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來了!」一個玄師護衛大聲喊道。伴隨著他的話音,豬婆龍衝天而起。

Post by zhuangyuan

這頭豬婆龍故技重施,渾身籠罩藍色光華,向船頭咬了過去。

許陽清叱一聲,從體內衝出一頭朱雀,翼展十丈,氣息強橫無雙。朱雀振翅,帶起無窮火羽。射向豬婆龍。

「這玄靈好強的威勢,簡直比一般玄宗的本命玄靈更加強悍!」蒲谷驚呆了。

在踏入玄靈第8變之後。朱雀玄靈作為至尊之獸,其威勢才逐漸發揮了出來。

豬婆龍身軀是朱雀的三倍,它嘶吼著向朱雀撲去,無窮火羽落在它的身上,濺起點點淡藍色的漣漪。

豬婆龍身上的藍色護盾,在飛速衰弱之中。眼看著就要被火羽擊破,這頭水生凶獸突地一聲咆哮,從天河中捲起數十丈高的白色巨浪,沖刷身軀,那淡藍色的光幕護盾。又重新凝實。

「糟糕,這是在天河之中,水生怪獸的實力大幅度增強。」蒲谷有些焦急地說道。

御玄雨不以為然:「放心吧,既然許陽肯出手,就代表你們這一船人有救了,安心看下去就是。」

朱雀玄靈與豬婆龍在半空之中,展開肉搏大戰,朱雀玄靈雖然比豬婆龍身軀小了許多,但進退之間,靈動自如,不時張開鳥喙,噴吐熾熱的白色炎流,將豬婆龍硬生生壓制住了。

「好……好厲害。」

幾名玄師護衛,在下方看傻了,他們都不敢相信,一個玄師的本命玄靈,竟然如此強大,能夠和堪比強力玄宗的凶獸爭鋒。

「這頭豬婆龍竟然還不服氣?」許陽微微一笑,朱雀玄靈得到了他的心神操控,猛然張開雙眸,射出兩道極其凝實、熾熱的赤霞。

「轟轟」!

豬婆龍周身籠罩的藍色光幕,被瞬間洞穿,兩道赤霞從它柔軟的腹部射入,留下兩個拳頭大小的黑色灼燒痕迹。

「豬婆龍的肉身好強啊,朱雀的眼眸居然沒有射穿它。」御玄雨有些驚訝,她對許陽的朱雀赤眸之威很清楚,一般的玄宗都無法抵禦。

「不錯。不過它應該不好受,已經受到了重創……不好,這畜生想跑!」

豬婆龍氣焰大消,一個猛子便向天河扎去。

許陽頭頂日月虛影浮現,一頭冰晶玄蛇,長達十丈,猛然從體內衝出,這條玄蛇只有一隻豎瞳,看起來頗為詭異。

「嘶……」

玄蛇噴吐大片凍氣,直接將方圓三百丈的河面,凍結成厚厚的一層玄冰。緊接著是「咚」的一聲巨響,豬婆龍的腦袋撞在冰面上。

這頭體長三十丈的兇惡怪獸,暈頭暈腦地爬起來,向四周觀看,顯然很疑惑為什麼不是熟悉的水下世界。


「許,許公子,把它趕走也就是了,為什麼還要阻止?」蒲谷不解地說道,只不過受到許陽的實力震懾,說話有些結結巴巴的。


「呃……我想收服它,」許陽實話實說,「難得看到一頭水生凶獸,而且脊背足夠寬闊,在收服之後,我就可以乘坐它直接前往東海城。」

「收服?」蒲谷的腦子不夠用了,隨即苦笑道,「也只有許公子這般實力,才敢放言,要把這樣一頭老王八收為坐騎。」

許陽收回了冰晶玄蛇與朱雀,從體內再次衝出一條十丈長的青色風龍,無數風之絞索,化作玄力長鞭抽打過去,很快將那頭豬婆龍捆縛起來。

豬婆龍被朱雀赤眸掃射一次,元氣大傷,一時間掙不開這風極玄力的捆縛,猩紅的小眼睛中閃爍著恐慌的神色。

許陽背後火翼張開,飛到了豬婆龍頭上:「孽畜,服不服?」

豬婆龍已經有了極為粗淺的智慧,對頭上多了一個螻蟻一樣的人類很不滿,搖頭晃腦,要將許陽摔落下來。

「嘿,吃我一拳!」許陽拳頭捏緊,光暗玄力融合,一拳對著豬婆龍的腦門轟擊而下。(未完待續。。) 許陽這一拳,裹挾六千鈞的大力,砸向了豬婆龍最為堅硬的額骨。他並不想殺死這頭凶獸,只是要將它降服。


「咚」一聲悶響,豬婆龍狂吼一聲,在冰層之上翻來滾去,但許陽如跗骨之俎,牢牢扣住它腦袋上的褶皺,紋絲不動。

這一拳下去,饒是豬婆龍腦顱堅硬,仍被打得額頭髮痛,兩隻猩紅的小眼睛視野一陣模糊。

「還不服?」許陽又是一拳。

一連三拳,豬婆龍終於不再掙扎了,趴在冰層上,兩隻猩紅的小眼睛緊緊閉合,一副任憑宰割的樣子。

許陽說道:「你載我一程,只需三個月,到達目的地之後,我便放你自由。」

哪知豬婆龍既不同意,也不拒絕,絲毫沒有反應。

許陽束手無策,笑道:「難道真的只有將這頭畜生斬殺?」

在客船上,采籬高聲說道:「壞人等一等,這大傢伙應該是聽不懂你說話。」

采籬帶著肥球,踏上冰層,來到了豬婆龍的巨大頭顱前。

肥球從采籬身上跳下來,一溜煙爬到豬婆龍的凸起的巨嘴上,一直來到了豬婆龍兩隻閉合的眼睛中間,咕嚕嚕一陣低沉的吼叫。

豬婆龍小眼睛睜開了,有氣無力地看著肥球。

肥球嘰里咕嚕地連比帶划,它的身軀只有兩隻拳頭大小,還不如豬婆龍的一隻猩紅眼睛大,兩者的身軀比例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但是很奇怪,肥球比比劃划之下,豬婆龍的眼中竟然泛起思索的神色,原本的兇悍收斂了起來。

許陽猛然想起,肥球擁有和怪獸溝通的能力。現在應該是在和豬婆龍談條件。

想了想,許陽示意采籬回到客船上,然後解開了豬婆龍的風極玄力束縛。至於肥球的安危,許陽絲毫不擔心。即便只是幼崽,但靈獸畢竟是靈獸,豬婆龍想要殺死肥球。那是不可能的。

肥球在蹦躂完之後,順著豬婆龍的腦袋,一溜煙爬到許陽身上,然後在他肩膀上蹲下。

「已經談妥了?」許陽笑著問肥球。

肥球智慧很高,輕易就聽懂了許陽的話,兩隻烏溜溜的眼睛露出得意的神色。

那豬婆龍緩緩地動了,它一步步地爬下冰層,進入前方的天河水中。

「許陽,小心啊!」御玄雨叫道。

許陽微笑擺擺手:「不妨事。」

果然。豬婆龍表現得很服帖,肥球站在許陽肩頭跳來跳去,不停嘰里咕嚕地吼叫,那豬婆龍順應它的指揮,一會兒向左,一會兒向右,十分聽話。

「妥了,采籬。玄雨,都過來吧!」許陽說道。

就在許陽轉身的一瞬間。那頭豬婆龍一對猩紅的小眼睛凶光一閃,猛然向天河深處潛了下去!

「不好,許陽小心!」


客船上的御玄雨和采籬一齊驚叫。

「孽畜,就知道你賊性不改,」許陽罵了一聲,低聲喝道。「八極融合!」

一對亮麗的火翼從背後升起,許陽一手揪住豬婆龍的尾端,振翅高飛。

如今許陽身體能夠承受的力量範圍,是2萬鈞,部分八極融合就可以。如果他不顧身體損傷。使用「爆血魔丹」,八極全部融合,那就能達到5萬鈞的巨力。

不過對付一頭玄宗級別的凶獸,許陽只要開啟部分融合,兩萬鈞的力量便夠用了。

豬婆龍搖頭擺尾,被許陽從天河之中拽了出來,凌空揮出一個粗暴的大型圓弧,重重摔落在之前的冰層之上。

「嘭」一聲,簡直地動山搖,冰層周圍盪起數丈高的水波漣漪。

客船上,蒲谷等人看得眼角抽搐,蒲谷喃喃說道:「這,這還是人么……」

如果是一名玄君級高手,這樣輕鬆揮舞一頭豬婆龍,蒲谷還能接受。可許陽,是實打實的玄師層次啊!

豬婆龍被這一摔之下,差點背過氣去,它柔軟胸腹位置的那兩個焦黑灼傷,噴射出兩股血柱,顯然是原本受傷的血管崩裂了。

許陽冷著臉,再次發力將豬婆龍掄起來,重重砸落!

「轟」、「轟」,如同夯地一般,冰層之上冒出巨大的白色裂紋,周邊數丈高的浪濤澎湃激蕩。

豬婆龍巨口中嗆咳出血塊,奄奄一息。

忽然,許陽從豬婆龍身上,收到了一絲求饒屈服的意念。

肥球躥到許陽面前,兩隻小爪子嚴肅地比劃,它的意思許陽瞬間明白了,原來肥球是在說,再這樣打下去,這頭大傢伙就要被活活摔死了。它已經徹底服從,可以相信了。

許陽將傷痕纍纍的豬婆龍的巨大軀體,拋落在天河水中。

豬婆龍已經神志不清了,漂浮在天河河面上,就像一截粗大的樹樁。

許陽帶著御玄雨和采籬兩人,落在了豬婆龍寬闊的脊背上。

「許陽,你下手太重了,這頭大傢伙都快被你打死了,還怎麼帶我們去東萊國啊。」采籬嘟著嘴說道。

許陽來到豬婆龍前方,掰開這頭大傢伙的巨嘴,然後將一瓶十顆「生肌活血丹」扔了進去。

「這麼龐大的軀體,十顆生肌活血丹估計都不夠!不過,應該能讓它略微恢復一番。」許陽說著,重新坐回豬婆龍的脊背上。

這脊背露在河面上的長度,足有十幾丈,寬度也有數丈,簡直就是一條大船。

在生肌活血丹的作用下,豬婆龍猩紅的雙眸重新睜開了。經過這次教訓,它終於徹底服帖,不敢違抗許陽的命令。四隻粗大的爪子划動水波,豬婆龍快速向前遊動。

「好快啊。」采籬嘻嘻笑道。

他們此時的速度,比客船要快了很多,而且據肥球表示,豬婆龍的速度還能更快一倍。

「蒲谷,聶勝,我們就此告辭了!」許陽站起身來,玄力鼓盪之下,聲音如滾滾春雷,在寬闊的河面上迴響。

聽著「告辭了……告辭了……」的聲音,蒲谷終於從呆傻的狀態下清醒過來。他劈手給了一個玄師屬下一巴掌,然後問:「疼不疼?」

那個玄師捂著臉一跳三尺高:「蒲老大,當然疼!」

蒲谷喃喃說道:「原來不是做夢。」(未完待續。。) 許陽一行人乘坐豬婆龍,快速航行。

「咦,這豬婆龍居然能吸納周圍豐裕的水極玄氣,快速恢復自身傷勢。它原本可憐兮兮,渾身傷口崩裂,現在竟然已經恢復大半了。」采籬說道。

「像這樣的水生凶獸,在天河之中很難被殺死的,更不用說馴服,」御玄雨看著許陽,美眸中有一種迷醉的感覺,「除非實力處於壓倒性的優勢。」

隨著豬婆龍的傷勢緩慢恢復,它的速度也在加快。肥球蹲坐在它的頭顱之上,神氣活現地指揮。

時間漸漸到了晚上,天上是疏疏朗朗的星光,映照在蒼茫無邊的天河水面,讓人感覺身在星空,令人迷醉。

「前面應該就是亂礁域了。」許陽說道。

擁有豬婆龍坐騎,比普通的客船要好了許多,最明顯的優勢就是可以靈活前進,不用擔心觸礁。

「咦,前方好像有火光,只不過離得太遠,看不清楚。」御玄雨說道。

許陽等人向前望去,發現前面竟然有如山嶽般的黑影,橫亘在天河水面。在黑影之上,有無數火把的光芒,將一片水域照射得如同白晝。

「是大型樓船,好傢夥,居然是好幾艘,它們似乎都停了下來,不知道怎麼回事。」許陽目力最好,看得也清楚。

「不會是觸礁了吧?」御玄雨猜測道。

「不可能,像這種大型樓船,就算遇到礁石,也能輕鬆撞碎,船底甚至不會有什麼損傷。」許陽說道。

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如一輪銀盤。掛在夜空,灑下如水般的銀輝。

許陽等人還沒有靠近,就被樓船上的人發覺了。

「呔,下面的人聽著,此路不通!」其中一艘樓船之上,一個人大聲喝道。

靠近之後。許陽等人才發現,一共居然是十幾艘樓船,它們彼此之間,以鐵鏈互相鎖住,將靠近南岸的十里水域,全部封堵。

「我們只是過路,繞行可否?」許陽玄力傳音,高聲說道。

「不行,必須等到明日正午。這條路才能通行!」那人高聲喝道,氣勢凌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