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嘿嘿,九幽邪教的人沒這麼容易死,你們現在還不走的話,待會估計就很難離開了!」

Post by zhuangyuan

一道笑聲忽然傳入眾人耳中。

葉峰朝著不遠處瞧去,一個青年懶散的坐在一個漂浮在半空中的酒葫蘆上,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精武書院的大師兄,武戰歌!

聽到武戰歌的話,眾人沒有猶豫,全部朝著墓葬出口出疾掠而去。

武戰歌緊跟著葉峰等人,也朝著出口處掠去,同時他回頭笑著對袁不破說道:「九幽邪教的人就交給你了,我剛才酒喝多了,出去醒醒酒!」

前方,葉峰等人聽到武戰歌的話,差點沒有跌落而下,這傢伙也太丟八大天王的臉了。

……

沒多久,葉峰等人就離開了墓葬。

墓葬之外,眾人停了下來,轉身看著入口處,等待著袁不破出來。

「嘿嘿,放心,袁家的白虎道種不比噬魂道種弱,他不會有事的!」武戰歌笑道。

「武師兄,你們怎麼會也會來這裡?」龍天霸忽然問道。

「嘿嘿,書院裡面那些老不死的說,這裡很有可能是八千年前那些神魔族餘孽留下的,所以他們非要叫我來不可。」武戰歌笑道:「沒想到我剛來到霧島就遇到了袁大頭!」

葉峰不禁莞爾,袁不破的頭確實很大。

就在這時,斗笠人忽然傳音給葉峰:「你的進步很大,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料!」

葉峰側目看著斗笠人,傳音道:「前輩應該沒有中白骨禁咒吧?」

「我並沒有得到白骨花……」斗笠人傳音道:「你還記得我以前對你說過的話嗎?」

「當然記得,前輩說過,以後會讓我去做一件事。」葉峰傳音道。

「以你現在的修為,雖然未必能成功,但是已經可以去試試看了。」斗笠人傳音道。

「前輩,究竟是什麼事?」葉峰傳音問。

「我想讓你進入念師書院,並且成為念師書院的弟子!」斗笠人非常認真的傳音。

葉峰的臉色不由一變,他不久前才去過念師書院,並對念師書院的人說自己根本不屑於成為念師書院的弟子,現在斗笠人居然要他拜入念師書院,無疑讓他陷入了兩難。

短暫的猶豫之後,葉峰傳音道:「前輩,我答應你,一定盡全力進入念師書院,成為念師書院的弟子!」


斗笠人救過他兩次,且還送給了他太極陣法,所以無論如何他也要答應斗笠人。

「你就不問一問我為什麼要讓你這麼做嗎?」斗笠人傳音道。

「全部若想說的話自然會說,更何況,加入念師書院又不是什麼壞事,我為什麼追根究底?」葉峰笑道,其實,對於其他人來說加入念師書院是好事,可是對於葉峰來說卻是壞事。

他若在回去念師書院參加考核,勢必會被趙無極等人恥笑,且念師書院有個人想要他的命,他回去更會有性命之憂。

斗笠人自然不知道這些,他沉默片刻后,傳音給葉峰,說道:「我是念師書院的棄徒……我有生之年已無他求,只希望能重新回到念師書院!」

葉峰臉色微變,他已經隱隱猜到斗笠人為什麼要讓他進入念師書院了。

「書院是不會讓一個棄徒回去的,除非有內門弟子向太上長老或者院長求情!」斗笠人傳音道:「所以我希望你成為念師書院的弟子,以你的天賦,成為內門弟子絕對沒有任何問題,你的靈魂力極強,即便是院長大人也會重視你!到時候只要你對院長大人提出讓我返回念師書院的要求,院長大人絕對不會拒絕!」

葉峰雖然看不見斗笠人的表情,可是他從斗笠人的聲音從聽出了激動,聽出了渴望。

忽然,葉峰目光一閃,傳音問道:「只要能得到院長或者太上長老的青睞,就可以幫前輩重返念師書院嗎?」

斗笠人點了點頭。

葉峰目光閃爍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墓葬的出口處忽然大步走出一人來,眾人齊齊抬頭看去,出來的人正是袁不破!袁不破渾身是血,顯然在墓葬裡面與邪教高手激戰的時候,他並沒有佔到什麼便宜。

雖然全身是傷,可是袁不破卻面不改色的對武戰歌說道:「人已死,你的酒醒了沒有?」 這個平臺上光線很明亮但不刺眼,周圍全都是些大小不一的一些鐵臺子,這些鐵臺子上有很多閃着光芒的畫面,有一個畫面竟然是鈞山宮的梅園。

胡仲夏提着這兩個像是軟泥一樣的人來到師祖面前道:“師父,這兩個人怎麼辦!”

師祖興致勃勃的看着這兩個人道:“也許,他們就是所有問題的答案,至少,他們知道答案,拍醒他們,我有話要問!”

胡仲夏把他們每人脖子裏拍了一下,兩人一起睜開眼睛。

禿頭一臉的驚恐,大喊道:“你們不能殺我的,我可以幫你們打嬴戰爭,給你們榮華富貴…!”


長頭髮卻冷冷的看着我們道:“一羣生了病的野蠻人也能來到此地,真不知道這個藍鎖是不是廢料做的,不聽我們的話卻聽一些傻子的命令…!”

師祖看向長頭髮道:“我承認你們的智慧超出了我們的想想,但是我們也並不是傻子,術業有專攻不是嗎,我們用一百多年的時間研究了你們不小心留在能量鎖裏的資料,現在的我,可以算是你們中的一員了,你們的這個基地已經不能用本世界的常規能量來啓動了,是不是?你們能活三千年是不是在使用培養槽?你們的衛星至少還有十顆在天上運行,對不對?”

長頭髮的眼神變得驚異,逐漸變得柔和,但他馬上轉頭向禿頭道:“我當初讓你把基地外面的所有圖片和文字資料全部消除,你沒有做嗎!”

禿頭對我們有些害怕,但對長頭髮卻氣勢洶洶,他道:“你用屁股說話嗎,你的腦袋除了長頭髮有別的用處嗎?你也不想想,當時整個基地都沒有能量了,連照明都沒有了,我用什麼消除那麼多的內存和芯片啊,難道要我用錘子砸開那些鐵疙瘩,用橡皮擦一個字一個字的來消除啊,你這個研究生文憑是混來的嗎?”

長頭髮一躍而起,衝向禿頭道:“後來能量有了後,你幹嘛不去消除啊,不消除也不給我說…!”

眼看兩人又要打起來,胡仲夏給他們每人一指頭,兩個人慘叫一聲後再次倒地,但是他們沒有昏過去,只是**着用害怕的眼光看着我們。

禿頭突然道:“你們這些冷兵器時代的蠢貨、要是老子脫身了,把你們變成不生不死的怪物,讓你們死不了也活不成,生不如死…哎呦,好痛啊,老子活了三千多年了,早就不想活了,殺了我吧,要不然你們會後悔的!”

我心裏一動,道:“那個輪迴世界放逐之海還有鏡花水月世界都與你們有關嗎?”

禿頭看了我一眼道:“咦,你就是那個自動脫身,不知道用什麼妖法空間傳送的人?唉,當時我是睡着了,要不然早就抓住你了,後來看了監控回放才發現的,你的血怎麼和最後一批的試驗疫苗有些相似呢…難道你是猿人和輻射人的雜交品種?”

“***你就別再囉嗦了,這些輻射人比我們想想的要聰明的多,可能進化的智商比我們都要高很多,唉,你們放開我們吧,事到如今,我們除了合作別無他法了,這個世界的主人已經不是我們了,唉,那麼強的輻射下你們都能活下來,真是個科學難以解釋的謎題啊!”長頭髮突然對我們道。

師祖點了點頭,伸手在他們身上各拍了一下,長頭髮和禿頭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長頭髮一指鐵臺子旁邊的一排椅子道:“拉過來做吧,我們有沒完沒了的話說,你們很走運,跟你們三千年前的祖先對話,你們的一切我們都知道,但我們的一切你們什麼也不知道,就像當年的神話裏,大神們知道前後千萬年,但螻蟻般的凡人過的記不起昨天想不通明天的,嗯,坐好,你們想知道什麼!”

我們六個人坐在他們兩個人面前,師祖道:“你們爲什麼叫我們輻射人!”

禿頭道:“三千年前,這個世界威力最大的武器是高凝核彈,據計算,六十個高凝核彈一起爆炸就可以讓這個世界變成爛西瓜,那個時候爲了搶奪可以長壽的時光機器,也就是超光速飛船,共有一百多個國家三百多顆核彈爆炸,不過不是同時爆炸,而是隨着戰爭的升級,參與國家的增加,依次爆炸,爆炸後這個世界就像是被做了一次徹底的內外科手術,山川移位海水倒流地核之火被引爆,這個世界變成了地獄,一百多億人口,一個月的時間裏變成了一百萬左右吧,而剩下的這一百萬人,生活在覈輻射中的人,得了癌症理論上要慘死的人,後來又頑強活下來沒死的人,被稱爲輻射人,你們和你們的祖先,都叫輻射人!”

我問道:“那幾個相似世界是怎麼回事,還有有個叫衆生平等的猿人世界是怎麼回事!”

長頭髮道:“我們在外太空發現了幾個和我們的世界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星球,本來我們準備把那裏變成殖民地,把我們世界的人遷移過去,但是這個計劃剛剛提交,戰爭就爆發了,我們的飛船隻好逃向這幾個世界避難,但是飛船不是很適應這些世界的空波動間,在大氣層之外就全都毀了,只有飛船上的人活了下來…那個猿人世界是我們的一個實驗基地,那些猿人都是我們做實驗用的小白鼠,當我們的世界被毀壞之後,那個基地沒有了科技和設備還有物資上的供應,就荒廢了,那些猿人身體裏注入了我們人類的一些基因,他們也是轉基因的試驗品吧,變得高度聰明的他們,在駐守人員不足的情況下佔領了那個世界,他們的科技也許會有些發達,但他們已經沒有了野性了,身體可能虛弱的和人類一樣了吧…!”

“爲什麼那個世界的人會發瘋殺人呢?!”我問道。

長頭髮苦笑了一下道:“這個說起來就話長了,你們知道能量轉換嗎,風雨雷電甚至金木水火土,都可以相互轉化成讓我們使用的能量,據說當年的希特勒,從海水中都能提煉出黃金來,所以這個能量轉化也是非常神奇和怪異的!”

“我們的這個世界毀掉後,這個基地沒有了能量供應,陷入馬上要癱瘓和自動毀滅的地步,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這個世界發生了很大和奇怪的變化,我們常規的能量轉化和供應系統根本不能使用,而一個理論上研究的系統卻慢慢運轉起來,就是空間能量的運用,理論上我們的這個空間是一個平衡的狀態,但一旦失去平衡,就會出現風雨雷電天崩地裂的現象,而人的生死也會產生更多更大的能量,這種能量比其他的能量更純碎和穩定,於是,我們需要他們打鬥,需要他們相互仇殺,只要他們死一次,就會有一定的能量被傳送道我們這個基地來,死的越多,傳送來的能量就越多越足,我們的基地纔不會被荒廢掉!”

“我們飛船上的那些人其實身體內都被我們植入了芯片,不過他們都不知道,我們的飛船在那些相似世界爆炸後一些收集能量的能量傳送器卻保存的非常完好,爲了得到這些生死能量,我們就改變他們體內芯片的程序,於是,他們就莫明奇妙的發狂殺人了…!”

我突然心裏升起一股怒火,那些世界的人都好可憐,不論是本世界人還是入侵者,都是非常可憐的受害者,什麼都不知道的受害者,而罪魁禍首竟然是這兩個人,老子和明姿差點都被那個混亂的世界殺了…!

長頭髮看着我道:“你很憤怒?你同情他們?可是你想過我們麼,如果不這麼做,我們兩個早死了,這個基地也早毀了,我們這麼做只是想活着,從人的角度來講,這是人性,無可厚非的!”

我忍住想殺了他們的衝動道:“難道我們這個世界和猿人世界的戰爭也是你們搞的鬼!”

長頭髮搖了搖頭道:“這兩個世界的人我們沒辦法控制的,他們的身體里根本沒芯片,我們什麼也做不了,你們這個世界生死能量我們都無法採集…!”

胡仲夏問道:“剛纔你們說能幫我們打贏戰爭,你們怎麼幫我們打贏戰爭!”

禿頭道:“實話告訴你們,我們有三枚高凝核在發射井中待命,只要一枚,你們的百萬大軍就會變成塵土,你說,小小的一二十萬人的戰鬥,還不是小兒科,我們這裏還有槍械製造流水線,每人發一支FN2000突擊步槍,你們的所謂的十萬大軍只能算是土雞瓦狗,在我兩千人面前就像草垛子一樣被挨個掃翻…!”

我沒有聽太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我知道一定很厲害,厲害的能把幾十萬大軍當成幾千只鴨子般輕鬆消滅。

蘇瓷問道:“五菱聖石爲什麼能把人變沒了,還有你說餘澤的血液怎麼會和疫苗有關係…!”

禿子看了我一眼道:“五菱聖石是我們在操作呢,我們把武功高強看着順眼的用五菱聖石的空間傳送功能送到那幾個相似世界,好讓你們使勁殺人,給我們提供生死能量,看着不順眼的直接用五菱聖石的能量殺死,本來這樣的能量石有兩個的,但是一個被什麼東西隔離了無法使用,我們只用這一個…!”

“至於他的血液,我們也很奇怪,他的血液和我們的非常相似,但這個世界除了我們兩個外,他無法得到這種血液,這讓我想起了我們之前在這個世界做實驗的一批猿,那批猿的血液基本和我們一樣,這種血液可以抗病毒,抗衰老,使人長壽和強壯,還有衛星定位和空間定位的作用,血液裏有我們這個基地最通用的識別信息…我很奇怪他怎麼會有這種血液,除非是個輻射人和那些猿人的後裔,有猿人的血統,但是那批猿人當初也被核彈炸死了啊!” 「本來已經醒了,可是一看到你,突然又有點醉了。」武戰歌呵呵笑了笑。

「你何時能醒?」袁不破淡淡問答。

「該醒的時候我會醒的,現在還不是時候。」武戰歌笑道。

「我很期待你醒過來!」袁不破一笑,突然破空飛走,轉眼間便消失在眾人眼前。

「我也該走了……」武戰歌伸了個懶腰,背後酒葫蘆一搖一晃的走入了濃霧深處。

緊接著,葉峰和雷橫等人也相繼離開了霧島。

葉峰對姬冰燕說,他想和姬冰燕一起去念師書院,姬冰燕欣然同意。

之後,葉峰和斗笠人和水鏡宗的人同乘一艘飛行寶船離開,與此同時,候少白、展譽和那個青衣男子也登上了水鏡宗的飛行寶船,他們和姬冰燕是舊識,所以才會和姬冰燕一道離開。


瞧見葉峰,候少白和展譽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不自然,他們可是見識過葉峰的可怕,心中非常擔心葉峰會對他們不利。

可是讓他們意外的是,葉峰根本沒有理會他們,他們微微鬆了口氣,一旦葉峰祭出月天輪對付他們,他們根本招架不住。

一天之後,水鏡宗的飛行寶船忽然停了下來。

葉峰等人凝目看著不遠處,只見一個人從遠方飛來,不一會兒就落在了飛行寶船之上。來人挽著高冠,面如冠玉,儒雅瀟洒,笑臉迎人。

水鏡宗的弟子們同時恭敬的叫道:「大師兄!」

「大哥!」姬冰燕笑著叫了一聲。

來人居然是水鏡宗的大師兄,姬冰燕的大哥,水鏡先生!

水鏡宗作為依附於念師書院的勢力之一,底蘊不凡,天才輩出,水鏡先生更是水鏡宗數百年來天賦最佳之人,據說他擁有和冷凌天等八小天王一戰的實力。

「姬師弟,怎麼也不為師兄介紹一些這幾位朋友。」水鏡先生朝著葉峰和候少白等人看去,顯然他並不認得候少白等人。

姬冰燕當即把葉峰等人介紹了一遍,並把墓葬裡面的事情也告訴了水鏡先生。


聞言,葉峰終於知道了那個青衣男子的名字,青衣男子名叫「雲劍空」,乃是雷劍宗的大師兄!

雷劍宗是依附在冰火神殿之下的一個大勢力,實力比血月宗強了不止一倍。

與此同時,聽完姬冰燕的話,水鏡先生臉色微變:「墓葬裡面居然有九幽邪教的人!」

「好在袁不破已經把那人殺了。」姬冰燕笑道。

「那九幽邪教的人雖然受傷,可是他畢竟擁有噬魂道種,想要殺了他,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袁不破不愧是八大天王!」水鏡先生讚歎。

中央聖域沒有什麼封王強者,只有八大天王,任何人都想坐上這個位置,可是自從幾年前八大天王的位置定下來之後,八大天王的名字就從來沒有變過。


不是沒有人挑戰這八個人,而是這八個人太強,輪迴境之下,根本沒有人打得過他們八人。即便是初入輪迴境的老怪,也對付不了這八個人。

這八個人代表了人族年輕一代最強,也代表了六大派在中央聖域的霸主地位,幾乎無法超越。

「師兄,等你修鍊到了他們的境界,未必不能和他們爭一爭!」姬冰燕笑道,雖然候少白和展譽這兩個人冰火神殿的弟子在,可是姬冰燕並沒有顧忌什麼。

「嘿嘿,二弟說笑了,等我修鍊到那種境界的時候,他們八人想必已經踏入了輪迴。」水鏡先生笑道。

「天下有那麼多半步輪迴境的武者,可是真正能突破的人卻不多。」雲劍空笑道:「有很多人甚至在這一境被卡了數十年,上百年,甚至近千年……水鏡兄弟也不是沒有機會追上他們。」

水鏡先生一笑,忽然岔開話題,說道:「離念師書院還有一天的路程,諸位先入船艙休息一下吧。」

眾人點了點頭,都進入了船艙。

……

就在葉峰等人趕去念師書院的時候,冰火神殿內的某間布置奢華的房間內,此刻正傳出忿怒的喝罵聲:「廢物,廢物,全是廢物!居然連那小子也對付不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