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哦,」慕樂慢吞吞爬下車,本想掏出錢包付錢,但是木子言已經搶先一步,

Post by zhuangyuan

雖然今天有些許陽光,但是海邊的風還是讓慕樂發抖了一小會兒,吸吸鼻子,慕樂覺得自己鼻子一定凍紅了,

果然沒什麼人和他們一樣,大冬天到海邊散步啊,

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海面是緩緩的波浪,沙灘上只有小貓三兩隻,慕樂隨意找了塊大石頭倚靠著,看著塔塔脫了鞋將腳浸泡在淺淺的海水裡,

雖然知道塔塔是一條錦鯉,肯定不會怕冷,但是慕樂還是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涼了,

「慕樂,你為什麼想讓獸人來人類世界,」耳邊響起木子言的聲音,也許是因為慕樂實在有點冷,所以木子言的聲音聽在慕樂耳里也是涼涼的,

「我沒有想要獸人來人類世界啊,那是他們的自由,」慕樂覺得木子言這話有點奇怪,「雖然我承認我是有點私心啦,畢竟只要兩個世界的人有聯繫,我也會方便很多,」

只要不是兩個世界是完全關閉不交流的狀態,慕樂覺得其實獸人和人類是否交往其實並不重要,

只是她這也是私心了,畢竟出發點是為了她和洛斯的未來,

只是慕樂也不覺得獸人和人類交往是件壞事,

任何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嘛,

「可是即使已經發生塔塔這樣的事情,你也還是這麼覺得嗎,」木子言的聲音有點尖銳,

「我覺得什麼,」慕樂好笑,「難道這些事情都是我造成的,」

「如果不是你,祭司大人一定不會來人類世界,」木子言咬唇,

「你這話也許並沒有錯,」慕樂估摸著以洛斯的性格,本來對人類也沒有太多好感,如果不是她,說不定洛斯真的不會來人類呢世界,「不過他不來又怎樣呢,總會有一些好奇的獸人,擅自穿過通道來這裡的,」

畢竟好奇心這種東西呢,是沒有種族之分的,

「那不一樣,只要祭司大人下了命令,一定不會有獸人來這裡的,」

慕樂這才正眼看著木子言:「你這話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因為我,」

這個腦子有問題吧,還有我是被你炮灰了的小人物耶,能不能不要針對我啊,慕樂翻個白眼,

「木子言你搞清楚,別人會做什麼事,以後他的生命中會發生什麼,都不是我能左右的,況且就算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好了,可是你有什麼權利來質問我,哪怕你是聖女,也沒資格說我,更何況,,你現在可不是了,」

「你當初反對獸人和人類交往,你難道就沒有私心,」慕樂冷哼,「作為獨一無二的人類的滋味很好吧,如果獸人和人類有了聯繫,你的地位似乎就沒那麼重要特殊了吧,」

「我……我沒有……」木子言否認,

慕樂覺得和這人再多說一句話都是多餘,道不同不相為謀嘛,

「木子言,我的事不是你有權利過問的,好好的和你家騰蛇過日子,別管我閑事,」慕樂揮揮手,直接將木子言拋在身後,朝塔塔走去,

「我一定會讓獸人都回去獸人閣的,」木子言大聲說,「你這樣自私的人,永遠不會懂我,」

勞資又不是你的知己,幹嘛要懂你,,

只是慕樂看著塔塔孤寂的背影,想起塔塔受傷時血痕累累的軀體,還是嘆了口氣,

身後傳來汽車的引擎聲,慕樂沒放在心上,倒是塔塔突然轉身,臉上是混合了驚喜和驚恐的表情,

「慕樂……慕樂你們快走……」塔塔朝慕樂跑過來,

「啥,」慕樂沒聽懂,下意識朝身後看去,,

鳳鳴,

他怎麼會來這裡,

慕樂的第一反應就是把塔塔藏在身後,雖然她那小身板,壓根兒沒有任何用處,

「塔塔……」鳳鳴呢喃著,腳步踩在柔軟的沙地上,慢慢靠近,姿態優雅,

木子言這是第一次看到鳳鳴,原本還沒反應過來,不過看看慕樂那如臨大敵的樣子,也立刻反應過來這人大概就是傷害塔塔的兇手了,連忙也跑過去將塔塔擋住,

「塔塔,」慕樂出聲制止想要走過去的塔塔,「他不適合你,」

塔塔愣住,看著慕樂,然後抬頭看著鳳鳴,

慕樂估摸著幸好只有鳳鳴一個人,要是鳳鳴真的隨身攜帶一群保鏢,他們大概今天就解脫在這裡了,木子言是有法術的,雖然慕樂也不知道那法術到底怎樣,但是慕樂覺得好歹比一普通人類厲害點吧,

「塔塔,這是你的朋友嗎,」兩方距離大概五米的時候,鳳鳴停下了腳步,朝塔塔伸出手,「塔塔,過來,我帶你的朋友去我們家做客好不好,」

去尼瑪的朋友和做客,敢不敢再假一點,,


慕樂死死拉住塔塔,就怕他一個想不開真的過去了:「塔塔,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啊,你千萬別被迷惑了啊,」

塔塔沒有說話,只是死死咬住下唇,

「恩,塔塔,不聽話嗎,」鳳鳴的話裡帶上些許危險的味道,

「我跟你走,你放了他們,」塔塔終於出聲,

塔塔這種話不適合你啊,,

「木子言,你不是會法術嗎,我們三就靠你了啊,」慕樂看著木子言,眼神充滿希望,

「我不知道怎麼用啊,」木子言搖頭,都快要哭出來了,


這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塔塔,你這是在和我談條件嗎,」鳳鳴皺眉,插在兜里的手緩緩伸出,慕樂在看到鳳鳴的手那一刻,差點就止住了呼吸,

這種隨身攜帶手槍,,絕對是犯規的好嗎,,


「難不成要這樣束手就擒,」慕樂覺得不甘心,

「沒用的,慕樂,我們鬥不過他的,」塔塔突然開口,「他身上有我的力量,」

慕樂愣住,

木子言也愣住:「塔塔,你和他已經……」

「是,」

慕樂突然想起前段時間是獸人的發情期……也就是說,塔塔和鳳鳴……

慕樂看著鳳鳴手上的手槍,突然很想知道,那手槍對準的位置,到底是三人中的誰,

「你們,也是獸人,」鳳鳴看著三人慘白的臉色,實在頗為有趣,「如果是的話,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放你們一把,」

慕樂猜以鳳鳴的性格,這是拿獸人有什麼用處,想到鳳鳴那個地下室,難道是要……

「我們是人類,你死心吧,」


……

木子言你這隻豬啊,,,,

勞資今天要是真的交待在這裡,絕對做鬼也不放過你的好么,,, 李瀟瀟此刻恨不得將徐默碎屍萬段,這個小惡魔平時乖戾的很,當年王庭之中有個侍衛不小心撞見她洗腳,她當即便把那侍衛的雙眼刺瞎,而徐默所撞見的要比那個侍衛嚴重的多,她怎能放過?

李瀟瀟雖然是在哭着,但腦中一刻不停的在想着怎麼殺掉徐默,只見她依然哽咽道:“我以後不欺負他們就是了,你現在轉過身去,我要穿衣服。”

徐默是個正人君子,也不想趁人之危,反正就算李瀟瀟穿上衣服也打不過自己,他怕什麼?

徐默露出一個奸笑道:“還好我對你沒興趣,不然,哼哼!”

嚇得李瀟瀟又將身子往寒氣遮蓋的冰池中縮了縮,嬌叱道:“登徒子!”

徐默不理他,背過身道:“快點穿衣服走,不要打擾我修煉!”

“好,你不準偷看!”李瀟瀟看着背過身的徐默,悄悄祭出體內三階神兵凝碧劍抓在玉手之中,猛然起身,冰池之中水花飛濺,便見那個一絲不掛的玉人如一道流星直至刺向徐默後背。

“去死吧!”

武師天境全力一擊,而且還是在後背偷襲,她不信這個剛入學院的丙等武者能夠躲得過,可就在她的劍快要刺到徐默後背時,對方陡然轉身,伸出二指,竟夾住了她的劍。

而那張方臉之上的眼睛便正好瞧見了她的全身。

“真大!”徐默看着李瀟瀟傲人的胸部不禁驚呼!

面前童顏美人雖嬌小玲瓏,可前凸後翹,豐滿的不像話,這個小惡魔怎麼發育的這麼好?徐默還從未看過此等香豔的場景,只覺體內一股熱血上涌,差點流出鼻血來。

“你!”李瀟瀟抽回長劍,放到她雪白的脖頸之上決絕道,“今日清白被毀,我不活了!”

徐默趕緊閉上雙眼,一個閃身伸手將李瀟瀟的凝碧劍奪了過來,然後道:“別一言不合就自殺,我又不是有意的?你本來好好穿上衣服不就沒事了?非要偷襲!”

李瀟瀟看着徐默那張四四方方的醜臉,心中懊悔萬分,她的身邊有很多英俊瀟灑的天才武者圍繞,那個不是極盡獻媚討好,可她從來不屑一顧,如今倒便宜了這個登徒子!

李瀟瀟美目之中又趟下兩行酸淚:“我的身子全被你看了,若不想我死,你就去死!”

徐默無奈道:“別動不動就死不死的,多傷和氣,不如你穿上衣服先,咱倆談談這個事怎麼解決對不?死了多無聊?埋在土裏沒幾天就腐爛發臭,渾身全是爛蛆,你可以想象一下這個場景?”

李瀟瀟想到徐默描述的場景,心中竟是怕了,她可不想自己變成那個樣子,又嚶嚀道:“可我清白已經被你毀了,我不死,你就要死!”

徐默道:“你先穿上衣服好不好,暴露上癮了?再不穿我可睜眼了啊!”

“你敢!”李瀟瀟迅速將池邊的衣物拿起穿好,道:“登徒子,穿好了!”

徐默睜眼,看見那一身灰衣長袍仍然遮不住的傲人曲線,不禁又想到剛纔的香豔畫面,一時之間竟發起了傻。

“還說你不是故意的!”嬌小豐滿的李瀟瀟氣的直跺腳。

徐默回過神道:“穿上衣服還怕看!”

李瀟瀟雙手抱胸道:“說吧,你是自裁謝罪還是怎麼辦?”

“你開什麼玩笑,你自己跳上來讓我看,憑什麼我還自裁謝罪,剛纔早知道就不救你了,好心沒好報!”徐默不忿道。

“你不自裁也可以,那讓我殺了你!”

“殺了我?你有這個本事麼?”

李瀟瀟看着這個丙等武者,發覺他的境界雖低,但實力卻出奇的高,只是隨隨便便站在那裏,竟感覺是座無法逾越的高山。

李瀟瀟氣道:“等我回王庭,叫上官文龍來殺你!”

徐默歪笑道:“你也忒狠了吧,叫個武帝殺我一個小武師!你要這樣,我現在就把這件事說出去,讓晉域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在你的強逼之下看到你的身子,所以纔會送命!”

“你敢!”李瀟瀟豐挺的大胸脯氣的劇烈起伏,嬌叱道:“我不管,你非死不行!”

女人都是這麼不講理麼?徐默不僅無奈道:“這樣吧,要殺我也可以,你回去好好修煉,等你覺得有實力殺我了就來找我,我等着你!”

“好!一言爲定!騙人是小狗!”李瀟瀟左思右想,好像也只能這樣。

徐默心想,反正你這輩子是別想了。嘴上卻道:“好好好!這不就好了嘛,你可以走了吧!”

“哼!你等着!”

李瀟瀟瞪了他一眼,扭着一對水潤的大屁股心懷恨意的走了。

看着小惡魔遠去的豐腴身影,徐默不禁嘆了口氣,這麻煩是越來越多了。

七王子李基只怕還沒忘了前仇,在外虎視眈眈。茅飛羽的哥哥茅飛傑也必在尋他拼死一戰,他們的爹茅元龍這個副都統也一定會爲兒子報仇。這又得罪一個三公主,只怕出了武師學院,整個晉域的高手都會來殺他。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