溫熱的小手突然握緊了自己的手道:“宇文大哥啊,我師姐怎麼不見過來啊!”

宇文仁青和秦鳴聽聞也不禁一愣,宇文仁青道:“剛纔在官道我還看見你的師姐了呢!那時相距不遠,再說官道之上,特設官兵驛站把持,誰敢放肆?””宇文仁青說完, 超級無限充值系統

李瑩心感寬慰,但這時突然一聲怒叱打亂了她的擔憂。 「哎……」墨往霸擺了擺手,一副別這麼崇拜我的神情,神氣道「你也不要太驚訝,聰明才質這種事情就是天生的,強求不來。而且現在我還不是家主,這話你以後還是不要多說,讓別人聽到不好…」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