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前輩,那你究竟是地球人還是這蒼龍大陸之人?」李麟沉聲問道。這是他心底的另外一個迷惑的地方,自己作為穿越者其他地方不穿,偏偏來到這蒼龍大陸,而且他在之前並沒有見過六芒星,顯然其中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Post by zhuangyuan

「老夫自然是蒼龍大陸之人,至於你口中的地球。老夫也不清楚那是個什麼地方。現在想來韓信的那一生遭到了極大的封印,很多關於地球方位的事情都無法想起來。彷彿有神秘存在情形封印了地球所在的區域。」神秘存在感嘆的說道。

「封印?」李麟臉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連韓信這樣真正的牛人都無法找到地球,自己就更加不可能了。

「前輩,到底是什麼人將你葬在這裡的?」李麟沉聲問道。這六芒星太詭異,在這神秘門戶之中竟然有一座墓地,而且看那密密麻麻的石碑,人數可是不少。

「當然是我自己,這個天地間能夠埋葬我的不過一手之數!」韓信滿臉傲氣的說道。

「你自己么?你將自己埋葬了?為什麼?」李麟傻眼了,這個結果也太另類了,就算是李麟想破腦袋也想不到。

「具體的我也想不起來,或許是功法的原因,或許是我自己活膩了,總之我只是知道我將自己給葬了,至於我這麼做的原因,真的想不起來了。」韓信極為不負責任的說道。

李麟鬱悶不已,在經歷最初的震驚之後,李麟心中見到歷史名人的激動心情慢慢恢復了正常。對於這個軍事能力無雙,但其他方面表現一般的韓信,李麟心中卻也有所計較。

「前輩你現在可以出來了嗎?畢竟石門已經開啟,你所受到的禁錮也該解除了!」李麟沉聲說道。

「現在還不行,我還有分魂沒有回歸,現在還不是最完美的狀態!」韓信鬱悶的聲音傳來。

「既然前輩是自己葬了自己,那這些無名的墳墓又屬於誰的?」李麟看著眼前一片片的墓碑沉聲說道。

「老夫也不知道,或許是上古哪個老不死的墳墓吧,總之那些暫時就不要理會了,真正對你來說重要的是打開第二道和第三道石門。只有那兩個門戶的石門打開,你才可以更快更強的強大起來。」韓信凝重的聲音傳來。

「第二,第三道門戶中到底有什麼東西,為何你如此看重?」李麟不解,畢竟現在他已經擁有足夠的資源增加實力,按照韓信之前打下的基礎,建立一方勢力恐怕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也不知道,只是呆在這裡之後,一種本能告訴我那第二道和第三道門戶中擁有對六芒星主人極為有幫助的東西。至於何時開啟那隻能靠你自己去摸索了。」韓信極為不負責任的說道。

李麟點點頭,走到韓信旁邊的石碑前,試圖強行打開這座墳墓,看看裡面到底有沉睡這什麼鬼東西。

「等等,小心禁制!」一聲低喝傳來,韓信試圖阻止李麟觸碰其他無字墓碑。因為在石碑之上有強大的禁制,李麟如此輕率的行動,很有可能被禁制震傷。

可惜韓信的擔憂並沒有出現,李麟的手臂穩穩噹噹的落到空白石碑之中,同時用力,恐怖的力量作用到石碑之上。可惜不管李麟如何用力,無字石碑都是紋絲不動,彷彿石碑和整個大地完全凝練到了一起。李麟二品武尊巔峰的力量輕易可以拔起一座大山,但卻對一個小小的墳墓墓碑毫無辦法,這讓李麟對這些墳墓的態度凝重了很多。(未完待續。) 「奇怪,這些墓碑上面皆有很強的禁制,為何卻對你無效?」韓信驚訝的聲音傳來。

「禁制?」李麟訝然,打量著這些兩米多高的無字石碑,實在看不出有禁止的樣子。

「前輩,你可知道這些墳墓中到底埋著什麼人?」李麟沉聲問道。

「不知道,每一個墳墓上皆有強大的禁制,這麼多年來老夫嘗試過無數種辦法皆無法滲透進去。或許只有六芒星的煉製者才清楚這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韓信嘆了口氣,很是無奈的說道。

「那前輩不準備出來了?」李麟沉聲問道。

「我感應到最後一道神魂的氣息,一旦將其吞噬,我就徹底圓滿了。不過這最後一道神魂有些麻煩,之後或許還需要你的幫助。」韓信的聲音中有著一抹沉重。顯然最後一道神魂並不容易收回來。

「為何?以前輩的實力應該可以輕易收回分出去的神魂才對。」李麟可是深知韓信的恐怖,當然,這種恐怖並不是源自於前世的記憶,而是對方几次出手相助都給李麟極大的幫助。

「你想的太簡單了,老夫所說的最後一道神魂,乃是繼承了我一半神魂力量的存在,也就是說在實際力量上我們兩個是相等的。」韓信嘆了口氣,很是無奈的說道。

「這麼說在他那邊你也只是神魂分身?你們兩個到底誰才是本體?」李麟訝然的說道。

「本體啊,這個恐怕我們兩個誰也說不清楚,或許我們兩個融合在一起才是本體。」韓信苦笑的的聲音從墳墓中傳來。

「兩個人融合?如果這樣豈不是你們兩個都不存在了?」李麟似乎明白了事情的關鍵。兩個分化出來的靈魂已經成長為讀力的個體,誰也不願意為何恢復原本的自己而犧牲現在的自己。

「不錯,我們兩個都想著吞噬對,我已經感覺到他也要覺醒了,而且他的力量經過不斷輪迴更加強大了。」韓信凝重的聲音傳來。

「他也如你這般不能出世嗎?」李麟問道。這是問題的關鍵,如果對方和韓信一樣,李麟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不,他已經通過輪迴轉世投胎,現在應該擁有不弱的實力,至於方位,現在我還感應不到,那傢伙擁有和我一樣的能力,相信不久之後就會有名聲傳來。」韓信鬱悶的說道。

「無法避免嗎?既然你們都不想融合,何不各自發展?」李麟沉聲說道。


「不可能的,我們兩個人的命格是相同的,命中注定兩個人只能活著一個,要不我們一方吞噬另外一方,要不就是融合恢複本我。只是我始終擔心當年的本我不會沒有手段。我們兩個的能力已經極為不凡了,而需要我們融合在一起,那本我只能更恐怖」韓信的話讓李麟認同點頭,單單分魂就如此恐怖了,那本體只會更強。

「你無法從六芒星中出來,如果分魂找上門來又該如何處理?總不能放他進來和你決戰吧!」李麟感覺這是一個大麻煩,不過神秘存在多次救他,在家上他算得上李麟在今生遇到的第一個前世的老鄉,李麟也做不到袖手旁觀。

「無妨,我們兩個的對決並不是本身實力的對抗,而是智慧的比拼,如果不出意外,將來我們會有一場曠世大戰要打。我現在被困在六芒星中,只能你代我出戰了。」韓信的話讓李麟鬱悶不已。

「我是六芒星的主人,應該擁有放你出來的能力吧?」李麟苦笑著說道。他總覺得攙和到兩個絕世軍神的大戰之中充滿了危險。

「你現在實力太弱了,如果突破到神級倒是有可能,只是我感覺我們兩個決戰的時間已經不遠,這個時間根本不可能讓你突破到神級。除非你能夠打開另外兩道門戶,取得內部的東西。」韓信沉聲說道。

李麟眉頭緊皺,又是神級。本體因為神級禁制無法取回來,現在放出韓信也需要神級的修為。李麟現在只有二品武尊巔峰,距離神級還遙遙無期。就算是韓信也不相信李麟能夠在對決來臨的時候突破到神級放他出來。

「前輩,這件事情我會努力的。對了,前輩可知道純元素體的事情?」李麟想到精靈聖女的話,有些好奇的問道。

「純元素體?這種體制又出現了?會不會是你看錯了,將普通的元素體當做了純元素體?」韓信訝然的說道。

「在外面的生命小湖中的四女就是純元素體。前輩可以看一下!」李麟沉聲說道。

「什麼?不可能吧!」韓信的神念瞬間沖了出去,籠罩小湖中的四女,半響之中才慢慢收回。只是李麟從其中感受到一抹掩飾不住的震驚。

「竟然真的是純元素體,還五行集齊了其四!」韓信的聲音充滿凝重。

「前輩,如何?」李麟不解的問道。

「之前老夫也只以為那幾個女娃子是普通的元素體,沒想到她們竟然都是純元素體。這讓老夫想到了一則上古傳說。只是就算是老夫那個時代距離傳言也極為遙遠,誰也無法證實這則傳言是否為真。」韓信沉吟不語,話語中好像有很多忌憚。

「前輩。到底是何種傳言?」李麟心中大為好奇。看來精靈聖女的話有很大的可信度。

「傳說在我們那個時代之前更加古老的時代,那個時代的人天生便是神級,更是擁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大神通。而其中有一個極為恐怖的存在被稱為元素之祖,其身居天地五行元素,而且每一種元素都是最純粹的本源之力。其隕落時曾經留下話語,五行純元素體匯聚之時他還會逆天歸來。」韓信沉聲說道。

「這則傳言是真的嗎?那麼恐怖的元素之祖是怎麼隕落的?」李麟神色凝重的問道。

「不清楚,只是知道之前那個時代非常的輝煌,種族遠比現在的要多得多,實力的也恐怖的逆天,連天地也遠比現在遼闊的多。」韓信無奈的說道。對於那個傳說中的時代,他們那一代可是沒少有人研究,甚至有人試圖橫穿時空去親眼看看,可惜這麼做的人無一例外再也沒有回來,久而久之,那個時代就成為禁忌的時代。


「元素之祖,難道五行純元素體匯聚真的會復活那個不知道多少代之前的恐怖存在?」李麟沉吟不語。現在五行元素體皆在他的身邊,但他卻不敢輕易嘗試。秦雪玲,大皇姐,林晚晴在加上落傾城四個女子皆和他有交集,李麟不希望她們因為那不知道多少代之前的人而消失掉。

「老夫也不清楚,畢竟元素之祖在我們那一代也只是傳說。」

李麟點點頭,涉及到身邊之人,李麟決定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小子,那四個丫頭生命本源其實早已經補全,之所以昏迷不醒不過是神魂中有一道隱秘的禁制。看來有人不希望元素體成長起來才採用了這種方法。老夫可以解開這個禁制,如何選擇你自己做決定!」韓信沉聲說道。

「可以讓她們蘇醒?」李麟大喜,立刻調動六芒星的力量將四女送到石門之內。

「前輩,還請不吝出手!」什麼純元素體,什麼元素之祖,都見鬼去吧。現在李麟只希望她們幾個蘇醒。

嗡——!

韓信的墳墓之上憑空凝聚一條黃色泉水。

「黃泉!」李麟驚呼,傳說中死靈之地流淌的無根之泉竟然在韓信手中有一條。

「有什麼可驚訝的,老夫這條黃泉已經近乎枯竭了,之後可以將那血祭壇收到六芒星中來,血祭壇的生靈和死靈之力不但可以促進生命之樹的生長,還可以孕養黃泉之水,恢復其原本的神通。」韓信說道。

李麟點點頭,對於吞噬生靈的血祭壇李麟並沒有如何重視,之前在玉神宗大戰時血祭壇可是吞噬了不少武尊級武者的血肉之力,現在氣血說不出的充裕。只是李麟並不知道如何祭戀血祭壇,只能任其自由的進化。

黃泉之水慢慢變大,將四女融入其中。幾乎在瞬間,四女身上迸發出濃郁的生命精氣,伴隨著的還有最純粹的本源之力。

「純元素體體內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力量,尤其是這四個女人被人強行引動本源化,一旦其蘇醒,本身實力將會突飛猛進,至於能夠達到什麼程度,老夫也沒有把握。」韓信聲音前所未有的凝重。


李麟點點頭,調動整個六芒星的力量向著石門之內匯聚。外界空間中的精靈聖女和瑤姬兩女皆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只是六道石門所在之地有禁制,憑藉兩女現在的實力還無法看透。不過之前李麟攝走了四女,顯然這空間中的異變和她們有關係。

黃泉死氣和沉寂在四女體內的生命精氣產生了碰撞,然後慢慢匯聚到四女的體內。

「所謂生命並不是純碎的生命之力就可以的。還必須有一定強度死氣存在。之前四女被你放在生命之樹的旁邊,又因為那道隱秘的禁制使得其體內的死氣近乎完全釋放出去被生命之樹吸收,如果那樣下去,就算她們變成生命之體也難以蘇醒過來。」韓信的話讓李麟震動不已。心中關於生死的誤區得到了間接的解釋。(未完待續。) 咔嚓一聲,在四女頭頂冒出一縷淡淡的黑氣。在生死之力的衝擊下,黑氣迅速消散在虛空中。同時四女身上的生機如同被點燃了一般,變得昂然起來。

李麟心中大為激動,當初如果不是為了幾女,他也不會剛加入神魔學院就離開。現在三女終於蘇醒,李麟感到自己之前的一切付出皆有了回報。

四女中第一個清醒過來的是秦雪玲,因為她的實力最淺,之前不過是武宗中期的實力,被捉住的時間也是最短,本源化程度最輕。

當秦雪玲睜開眼睛,看著滿臉激動的李麟,雙眸眨了眨,有些迷糊的自語道:「我一定是做夢,李麟那個混蛋怎麼會跑到我的夢裡來!」

李麟滿頭黑線,當著自己面被罵,李麟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

之後秦雪玲眨巴眨巴眼睛,尤其是看著李麟越來越黑的臉色,終於醒悟過來。

「呀!李麟,竟然真的是你,我還以為我之前做夢呢!」秦雪玲猛然跳起來興奮的說道。

「快看看身上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李麟臉上的鬱悶化為溫柔的笑。這讓秦雪玲一愣,俏臉上閃過一抹淡淡的緋紅。說實話,秦雪玲和李麟之前接觸的並不多,甚至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也不是十分友善,貿然看到李麟如此溫柔的一面,秦雪玲只覺得自己的心如同小鹿一般亂撞。

「你……你不會對我做什麼了吧?」秦雪玲結結巴巴的說道。

李麟臉色一黑,鬱悶的說:「我能對你作什麼,就算對你做了什麼,那還不是應該的!」

秦雪玲白了他一眼,顯然心情變得很好。只是神識探查身體的時候,她的俏臉上滿是驚駭之色。

「怎麼了,是不是哪裡出問題了?」李麟滿臉緊張的問道。畢竟之前死之氣入體讓李麟可是為她們捏了一把汗。

「不是……我的實力,我的實力怎麼可能!」秦雪玲臉上滿是見鬼的表情。

李麟一聽不是身體出了問題,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實力怎麼了,是不是突飛猛進了?」李麟微笑著說道。

「你知道,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兒!」秦雪玲跳過來,一把抓住李麟的手說道。她的實力確實增長了,而且增長幅度已經堪稱恐怖。

「不要著急,等大皇姐她們醒來我一塊兒告訴你們。對了,你現在什麼實力了?先天初級還是巔峰?」李麟微笑著說道。同時反手握住秦雪玲的柔荑,如同一個小流氓一般笑道。

「你做什麼,人家現在可不怕你。我現在應該是武皇了吧!」秦雪玲略帶扭捏的說道。李麟的行動讓她俏臉發熱,原本想要調動力量震開李麟的手,但又怕控制不住力道傷了他。

李麟點點頭,其實在他握住秦雪玲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她目前的修為,心中驚訝一閃而逝。不過想想那個關於元素之祖的傳說,秦雪玲有現在的實力進境也就不算什麼。

「武皇六品巔峰,接下來你只要能夠感悟到自己的內世界就可以跨入武皇後期。」

「六品武皇,就算是在神魔學院的內院也算是超級天才了吧!」秦雪玲自己都被自己震驚了。之前她實力為武宗中期,只是神魔學院的記名弟子,能夠知道內院已經非常不錯了。

「李麟?你是李麟?」一道驚喜的聲音從李麟身後傳來。

李麟不回頭就知道是誰醒了,臉上掛著淡淡笑意說道:「大皇姐,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是你救了我們?這裡是哪裡?」清薇公主走到李麟身畔,打量著周圍陌生的環境。同時頗為震撼的看著背後的六道巨大的門戶。

「這裡是我的內世界,大皇姐實力可是達到六品武皇巔峰了?」李麟微笑著說道。看向她身畔那一抹窈窕身影,心中還是忍不住閃過一抹悸動。但異世畢竟是異世,前世和今生如何可能重疊。

林晚晴,和前世刻骨銘心的愛人一模一樣的女子。

林晚晴也在看著他,神色頗為震驚,顯然怎麼也沒想到,醒來之後會看到李麟。

「對了,李麟你現在是什麼實力?」看到李麟一口道破她們的實力,秦雪玲驚訝的說道。

「聽說唯有武尊高手才可以凝聚內世界!難道你達到武尊了?」清薇公主臉色震驚的說道。林晚晴,秦雪玲兩雙美眸也是震驚的看著他。

「機緣巧合而已!」李麟摸摸鼻子,神色頗為平淡的說道。

「天哪,難道我們沉睡了很多年?」清薇公主撫了撫好看的額頭,有些鬱悶的說道。

「應該不會,他還很年輕!」溫婉的林晚晴觀察力很強。李麟雖然比之幾年前成熟了很多,但卻根本不像那種活了成百上千年的老怪物。

「對了,四弟,快些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時候?」清薇公主點點頭,頗為緊張的問道。

「如果按照你們被抓捕的時間來算,時間應該已經過去五年了。而且這裡也不是神魔學院,而是中域混亂領。」李麟想了想說道。

就在此時,嚶嚀一聲,那個金屬姓的女子睜開眼睛,整個人猛然翻身,並以極快的速度將自己隱藏在一片最適合反擊地方。

如此乾淨利落的動作讓所有人臉色一變。

「殺手!」李麟眉頭一皺,臉上有著一抹凝重。極為熟悉的氣息讓其瞬間判斷出對方的身份。沒想到自己救下的這個神秘女子竟然是一名曾經的同行。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