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咔嚓」。

Post by zhuangyuan

終於,最後一枚元氣石被季成吸收完了,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強大,尤其是額頭上,一共有七條神紋,都被凝聚出來了。

七條神紋,這代表著季成可以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的戰鬥了,現在的季成,已經可以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掌印師了!

季成站起身來,他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到小白馬,覺得有些奇怪。

「小白馬到底怎麼了? 南少!小豬佩奇,你配我! ?」

季成與小白馬之間,算得上是感情很深了,尤其是小白馬還救過季成一命,對這個十分有靈性的小白馬,季成是拿它當一個知心的夥伴。

「會不會發生什麼危險了?」

季成也緊張了起來,上次小白馬遇到了兇悍的凶獸,就陷入了危機,不過現在的小白馬,速度那麼快,還有哪頭凶獸能對它造成威脅?

不過不管怎麼樣,季成都決定進山去仔細搜尋一番,盡量的找到小白馬。

於是,季成便離開了冰火潭,往小白馬經常去的一些地方尋找,水潭、山谷、樹叢以及山洞,小白馬經常去的地方,季成一個都沒有放過。

找了幾個時辰,甚至天色都漸漸昏暗起來時,季成依舊一無所獲。

「咦?這裡有血跡?」

忽然,季成發現在樹叢中,有一些新鮮的血跡,看顏色,應該是剛剛流出沒多久,季成心中一緊,急忙沿著血跡向前尋找。

終於,在一棵大樹下找到了渾身血跡斑斑,看起來奄奄一息的小白馬。

「小白,你怎麼了?」

季成仔細看了一下小白馬的身上,其他地方都沒有什麼明顯的傷口,只有頭上那個恐怖醜陋的肉瘤,此時居然已經裂開了,但卻沒有完全裂開,似乎還粘連著,裡面流出了一絲絲的鮮血,幾乎將小白馬全身都染成血紅色。

「小白應該是在蛻變,只是,似乎蛻變失敗了,或者沒有完全蛻變,危在旦夕!」

季成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漸漸的分析了小白馬的情況,他是知道凶獸是會蛻變的,而每蛻變一步,就會獲得大量的好處,實力大進。

之前小白馬,主動要求吞下梅林的那朵花,應該就是想要蛻變,可不知道什麼原因,蛻變沒有成功,導致現在小白馬奄奄一息,如果不是季成覺得不放心而到處尋找的話,恐怕小白馬就會這樣默默的掙扎死去。

「小白,你不會死的,我一定想辦法!」

季成心急如焚,但內心卻非常冷靜,腦海中閃過了各種各樣的辦法,如果此時冰火潭還有效果的話,那肯定是送小白去冰火潭療傷。

但冰火潭自從失去了那朵神奇的花后,便成了普通的水潭,根本就沒有了療傷的作用,更何況,現在小白馬的情況,停止蛻變,恐怕也是大傷元氣,唯一的辦法,那便是加速讓小白馬蛻變。只要蛻變完成,那麼小白馬自然就有救了。

「蛻變,加速蛻變……」

季成腦海中靈光一閃,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地方,當初金絲蟒所在的山洞。

那個山洞裡,由於地下是一條元氣石礦脈,那裡的元氣濃郁程度,非常的恐怖,就連金絲蟒,只是普通的凶獸而已,在山洞裡呆著,最後居然蛻變得那麼可怕。

那麼,這個山洞應該對凶獸蛻變是有些幫助的,季成也不能保證能夠成功,但現在小白馬的情況,也只能姑且一試了,否則小白馬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想到這裡,季成也不再猶豫,他現在力大無窮,儘管小白馬非常沉重,但扛起小白馬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季成扛著小白馬在山林里飛奔,很快便找到了金絲蟒所在的山洞。

由於金絲蟒已經死了,沒有那恐怖的氣息存在,山洞裡有開始多了一些小動物,季成將它們統統趕走後,便將小白馬放在了山洞裡元氣最為濃郁的地方,並且在一旁守護著。

「小白,我只能為你做這麼多了,一定要活下來!」

季成也不管小白馬是否能聽懂,輕輕的撫摸著小白馬的頭,彷彿對親人一般輕聲的傾訴。他現在能夠做的也只有這麼多,能不能熬過去,就看小白馬的造化了。


ps:最後兩天新書榜時期,求推薦票!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昊家寨周圍,最近人員的調動有些頻繁,在林間的陰影下,誰都沒有察覺到,有兩道矯健的身影,似乎隱匿在山林間,目光注視著昊家寨的一舉一動。

「從貝城回來這麼長時間了,昊家寨還真能忍,他們表現的很平靜,似乎也沒什麼特殊的地方,不過,他們卻編造出一個意外碰到野獸窩裡得到了許多元氣石的可笑謊言,他們覺得會有人相信?」

「山野無知之人的確會相信,但這些謊言卻騙不了我們,掌印師老祖讓我們來,就是要探查到昊家寨的秘密,現在我們卻一無所獲,因此,不能就這樣回去。這次看樣子,昊家寨終於是忍不住動手了,擴寨成族的野心暴露了出來,等到他們陷入了混戰,或許會是我們的機會。」

「不錯,昊家寨一定有秘密,不管他們做的有多麼隱秘,一定會被我們查到。」

這兩人是貝城中的探子,專門派來探查昊家寨的秘密,雖然昊家寨在貝城出盡了風頭,但也引起了貝城三大掌印師老祖的注意。

隨後,這兩人便隱匿在樹叢中,繼續密切的觀察著昊家寨的一舉一動。

此時昊家寨的客廳內,也聚集了許多人,昊虎、昊凌以及其他數十名刻下了神印的強者,他們都規規矩矩的靜坐在客廳內,目光注視著昊虎。

「諸位,我們昊家寨隱忍這麼長時間,是時候爆發了,擴寨成族,如果成功,我們就可以成為昊族,先祖會庇護我們,還有族運伴隨著我們,從今往後,昊族會越來越強盛,直到像貝族那樣,成為一方霸主!」

昊虎幾乎沒有用怎麼鼓動的話,便讓客廳內的人聽的熱血沸騰,因為這也的確不需要什麼鼓動,許多昊家寨的人早就憋著勁,就等著爆發了,現在時機終於到來,自然非常的激動和興奮。

昊虎繼續說道:「不過,阻擋我們擴寨成族的還有兩個阻礙,那便是程家寨與季家寨,這兩個寨子在昊家寨的前面,阻擋著我們的擴張。我會親自帶隊,去滅掉程家寨,而季家寨,則由凌兒帶隊去。凌兒,季家寨有一個季成,你要萬分注意!」

「唰」。

其他人也都將目光放在了昊凌的身上,雖然昊凌很年輕,但自從上次在貝城,刻下了三個永久性的神印之後,昊凌便成為了昊家寨的第一高手,沒有誰不服氣的,因此,即便這次昊凌帶隊,他們也沒有任何不滿。

「父親,放心吧,季成沒有神印,我會親自打敗他!」

昊凌也是自信十足,之所以讓昊凌帶隊去攻打季家寨,也是考慮到昊凌上次在程家寨曾經被季成擊敗過,心裡有了陰影,如果日後想更進一步,就必須由昊凌親自擊敗季成,而這次,則是一個最好的機會。


「好了,你們先下去準備吧。」

昊虎一揮手,眾人便紛紛的離開了,整個客廳,只剩下了昊虎,以及一個長須老者。

「金輝上人,您看我的安排可有什麼疏漏?」


昊虎對這個金輝上人非常的恭敬,邀請金輝上人,最重要的作用還是想讓金輝上人傳授昊凌成為掌印師的辦法,至於對付程家寨以及季家寨,昊虎甚至都不覺得會有什麼阻礙。

只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要讓金輝上人跟著前去坐鎮。

「疏漏倒沒有,昊家寨的實力最強,也用不著什麼計謀就可以獲勝。」

金輝上人眯著眼睛,似笑非笑,表情非常古怪。

「還得有勞金輝上人跟我一起走一趟,有了金輝上人坐鎮,就不怕什麼萬一了。」

「這是自然!」

兩人相視一笑,於是,在昊虎與昊凌的率領下,昊家寨聲勢浩蕩的出發了。

*****

季家寨內,一名族人匆匆忙忙的找到了寨主季威。

「寨主,不好了,昊家寨動手了。」

季威心中一驚,自從貝城回來后,他便非常的小心謹慎,密切派人幾乎日夜關注著昊家寨,因此,對方一有動靜,他就能夠知道。

「都是什麼人帶隊?」

季威冷冷的問道。

「是昊虎和昊凌帶隊,分為兩隊,昊虎帶著人朝程家寨的方向趕去,而昊凌則帶著人朝我們季家寨而來。」

聽了探子的話,季威冷笑一聲道:「真是好大的胃口,還兵分兩路,想同時攻滅我們兩個寨子,昊家寨是不是以為他們已經省全在握了?去把季石、季武還有季雲找來。」

很快,季石、季武以及季雲三人,已經到了客廳。

「寨主,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季威陰沉著臉,季雲輕聲問道。

「昊家寨動手了!」

季威將剛才探子的消息說了一遍,頓時,幾人臉色大變,他們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儘管心裡知道,昊家寨肯定會在某個時間就發動攻擊,沒想到會來的這麼快。

「寨主,程家寨比我們還要弱小,就由我帶隊前去支援程家寨吧。而且,我們還必須第一時間去派人去通知成兒,讓他下山,現在只有他才能夠阻擋昊家寨!」

季武有些著急的說道,他似乎與程家寨有些特殊的往事,因此,非常關心程家寨的安危。

季威想了想,季家寨有季成,倒是沒什麼危險,程家寨卻不一樣, 妖孽殿下纏上身

「好,季武,你就帶著季雲,一起去支援程家寨,這裡有我和季石坐鎮,只要等到成兒下山,昊凌再強,也不是成兒的對手!」

現在形勢緊急,季武也沒有推辭,立刻便和季雲離開了大廳,帶著人朝著程家寨趕去。

季威與季石互望了一眼,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戰意。

「派一個可靠的人,去後山通知成兒,至於我們,那就固守寨子吧。從現在開始,關閉寨門,所有族人,準備戰鬥!」

隨著季威的一聲大吼,整個寨子立刻敲響了應急的鐘聲,婦人與老人,都紛紛的進入了屋內躲避,而男人則拿起了武器,依託寨子的地形,靜靜的等待著昊家寨的進攻。


*****

金絲蟒的山洞內,季成心急如焚,將奄奄一息的小白馬,放到了山洞內,裡面有濃郁的元氣,但似乎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小白馬身上的血越流越多,而氣息卻越來越微弱。

到了現在,連季成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了。

「啪」。

忽然,一聲細微的輕響聲,突兀的出現在了山洞內。

季成微微一愣,定睛看向了小白馬,原來是小白頭上的那個恐怖醜陋的肉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完全的裂開了。

「嗡」。

原本山洞內很平靜的元氣,在小白馬頭頂肉瘤破裂那一刻,瘋狂的旋轉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旋渦,迅速的將小白馬的身影籠罩在了裡面。

「這是?」

季成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有一點小白馬的氣息已經趨於穩定,而且,越來越強,不管小白馬身上發生了什麼變化,總之,小白馬已經脫離了危險,這才是讓季成最欣慰的。

「看來,小白馬已經開始蛻變了,不知道會蛻變成什麼樣?」

季成心中放鬆的同時,也開始對小白馬的蛻變有些期待了,畢竟,對於凶獸來說,蛻變幾乎就是脫胎換骨,每一次的蛻變,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對凶獸非常的重要。

小白馬經過這次的蛻變,一定會有很大的變化,只是連季成也無法預測,小白馬會變成什麼樣子,他現在只能在小白馬的身邊,靜靜的等待著。

ps:繼續求推薦票,老月努力寫的更好,大家就不要吝嗇手中的票了,都投出來吧!

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原創! 「噼啪」。

忽然,彷彿一陣閃電的聲音,出現在山洞內。

「閃電?」

季成望了望山洞外,並沒有什麼電閃雷鳴,怎麼會有閃電的聲音?不過他的身體素質提升,感覺也變的非常的敏銳,是不會聽錯的。

「噼啪」。

就在季成還在疑惑時,那陣閃電的聲音又出現了,季成立刻睜大了眼睛,他聽的很清楚,這陣聲音是從籠罩逐著小白馬的元氣旋渦內傳出來的。

季成立刻手握刀柄,小心翼翼的靠近著, 冰山被我甜到時 ,似乎隨時都會潰散一般。

「呼……」

山洞外,襲來了一陣大風,居然將元氣都吹散了,剛才還呈現旋渦狀的元氣,頃刻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