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咦?」

Post by zhuangyuan

突然,傲天發出一聲驚咦。因為在他靈魂之力的探測下,突然發現自己體內竟有一絲詭異的陰冷波動傳出!

傲天的靈魂之力如交織在一起的蜘蛛網般在他自己體內寸寸搜尋著。剛才得那股詭異波動傲天絕對沒有感覺錯誤,確確實實是從自己體內傳出。

不管是誰,身體中永遠是最脆弱的部位,一旦體內出現什麼變故,那麼危險性是不言而喻的了。

在如地毯式的搜索下,傲天很快發現了自己身體內的問題所在。

在自己右邊手臂的經脈上,一道詭異的印記若隱若現。而那股陰冷的波動便是從這印記中散播出去的。

要不是傲天的靈魂境界突破到一級中期,那還真發現不了這道印記。

伴隨著這道印記出現在傲天腦海,一副畫面也是從記憶長河中被掀翻了出來。

那是在搶奪先天丹時,血劍劍莫幽死在自己手裡,但是他卻是在自己體內留下了陰玄烙印。

之前,傲天也是仔細檢查過自己體內,但是卻沒有察覺到絲毫異樣。沒想到,在自己靈魂境界突破到一級中期之後竟是發現了這陰玄烙印。

傲天眼中冷意一閃而過,喃喃道:

「在我體內,就算是龍你也得給我盤著,是虎你也得給我趴著!」

說著,傲天丹田中的化天勁便是傾巢而出,將的在右臂經脈上的烙印層層包裹起來。

顯然,傲天是想利用化天勁的同化之力將這陰玄烙印給同化而去。

想法是好的,但是現實卻是殘酷的!

每當化天勁如潮水一般涌過陰玄烙印之時,便總是會被一股詭異力量給生生震開,使得化天勁根本就沒辦法包裹住陰玄烙印,更別說能將陰玄烙印給同化而去了。

傲天顯然也是發現了這一幕,頓時,臉上陰雲密布,好似隨時會有一場狂風暴雨一般。

陰玄烙印乃是劍莫幽用畢生玄力及壽命凝聚而成,肯定有著非凡之處。傲天的化天勁雖然極為神異,但畢竟現在的傲天還處於先天四重,根本沒辦法將化天勁的威能完全展現出來。因此,一時間傲天的化天勁也拿那陰玄烙印沒有絲毫辦法。

「哼,既然化天勁收拾不了你,就讓你看看天地神物噬天印的恐怖!」

傲天沉喝一聲,頓時,一股吞噬之力從噬天印中暴涌而出,向著那陰玄烙印纏繞而去。

「嗤嗤」

頓時,在吞噬之力纏繞住陰玄烙印之時,陰玄烙印便是緩緩的被吞噬而去。

不得不說,噬天印貴為天地神物那等力量是真正的天地畏之,鬼神懼之。

雖然陰玄烙印是劍莫幽用畢生之力所凝聚而成,但是噬天印的恐怖足以將其吞噬殆盡。

只是傲天修為畢竟太低,沒辦法發揮出噬天印真正的力量,因此,那吞噬也顯得頗為漫長。

按照傲天估計,噬天印想完全將陰玄烙印吞噬,估計要一個月的時間。

而自己又不可能一個月都待在主殿中,畢竟時間寶貴,誰也不知道邱明傑等人會耍什麼手段。再說,自己要是失蹤一個月,笑崖等人還不擔心死。

因此,這一個月的時間傲天是絕對等待不及。但是,這陰玄烙印會散發出獨特的氣息波動,要是被劍莫幽背後的存在察覺到,那估計自己也有危險。

尤其是自己對於劍莫幽背後的存在一概不知,有時候強大並不代表著可怕,神秘方才是最讓人畏懼的。

「哼,我就不相信你背後的存在能有多強,有種的就來吧!」傲天眼中閃爍著灼灼戰意。

這便是傲天,不管對手多麼強,多麼神秘,也不會讓他有絲毫退卻。

旋即,傲天便是照著來時的路離開了主殿。

這次的遺迹之行,可以說傲天是收穫最大的。丹藥、武學、魂武學都在他的手中,其實力與未進遺迹時相比更是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修為從先天二重飛似的到達先天四重,靈魂境界也從一級前期到達一級中期,肉身強度也由之前的一轉前期到達一轉中期,可以說,現在的傲天每方面都有質的飛躍。

傲天自信,自己要是用上全力就算是半步人靈的武者,那也足以與他們周旋一二。

所以說,傲天可以算是滿載而歸了。

此刻,遺迹之外布滿了人影。在傲天開始接受傳承的那一刻,眾武者便都被傳送了出去。而邱明傑更是無恥的對眾人說主殿中的寶物都被一個先天三重的小子所得到,這也致使眾多武者圍繞在遺迹之外,目的便是等著那隻「肥羊」出現。

先天三重的武者,在很多人眼裡確實是「肥羊」,但是這隻「肥羊」的實力卻足以讓「虎狼」都感到恐懼。

笑崖等人也圍繞在遺迹之外,傲天要面臨這場大難,他們顯然沒辦法做到袖手旁觀。


「要是傲天出來了怎麼辦?」笑崖低聲問道。

站在笑崖身旁的蕭清風說道:

「現在很多人都將傲天當做了『送財童子』,一旦他出現,那些人絕對會瘋狂的對傲天出手,而我們的實力雖然在眾人中可以算是頂尖,但是雙拳也難敵四手啊……」

笑崖和蕭氏三兄弟中的另外兩位都是微微一嘆,顯然,他們也明白目前事態的嚴峻。

「要是傲天出現,你們便帶他離開,這些人我來阻攔。」突然,雪傾城開口說道。

笑崖搖了搖頭,道:

「那怎麼行,你一人對付邱明傑和風陌揚兩人便有些吃力了,要是再讓你攔住其他人那你也難免會受傷啊……」

蕭氏三兄弟也是出言否定雪傾城的主意,顯然,他們也不贊同後者那樣做。

雪傾城見狀微嘆道:


「那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要是有危險,你們立刻帶著傲天離去,我在這些人中是實力最高的,我要走他們攔不住!」

笑崖等人遲疑了一下便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雪傾城出自玄天學院,這身份就足以讓那些人忌憚。而能拜進玄天學院的,無一不是天賦驚人之輩。要是真把雪傾城逼急了,也難保她不會有什麼底牌。

另一處山頭上,兩道人影靜靜的站立著。

「大長老,需要我去將那些不開眼的傢伙解決了嗎?」

「呵呵,不用,我倒想看看那小傢伙會怎麼應付眼下這局面。」

老者望著那密集的人群,輕撫著斑白的鬍鬚,輕笑道:

「嘿嘿,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求推薦!!!) 遺迹之外,無數道人影來來回回的走動著,時不時望向前方的光幕,似乎在期待著什麼,眼中都有著濃濃的貪婪閃動著。

突然,原本平靜的光幕泛起了一陣如水波般的漣漪,頓時,周圍那些原本還在閉目養神的武者猛的睜開雙眼,灼灼的望著那波動不止的光幕。

「那小子終於要出來了嗎……」不遠處,邱明傑眼中布滿了陰冷,喃喃道。

「哧」

在眾人的注視下,一道修長的身影出現在了光幕之前。

來者有著俊秀的面孔,飄逸的長發。最奇特的是那雙眼睛,宛若黑洞一般能將的眾人的心神都給悄然吞噬。

「果然是這小子!」邱明傑看到來者后,頓時咬牙切齒的說道。眼中有著濃濃的仇恨與嫉妒。


「刷刷刷」

就在傲天出現之時,雪傾城等人便是如閃電般飛射到了傲天身旁,眼神警惕的望著四周。

傲天微微一怔,剛開始還不明白雪傾城等人這麼做是什麼意思。但是當他的視線定格向周圍的人群時,頓時明白了一個大概。

那種熾熱貪婪充斥著殺意的目光顯然都是沖著自己來的。


「傲天,你真的獲得了魂玄老人的傳承?」笑崖站在傲天身旁,低聲問道。

對於笑崖等人,傲天顯然是沒什麼好隱瞞的,道:

「僥倖獲得了傳承,只是眼下這是什麼情況?」

蕭清風輕嘆道:

「邱明傑和風陌揚那兩個雜碎一起聲明主殿中的寶物都被你得到了,那兩人在玄靈鎮中地位非凡。因此,很多人都相信了他們的話。現在,這麼多人待在這便是等你出現,目的就是你手中的寶物了。」

傲天微微一驚。這周圍的武者數目恐怕不下於數百之數,要是這些人聯手對付自己,自己恐怕也真要吃不了兜著走啊。

當傲天知道這都是邱明傑和風陌揚搞來之時,心中頓時充滿了怒意。充斥著殺伐之意的眼神投射向不遠處的人群,而那個位置正是邱明傑和風陌揚所在的地方。

望著傲天的眼神,邱明傑和風陌揚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我們倒要看看你傲天今天能不能安然無恙的走出這裡?!

「小子,聽說你在這遺迹收穫不小啊!」突然,一道體型肥胖的中年男子出現在傲天眼前。

望著中年胖子那貪婪的目光,傲天心裡微微一嘆。

他知道,不管今天自己如何解釋都沒什麼大的用處,只會越說越黑。畢竟,自己比其他人都要晚出遺迹的事情已經不容反駁,再加上邱明傑和風陌揚的挑撥,由不得眾人不浮想聯翩。

「你是誰?」傲天緊盯著那體型肥胖的中年,沉聲問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小子快把從遺迹中得到的寶物交出來,否則,我讓你死無全屍!」中年胖子獰笑道。

傲天知道今天這事鐵定無法善了,一些鐵血手段恐怕是免不了得了。

「交出去?你確定你有這資格?」傲天眼皮抬也不抬的冷笑道。

這中年胖子不過只有先天五重的修為,然而現在竟敢和自己叫板。不得不說,有時候貪婪足以蒙蔽人的理智。

不過中年胖子卻不是這樣想,傲天的修為只有先天四重。在胖子看來,自己從那小子手中得到寶物應該是件很簡單的事。完全忘記了在傲天身旁可還有著數位響噹噹的人物。

「小子,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便怨不得別人了!」

中年胖子一聲怒喝,旋即整個人便是如炮彈般向著傲天猛射而去。

周圍的武者見狀都不禁嘆息的搖了搖頭。這胖子真不理智啊,也不看看人家身旁聚集著多麼龐大的陣容。

傲天還未出手,雪傾城便是一步踏前,單手猛的拔出插在劍鞘中的水晶寶劍。旋即,便是狠狠的劈向中年胖子那肥大的身軀。


劍光閃爍,劍風呼嘯,劍氣如龍!

此刻的中年胖子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徹骨的冰冷所凍僵,自己好似化為了一道萬年玄冰,竟是絲毫動彈不得。

胖子的臉上布滿了恐懼之色,望著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寒冰劍氣,心中充滿了後悔。

為什麼自己偏偏沒事找事讓人交出寶物?現在寶物沒得到,恐怕自己就要先把命交代在這兒了。

雖然胖子心中滿是悔恨,但是這世上可沒有後悔葯可買。寒冰劍氣如死神之鐮般狠狠穿透過胖子的身體。胖子體內的五臟六腑都是被那股劍氣帶出了身體,鮮血灑了一地。

寒冰劍氣穿透過胖子的身軀后竟是去勢不減的轟擊在了土地之上。頓時,原本平整的地面被劃出一道長達數丈的深深的溝壑,溝壑中還有著濃濃的冰屑殘留,一股刺骨的寒氣從溝壑中散發而出。

「越過溝壑者,死!」雪傾城那滿含煞氣的聲音回蕩在眾人耳旁。

望著那宛如索命女羅剎般的雪傾城,再望著那屍體斷裂成無數塊的中年胖子,眾人都不自覺的咽了幾口唾沫,望向不遠處的雪傾城,眼裡都有著驚悸之色。

不得不說,雪傾城這招殺雞儆猴的玩的十分漂亮,眾人在一時間竟是不敢再向傲天討要寶物,畢竟前車之鑒可就在眼前。

邱明傑臉色微微一變,旋即便是向著密集的人群中使出了一個隱秘的眼色。頓時,一道聲音響徹而起:

「哼,只會靠女人吃飯的廢物,何德何能能夠將的主殿中的寶物據為己有?!」

眾人向著聲音傳出的地方望去,頓時,一位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便是出現在眾人視線中。

這位中年男子有著一道鷹鉤鼻,眼神如虎如狼,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相與的角色。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