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太過逆天了也不行啊!還不是被老天給選中了,宇文天,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天才,缺的只是活著的強者!」

Post by zhuangyuan

而蒼冥的表情,被面具遮掩了,無法看到,不過,天罰的降臨,他似乎非常期待,因為宇文天的出現,讓他的天冥魔圖受到了威脅,他知道,宇文天不死,他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

所以,他的眼神中夾雜著些許殘忍。

「宇文天,我承認,你是我此生見過最為驚世駭俗淡淡天才,可惜,你的存在,使得我難以存活!但願你你路走好!」

……

宇文天可能猜測到自己的行為觸怒了上天,才會降下在這種雷劫,不過,他並不知道,這是天罰,而非天劫。

「既然要滅殺我,那就來吧!我會告訴你,你不但殺不了我,還會讓我變得更強!」宇文天將空間戒指收進了混沌世界,昂首挺立,看著天空的雷雲越聚越厚,霹靂之聲不絕於耳,便對著天大喊道。

其實,宇文天有些氣,自己艱難走到這一步,到頭來這老天不但不獎賞自己,還降下天劫來考驗自己,若是自己渡過了還好,會受到上天的饋贈,吸收劫力,但是渡不過,不就化成劫灰了嗎?

「我之道路,一往無前,天若阻我,我便逆天!」宇文天騰空而起,對著那正在蓄勢的劫雲,一拳轟出,這是他對老天的反抗。

他已經證明了自己有這可以在這大陸上爭雄,主宰一方,並且踏上武道之巔的底蘊,沒必要對上天如此懼怕。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最强神級高手 ,他只屬於他自己。


「轟……」

這威猛無比的一拳,直接將空氣擊穿,連帶著天地法則亂流,不過,對於那恐怖的劫雲,卻沒有絲毫威脅。

……

「他在幹什麼?」眾人看到宇文天的舉動,不禁驚呼道。

「他這是在反抗!」小和尚看著宇文天,聲音中夾雜著諸多的無奈,逆天,那是何其難啊!

「哎!沒辦法,修鍊至今,他走到這一步,不知道經歷了多少艱難險阻,但是老天卻要滅殺他,對誰來說,都不是一件可以原諒的事情!只是,我們沒有膽子做到他這樣而已!」 她誰都不愛 ,沉聲道。

「嗨嗨!就他這樣的修為,還想逆天,簡直是痴人說夢,這個世界,又有幾個人有著逆天之能的,他註定是一堆劫灰!」這個時候,陰寒生的聲音響起了,言語中充斥著對宇文天的不屑和譏諷,換來了六人一致的敵視,尤其是兀蚩極和冰蘭,恨不得將其斬殺。

「你在干多言一句,我便砍掉你的狗頭,來祭拜宇文天!」兀蚩極殺意凜然,瞪著陰寒生道。

!! 感受到兀蚩極言語中的凜然殺意,陰寒生心頭瞬間憑白生出一陣寒意,或許是被對方的氣勢所震,沒有說出話來。


瞬息之後,他便能反應過來,雖然他懼怕與兀蚩極對戰,但是,二人的差距甚微,若是被對方三言兩語就鎮住,那他以後還怎麼行走大陸,所以,他也是一瞬間釋放出陰冷的殺意,陰沉的眸子瞪著兀蚩極,森然道:「野蠻人,你敢威脅我?」

「威脅你又怎樣?我還要殺你呢!」兀蚩極輕蔑地瞥了一眼陰寒生,向其靠近一步,大聲道。

「你……好!我便試試你的手段,看誰殺誰!」陰寒生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恐慌,要知道他才走到第二階就止步了,兀蚩極可是走到了第三階,不管實力還是天賦,都要比自己強。若二人真是戰起來,最後吃虧的還是他自己,只不過,面子上的事情一定要做足,不然,鐵定被人嘲笑。

「試試就試試!讓我看看你的肉身能否承受得住我的神鼎的一擊!」兀蚩極說著,便又上前一步,作勢要祭出神鼎,擊殺陰寒生。

陰寒生心裡打鼓了,兀蚩極的那神鼎有多恐怖,他是見識過的,被那玩意兒砸一下,不死也重傷,這時候,他倒是後悔與兀蚩極之間的舌戰了。

就在這時,白少游和小和尚開口了,這瞬間給了陰寒生一個台階下,平息了即將發生了戰鬥,白少游道:「二位,若是不想被天罰波及,勸你們還是少說話微妙,若是想戰鬥,可以,等天罰結束后二位可以盡情發揮,我們不會阻攔!」

此言一出,二人沉默了下來,陰寒生鬆了一口氣,暗自竊喜,而兀蚩極則是瞪了一眼陰寒生,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數息之後,眾人遠遠退開,遠離封禪台數百丈之遠,全都將自己的氣息隱匿起來。

「轟隆隆……」

這個時候,天空的紫色雷雲已經匯聚得不能再厚了,彷彿就要壓下來似的,宇文天已經運足了氣勢,準備與之一戰。

這數息的時間,他也感受到了,這雷劫的殺滅威勢似乎比自己渡過的天劫還要恐怖,而且雷雲中似乎沒有一絲劫力等奇異力量,思索一番后,宇文天的神色凝重無比。

此時,若是他還想不到這不是天劫,那他就白讀那麼多典籍了。

天罰!

宇文天想到了這個可怕的名詞!


這是純粹的抹殺,所以,在這一瞬間,宇文天算是明白了,老天才是他最大的敵人!

老天想要抹殺他,那他多也躲不過,只能正面應戰,生死全憑運氣了。

「咔嚓……」

突然,一陣雷霆炸響,只見紫色雷雲中突然出現一條白色電蛇,張牙舞爪地抓向宇文天,剎那便至。

宇文天的反應也足夠快,在雷罰開始的瞬間,他一拳轟出,包含罡氣的霸道一擊,卻是淹沒在恐怖的雷電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宇文天,瞬間被雷電吞沒。

遠處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皆都打了個冷顫,彷彿雷電劈在了自己身上,陰寒生更是不堪,竟然嚇得吞了吞唾沫,悄悄地向後退了幾步。

不過,大家的目光皆都凝聚在宇文天那裡,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些。

十息過去了,雷電還在持續著,這第一道雷電,可不像第一道天劫那樣,是一次天劫中最弱的。


這一道雷電的威力,幾乎堪比宇文天渡過的九天雷火劫中的那一道雷劫。

恐怖!

眾人已經無法感受到宇文天的氣息了,彷彿是被雷電劈成了灰,有人暗暗搖頭,頗顯無奈。

又是十息過去了,第一道雷電漸漸消散,一道光著的身影顯露出來,瞬間,一股凜然的傲氣衝天而起,覆蓋了百丈範圍。

宇文天並沒有被雷電滅殺,他活得好好的,剛剛在雷電降臨的時候,他按著《雷神霸體訣》的方法,運轉丹田,當那恐怖的雷電落到他的身上之時,他利用雷電淬鍊己身,同時修鍊《雷神霸體訣》。

雷電退去,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感覺自己的肉身比原先強大太多了,這雷電最多讓自己受點小傷,根本無法毀滅自己。

所以,他的戰意和自信上升到了巔峰,《傲骨尊天訣》自主運行,他彷彿是傲天聖帝附身一般,傲然地看著頭頂的天空。

「他沒事!他沒事!」冰蘭看到宇文天完好地站在封禪台上,欣喜萬分,暗自嘀咕道,只是,看到宇文天赤身光著的樣子,他立即低下了頭,臉蛋紅的像兩個剛剛成熟的蘋果一樣,那股羞澀,嬌美無雙。


而小和尚看到宇文天完好地站立在封禪台上,不由地深深吸了一口氣,嘆道:「阿彌陀佛!不愧是佛種啊,這肉身也太恐怖了,這簡直是佛家的金身啊!居然連天罰都奈何不得!」

「宇文天真是個怪物,天罰不但奈何不了他,反而激起了他的戰意,他在向著上天宣戰啊!」白少游接著小和尚的話,驚嘆道。

「哈哈!宇文天真是不得了,這肉身,我自愧不如,若我被這天罰劈一下,估計早就掛了,雷電淬身,那可是我蠻族煉體武學的後期階段啊!」兀蚩極見到宇文天完好,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驚嘆不已。

而宋致遠岩殺二人,都沉默著,一個是一直無話可說,一個是被震撼的不知道說些什麼。

而白衣青年和蒼冥,則是面色凝重,眼神十分詭異,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緒。

不過,陰寒生的表情就很明顯了,陰沉的外表下,掩藏著內心的恐懼,在他眼裡,宇文天彷彿是不死的一樣,他心裡一直在詛咒著宇文天去死。

沒有滅殺掉宇文天,並且被其那傲然無比的眼神盯著,老天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威嚴被挑釁了,雷霆之怒瞬間降了下來。

「喀嚓……」

第二道天罰降了下來,銀白色的雷電,彷彿化身妖蛇,將整個封禪台吞沒,那種恐怖的威壓,使得眾人再次後退了五十丈。

冰蘭剛剛的欣喜,瞬間被這霹靂之聲給衝散了,她身體猛地一顫,整個人都怔住了。

「天哪!第二道天罰,這老天是要趕盡殺絕啊!」白少游看著銀白色的雷蛇,驚嘆道。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上天有好生之德,希望宇文施主可以幸免於難!」小和尚雙手合十,輕嘆道。

其他人都沒有說話,不過陰寒生,白衣青年和蒼冥,卻是高興得不得了,臉上的表情毫不掩飾。

遠處的那座封禪台,已經不見了蹤跡,完全淹沒在雷河之中,連一階台階都沒有露出來。

宇文天此時卻是全身染血,身體好多處地方已經炸裂了,他瘋狂地運轉著《雷神霸體訣》和生命意境,快速地修復著傷痕,不過,這雷罰實在是太恐怖了,十多息后,他身上的上只增不減。

漸漸的,他的身上顯出了紫色的光芒,身後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虛影,一股恐怖之極的威壓從宇文天的身上釋放出來,這股威壓,竟然不弱於天罰。

這道身影,看不清其容貌,只能看出這是個人影,長發飄揚,霸氣無雙。

但是,這道虛影絕對不是宇文天!

萬里情深不負 ,天罰忽然間加重了,銀白色逐漸變成了銀色,還閃著璀璨的銀光。

遠處的眾人看到雷罰的變化,卻沒有一人說話,如果在平時看到這種情景,他們或許會說這雷電很漂亮,但是此時,他們只會覺得恐怖。

宇文天開始盤坐在地上,進入了半入定狀態,一般抵抗著天罰的攻擊,一邊利用銀色雷電淬鍊肉身。

而其身後的那道身影,釋放出來的氣息卻是越來越強,似乎有壓過雷罰一頭。

漸漸的,宇文天已經被紫光包圍了,已經看不清他的身影,只看到一個紫色的光繭。

一炷香之後,天罰才消失,這個時候,宇文天所處的地方,仍然是一個巨大的光繭,而在光繭的上空,則是一道紫色的虛幻的身影浮現著,那股恐怖的威壓,讓整個世界都要顫抖。

「散了!終於散了!」看到雷電散去,白少游吐出一口氣,心中的空間減少了一分,不過,當他看到那恐怖的身影之時,不禁失聲道:「那是誰?」

其餘眾人也都看到了那道身影,皆都被那恐怖的威壓壓得喘不過起來,只要冰蘭眼中閃過一絲欣喜,她可能將這虛影當成了宇文天的庇護者。

而九人裡面,最為不安的是蒼冥,他整個人此時在顫抖著,空間戒指裡面的天冥魔圖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似的,根本不受他控制,想要衝出空間戒指。

他施展出了全力,但是,天冥魔圖實在是太詭異了,而他自己,也是因為煉化了天冥魔圖,此時似乎被那道身影的威壓給懾服了一般,使得他不禁五體投地,對著那道身影頂禮膜拜。

蒼冥的異狀顯然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尤其是白衣青年,他不解地看著蒼冥的舉動,疑惑道:「蒼冥,你這是怎麼了,為何對著封禪台行如此大禮?」

!! 蒼冥戰戰兢兢,對白衣青年的話根本不予理睬,跪拜在地,眼睛里儘是惶恐之意。

小和尚看著沉默的舉動,然後看著遠處那道身影,身體微微一顫,似乎想到了什麼。

就在這時,天冥魔圖徹底掙脫了蒼冥的束縛,飛出了空間戒指,懸浮在半空,散發出一陣黑光,漸漸顯出了十道黑色的虛影,亦是對著封禪台上的那道身影跪拜,如同凡人敬拜神靈一般,虔誠無比。

那道身影似乎根本沒有注意到天冥魔圖的存在,只是挺立在封禪台上,庇護者紫色的光繭,抬頭看著天空,雖然無法看到他的眼睛,但他的神態,卻也顯出了一種對上天的不屑。

整個空間都是這道身影帶來的威壓,而天罰的威壓已經不見了,小和尚等人皆都坐倒在地,拿出了自己的寶器,全力抵抗著。

白衣青年和陰寒生,此時已經在瑟瑟發抖,他們雖然狂妄,但他們也清楚,能讓天冥魔圖裡面的器靈跪拜的存在,那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後悔得罪了宇文天,若是知道宇文天有這樣的存在庇佑,打死他們,也不敢去招惹對方。

「戒貪道友,你可看出這位大能的來歷?」白少游一邊抵抗著恐怖的威壓,一邊傳音給小和尚。

「不能!貧僧只能猜測出他的大概!」小和尚一邊用手撥著一顆顆的佛珠,一邊回應道。

「說說!」白少游的恐懼越來越劇烈,他的身體已經在不停地顫抖了,連說話也帶著一點顫抖。

「不是神,便是魔!」小和尚只吐出了這六個字。

「哦?理由!」白少游顯然也被小和尚的話驚住了,差點被身周的威壓壓得趴倒在地。

「蒼冥身懷天冥魔圖,又修習魔功,見到這道身影,卻是顯出一副懼怕之意,那說明這道身影不是神便是魔,不過,連天冥魔圖中的器靈都虔誠跪拜了,貧僧道覺得是魔的可能性大一些!」小和尚看著遠處的身影,傳音到。

「這……這怎麼可能,天冥魔圖是傳說中的神器,據說其中的器靈便是數道大魔的魔魂,有什麼樣的存在,值得他們去跪拜?」白少游倒是疑惑了,傳音道。

「有!他們的祖宗!」小和尚此言一出,白少游便不再問了,他整個人呆住了,臉上的恐懼之意,如天上的雷雲一般,滾滾不斷。

小和尚此時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傳音道:「貧僧也不知道這是不是魔,不過是猜測罷了,不過,宇文施主到底是何來歷,怎麼會有這樣的存在庇護!」

說著,他稍稍一頓,接著道:「記不記得不久前,他在絕道之陣中用那把骨杖時顯出的那道身影,那隻比這道身影弱一點點而已,不過,那道身影確實一身傲氣和正氣,彷彿是這天地間所有的正氣融為一體了!」

「但是,這道身影卻剛好相反,有殺戮,有死亡,有毀滅,有黑暗,等等,幾乎所有的負面的情緒都匯聚在一起了,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存在,只有傳說中的魔才會如此!」

「好在,這前後兩位大能,還是有相同的一點,那就是他們的氣質,似乎根本無視這天這地,彷彿他們才是真正的主宰,一切規則在他們面前,只是虛妄!太過強大了,聞所未聞啊!」

白少游一直沒有說話,他一邊聽著小和尚的話,一邊看著遠處的那道恐怖身影,還不時地看著天空天冥魔圖器靈的跪拜。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