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嘖嘖嘖,你豈止小氣,你的女人就是你的逆鱗,難道我還不了解你。」冰魔鳥吧唧著嘴,一副賤逼逼的模樣。

Post by zhuangyuan

「行了,不跟你扯了,跟我出去看看外面怎麼回事。」莫默說了一句,就帶著冰魔鳥和小三走了出去。

這時張陳壽和刑光的對峙已經愈演愈烈。一個是為了錢可以不死不休的糟老頭,一個是一輩子沒被羞辱過的冷血殺手。

只見張陳壽揪住刑光的衣領,不停的叫罵。而刑光也猶如抓住一隻小雞仔一般,摁著張陳壽的餅臉。

「怎麼回事,這是幹什麼?」莫默看到這一副滑稽可笑的景象,忍不住出口質疑。

張陳壽回頭一看,一眼就認出了彭仗模樣的莫默,悲喜交加的指著刑光,「他,他!」

張陳壽一時之間被滿腔傾訴的yuwang堵的滿臉紫脹,接著就鬆開了刑光的衣領,一下撲到了莫默的懷中。


「姑爺啊,你可得給我做主啊,你給我的靈珠、裝備、還有酒啊什麼的,都被我存在張家的地窖中啦,昨晚那麼多人闖進去,想必——嗚嗚嗚,哇哇哇。」張陳壽聲淚俱下,老淚縱橫的哭了起來。

莫默是一臉的無語啊,看著張陳壽哭咧咧的大嘴和那滿口焦黃的牙齒,差點就吐了出來。

「尼瑪,就算告訴你張夢失蹤了,你也不一定能哭成這個逼樣吧,這尼瑪都是什麼人啊……」

「好了好了,張伯父,別哭了,丟了什麼,回頭給你補上不就完了么?」莫默輕鬆的說道。

就那麼幾個靈珠,還不夠現在的莫默塞牙縫的。

雖說莫默現在的積蓄也不算多,滿打滿算也就三十多個靈珠。但是別忘了,他手上的乾坤袋就有二十五個之多。

二十五個乾坤袋,最少也能抵上二百五十個靈珠。所以,張家那點家產,莫默還真沒放在眼中。

張陳壽一聽莫默財大氣粗的給了自己這麼一個靠譜的承諾,頓時就高興了起來。馬上抹了抹臉上的老淚,就好像剛才哭的不是他一般。


「嘿嘿,姑爺,此話當真?」張陳壽狡黠的笑了笑,笑眼中還閃動著淚光……

莫默無謂的笑了笑,攤了攤手,說:「這種小事,您就不用記掛心上了,回頭我分分鐘就給您補上空缺。」

張陳壽有了莫默這個大後盾,頓時腰板也直了起來,看著刑光說:「小老頭,你看清楚了,這是我姑爺,看清了沒?我姑爺不僅有錢,還有權。以後你再想動我張家之前,可得好好的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知道不?」

刑光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顯然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朝著莫默冷笑一聲,說:「長老可真會斂財,不知道我把此事彙報上去,公主會不會好好的查一查追思殿的賬目。」

莫默眉頭一皺,還真是見了不開眼的了。自打他到了影宮做了長老,還沒遇到這麼不懂事的手下。何況,他的錢還真不是在影宮貪來的。

「怎麼,不服?」莫默冷著臉說道。

「哼,在長老面前,我怎敢不服,不過若不是老夫顧忌煞訓晶,難不成還能被你們所用?」刑光一臉鄙夷的看著莫默和張陳壽。

好歹在進入封神宮地牢之前,他也風光過一時。雖然莫默並不清楚他是怎麼風光的,但是,他現在的表現,就足以說明他內心的驕傲。

這種驕傲是一個江洋大盜的驕傲。這種冰冷無情的氣質,也是一種殺手才有的氣質。

至少在面臨強敵的時候,刑光有一種桑益壯和物華都沒有的冷靜和果斷,哪怕是與武神相比,也是不遑多讓。

「呵呵,看來你被我們用的很不甘心啊?要不,我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去公主那裡告我一狀怎麼樣?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污衊。」莫默現在對這個刑光倒是有了點興趣。

「我恨不得你把那狗皇帝的錢全部私貪,為何要去告你一狀!」刑光怒哼一聲,然後轉身回了房間。

「你你你!」張陳壽指著刑光的後身大叫了幾聲,想要說點什麼狠話碾壓對方的囂張氣焰,無奈口才不濟,「你」了半天,也沒你出個所以然。

莫默饒有興趣的看著刑光的背影,物華也悄無聲息的站到了他的身邊。

「彭老,此人有趣吧?」物華看著刑光消失的方向笑道。

張陳壽回頭一看,心中大驚,看見物華,瞬間想起物華也是昨晚刑光的幫凶,於是急忙跳腳罵道:「好哇你,走了一個又來一個,我跟你說,我張府歷代傳下來不少家產,這次遭遇劫難——」

「咳咳,伯父,這件事就再議吧,你們之間可能有點誤會。你先回房間休息一會,我替你跟他們溝通一下。」莫默一看張陳壽又要發飆,急忙制止了這無休止的爭論。

張陳壽不聽別人的話,自然不會不聽莫默的話,憤怒的瞪了物華一眼,便悻悻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張陳壽一走,物華和莫默便默契的相視而笑。昨晚一杯酒下肚,二人直接不省人事。今日再次相見,除了莞爾一笑,實在無法高談闊論什麼至上真理、蒼天大道。

此情此景,就好像二人結伴去青樓消遣,結果就在騎馬縱橫,長槍衝鋒的關鍵時候,忽然昏過去了一般。你說,第二天還怎麼好意思談論此事呢。

「呵呵,小夢的父親,還真是……」物華欲言又止,滿臉的陰晴不定。

「唉,天下岳父一般黑,你若是能有幸見到小米的父親,估計也好不到哪去。」莫默看著天空,說著風涼話。

「靠,你與小夢不是師徒關係么,你盡然——」物華回身確認了一下張陳壽走沒走遠,然後兩眼瞪的比牛眼還大。

「真是少見多怪。就你這情商,能把小米拿下都費勁。」莫默鄙視的說道。

「嘶,你容我理理頭緒。那個鄒美晴是你的情人,而小夢的父親是你的岳父,也就是說鄒姑娘和小夢堂主……」物華總算還沒有笨到家,在梳理關係網的時候,邏輯比較清晰。

「知道了就行了,老子現在焦頭爛額,死了的心都有。」莫默一臉的苦笑,嘴裡像含著黃連一般。

「彭老,我們相識多年,我竟然不知道你擅長老牛吃嫩草啊!」物華驚訝的看著莫默,臉上的表情帶著一點驚訝和更多的崇拜。

莫默不要臉的揮了揮手,像什麼大人物一般,接著又朝著物華拋了個媚眼說:「以後對我好點,少不了你的好處。」

「哈哈哈哈……」物華也忍不住笑了起來,臉上少有的露出了一絲猥瑣。

二人東拉西扯了一會。桑益壯也終於起床出了屋子。

遠遠看見莫默,就對莫默苦大仇深的說道:「彭老,你昨晚可把我害慘了!」

莫默和物華同時回頭,並沒發現桑益壯有什麼異常。

「我知道昨晚是你把物華背回房間,然後還把我弄到了床上的。怎麼,幫我們兩個做點事,就滿腹怨言了?」莫默不滿的看著桑益壯說道。

「唉,你的雞沒跟你說這事啊。那算了,沒說我就不說了……」桑益壯撓了撓腦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莫默皺了皺眉,看向冰魔鳥,問道:「折別,怎麼回事啊,你還有事瞞著我么?」

冰魔鳥一聽見桑益壯喊她雞,頓時就毛了,大叫道:「這個老色魔昨晚偷了你的紫翠酒喝,不然的話,怎麼會現在才醒過來!」

……眾人一陣無語。而莫默看著桑益壯,更是目露凶光。

「咳咳,主要我也不相信這天下間,竟然能有喝一口就醉了的酒,所以,我就倒走了一點。若不是你的雞和你的狗在那裡看著,我就把所有的酒都拿走了,這個,咳咳,長老能原諒我吧?」桑益壯一臉獻媚的說道。

雞?狗?

且不說莫默現在的臉色如何。小三和冰魔鳥的眼神中都幾乎要發出殺死人的光芒。

「小三啊,心裡不爽就發泄出來吧,只要別把這房子拆了就行。物華,咱倆找個地方聊聊正事吧?」莫默意思非常明顯,就是打算讓小三好好的教訓教訓桑益壯。

而桑益壯還不了解小三的真正實力,所以也不在乎跟小三活動活動筋骨。

「嘿嘿,一隻狗就想教訓我,看我今天怎麼打歪你這隻狗嘴!」桑益壯躍躍欲試的說道,並且做起了熱身運動。


莫默撇了撇嘴,隨手又把小若放了出來,接著吩咐道:「你跟小三一起,把這個死老頭的鬍子咬下來,我看他再怎麼老不正經!」

物華眼睛眯在一起,也覺得莫默這麼做比較有趣。朝著前面怒了努嘴,說:「彭老,前面有個亭子,我見那邊風景不錯,不如過去坐坐怎麼樣?」

莫默也覺得物華這個主意不錯,輕飄飄的抬起腿,與物華晃晃悠悠的走了過去。 半個時辰過去,物華和莫默一邊閑聊,一邊看著桑益壯和兩隻傀儡切磋。

在不使用鬥氣、不驚動外人的情況下,桑益壯的鬍子終於被小三咬下來一撮。

而此次切磋,最後也以桑益壯主動給冰魔鳥、小三道歉劇終。

當然了,這麼大的動靜,即便不驚動外面的士兵,也必然會驚動府中的所有人。等桑益壯醜態畢露的時候,正好大家都冒了出來,似乎約好了一般,來見證這個意義非凡的時刻。

莫默一看所有人都出來了,便朝著眾人招手。

不管是桑益壯、刑光也好,張成功、張陳壽也罷,總之所有人,都圍攏在莫默的身邊。

「把大家叫過來,是有一個事情要說。」莫默的開場白非常平易近人,也不想搬出影宮長老的架子,「我可能會出去一趟,而且時間還不會太短。我剛才簡單的跟物長老商量了一番,決定只帶晴晴一個人離開。」

莫默的話剛說到這裡,張陳壽便站出來問道:「那夢夢呢,你不帶著她?她人呢?」

自打張陳壽見到鄒美晴的時候,就沒有在莫默面前提過張夢一個字。因為他知道,莫默和鄒美晴關係非同一般,甚至肯定在張夢之上。

但是,這並不代表張陳壽就替張夢放棄了莫默的「擁有權」和「使用權」。反而,他見到莫默與鄒美晴站在一起的時候,心中也異常的悲涼。這種悲涼,來自於一個愛女之父的內心深處。

天下間,沒有一個男人,願意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有婦之夫。

但是比起沒有絲毫優勢的古井波,哪怕莫默有了三妻四妾,張陳壽也能夠忍受。

甚至,莫默真心實意來看他、真心實意對他好的時候,他恨不得幫張夢獨佔了這個討人喜歡的女婿。

「夢夢她,她在準備帝國的萬宗大會,所以,無法脫身。」莫默並不想在這個時候撒謊,但是他真的不忍心傷害張陳壽。

張陳壽不是傻子,哪怕莫默在回答問題時只遲疑了那麼一下下,他也敏銳的感覺到,莫默可能對他說了慌。但是,他卻沒有揭穿莫默。

「出去執行任務,一定要注意安全。帝國動蕩不安,今非昔比。帶著鄒姑娘,也不是長久之計。作為一個男人,你還是要想辦法保護好自己的女人才是。」張陳壽一字一頓的說道。話中含沙射影,字字灼心。

「是,我知道了。」莫默情不自禁的放低姿態,滿臉羞澀的回了一句。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先離開這裡了,老夫還有幾個故交,我去疏通疏通看看,能不能把張府——」

「老爺子,您就先住在這裡吧。張府的事情,我已經拜託物長老去辦了,如果不出意外,這幾天就會有結果了。」莫默急忙打斷了張陳壽的話。

張陳壽臉色凝滯了一下,說:「如此也好,那我就在這裡住幾日,若是有消息了,咳咳……」

張陳壽咳嗽了兩聲,沒有把話說下去,但是臉色,卻不知道為何暗淡了好多。

「彭老,你連我也不帶了么?」桑益壯摸著有點血漬的下巴問道。

「算了,之前我交給你的事,你記著執行就好。同時我再交給你一個任務,好好的保護張老爺子。」莫默事無巨細的吩咐著,生怕漏過什麼重要的事情。

「你放心,張老爺子這邊就交給我好了。」桑益壯這人,在關鍵的時候,還是義氣至上的。既然莫默是他認定的人,莫默的事情,他也會放在心上。

何況,莫默對他,真的是仁義盡致。不僅給他錢置辦宅子,還為他物色了三個尤物。

莫默吩咐完這件事,便朝物華問道:「你這邊還有什麼事么?」

物華想了想,覺得都與莫默碰的差不多了,笑道:「我沒事,追思殿那邊若有困難,我會派王鈺去協助居自開,再不行,我還可以和小米出面。」

桑益壯一聽到小米的名字,急忙湊過來說:「對對對,物長老,你沒事的時候應該與小米多溝通溝通,女人嘛,總是要不停的征服才行。回頭老夫教你幾招,保你馬到功成,一夜便可把你高大威猛的形象樹立於小米心中!」

物華一臉黑線的看了桑益壯一眼,若不是一眾人都認真的圍攏在這裡,他差點就要抑制不住想揍桑益壯一頓的yuwang。

「你特么瞎說什麼呢,狗嘴吐不出象牙!」莫默也忍不住鄙視一句。

鄒美晴裝作若無其事的東張西望,好像剛才的話,她一個字都沒聽見一般。

桑益壯乾笑了兩聲,見眾人這麼開不起玩笑,便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那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出發?」物華轉移話題問道。

「明天。」莫默簡單的回道。

「好,你走了之後,我也要趕回去了。」物華焦慮的說道。

莫默點了點頭,也不想想太多。

如張陳壽所說,現在帝國動蕩不安,能好好自保就不錯了。至少現在,他最關心的人都安然無事,他也就放心了。

至於封神學院、封神宮、太子、公主、影宮,他們會鬧成什麼樣子,跟他又有什麼關係。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明哲保身,按計行事,賺取錢財,提高修為。

只要這些計劃一點點實現,很快就會達到進入死神之鐮的境界,如果能夠進入死神之鐮。那麼乾坤袋這種東西也就根本不需要了。最重要的是,苦葉藤的事情也可以輕鬆解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