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嘿嘿,大色狼,幹得漂亮。」靈夢兒高興的說道,她的上一場比賽,正式輸在了姜覺英手上,雖然她還沒有施展全力,但就算是她施展全力,也同樣不是對手。

Post by zhuangyuan

「第二百九十八場,白幽篁對花風月。」

吼——

整個場頓時沸騰了,這一戰,可是一場十分有看頭的戰鬥。白幽篁,目前的十大新秀是首,出身奉天府,實力強悍,是屬於年輕巨頭等級的;而花風月,同樣不俗,她是十大新秀前五人選,出身於飛花谷,是飛花谷繼凌韻之後最有前途的弟子。

這兩個人戰鬥,太有看頭了,白幽篁隨是名為新秀第一而花風月排不上,但是,這僅僅是依據之前的戰鬥來判斷的,到底誰才是新秀第一,還要看最後的成績。

「師妹,你要小心一些,那個白幽篁,雖然一直沉默不語,但是,他的實力,我想恐怕比之我也不會差。」說話的是凌韻,花風月是她的師妹,她自然知道師妹心思——恐怕是自以為自己已經有了爭奪金榜的資格了——但是,唯有凌韻知道,金榜不容易,就是她也只能夠保證進金榜,會不會墊底還難說。

「嗯,知道了師姐。」

白幽篁是一個看起來十分瘦弱的年輕人,從開賽到現在都面無表情,始終盯著蓋同方,但是,身子瘦弱的他,實力卻是驚人的,上一屆赤榜前列的,都走不過他五招。


而花風月的年齡和白幽篁差不多,確實一個帶著傲氣的女子,與她的師姐截然不同的是,她好勝,所以,此戰她心裡有著要打敗白幽篁,爭奪金榜的念頭。

只是,事實永遠比想象的殘酷,她早就已經註定要敗的,不僅僅敗在比賽上,還將自己的心也敗出去了——當然,這些都是后話,與此無關。

面無表情的白幽篁站在花風月面前,目光冰冷,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更是沒有首先動手,似乎在等待著對手先出擊。

「喂,你準備好了沒有啊。」花風月看了好一會兒對手都沒有動靜,她便直接喊到,然而,白幽篁除了抬頭看她一眼外,沒有其他的動作。

這可讓她氣急敗壞了,頓時也不管對手是否準備好了,直接出手。

「天花,落子。」她的站在原地,雙手揮動,忽然間,漫天的花瓣便飛舞了起來,這手段和落霞諸閣倒是很相像。

無數花瓣忽然在白幽篁的上方凝聚成一柄槍,這一招帶著十分強大的力量,若是無法擋住,就是凝元境巔峰高手的防禦也要飲恨。

然而,縱然這招式強大,白幽篁卻始終臉色淡然,這讓人們知道,他的實力太恐怖了,就算是十大新秀中前三的人選,在他的面前,他卻依舊不放在眼裡

只是,其實很多人都知道的,白幽篁的實力確實比花風月強,但是,卻還沒有真的達到可以完全無視的地步。

也不見白幽篁去看從天而降的攻擊,他一手動作,帶出無數到幻影,然後人們就看到了,在花風月的花槍上出現了很多如若幻影的白光。

砰砰砰——

連續的幾聲震動,花風月便驚訝的看到自己的攻擊被盡數化解,根本連對方的身子都沒有靠近。

「哼,那只是試探而已。」

在同時,她一腳蹬地,身子猛然向前,迅速到達了白幽篁的身前。

「天花,千尋。」

在漫天的飛花中,她的身形如同風一般,迅速的穿行著,每一次閃動,都帶出了一串花瓣飛舞。

她的手上,再度凝聚了如同之前一般的花槍。目光直射敵手,槍尖也直指白幽篁。

「我看你還能夠淡定多久。」小女子不服輸的心理在花風月的身上體現,她看不慣對方總是一副漠視一切的表情,明明對方和自己的年齡也差不多啊。

同為新生代天才,花風月豈會願意被另外一個人壓在上面。

白幽篁的瞳孔里,似乎沒有花風月的身影,彷彿在他的眼裡,整個世界也都是無色的,忽然,在花風月的攻擊近身時,他動了。

他不動則以,一動就要讓人震驚,如同幻影般的身形一瞬間就讓花風月失去了,目標。

自始自終,白幽篁一句話也沒有說,眼睛也一直盯著花風月,雖然一點神采都沒有,但是,他的動作卻不含糊。

花風月剛剛失去目標,就感覺到了一股力量從天而降——白幽篁竟然出現在了她的上方。


「代天印,引天。」冷漠的聲音穿透了空間,手上結印,猛然向下。

花風月感受到力量,就來自於白幽篁的這一手印。

「這是什麼招數?」她有些驚訝,任她拼盡了全力,卻依舊動彈不得,似乎自己已經被定在了原地。

「這是……」場外的凌韻自認為自己上去,要獲勝同樣不容易,此刻看到師妹遇到這種情況,她瞬間就看出了問題,急忙大喊道:「手下留情。」

冰冷的氣息從天落下,花風月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她知道,自己果然不是對方的對手——不對,應該說,她連和對方打一架的資格都沒有。

「死定了!」

白幽篁瘦弱的身影僅僅一閃,就已經在她的眼前了。

冷漠的眼神里透出了無色,在他的眼睛里,她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不過,終究,他住手了,他的手印搭在她的額頭上,但是,卻沒有了威能。

「呼——」一瞬間,她彷彿失去了全部力量,眼睛望著直直望著對方,而對方在這個時候轉身走了,不帶一絲煙火氣息。

「白幽篁,勝出第十九場。」

裁判的聲音落下,而觀眾還沒有回過神來,這個新秀太強大了,同樣是十大新秀前三的人物,花風月在他面前,沒有意思還手之力,他一動手,花風月就輸了。 奪運比賽進行到如今已經是第五天了,而在這一天里,靈夢兒和李維對上。

李維的實力很強,在很多人眼中,他是有絕對希望進入紫榜的,而且,還不會排到很後面去。靈夢兒的實力,同樣有目共睹,是目前十大新秀的候選人之一。

「夢兒,小心一些,雖然我知道你有很多厲害的手段,但是能夠不暴露就不要暴露才好,面對李維,你要小心的,是他的殺氣。」陸青冥對著要上場的靈夢兒說道,他絲毫不認為靈夢兒會輸給李維,事實上,他更加知道的是,若是靈夢兒平時願意在努力一些,她的實力,會很驚人。

「放心了,大色狼,我是不會輸給他的。」靈夢兒顯然很有信心。

但是,陸青冥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靈夢兒很有可能會受不了李維的殺氣,她雖然當初殺過一次人,但是,知道如今,要讓她在動手殺人,卻依舊很難。一個不敢殺人的人,面對李維鋪天蓋地的殺氣,如何受的了?

陸青冥無奈的搖搖頭,任由她去了,反正她是不會輸的。

李維的可怕殺氣,在這次比賽中,恐怕是除了陸青冥之外,最為強烈的,其殺氣,幾乎已經到達了殺氣盈野的極限,一旦出動,整個比試場都被他的殺氣覆蓋,為他增加了不止一兩成的實力。

「靈小姐,雖然你是陸青冥的朋友,但是,我可不會因此放水的。」李維一上場就開口說道。

「嘿嘿,你放心出手好了,本小姐不出手,你們還都以為我是吃素的了。」靈夢兒笑嘻嘻說道,忽然靈戒一閃,一柄長劍出現在了手中。

這當然不是那把長青劍,而是另外一把頂尖二品靈劍。

「劍客?」李維皺了皺眉頭,似乎沒有想到靈夢兒也是用劍的——原因是靈夢兒之前就從來沒有出過劍、施展過劍法。

「不是劍客啦,我沒有領悟劍意。但是,我的劍法卻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靈夢兒大方的承認,沒有領悟劍意,就算是用劍的,也不能夠稱為劍客。

「呵。」李維冷冷一笑,忽然一股冰冷的殺氣在瞬息之間布滿了全場,就算是場外的觀眾,也同樣感受到了這殺氣的可怕。

「李揚的殺氣冰冷,沒有想到,他弟弟的殺氣更是達到了這個可怕的地步。」


「除去戰力不說,他的殺氣已經是在場最強大的了,就是化神境強者也比不過他。」確實,殺氣可不是殺的人多就可以增長的,在凝元境唯有殺凝元境以上人才會增長殺氣,化神境就得上化神境的。

很難想像,到現在到底有多少凝元境武者死在了李維手上。

果不出陸青冥的意料,殺氣一出,靈夢兒的臉色頓時蒼白了,有生以來,她僅僅殺過一次人,怎麼也受不了這血腥的殺氣。

李維看的也是有些驚訝,在他心裡,靈夢兒實力很強,比他要強,他要獲勝的把握僅僅有三成,現在靈夢兒出現這種出乎他意料的狀況,使得他的勝算頓時提升到了五成。

「這一回真算是我幸運了。」李維輕嘆一聲,終於開始動手了。

「哼,我才不會怕呢。」靈夢兒哼了一聲,為自己壯膽。然後,輕靈的劍法飄然而出。

李維的劍法充滿了殺氣,步步殺機,每一劍都旨在殺人,而靈夢兒劍法卻與之相反,輕靈快捷,如同輕煙,超凌世外,給人一種朦朧的感覺。

「無用的劍法。」何道予無意間注意到這邊的戰鬥,忽然冷淡的說道。他會注意到,是因為靈夢兒的劍法品級太高了,已經可以和他的劍法品級相比較,但是,看到對方施展后,他卻僅僅說出了這句話。

沒錯,靈夢兒的劍法除了可以打架之外,真的沒有什麼使用之處,這不是因為劍法的問題,而是由於人。在靈夢兒的心裡,劍法豈是不過是她的一種戰鬥手段,不是用來殺人的——然而,劍本就是主殺伐的,一把沒有一絲一毫殺氣的劍,就不能稱為劍了。

陸青冥看了也只有報以苦笑,靈夢兒性子靈動,這劍也只能夠讓她這樣用了,只是將來衝擊化神境,恐怕有些難了。

雖然靈夢兒的劍法不實用,但是,畢竟品級高,而且她本身的戰鬥力,也確實厲害,縱然在李維的殺氣中被削弱了大部分實力,卻依舊和李維打得難解難分,最終,裁判治好判定為平手。

第三階段賽比賽過多,沒有時間可以被他們這樣耗下去。

「哼,大色狼,看到了沒有,我可沒有輸給他。」靈夢兒走下台,對陸青冥笑道。

陸青冥苦笑,心道:「你是沒有輸,可你也贏不了啊。」

對上李維,靈夢兒的實力強出許多,也同樣贏不了。

在此之後,比賽進行得很快,實力相差太多的,幾乎都的採取了投降,就算沒有投降,之後也都是一招被打敗了。

整個比賽的第七天,陸青冥和當時參賽時他的第一個對手對上。

岳晨,在第一場比賽的時候出乎意料的直接放棄戰鬥,曾一度讓很多人鄙夷了一番,雖然後來的事實表明他投降並非沒有道理,但是,他終究背上了一個不戰而敗的名。

很多人都在想,再一次遇上,岳晨是否會再次選擇認輸。

事實證明,就算是會輸,岳晨在這一次都不會再度認輸,在第一場是為了不必要暴露實力,現在和陸青冥打,則是為了看到自己的高度,讓自己知道,自己和對方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我知道你很強,所以,一招決勝負吧。」事實上,想要對兩招,岳晨也自認為自己沒有那個本事。

「好。」陸青冥直接答應了,能夠簡單,自然簡單點好。

「湧泉指。」岳晨直接施展出了自己大絕招。

而陸青冥的卻沒有如此,他的長劍連鞘握在手中,甚至沒有完全出鞘,僅僅將長劍拔出三分,強烈的劍氣,就已經湮滅了岳晨的指氣,隨即攻破他的護體罡氣,擊敗了他。

嘴角帶著苦笑,岳晨眼裡滿是驚駭:「無法看清實力,他實力超越我太多了。」

僅僅半招,陸青冥就勝了。

這個時候,人們才知道,但是就是岳晨不投降,也絕對走不過一招。

不知不覺中,時間已經來到了第十天,這些天里,已經進行了上千場比賽,可是,很多人都知道,這才僅僅過了第三階段賽的不到一半而已。

第九天,比賽依舊如同往常,該認輸的認輸,該打的打,但是,值得一說的是,在一天,有兩場比賽比較激烈,一場是李玄瑾對鄭啟良,一場是徐天對夕元清。

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這兩人正好是之前和陸青冥誇下了海口的兩人。而這一天,他們告訴眾人,他們絕對有爭奪金榜的實力。

八尺之門 ,實力之強勁,比許多人都要強大,鄭啟良則是上一屆的赤榜第一,上一次就和李玄瑾打過,但是,李玄瑾輸了,輸得很快,李玄瑾僅僅出了一部分實力,就直接放棄了比賽。

這讓人們不解,明明李玄瑾還有餘力,卻為何要直接放棄繼續比賽。

鄭啟良作為年輕巨頭之一,他的實力毫無疑問已經達到了凝元境的第三個極限,擁有爭奪金榜的資格。

「你們說,這一回李玄瑾會不會和上次一樣,打一半就認輸了?」

「誰知道啊?我都不知道上一屆他那樣做是為什麼?」

「估計是打不過吧。」

針對上一屆打了不完整一戰的兩人,人們紛紛發表了一輪,但是,唯有事實才是一切,他們終於還是靜靜的看實際戰鬥。

不出眾人所料,一開始李玄瑾就落了下風,而鄭啟良,顯得十分輕鬆。

只是,唯有看似輕鬆的鄭啟良自己知道,他和李玄瑾的戰鬥中,自己是將對方逼入了下風,但是,面對李玄瑾的每一擊他都有種很被動的感覺。

再度逼退李玄瑾,鄭啟良凝重的目光緊緊盯著對方,忽然開口說道:「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絕對不止如此,施展出來吧,我接著。」

李玄瑾擦了擦嘴角的一點血絲,忽然站直了身子,身上哪裡有一點點的傷害?

「呵呵,如你所願,在三年前你的實力和我差不多,但是,三年後的今天,你卻已經跟不上我的進步了。」

下方的徐流鶯一直一臉的輕鬆,此刻聽到李玄瑾的話,頓時嘴角掛起了一絲微笑,心道:「誰都不知道,玄瑾才是最懂得隱忍的人,三年前他還沒有領悟出刀意,這一次,他一定會讓天下人震驚的。」

確實如徐流鶯所想,李玄瑾會讓世人震驚,他的手上,忽然間多出了一把刀,這把刀出現在眾人的眼中,顯得是那樣的奪目。他們一個個都獃滯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