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來得好。」抬手快速接下寧老的一拳,穩穩地向後退了半步,停下來的他抬起另一手向寧老的頭顱捉來。

Post by zhuangyuan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寧老的一拳擊在老者的手上讓寧老覺得恍惚打在了一鋼板上,從拳頭傳來陣陣的痛楚。寧老見老者一手捉來。放棄了近身作戰的計劃,抽身逃離其身旁。

在寧老逃開的時候,只見老者袖子一揮,一條火炎所化的猛獸火行雷厲,瞬間撞在逃離的寧老身上,把寧老擊飛撞在了下方的山林里。

一擊出。老者像是披上火炎戰甲的神祗一般,帶著火熖的衣角和髮絲在空中亂舞。周圍道道火紅道紋繚繞,身邊無盡的炎火,將他身體淹沒。

「轟。」寧老從山林里沖了出來,身上被火炎燒得一片焦黑,灰白相間的髮絲更是凌亂地披在肩上,帶著血跡雙眼狠毒地看著老者。

寧老緊握雙拳。渾身土黃色的神力洶湧,像一輪太陽一般,璀璨刺目讓人不敢正視。更陪有陣陣開山裂地的響聲傳來,隨後寧老向天一聲大吼。

「呀呀。」寧老咬牙狂吼,直接向著火烈沖了過去。

吼聲充滿了狂野,傳篇了承天城。讓人深深感受了這聲主人的不甘與反抗。

「晤唔,氣勢不錯,但是依然不是我的對手。這次送你上路。」說完。火烈身上也傳來一股強大的火炎能量波動,這股能量直接震散了他身上火紅神輝。轉而從其身上衝出一道長百十丈的火炎,不斷在空中舞動灸燒著,似要把這天宇都炙燒成虛無,但他依然沒有祭出自己的道器,徒手沖向了寧老直接想以肉身撕裂開寧老。

狂,強、

在遠處觀戰的無言看到兩個被能量包裹全身的人在直接衝擊,這樣恐怖的聲勢讓他大驚。無言沒有了武功,看到這樣的肉身對戰讓他們心神嚮往。

鏘鏘,

後山的天空上,像是有兩塊鐵塊在不斷對撞,近處的人聽著這樣的戰鬥聲竟出現耳鳴的情況。

這使得他們驚駭不已,不斷向遠處逃,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肉人的對戰不小心衝撞了過來,那他們只有冤死的情況。就算希望更清楚地目睹這一戰的過程,也不會用自己的命來換。

而空中,紅光飛濺,鮮紅的血液不斷散落下來。

「哈哈,老夫好久沒有試過這樣的戰鬥了,真讓人好生懷念。哈哈。」

無言聽到空中傳來一陣讓人心慌的笑聲,「寧爺爺。」向著天空無望地喊了一聲。

戰鬥中的寧老卻不好受更沒有聽到無言的喊話,現在他一點也不敢分神。

神力與道紋的造詣沒有火烈高深。正節節倒退落於不利之勢,反觀火烈火炎的神力波動卻越發強勢。

寧老想退但火烈認定了要以肉身搏殺他。緊靠貼著寧老身邊一路轟殺。兩人戰得瘋狂身上的鮮血狂飆。

寧老一拳擊中他,他也將會一拳擊回火烈。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鬥方式讓寧老退無可退。直接跟他硬撼在一。但是火烈的攻擊比寧老強大,寧老受到的傷比火烈重得多。

最後,在一個空檔的瞬間,火烈一個加速右手化爪捉著寧老的左手

「呀,呀。」寧老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全左手被火烈生生扯了下來。血如泉涌,在空中滴落。

但是寧老也一拳轟在火烈的右腰上讓他開了一個窟窿,令得火烈倒退開來。

「哈哈,好好好,能讓老夫如此狠狽,你真的很好。」火烈完全不管身上的傷勢。雙手更快地打在寧老的身上。

力量上的差距在此時出現了,寧老只能單方面地承受著老頭的摧毀。拳拳到肉,拳拳入體。最後寧老在斷了線的風箏般橫飛了出來。但是火烈看到寧老敗陣並沒有放棄,攜帶全身火炎跟了上來,合拳重重地轟在了寧老的胸上,

鏘轟,一聲巨響傳來,這戰終是拉下了推幕。

寧老在空中被擊飛,如殞石般撞在了下面的山上。

轟隆,這聲響傳偏了附近的地方。大地也為之一晃。

「不要,寧爺爺,不要。」無言跑了起來,寧老的墜身處離自己並不遠。

山石滾落樹林全被摧折。寧老目光獃滯地躺在碎石間,被拉斷的左手他已經沒有靈力恢復了,此時的他體內靈力空空如也。

仙壇五重天的神識這一刻也慢慢暗淡了下來。他知道自己將死了。

腦海中,前塵住事像走馬看花般飛快的閃過。腦海中想起了讓他一生中那件最後悔的事。

那一年自己站在高空上,說著豪情壯志的話,而在那不久的時間裡,他親眼看著自己所愛的人,所愛的她被一把把利刃穿透的情景。

曾經的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帶著一股熱血與野心領著宗內高手征伐。但得來的結果卻是那滅亡性的一把血劍,一把他永生難忘的血劍。

這一劍,把他人生徹底砍斷。自己旗下所有仙壇以上的高手盡誅在這一劍。

而自已,雖逃了出來,但是修為卻也掉到了仙壇境里。

那一戰後,全宗上上下下幾千人只有他一人活著逃了出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好日子過,變得一無所有,逃亡了二十多年,終是在這裡找到了自己的第二歸縮。

而那一年,他在楊家墓地里救起了將死的一個少女。

也在那一年,一個少年兩人路經這裡的途中,邂逅了自己所救的少女

如同上天的安排一樣,他們戀愛了。


自此以後自己也隱性埋名,在這裡生活了下來。

萌寵甜妻 ,昨天的種種恍惚就在眼前。

想起了自己年少時,曾經那個她的回眸一笑。想起了曾經的她天真無邪。想著想著,寧老蒼老的臉龐充滿悔恨的淚水滑落「如蝶,我走了。」

漸漸地,這世界的一切慢慢遠離他而去。但在這最後的一刻,心中卻沒有了以前那些愧疚。面對死亡時竟平靜了下來,臉上帶著微笑。

「無言。」在離開的時刻,他聽到了山間傳來無言的哭喊聲。笑著漸漸地閉上了眼睛。

天空中,火烈擊中了寧老后沒有繼續衝下去,只是站在空中靜靜地看著寧老的神識慢慢滅去。身邊的火炎神輝也讓他收進了體內。

另一邊,李婉婷似乎感覺到了寧老的敗亡,內心一陣痛苦「父親。」

李婉婷就是被寧老救的那個少女。只是這些年裡,兩人都是有故事的人,為了出現意外。一直在忍辱著。

「呀。」李婉婷震怒。而另一邊的火歷還在為李婉婷身上的道器猜忌。

「難道?」火歷此時大驚,似乎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真是自己想象的那樣,那他現在能夠站著就算意料之外了.

「月夜神環,紫府聖地的仙器不是就遺失在那一戰了嗎?怎麼會在你的手裡的。」火歷一邊擋著四邊的月神攻擊,一邊大聲地叫道.

「這你不用知道,但我知道有些血是要還的,你今天就為火雲宗交點利息吧,好祭告我一宗的人命。」李婉婷聽到火歷這樣說,原本還算平靜的內心想起以往的種種瞬間大怒.

感覺到李婉婷心境的變化,火歷心中開始不安起來,他知道李婉婷如若喚醒了那沉睡的神抵,就算百個萬個的他過來也會瞬間被擊成粉未。


心中越是這樣想越覺得沒底,李婉婷雖一臉怒容但內心也是震憾不已.修仙界有言,少主級的人物就是年輕一代的代表,個個天賦異品實力強悍.

火歷現在只是十八不到,修為卻達到了靈河大圓之境.這是平常修者做不到的.現在他落於這樣的處景,一方面是自己手中握著的玉環,一方面是因為火歷年少氣盛一個人對付自已,他的守道者並不在他身邊.

這是機會,這是報復火雲宗給自己擊殺他的希望.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只是李婉婷剛才的一擊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輕鬆,她也不過是靈河境的修者,能有這樣的效果皆因為有這玉的力量加持,才讓自己的攻擊強大到令火歷也招架不住.

但是自己也要為摧動這神環付出極大的靈力為支撐。看到場中雖落於下風但並沒有危及性命的火歷,李婉婷皺起了眉頭.她心中很想快點結束這場對戰,如若再不快點解決對面的紅髮男子,不單是怕那個老者出現,更怕自已的靈力夠不夠。搞不好,照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去,火歷或者會受一身重傷,但一定不會死,但在他受重傷之前,這玉環就會讓她力楬身亡。

李婉婷想著的時候,一揮玉手:「難得有如此機會,我怎會放過,為了宗人,我就放手一搏也要殺了你。」

「唰。」

天空中發出一聲巨響,李婉婷嬌容剎那間變得蒼白不已,像失去了全身精力般閉起了雙眼.接著化拈花指為掌,向懸挂在頭上的玉環舉去,玉環受到李婉婷的使然,不斷在放大,到最後變成了一個方圓百丈的巨形白環浮在承天城上空,巨形形成時一股如**大海般的氣息充溢在天宇間。

擴大后的玉環對著八方的靈氣鯨吸.月輝也像受到它召喚般,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被牽扯進玉環中心。

火歷大感不妙,在玉環放大時就與火熖巨人合二為一,在抵坑著那數不盡的小利劍時,舉起手中的火熖槍直刺在玉環上,直覺告訴他不能讓她再這樣繼續下去,否則結果不堪設想。

但火歷剛接觸到玉環就被一股強大的能量震飛開來。這股能量迫著他直退了百丈才停了下來。火歷內臟受到震蕩大口吐血,身上的傷勢進一步惡化。

本來在抵坑李婉婷一招后,自己大半靈力已用於恢復傷勢的了。現在再讓玉環這樣迫退,更使得身上的傷痛不斷在惡化。

「想不到,今天能讓我有機會看到仙器攻伐之姿,說來我還真是榮幸之極呀。」火歷冷笑,心中憋屈得很,不是因為技不如人,而是對方所持之物根本不是常人能夠輕鬆對付的,還好李婉婷的修為不高,否則自己早沒命了.

在他被迫退的瞬間,月輝下的李婉婷不停手中的動作,不斷地接引著這方天宇的月輝。

驟然間,李婉婷覺得已經到了自己能支撐的頂點,本向上舉著的手掌直接向著火歷拍去.玉環快速轉動,中心也由向上瞬間變為朝向火歷的方向。

火歷惶恐,看到李婉婷的支作腦海瞬間空白,一時間竟忘了要躲閃,此時的他只剩下耳邊能聽到一聲大響。

「接受懲罰吧。」

「轟。」

一道淹沒這方天宇的白色匹練直衝火歷而去。

下方在戰鬥中的天境武者大驚,遠遠望著橫天一擊,今天他們的震撼真的太多了,這邊才結束了一場仙者大戰,那邊又發生了,看其情況並不比這邊的簡單.

就在白玉接收月輝發出攻擊前,一道白光從林海間衝起,而火烈也是瞬間轉過頭來,看著遠處。消失在原地。

地上一陣大震蕩,老人如炮彈般直飛而去。

無言還在山林間狂奔,向著寧老墜落地跑去,他內心一路跑一路在滴血「不會的,不會的,寧老不會死的,呀呀。」

無言發瘋般大叫,荊棘刺傷了他他不覺,他跌落了,他爬起來,一路下來,他淚流滿臉,內心只有一個希望,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夢。明天清晨依然會如願來臨,寧老依然還會尖酸地說話。

「呀。」

火歷看著直衝自己而來的匹練,只能獃獃地看著,太快了,根本避不了,他知道自己失算了。

「第一次歷紅塵就丟命了,哈哈。」火歷這是恥笑自己的無知,沒有來時在宗門他一直被人捧送在高座上著,令他養成了不可一世的性格,使自己一直認為天下間沒有自己打不敗的人,但現在在臨死之際,他才明悟,自己就是一井底之蛙,一切就是多麼的虛幻,天下奇大又有誰能敢說自己天下無敵.

但就在他認為死定的時候,腰間別著的桃木牌快速浮起,在其中衝出一個人形來,擋在他的身前.

「愚蠢。」那身形大罵一聲后,就淹沒在了神虹中.

「轟。」天地大動蕩,連站在遠處城主府中的承天銘也是為之一動.

前方,讓月輝籠罩的李婉婷發動驚天的一擊后,小胸膛不斷起伏。

飆風狂作,下方的虛空也像讓這擊穿似的,久久不能平靜.匹練所過之所變得漆黑一片,大山不斷在餘波下毀滅。

「轟轟。」餘響過後,遠方數座大山被壓沉。

天空中,火歷已消失在承天城的上空。但是火歷的伴生道器卻漂浮在空中,依然在那就旋轉著。而且隱約間可見到火輪里有一個與火歷一模一樣的靈息,那元神正在睜眼驚慌地看著李婉婷。

「怎麼會這樣?」李婉婷看到這一臉的苦色,她知道她沒有成功攻殺火歷。 我對錢沒有興趣

她所剩的靈力已經不多了,但為了能殺了火歷,她快速抬腳直衝那火輪而去,所剩的靈力她要為逃命留著,現在的她只能憑著肉身力量來消滅火歷了。

火歷只保留了部份靈息在火輪里。而且這靈息還是那突兀出現的老人幫忙才做到的.自己沒有達到仙壇境,根本不能在沒有肉體的情況下還能重生一副軀體.

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之前的狂妄,一心只是想著那女人能放過自己,死裡逃生的他才知道生命有多麼的珍重.惶恐地看著李婉婷攻來:「不,別殺我。」

「這句話, 鬼途之無限穿越 。」李婉婷聽到火歷的求饒並沒有停手,這樣的話就是她的惡夢,自己曾經的師兄妹,有多少人也是在這樣的求饒中讓他們殺了。

逢!

在火歷發出求饒聲時,一白衣老者出現在在火輪前,與李婉婷對了一掌.老者迎擊完毅然不動,但李婉婷則吐血倒退了出去。

「哼。」老者似乎很不開心,看了眼那火輪里的火歷后就再也沒有理他.


「長老,幫我殺了他。」火歷看到來者是誰,興奮了起來。

真正的仙壇者,老者白皙的臉龐穿著一身白衣,在他雙眼中如有星辰在幻滅與重造般深邃。如不是有著一頭灰白的髮絲在*舞,根本不可能讓人想到這是一個老頭。

「哼,竟敢把少主迫得棄了肉體,更滅亡了我宗老祖留下的一道神識。」原來剛才在李婉婷的攻擊到來之際,火歷將隱藏在自身保護自己的一縷老祖神識息放了出來.進注了自己的肉體,更將自己的靈息躲在了火輪上.

老祖的一縷神識相當於有其老祖自身半數的力量,但是還是檔不了李婉婷的一擊。加上火歷的肉體被消滅,可想這一擊的力量有多驚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