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啊?」王淵博又是一愣,黃飛明這話是什麼意思,說的好像他不知道自己抓了葉青的事情似的。要知道,這命令可是他親自下的啊。

Post by zhuangyuan

黃飛明則瞪了王淵博一眼,朝他使了個眼色,王淵博立馬會意,匆忙點頭道:「是是是,葉青的確被我們抓來了。徐公子,您稍等一下,我這就去安排了!」

說完,王淵博匆忙跑出拘留室。剛把拘留室的房門關上,便立刻轉頭吩咐旁邊的親信:「趕緊去把葉青請出來,記住,安排好一點!」

… 王淵博明白黃飛明的意思,雖然抓葉青是他下的命令。但是,現在徐長志看樣子跟葉青是熟人,那黃飛明就不想承擔這件事了。黃飛明不想承擔的話,那這個黑鍋就只有他王淵博親自來背了。

雖然背黑鍋不是一件好事,但對現在的王淵博而言,能替黃飛明背這個黑鍋,也是一個機會啊。他心裡清楚,如果這次他替黃飛明抗下了這件事,黃飛明以後肯定不會虧待他的。所以,他立馬把陳國新的那幾個手下召集起來,告誡他們,是自己親自下令讓陳國新去抓葉青的,所有的事情都跟黃飛明沒有任何關係。

這麼一來,徐長志也不會遷怒於黃飛明了。至於該怎麼處理他,王淵博心裡雖然忐忑。但是,黃飛明肯定不會坐視不理的,他心裡也稍微有了些底氣。

把陳國新那幾個手下囑咐完畢,副手也把葉青請到了他的辦公室。看到葉青還戴著手銬,王淵博差點沒瘋了。

「你們幹什麼吃的?還不快點給葉先生下手銬!」王淵博站起身,親自把葉青請到了辦公室,陪笑道:「葉先生,實在不好意思。今天的事,完全是一個誤會。經過我們的調查,周宏斌周副局長的確不是被您劫持的。根據周副局長的口供,他是跟您一起出去辦事的,所以不存在劫持的說法。而且,那輛警車也跟您沒有一點關係!」

葉青微微詫異,他還在拘留室里猜測武安平什麼時候能知道這件事。以他們的手段,什麼時候能把自己救出去呢。沒想到,這麼快,王淵博就親自把自己請出來了。而且,看王淵博那陪笑的表情和語氣,葉青突然覺得,他好像是在討好自己似的。

這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按道理來說,陳春陽和武安平都是軍隊方面的領導,根本管不住王淵博。就算陳春陽親自打電話過來,王淵博也不用這麼客氣的吧?

心中帶著疑惑,葉青面上還算客氣,道:「王局長明察秋毫,有你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

「葉先生,對於今天的失誤,對你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實在不好意思。」王淵博站直身體,道:「我代表九川縣警察局,對你表達最誠摯的道歉,對不起!」

面對王淵博如此正式的道歉,葉青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微微皺眉,看了王淵博一眼,道:「王局長,不用客氣了,警民合作,這是應該的。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等一下……」王淵博匆忙攔住葉青,尷尬地笑了笑,道:「葉先生,實不相瞞,其實……其實還有點事……」

葉青直接問道:「什麼事?」

王淵博猶豫了一下,低聲道:「葉先生,你認識一個叫徐長志的人吧?」

「徐長志?」葉青頓時想起那晚被劫車黨劫持的那個年輕人,難不成這件事跟他有關?這怎麼可能啊?他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讓王淵博這樣對自己點頭哈腰的啊。

葉青緩緩點頭,道:「認識,怎麼了?」

王淵博心裡咯噔一下,眼中閃過一絲恐慌,道:「你們……你們是什麼關係?」

葉青看出王淵博的恐慌,看得出他對徐長志很是敬畏,心中不由更是詫異。不過,他也基本明白自己為什麼被王淵博親自放出來,看樣子跟陳春陽沒多大關係,而是這個徐長志的原因了。

「我救過他的命!」葉青很乾脆地回道,既然王淵博這麼畏懼徐長志,那葉青也就沒有什麼需要隱瞞的了。擺出自己跟徐長志之間的關係,王淵博以後才不敢再來找自己的麻煩啊。

「哦?」王淵博更是恐慌,他還以為是普通朋友關係,沒想到竟然是救命恩人,這件事可鬧大了啊。

葉青一直在看著王淵博的表情,見他額頭的冷汗,心中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看樣子,王淵博是真的很敬畏徐長志啊!

想到這裡,葉青心裡頓時又有底了許多。他冷冷一笑,道:「王局長,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啊!」

「等一下……」王淵博匆忙攔住,支吾了好一會,方才低聲道:「葉先生,徐長志徐公子想……想見你一面,這個……這個……」

葉青看著王淵博結結巴巴的樣子,乾脆打斷他的話,道:「不好意思,我沒時間見他。我爸我老師還有我那些朋友都受了重傷,結果被你們從醫院拖到了警察局,現在傷勢都複發了,我必須趕緊去醫院看他們!」

王淵博知道葉青這是在指責他抓了這些人的事,他現在心裡也後悔的很啊。可是,後悔又有什麼用呢?他怎麼能想到,葉青竟然是徐長志的救命恩人,而他的小舅子,竟然把徐長志給打了。這件事如果解決不了,那他可就麻煩了啊!


王淵博道:「葉先生,就……就耽誤您一點時間,徐公子好不容易來一趟,也說要見您。如果不見的話,這……這不是太不給徐公子面子了嘛……」

葉青冷聲道:「見朋友什麼時候都可以,但是,我爸他們受傷那麼重,我哪有時間在這裡耽誤。再說了,我又沒說要見他,是你答應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葉先生,關於你爸他們的事,我也在這裡給你道個歉。你就當給我個面子,先見一見徐公子吧,徐公子可是專門為了你才跑來九川縣的啊!」王淵博近乎祈求地看著葉青:「葉先生,之前的事都怪我。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一會吧。」

葉青也沒準備跟王淵博徹底鬧翻,畢竟父親以後還要在九川縣生活。他剛才那麼說話,就是要給王淵博一些警戒。現在見他這幅樣子, 茅山妖王

「王局長,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好吧!」葉青慢條斯理地點了點頭,道:「我在哪見他呢?」

王淵博大喜過望,連忙道:「就在這,就在這。葉先生,您在這裡稍等一下,我馬上把徐公子給您請過來!」

王淵博幾乎是一路小跑出去了,過了沒多久,便把徐長志帶了過來。黃飛明也一路緊隨,剛才又跟徐長志聊了一會,他方才知道,上次救了徐長志性命的人就是葉青。這一下,黃飛明算是徹底沒脾氣了,再也不敢對葉青所做的事有什麼不滿了。

見到葉青,徐長志也是一喜,匆忙走進辦公室,道:「葉大哥,你……你沒事吧?」

「還好!」葉青上下打量了徐長志一番,道:「真沒想到,徐公子你竟然還有這番能耐。我們九川縣王局長可向來都是說一不二的人物,沒想到他這次竟然能改口,讓人放了我,真不容易啊!」

王淵博在外面聽著這話,頓時滿臉的尷尬,他知道葉青對他還是有些不滿。

徐長志扭頭瞪了王淵博一眼,道:「葉大哥,上次你走的太匆忙,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認識一下呢。你的事,我已經問清楚了,不存在任何違法的地方,隨時都可以自由離開了。」

說著,徐長志看向黃飛明,道:「黃局長,你說是不是?」

「是是是……」黃飛明連忙點頭應道,他自己卻鬱悶不已。本來是想抓了葉青,來個殺雞儆猴給武安平看的。沒想到,葉青還有這麼一個背景,這一次他算是徹底沒法對武安平做什麼了。

徐長志滿意地點了點頭,轉向葉青,道:「葉大哥,沒事了,你隨時都可以走了。」

「那就好!」葉青點了點頭,又看了王淵博一眼,王淵博卻根本不敢跟他對視。

葉青也沒有再為難他,跟徐長志又聊了幾句,便離開了警察局,先回醫院去看父親和顧先平了。

黃飛明本來是想請徐長志去招待所住下的,但徐長志根本沒給他面子,而是跟著葉青去了醫院,看望了葉昌文顧先平等人。

徐長志去了,黃飛明當然也得去了。黃飛明去了,王淵博自然不敢不陪同。這一下,隊伍可就大了。黃飛明和王淵博雖然見都沒見過葉昌文和顧先平,卻還專門買了水果什麼的跑過去親自看望。


葉昌文和顧先平還好,他們根本不認識黃飛明王淵博等人。見他們過來,還以為是葉青的朋友,只隨便客氣了幾句。不過,等到樓下去探望陳俊侯三等人的時候,情況就大變了。

陳俊和侯三雖然不認識黃飛明,但他們見過縣局局長王淵博啊。王淵博對他們來說,就是絕對的大人物,連看一眼的機會都很難得。沒想到,王淵博這次竟然親自來看望他們,直讓這些小混混們震撼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還好他們不知道黃飛明的身份,不然那還得了。而徐長志的身份,那說出來就更是嚇人了。

他們這邊正在探望病人的時候,院長林國強聽說王淵博來了醫院,便親自下樓來見王淵博。誰知道,剛看到王淵博,便見到了王淵博身邊的黃飛明。

林國強是有見識的人,一眼就認出了黃飛明,當時整個人都驚呆了。過了好一會,他方才哆嗦著伸出手,道:「黃……黃局長,您……您什麼時候下……下來的啊?」

王淵博明白黃飛明的意思,雖然抓葉青是他下的命令。但是,現在徐長志看樣子跟葉青是熟人,那黃飛明就不想承擔這件事了。黃飛明不想承擔的話,那這個黑鍋就只有他王淵博親自來背了。

雖然背黑鍋不是一件好事,但對現在的王淵博而言,能替黃飛明背這個黑鍋,也是一個機會啊。他心裡清楚,如果這次他替黃飛明抗下了這件事,黃飛明以後肯定不會虧待他的。所以,他立馬把陳國新的那幾個手下召集起來,告誡他們,是自己親自下令讓陳國新去抓葉青的,所有的事情都跟黃飛明沒有任何關係。

這麼一來,徐長志也不會遷怒於黃飛明了。至於該怎麼處理他,王淵博心裡雖然忐忑。但是,黃飛明肯定不會坐視不理的,他心裡也稍微有了些底氣。

把陳國新那幾個手下囑咐完畢,副手也把葉青請到了他的辦公室。看到葉青還戴著手銬,王淵博差點沒瘋了。

「你們幹什麼吃的?還不快點給葉先生下手銬!」王淵博站起身,親自把葉青請到了辦公室,陪笑道:「葉先生,實在不好意思。今天的事,完全是一個誤會。經過我們的調查,周宏斌周副局長的確不是被您劫持的。根據周副局長的口供,他是跟您一起出去辦事的,所以不存在劫持的說法。而且,那輛警車也跟您沒有一點關係!」

葉青微微詫異,他還在拘留室里猜測武安平什麼時候能知道這件事。以他們的手段,什麼時候能把自己救出去呢。沒想到,這麼快,王淵博就親自把自己請出來了。而且,看王淵博那陪笑的表情和語氣,葉青突然覺得,他好像是在討好自己似的。

這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按道理來說,陳春陽和武安平都是軍隊方面的領導,根本管不住王淵博。就算陳春陽親自打電話過來,王淵博也不用這麼客氣的吧?

心中帶著疑惑,葉青面上還算客氣,道:「王局長明察秋毫,有你這句話,那我就放心了!」

「葉先生,對於今天的失誤,對你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實在不好意思。」王淵博站直身體,道:「我代表九川縣警察局,對你表達最誠摯的道歉,對不起!」

面對王淵博如此正式的道歉,葉青更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他微微皺眉,看了王淵博一眼,道:「王局長,不用客氣了,警民合作,這是應該的。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

「等一下……」王淵博匆忙攔住葉青,尷尬地笑了笑,道:「葉先生,實不相瞞,其實……其實還有點事……」

葉青直接問道:「什麼事?」

王淵博猶豫了一下,低聲道:「葉先生,你認識一個叫徐長志的人吧?」

「徐長志?」葉青頓時想起那晚被劫車黨劫持的那個年輕人,難不成這件事跟他有關?這怎麼可能啊?他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能讓王淵博這樣對自己點頭哈腰的啊。

葉青緩緩點頭,道:「認識,怎麼了?」

王淵博心裡咯噔一下,眼中閃過一絲恐慌,道:「你們……你們是什麼關係?」

葉青看出王淵博的恐慌,看得出他對徐長志很是敬畏,心中不由更是詫異。不過,他也基本明白自己為什麼被王淵博親自放出來,看樣子跟陳春陽沒多大關係,而是這個徐長志的原因了。

「我救過他的命!」葉青很乾脆地回道,既然王淵博這麼畏懼徐長志,那葉青也就沒有什麼需要隱瞞的了。擺出自己跟徐長志之間的關係,王淵博以後才不敢再來找自己的麻煩啊。

「哦?」王淵博更是恐慌,他還以為是普通朋友關係,沒想到竟然是救命恩人,這件事可鬧大了啊。

葉青一直在看著王淵博的表情,見他額頭的冷汗,心中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看樣子,王淵博是真的很敬畏徐長志啊!

想到這裡,葉青心裡頓時又有底了許多。他冷冷一笑,道:「王局長,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啊!」

「等一下……」王淵博匆忙攔住,支吾了好一會,方才低聲道:「葉先生,徐長志徐公子想……想見你一面,這個……這個……」

葉青看著王淵博結結巴巴的樣子,乾脆打斷他的話,道:「不好意思,我沒時間見他。我爸我老師還有我那些朋友都受了重傷,結果被你們從醫院拖到了警察局,現在傷勢都複發了,我必須趕緊去醫院看他們!」

王淵博知道葉青這是在指責他抓了這些人的事,他現在心裡也後悔的很啊。可是,後悔又有什麼用呢?他怎麼能想到,葉青竟然是徐長志的救命恩人,而他的小舅子,竟然把徐長志給打了。這件事如果解決不了,那他可就麻煩了啊!

王淵博道:「葉先生,就……就耽誤您一點時間,徐公子好不容易來一趟,也說要見您。如果不見的話,這……這不是太不給徐公子面子了嘛……」

葉青冷聲道:「見朋友什麼時候都可以,但是,我爸他們受傷那麼重,我哪有時間在這裡耽誤。再說了,我又沒說要見他,是你答應的,跟我有什麼關係?」

「葉先生,關於你爸他們的事,我也在這裡給你道個歉。你就當給我個面子,先見一見徐公子吧,徐公子可是專門為了你才跑來九川縣的啊!」王淵博近乎祈求地看著葉青:「葉先生,之前的事都怪我。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一會吧。」

葉青也沒準備跟王淵博徹底鬧翻,畢竟父親以後還要在九川縣生活。他剛才那麼說話,就是要給王淵博一些警戒。現在見他這幅樣子,心知給他的教訓已經差不多了。

「王局長,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好吧!」葉青慢條斯理地點了點頭,道:「我在哪見他呢?」

王淵博大喜過望,連忙道:「就在這,就在這。葉先生,您在這裡稍等一下,我馬上把徐公子給您請過來!」

王淵博幾乎是一路小跑出去了,過了沒多久,便把徐長志帶了過來。黃飛明也一路緊隨,剛才又跟徐長志聊了一會,他方才知道,上次救了徐長志性命的人就是葉青。這一下,黃飛明算是徹底沒脾氣了,再也不敢對葉青所做的事有什麼不滿了。


見到葉青,徐長志也是一喜,匆忙走進辦公室,道:「葉大哥,你……你沒事吧?」

「還好!」葉青上下打量了徐長志一番,道:「真沒想到,徐公子你竟然還有這番能耐。我們九川縣王局長可向來都是說一不二的人物,沒想到他這次竟然能改口,讓人放了我,真不容易啊!」

王淵博在外面聽著這話,頓時滿臉的尷尬,他知道葉青對他還是有些不滿。

徐長志扭頭瞪了王淵博一眼,道:「葉大哥,上次你走的太匆忙,我還沒來得及跟你認識一下呢。你的事,我已經問清楚了,不存在任何違法的地方,隨時都可以自由離開了。」

說著,徐長志看向黃飛明,道:「黃局長,你說是不是?」

「是是是……」黃飛明連忙點頭應道,他自己卻鬱悶不已。本來是想抓了葉青,來個殺雞儆猴給武安平看的。沒想到,葉青還有這麼一個背景,這一次他算是徹底沒法對武安平做什麼了。

徐長志滿意地點了點頭,轉向葉青,道:「葉大哥,沒事了,你隨時都可以走了。」

「那就好!」葉青點了點頭,又看了王淵博一眼,王淵博卻根本不敢跟他對視。

葉青也沒有再為難他,跟徐長志又聊了幾句,便離開了警察局,先回醫院去看父親和顧先平了。

黃飛明本來是想請徐長志去招待所住下的,但徐長志根本沒給他面子,而是跟著葉青去了醫院,看望了葉昌文顧先平等人。

徐長志去了,黃飛明當然也得去了。黃飛明去了,王淵博自然不敢不陪同。這一下,隊伍可就大了。黃飛明和王淵博雖然見都沒見過葉昌文和顧先平,卻還專門買了水果什麼的跑過去親自看望。

葉昌文和顧先平還好,他們根本不認識黃飛明王淵博等人。見他們過來,還以為是葉青的朋友,只隨便客氣了幾句。不過,等到樓下去探望陳俊侯三等人的時候,情況就大變了。

陳俊和侯三雖然不認識黃飛明,但他們見過縣局局長王淵博啊。王淵博對他們來說,就是絕對的大人物,連看一眼的機會都很難得。沒想到,王淵博這次竟然親自來看望他們,直讓這些小混混們震撼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還好他們不知道黃飛明的身份,不然那還得了。而徐長志的身份,那說出來就更是嚇人了。

他們這邊正在探望病人的時候,院長林國強聽說王淵博來了醫院,便親自下樓來見王淵博。誰知道,剛看到王淵博,便見到了王淵博身邊的黃飛明。

林國強是有見識的人,一眼就認出了黃飛明,當時整個人都驚呆了。過了好一會,他方才哆嗦著伸出手,道:「黃……黃局長,您……您什麼時候下……下來的啊?」

… 陳俊和侯三認識王淵博,這是因為他們經常跟警察局的人打交道。但是,市局離他們太遠了,所以對市局根本不了解。市局局長黃飛明縱然站在他們面前,他們也根本不認識。

林國強不一樣,他經常看各種新聞,對省里市裡的領導可是極為熟悉。尤其警察局這樣的實權部門,所以一眼就認出了黃飛明。認出黃飛明的同時,他也更加震撼了。

他之前對葉青那樣的態度,主要是因為得知武安平的緣故,他想賣武安平一個面子。而現在,黃飛明在這裡,那情況可就完全不一樣了。畢竟,部隊一般是不允許插手地方事務,而警察局卻是絕對的實權部門。黃飛明在市裡的地位,絕對不比一個副市長差多少!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