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哈哈,難道是只有實力嗎?莫非你是吃了什麼禁藥吧。」附天侯誇張地笑笑,他盡量避開夜左的目光。既然佳明是來家族中挑戰的,那麼只要自己不做太出格的事情,佳明身後的那個男子應該是不會出手的。

Post by zhuangyuan

附天侯怎麼說也年近百歲了,他即使再笨,他吃的鹽肯定還是要比夜左這些年輕人多的。他見過的人根本數不過來,對於人的面相他也看的非常清楚。像夜左這樣冷漠而不失風度的人,一定是一個非常有原則的人,不觸及底線,他一般都不會出手的。

「把舞珀決的真實力量發揮出來吧,讓他見識一下你們之間的差距。這點實力還想來我家族鬧事,簡直就是找死!」

附天侯在一旁指揮著附朵兒,現在的他不能出手,所以他只能靠附朵兒把佳明解決掉。如果佳明當年沒有被驅逐的話,擁有這幫實力一定會成為家族中的首先培養的人物的,不過倒退到天武鏡的人能逆襲的可能非常小,他已經完全放棄了佳明,但他不曾想過的是佳明竟然真的以一個強者的姿態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如果家族中還有一位三夕玄靈的話,這個家族的實力一定會翻上一倍。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見天若是不除掉這個佳明,恐怕家族以後就會多一個玄靈鏡的敵人!

聽到附天侯的命令聲,附朵兒的身體一震,她猶豫地看向附天侯,但是附天侯的眼中滿是對她的責備之色,好像如果不遵從他的命令就相當於她背叛了整個家族一樣。

附朵兒猶豫的眼睛不免再次偷偷看向佳明,此時的佳明因為釋放了一次三夕靈技,他的身體好像已經有些虛弱了,他體內的靈氣雖然充裕,但是好像很多靈氣都不能被他使用。現在的佳明身體情況很差,很有可能擋不住一個簡單的一夕靈技。

夜左看了看佳明搖了搖頭,佳明體內的靈氣果然不能使用太多,因為他身體兩邊的靈氣和冥氣是需要一個中和狀態的,他的身體不允許那麼多靈氣流出來,佳明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再多拉出來一絲靈氣。

「附朵兒,請你主意你家族總管的責任!」

附天侯的聲音有再次響起,強行把附朵兒的目光帶了回來。

附朵兒猶豫地舉起手,一邊是家族,一邊是那個自己曾經喜歡的男人。這個男人雖然把自己拒絕了,而且那麼多年裡,附朵兒已經不知道自己還喜不喜歡佳明了,但是附朵兒從內心裡還是不想對佳明下手。

「以附明哥的實力,應該能接下這一擊吧……」


看著佳明有些虛弱的身體,附朵兒但願這只是佳明無意中弄出的假象,佳明一定還有能力戰鬥的,畢竟同樣是三夕玄靈啊…… 「舞珀決!」

附朵兒皺著眉頭,她知道佳明已經不是家族中的人了,而族長的命令也是不可違抗的。附朵兒現在只是希望佳明能接下這一擊。帶著種種的猶豫,附朵兒還是把她的手伸向了前方。

在她的手前伸的那一刻,原本纏繞在她身上的靈氣立即凝聚了起來,在附朵兒的手心,一個蓮花形的靈技凝聚出來。這個靈技應該就是舞珀決的真正形態了,在使用之前,這個靈技一直都纏繞在附朵兒的身上,具有很強的保護性。當它觸發的時候它就會凝聚在一起,威力看起來在四夕靈技中是數一數二的了。

「傻了嗎?」

夜左輕啐了一口,沖著附朵兒說了一句。現在的佳明沒有一絲的防禦能力,如果真的中了這一擊的話,佳明肯定會死的。

明明下不去手為什麼還要出手?

夜左真是搞不明白這些人是怎麼想的,這些人實在是太「善變」了,他們變得連夜左都看不懂他們內心想的什麼。難道一個人的情感真的能改變一個人嗎?如果是夜左夜左肯定不會同意的。

像夜左這樣冷血的人根本不能和他談感情。

不過附朵兒和佳明就不同了,他們畢竟以前是有故事的,一個能追溯到十年前的事,卻改變了十年後兩個人的原本的信念,在夜左眼中這些東西全都是無法理解的。

現在附朵兒不但沒有收手,反倒是按著族長的意願去攻擊那個自己曾經喜歡的人,這一點夜左就跟搞不懂了。

如果佳明中了這一擊他絕對是活不下去的,自己還要去救他嗎?

夜左心中很矛盾,如果救了這個佳明的話自己以後肯定會和這個家族有些瓜葛。而這個家族偏偏還和這個城的城主有些關係,和城主作對就相當於和這個皇朝作對,這樣的話又會出來很多麻煩的事情。

如果說不救,夜左現在完全可以直接離開,而且這裡的人絕對不知道夜左是怎麼離開的,畢竟夜左的匿影符印現在已經能被他熟練的運用了,以前能在方圓百米內移動的夜左,現在能在方圓五百米內任意移動。夜左感覺這個距離還遠不是極限。

可是如果真的拋棄佳明的話,自己很可能就失去了一個關於噬辰經的重要線索,找到給佳明噬辰經的那個人也許會對找到傳說中那個冥帝的住處有幫助。

畢竟是萬年前的人物了,那麼多年沒有人發現他這就說明他藏得非常隱蔽,如果夜左只按著地圖上的路線走的話,走到目的地也不一定能找到那個傳說中的冥帝。

「把我族靈技的威力給這個族外人看看吧!」附天侯在一旁煽風點火地說道,他擁有著五夕玄靈的實力,看透佳明身體里的靈氣變化還是能容易的。他發現佳明體內的靈氣雖然充裕,但是很多靈氣就像是被禁錮了一般,佳明想用那些力量並不容易,因此僅適用於了一個靈技的佳明根本沒有能力再次攻擊了。

「真是小看了我族嗎?擁有這般能力還想回來證明自己?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伴隨著附天侯對佳明的嘲諷,附朵兒手中的四夕靈技瞬間發出。

一朵白粉交加的蓮花在空中劃過了一道美麗的弧線,凡是這多蓮花經過的地方,地板全都皸裂捲起,地上的塵土被夾雜著一同飛向遠處的佳明。

佳明抬起頭,他已經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出現在他的前面。而佳明抬起頭看到的卻是一個帶著死亡氣息的蓮花,這般威力他還不曾見過,畢竟他最後一次和別人打鬥還是他九夕先天的時候。 都市桃花掌門人

「快給我動起來啊!!!」

佳明咬著牙,他嘗試著運氣體內的靈氣來躲開附朵兒的靈技,但是他體內的靈氣就像是被囚禁了一般,想要出來,但就是打不開那一道鎖。體內的靈氣翻滾著,就是不能被佳明所利用。

「附眀哥快躲開啊!」

附朵兒著急的眼角都閃出了一絲淚花,她不明白佳明為什麼不躲開,自己的這個靈技明明是稍微往左偏了一點。這個角度非常小,以至於除了夜左外連族長都沒有發現。偏差的這一點佳明完全可以稍微用一下靈氣的力量就能躲開,可是現在的佳明完全沒有躲開的意思。

難道佳明不能使用靈氣了嗎?

附朵兒是這樣猜測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這也是佳明這樣沒有任何行動的唯一理由了。

附天侯在一旁冷笑地看著,附朵兒說的那一句話直接就被他無視掉了,附朵兒和佳明只見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覺得能通過今天的這件事來讓附朵兒更加對家族盡心順便再除掉那個被家族驅逐的廢人。這無非就是一個一箭雙鵰的決定。

「就當我看錯人了吧。」

夜左搖搖頭,他輕拍了一下烏鴉的背部正要離開。可就在這時,在夜左的心中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傳來。

「沒那麼簡單。」

聽到這個聲音,夜左渾身一震。他知道這個聲音是來自哪裡的。

第五門!

那個能讓自己喪失理智的第五門,第五門后的明明是魆才對,但是夜左感覺這第五門是自己最猜不透的一道鬼門,他總覺得這第五門的後面藏著什麼東西,這個東西很可能對自己以後造成威脅。

聽到內心中那個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傳出,夜左情不自禁地看向庭院中的佳明,他不知道這個第五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我佳明說過,我會在挽回我在家族中失去的尊嚴的,我怎麼可能這樣輕易地被打……」佳明低聲說著,他的目光死死地盯住那個向自己飛來的靈技。

「附眀哥……」

附朵兒的眼角流下一絲淚水,在她眼中佳明已經不可能躲開那道靈技了。即使自己在暗地裡已經將靈技偏移了,佳明還是躲不開啊,現在那麼短的距離,剛剛偏移的那一點距離根本幫助不了佳明了。

「我答應夜城主的事還沒有完成,怎麼可能被這一個靈技輕易地打敗……」佳明還是低聲說著什麼,看著那個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靈技,佳明還是沒有任何要閃躲的意思。

「嚇傻了吧!」

附天侯在一邊大笑道,這般威力的靈技在那麼短的距離直接命中的話,即使是自己也會重創的,更何況是現在毫無防禦的佳明?

附天侯慶幸著,還好這個佳明在沒有變強之前就被除掉了,要不然這個佳明必定會在以後影響到整個家族的發展。

可惜了三夕玄靈的實力了。

附天侯確實佩服佳明的天賦,但是相比之下,他寧可讓世界上少去這一個天才,他也要保住整個家族的安全。

「不會那麼輕易地倒下的!」

佳明仰起頭大吼了一聲,這時舞珀決已經來到了佳明的面前,伴隨著一聲劇烈的爆炸聲,庭院立即揚起了飛塵,四周的花卉全部被這衝擊波擊碎,原本整潔的庭院現在已是一片狼藉。

族長趕忙用靈氣保護住自己和身後的孩子們。四夕靈技的力量已經非常的強悍了,僅是靈氣的一道餘波就很有可能傷及身後的那些不足先天之境的孩子。

極品透視小神農 ,夜左不但沒有防禦,反倒是一動不動,任憑一股股餘波衝擊在自己的身上,這些餘波對夜左來說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傷害。

再看看庭院中的佳明,此時的他正處於爆炸的中心,要說受傷最嚴重的無非就是他了。不過此時院落中央的塵土已經飛濺而起,伴隨著白粉色的靈氣波動,佳明深深地處在爆炸的中央,在外面根本看不到佳明現在的情況。

附朵兒看著自己的靈技完完全全地打中了佳明,她無力地跪了下去,眼角一絲淚花慢慢地滑落。現在的這一切本不是她想要發生的,但是自己的行為卻由不得自己決定。

家族整個象徵著榮耀和束縛的地方,身為一個大陸上的居民,家族的重要性甚至高於國家。

但是附朵兒現在還在彷徨之中,自己為家族做了那麼多到底得到了什麼呢?

看著庭院中遲遲沒有消散的塵土,附朵兒的心被揪了起來,她想給自己找一個不聽這個族長命令的理由,又想找一個自己在這個家族中的理由。看著院落的中央,附朵兒覺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切。

「附眀哥……」

在附朵兒的眼角,又一絲淚水悄然而下。



「附朵兒幹得好。」附天侯在一旁冷笑著說道,「家族只有這樣才能不失尊嚴,我族豈是這種螻蟻侵犯的地方。以後家族中有人鬧事,我想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我……」

附朵兒接近絕望的眼睛看向附天侯,她口中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是該回答還是不該回答。

「給我一個明確的回答!」

附天侯的語氣雖然不重,但是給了附朵兒很強的壓迫感。

「我……

「明明還沒有結束,這個問題問的有點早吧?」

就在這時在庭院中央,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什麼?!」

附天侯聽到這個聲音身體一震,緊接著他的頭轉了過去,看向庭院中那團翻滾著的塵埃。

塵埃慢慢散去,只見在爆炸的中央,一個黑影筆直的站在院子中央,此時的佳明已經完全變成了另一副樣子。在佳明的皮膚上,一條條黑色和白色的斑紋爬滿了他的身體,每一條黑色的條紋都和白色的條紋交叉在一起,顯得非常詭異。

「這是什麼東西?難道說是……」

附天侯這時忽然想起了什麼,他剛反映過來,佳明之所以被驅逐就是因為修鍊了那個邪惡的功法,而佳明能回來,恐怕也多半是那個功法鑄就而成的,佳明剛剛的那一段時間裡並沒有使用那個功法,也就是說佳明並沒有使出全力。

不過附天侯不知道的是這並不是佳明不想使出全力,而是因為夜左在之前說過佳明不能使用他右半身的力量,如今佳明還是沒有聽夜左的話,擅自使用了他的力量。不過想想也對,自己的生命都有危險了,有辦法救自己,那麼完全沒有冒別的險的必要了。

夜左靜靜地看著佳明,他忽然發現佳明的身體並沒有散發出噬辰經獨有的死氣,也就是說根本察覺不到佳明是修鍊了噬辰經,這樣的話即使使用了噬辰經也不會被別人發覺了。

夜左輕搖了搖頭,如果佳明暴露了夜左的行蹤的話,夜左肯定會直接上去把佳明殺死,然後迅速地把他「處理「乾淨的。

不過仔細觀察一下,此時佳明體內的氣息已經完全地變化了。 錯愛腹黑太子妃 ,並沒有任何衝突。

而佳明現在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正是這個靈氣和冥氣融合在一起而散發出的氣息。

「不會那麼簡單讓你們打敗的,我的步伐不可能就這樣停止!」

佳明手臂一揮,庭院中間的灰塵立即散去,除了地上地板龜裂的痕迹和周圍破碎的花卉,這裡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等灰塵散去,附天侯和附朵兒才看清現在佳明的模樣。現在的佳明身上不知道為什麼,多出了許多的黑白相間的紋路,而在佳明身上的黑色紋路的地方,一條條類似於骨刺的東西刺破了皮膚,放肆地在皮膚上立著。再感受一下佳明此時的氣息,他們發現佳明現在實力已經處在了三夕玄靈的巔峰,他體內的靈氣波動比剛剛還要強烈,好像是他忽然頓悟了什麼,現在的他和剛剛已經不是同一個高度了。

變得更強了!

「沒想到竟然能接下那一擊。」附天侯的眼睛再次看向附朵兒「如果你還想在家族中繼續擔任你總管的職務的話,我命令你最好在十招以內把他搞定!」

附天侯覺得自己剛剛那樣不明是非地就笑起來了很是尷尬,現在他拚命想挽回自己的面子。但是苦於佳明身後的那個男子實在是摸不透,附天侯也不能輕易出戰。剛剛的那一擊已經證明了,只要自己不幹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即使佳明有生命危險,他身後的那個男子也絕對不會出手的。


「附眀哥……」

附朵兒獃獃地看著庭院中的佳明,她的眼角一絲淚慢慢地滑下,對於族長說的話,她好像並沒有聽見。

「該死!」

附天侯緊緊握著拳頭,現在的他比誰都著急。附朵兒已經是家族中最強的弟子了,再高一輩的家族成員全都為城主殿辦事了,只有家族中有緊急情況的時候他們才回來,不過那些人中還包括佳明的父母,看佳明的天賦就知道他的父母也是精通各種修鍊的,現在佳明的父母已經成為了決定這個城存在與否的關鍵了。

那麼多年裡附天侯一直在懷疑佳明的父母是不是在暗中幫助佳明,這個問題直到今天也沒有答覆,附天侯顯然不想惹出那麼多的事,而他寧願今天先把佳明處理吊然後再和家族中其他的人說,畢竟人已經死了,再追究就沒什麼意義了。

但是附天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佳明身後的那個男人到現在還沒有出手的意思,自己不敢輕易動手,而唯一能和佳明對抗的附朵兒現在完全沒有了戰鬥的意識。

「佳明,把你們的族長給幹掉吧。」

夜左在後面冷冷地說了一句,他的這句話一處在場的所有人的身體都是猛地一震,佳明也很震驚地看著夜左,他完全不知道夜左是怎麼想的。

附天侯聽到夜左的這句話更是把拳頭狠狠地握緊,他的手指深深地插進了他的掌心中。

這個男人到底有多狂,難道他不知道我附天侯擁有著五夕玄靈的實力嗎?難道他真的認為佳明三夕玄靈的實力能和自己對抗?

這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