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哦!原來是這樣。唉,沒辦法。事實上我也為自己每天都在變帥感到煩惱。但畢竟天生麗質難自棄嘛。就讓他帥氣吧!」

Post by zhuangyuan

「啊!哈哈!藤雲先生可真是風趣……」灰原誠看著面前一臉認真的藤雲化馬,他有些疑惑。這個人是不是裝出來的?還是說他真的是那種心裡沒有一點逼數的傢伙。

「哪裡哪裡……」

在經過一番交談后。

灰原誠決定在給騰雲化馬一個機會,因為今天他高興。之前在認識騰雲化馬的創新大會上,他認識了一個叫阿笠博士的科學家。他給了灰原誠不小的驚喜。

「藤雲先生,想必你應該知道最近公司不景氣,資金遠轉不開,這一筆錢是我能提供的最後一筆錢了。」

「老闆,我……」藤雲化馬此刻很是感動,他已經聽說了,小老闆賣房支持他的事情。事實上這只是個誤會,那別墅只是灰原誠玩樂的時候租來幾個月的。現在時間到期了,自然是要搬家的。而這一幕被人看到自是以為他灰原誠已經淪落到賣房子的地步了。

「藤雲先生,不用說了,加油吧!稍後我還有事要處理,恕我不能遠送。」令灰原誠沒有想到的是,阿笠博士不僅僅是一位科學家,甚至還是以為醫學家。他今天送來了一份催眠藥物,經過灰原誠判定,那是能夠兩秒之中就能將人催眠的藥物,最重要的是,他0副作用,就算對同一個連續使用千百萬次。照樣能夠發揮他的功效。這是一種可以讓他賺到交易點的藥物。

「不用不用,老闆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

灰原誠看著猛捶自己胸膛保證的藤雲,很是欣慰。他沒有多說什麼,拍了拍藤雲的肩膀以示鼓勵。而後轉身離開了。反正他已經決定這個傢伙如果這次還賺不到錢,他就送他上天。

……

回到公司的藤雲化馬正準備馬上工作,結果就被前台告知說總部有東西給他。

感到好奇的藤雲化馬打開一看,居然是

一份外賣……

這一刻藤雲化馬感受到了一股難言的感動,於是他在心底立下了一番誓言……

同時灰原誠感到了一陣惡寒……「嗯,市兒,清兒。你們怎麼在這?」看著眼前jk裝的織田市和宮本清,灰原誠顯得有些驚喜。說著就向二人抱了上去。

而宮本清和織田市也是一起露出了好看的微笑,伸出纖細的雙手一起抱住了灰原誠。並甜甜的說道:

「親愛的,好久不見,甚是想念……」

「啊!卧槽!」正在睡覺的灰原誠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零六章東馬耀子 許風念著這個星球的名字。

許風甚至還看到陌路星球一個核心地方,。那是在一個大島上,一間大圓形辦公室里。那間辦公室里有很多新鮮奇怪的東西,許風甚至夢到裡面有人在談論著自己。

許風清晰聽到過他們在談論自己,談論自己在做啥,自己啥時候才能去陌路星球。許風在夢醒后總是覺得奇怪。

陌路星球,是自己以後歸宿嗎?這個夢如此荒唐不經,是真實的嗎?許風沒給任何人說,他悶在心裡。

反正每日打坐練功之後,自己能量越來越多,功夫越來越高。但每次提高一些之後,自己又感覺到不滿足,希望更高。許風知道人的渴望是無盡的,功夫的境界也是無盡的。自己不能急,急也沒有用。

這時,許風感覺到遙遠天幕里,飛來一個飛盤,那飛盤正是紫色陌路星球飛來的。那個飛盤越飛越近,許風想,這回飛盤是不是對著我來的啊!

許風看著那個飛盤,他乾脆盤坐在地。

那個飛盤不斷飛近,當它到達許風頭頂的時候,發出了白色光芒。許風知道,飛盤目的一定是自己。

他開始打坐運氣,飛船白光一直照在他頭頂。許風感覺有些舒服。他感覺到飛船是從另一個星球而來,飛盤採集了一些特殊能量要給自己送來。

許風心裡一動,他想起在夢裡,那個叫做虛幻元首說過的話。他說要幫助許風儘快成為一個優秀戰士。許風想,難道這些飛船是來執行那虛幻元首交代的任務嗎?


此刻飛船白光依舊,許風在那道光里盡情吸收著巨大能量。許風邊吸收邊想,一個凡人之軀,到底能吸收多大能量呢?

可是有個聲音又在告訴他,無窮無盡。

無窮無盡,許風想,難道不會將身體骨骼皮膚撐爆?那個聲音又在告訴他,沒有這回事。那些撐爆想法只是一個臆想。因為在吸收的時候,能量隨時藏在身體各處,所以不會撐爆。

許風點頭,他相信這個說法。他想,自己何日才有開天闢地的力量呢?那個聲音又在告訴他,一切都會有的。

想到開天闢地,許風突然又看到,當年盤古王一把大斧子,他砍開了天地。但許風好像這次看得更清楚了。原來盤古王是用一把很長斧子,斧子在盤古王砍過去時,發出白光一片。

然後籠罩在中土神州上的重重濃雲就消失了。盤古王最大功績就是驅趕了這片濃雲。濃雲將神州大陸天地都裹在了一起,要是沒有盤古王剝開,神州大陸是無法獲得陽光的。沒有陽光,萬物不能生長。樹木花草都得枯萎,動物都長不大。

可是盤古王是神州大陸的人嗎?許風在想。盤古也許是來自那個遙遠的陌路星球。那個陌路星球和自己這個他們叫做地靈之球是很有緣分的。

自己何時擁有開天闢地的能量?許風不斷在吸取著這個飛盤能量一邊在遐想,然後他進入了一陣空靈之境。

當他從這個空靈之境出來時候,他看到頭頂飛盤已經消失。許風看到四周是薄霧一片,眼前是黎明前最後的黑暗了。

許風感覺到了一絲冷。雖然他能量很足,不會真冷,可是還是能感覺到一種心境上的凄清。許風也不知道是啥。看著自己軍隊帳篷,他知道冰兒和夢兒正在熟睡。自己不缺女人,可自己確實感覺到一種孤獨,深深的孤獨。

也許是因為看到了那個陌路星球吧。想著那裡和這裡的距離,想著過去未來很多東西,許風就感覺到深深的孤獨。

但是他又感覺到了力量無盡,因為能感覺到來自那個星球的力量。感覺自己成長中,很多都和那個陌路星球有關。

不知道為何,許風總是有這樣的感覺。

第二天一早,許風帶領著大家往天寶大本營而去。他們到了山下,看到山上毫無動靜。

「山鬼,你和孟良上去看看!不要輕舉妄動,有事馬上告警!」許風說道。

「是,將軍!」山鬼說道。

這滿山都是陷阱,山鬼和自己走過一次,應該知道如何防備。

許風看著楚軍和商軍。

「你們大家都小心了,敵人很狡猾,也許會醞釀各種襲擊!」許風說道。

「是,許將軍,我會提醒大家的!」劉峰說道。

他馬上將許風命令傳達下去。

許風想如果敵人真躲起來,那只有撤軍了,在這裡和他們耗不是個辦法。歷代苗人對付正規軍就是如此。正規軍勞師遠征,是無法長期在山裡和他消耗的。

果然,山鬼很快回來複命,「許將軍,敵人都撤走了!」

「撤走了?」大家都在嘀咕。

原本很多人以為會在這裡和苗人打硬仗,沒想到他們會撤走。

「我們下一步如何行動最合適呢,劉將軍?」雖然許風知道最後只有撤走,但劉峰的意見還是很重要。

「哎,苗人啊!我們即使待這裡幾個月都沒辦法。他們和我們可以捉迷藏,最終我們一無所獲,還會不斷損兵則將。」劉峰說道。

「那我們只有撤回去。只是我們得趕回朝歌,謀划另外的事,這裡只有你們小心了!」許風說道。

「嗯,回去和公子小白一起商量!對了,我們放火燒了這個山寨不?」劉峰問道。

「不了,反而惹仇恨。我們撤!但願他們能好自為之!我們也做好防備,不讓他們陰謀得逞!」許風說道。

大軍開始撤退,一路上他們都按照許風要求做好防備,防範敵人襲擊造成一些無謂損失。

一路上,許風覺得這次也真是幸運,幾千兵馬出來,沒有啥大損失,只傷亡了幾百個士兵。看來擒賊擒王的道理是一定的。這次是對付山裡的部族,如果是正規軍對攻,就不能全這樣打了。


兩軍交戰,那是一定得軍隊交鋒的,那時謀划能力如何就決定戰爭的勝負。在離開苗地時候,許風回頭看了一眼,他知道這裡還會有些遺留的隱患,只是目前也只有如此了。

一路都還順利,他們回到了楚都。許風回到了小白公子府邸。許風給小白講了這次戰鬥情況。

「那個魔法師吉人死了沒有?」小白問道。

許風嘆息一聲,「這事不好說,我是盡量給了他致命一擊。但我要補劍的時候天寶來救了他。吉人也許死了,也許沒有死!天寶實力雖然大損,可他還是可以休養生息。我估計他要重新組建幾千人的精銳苗軍得好幾年時間。這幾年他可能不會出擊了。」

「他會不會覺得自己積累很慢,想先得到楚國王權,利用楚國來建立自己軍隊呢?」小白擔憂地說道。

「也許會如此,小白公子,你現在要做的是及早登位。即使大王還在,他可以將王位先傳給你。然後你加強自己住處的防衛。靠近苗地的地方,你得調集軍隊囤聚防備天寶的苗軍!」許風說道。

「好的,我得在國內抽調優秀法術高手來保衛我的住處!」小白說道。

「是的,我得趕緊走了!耽誤太久了,現在是五月了!」許風說道。

「那好,我會注意的。祝許兄一路順風,這次多虧你了。今晚好好和將士們吃喝一頓!」小白說道。

許風一拱手。


當天晚上,公子小白設宴款待大家,依舊是編鐘樂曲,依舊是那些美味佳肴和美酒,大家都醉了。

第二天一早,許風醒了,魯義來告訴他,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許風走了出去,看到在園子里,大家都已在等候了。

「現在是五月了,如果我們繼續趕路,估計還得一個多月才能回到朝歌,會不會誤事?」許風說道。

「一定會的,你想,東南夷遲遲不滅,前線商軍一直沒有撤走。雖然大王意思是給東南夷人壓力,讓他們消耗後勤補給,但是大商消耗也很大。估計國內又在增加賦稅了,老百姓一定意見很大。早點打下東南夷,還可以將東南夷人財富搬回國內。如果大王及時宣布免稅賦三年,估計百姓還是會開心。如果做不到這點,大商朝就危險了。不光是百姓,那些諸侯王都可以藉機生事!」魯義說道。

許風點點頭,魯義說得對,這樣的長期消耗戰爭,對雙方都是一個雙刃劍。想著時間很緊急了,許風知道,只有施展法術才行了。自己這幾十個人,如果要全部送回朝歌,問題也不是很大。

「來,我們一起施法!」許風對魯義說道。

「好,張千宋萬,都一起來!」魯義喊道。

夢兒和冰兒也來到了許風身後,他們一起準備協助許風施法。許風對他們點點頭,雙手向天,喃喃低語。他們幾個都伸出了手,將手放在許風的肩上。

突然,隨著許風施法,一道白光出現,白光中一個巨大傳送門出現了。

「大家進去吧!」許風對大家說道。

武士們紛紛走了進去。走完了之後,許風也走了進去。

公子小白趕來,他對著許風揮手,許風也對他揮手。隨著灰原影視一部驚世大作《最後的戰鬥在天台》地推出之後。徹底震驚了世人!但依舊沒有改變目木群眾對灰原影視只會拍爛片的想法。


然灰原影視繼續發力,相繼推出由灰原影視全全投資的《涼宮團長》、《無雙寶兒》、《三玖天下第一》相繼連任霸佔了四個季度的霸權番。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近一年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零七章實力主義至上文武雙全總學府 白光消失,許風的人往朝歌而去。

四月朝歌,一派暮春氣息。蟬鳴在高樹上,池塘里繁花盛開。許風走在這個城市,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漂泊。

這裡是自己的家嗎?如果是,自己為何總是感到陌生?

這裡不是自己的家嗎?這裡有自己的父親,有自己的事業。

許風有些說不出的感覺。不過他還年輕,他喜歡這樣的機會,這樣的功成名就機會。他穿過丞相官署裡面大花園,無心看那裡的風景。估計在這裡來去人們都無心看這些花草風景。

許風來到了宗成屋子外,從窗子里他看到宗成在埋頭辦公,應該是在審閱一些文件。

許風真想喊他一聲爹,可是他知道,這是不能的。父子相認的結果會給彼此都帶來一些不必要困擾。

如果不相認,雙方都可以心安理得繼續裝作不認識。宗成可以繼續給許風鋪就一條成長的路。許風也不必多想一些繁文縟節,只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就是。

「丞相,許將軍回來了!」一個小吏走進去給宗成通報。

「許風,太好了!我也估計是這兩天回來。」宗成高興地放下了筆,他抬眼一看,許風已經在眼前了。

「許風,太好了!這次一定圓滿完成任務!」宗成說道。

許風微笑著,「只完成了一半,慚愧!」

「為何說完成一半呢?」宗成笑道,他從許風眼睛里看到了既定目標已經完成。

許風就仔細給宗成講了這一次行動情況。宗仔細的傾聽著,他不斷點頭。

當許風講到在東南夷王宮的驚險曲折,宗成凝神點頭,講到在大海上的兇險,宗成舒了一口氣。只是許風講到那個國師的追殺,宗成又很緊張。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