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你覺得聖光鏡能追蹤開啟聖光之力的人嗎?」

Post by zhuangyuan

秋月反問道,要是這聖光鏡能追蹤已經開啟了聖光之力的人,那他們的那些問題也就不是問題了。

「那我們要不要派人出去尋找一下?」一個長老說道。

「不用了,光明遺迹已經開啟過了,相信那個特殊的空間也會消失,該來的終究會來的,你們要注意下最近光明神殿周圍的情況,有什麼特殊的要及時回報!都散去吧!」

「是!聖主。」

八大長老、八大殿衛和四大殿使都躬身退了出去。

…………

「庸哥哥,快醒醒,有情況了!」

趙庸和南宮燕兒正急得滿頭大汗的想方設法走出那光明遺迹,突然聽到青兒的呼喊,就覺得眼前一黑又一亮,趙庸就看見青兒正一臉奇怪的看著他。

玄天神帝 我剛才睡著了嗎?什麼情況?」

草,怎麼老是這樣的事情?在絕域之地也是這樣,趙庸轉身看了下還在熟睡的南宮燕兒,心裡也是乃們了,難道剛才發生的事情都是在做夢?

「你自己看看!」

幽離白了趙庸一眼冷冷的說道。

趙庸這才注意到,原先那無邊無際的連綿不斷的群山已經消失不見了,現在他們正處在一個高高的山頭上,遠遠望去,一座都城規模的城鎮模糊可見。

「草,難道我真的睡著了?還做了一個很離譜的夢?」

趙庸說著,內視了一下自己,可是他卻發現,原本兩顆心臟,現在只剩下了一顆,而且跳動的緩慢而有力,他能感覺到,在這顆心臟里,蘊含著一股他無法想象的力量,他甚至覺得,只要他能調動裡面的一小部分的力量,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把腳下的這座山給夷為平地!

這不是夢,剛才那些事情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只不過進去出來的方式有點奇葩而已。

「庸哥哥做了一個什麼夢啊?」

龍小紫奇怪的問道。

「啊,沒什麼,」趙庸打了個哈哈,既然他們不知道那就算了,就是說出來估計他們也不信,「我們也歇夠了,那仙兒小妞還沒回來嗎?」

「沒有,她這一去就沒音了!我們也就是一打盹的工夫,就發現變成了這樣!」

逍遙無雙有些沮喪的說道,他們在這裡等得望眼欲穿,趙庸和南宮丫頭倒好,那叫一個睡得香,還在夢中胡言亂語的。

「算了,隨便它怎麼變吧,反正現在也能看見人氣了,既然她不來,那我們找她去好了,」趙庸站起來伸了個懶腰,然後踢了踢還在睡著的南宮丫頭:「小丫頭,醒醒,我們該出發了!」

只要能看到城鎮那就好辦了,在東陸估計找其他的不好找,要是找光明神殿那是沒有任何難度的,鼻子底下是嘴,隨便找個人問下估計就知道了。

「哦!」南宮燕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庸哥哥,我剛才做了一個好奇怪的夢,夢見……咦,這裡怎麼變了?」

「不知道,我們也不想了,先去前面的那個城鎮里看看去!」

趙庸率先不疾不徐的向著那城鎮飛去,青兒等人也是隨後跟上。

「庸哥哥,等等我,我剛才做了一個奇怪的夢,還沒有給你說呢……」

南宮燕兒邊說邊追了上去。

聖力堡帝國,東陸中部偏西的一個帝國,現在趙庸所處的城鎮就是帝國的帝都,也就是剛才在山上看到的城鎮。

東陸,作為主修光明魔法的一個陸地,其實和西陸也差不了多少,只不過大多數修鍊者都是修鍊的是光明一系的魔法,所以也是光明魔法師居多數,很少能看到武修者,這和西陸的情況最大的不同。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東陸的製藥師卻是不少,就在趙庸等人進城溜達的這一會兒的工夫,趙庸就看到了很多家藥材鋪,想必這也和這裡主修魔法有關,因為不論是煉丹師還是製劑師,都和精神力有關,這和魔法師有相通之處,估計這也是俗話所說的環境也造就人。


「我們找個人問下,看看這裡最大的藥鋪在哪裡,說不定能找到什麼好東西!」

趙庸在西陸可是很少見到有規模的藥鋪的,畢竟製藥師在西陸不是很多,品階也不是很高,所以一些稀有的藥材也是很難見到,因為沒有製藥師能用得到,但是這裡就不一樣了,說不定能走運遇到什麼好東西。 「葯不能停」——聖力堡帝國都城,也是帝國里最大的藥鋪,趙庸也覺得有點狗血的名字的藥鋪,也號稱帝國丹藥和藥劑種類最多,藥草最全的藥鋪.

不過也不虧能敢如此對外宣傳的藥鋪,位置處在都城最繁華的地段,藥鋪的規模堪比帝王的王宮,還沒走近葯不能停,趙庸他們就能遠遠聞見一股股藥草的氣味,藥鋪中人來人往,熱鬧的就像一個集市,來此賣藥草,還有買藥草的,還有買賣丹藥和藥劑的,不過這些都不會在葯不能停藥鋪正面來進行,看來這葯不能停,不僅是一個藥鋪,還是一個大的交易市場。

「庸哥哥,這裡的藥鋪好大啊!」

南宮燕兒等人看得是眼花繚亂。

走進藥鋪裡面,倒是另外一番景象,雖然人也是很多,但是沒有了外面的那些嘈雜和紛亂,進來的人挑選好自己所要的丹藥和藥劑,或者是需要的藥草,然後輕聲細語的和店鋪的夥計討價還價,不論成與不成,倒是沒有大聲吵鬧喧嘩的。

倒不是進來的人十分的懂禮貌講規矩,因為趙庸一進來的時候,就發現了在藥鋪內有幾名實力較為強橫的修鍊者,實力都在大魔導師中階之上,看來這個藥鋪的掌柜也不是一般的人物,能弄來這樣的強者來鎮店。

趙庸一進來,就引起了藥鋪里的人注意,這也太怪趙庸這一隊人太扎眼了,一個小年輕身後跟著一堆仙女一般的小妞,任誰也會多看上幾眼的。

不過趙庸的打扮也不令人敢恭維了,老是那一身的灰布袍子,站在眾女當中簡直就跟要飯的差不多了,雖然他們進來讓人多看了幾眼,不過也沒讓櫃檯掌柜的過來招呼。

能在這樣的藥鋪當一個櫃檯掌柜的,那自然是有眼力見的,不過對於趙庸,掌柜給他的認定是——一個中等家族的紈絝子弟,實力不怎麼樣還愛顯擺的那種,而且還是一個撞了大運的花心大少,要不然怎麼有那麼多漂亮得不像話的小姑娘跟著他呢?

所以,那掌柜的也僅僅是多看了幾眼,就繼續和一個身著華服的公子哥說話,不過那公子哥卻沒了繼續和掌柜說話的興趣,一雙眼睛在柳青兒等人的身上溜來溜去。

趙庸也是當做沒看見,只要他不過來找麻煩,他也懶得理,於是乎率著眾美在店裡遛了一圈,也沒看到有什麼稀奇的藥草,都是煉製低數丹藥或者配製低數藥劑的藥材。

「掌柜的,有沒有什麼稀奇珍貴的藥草或者丹藥?」

趙庸走到那掌柜的跟前問道,他不相信這麼大的藥鋪,沒有一些稀有的東西。

「小夥子,稀奇珍貴的藥草和丹藥是有,這裡的東西越往上就越貴,不過本藥鋪有規定,為了防止只看不買或者沒錢買而lang費我們夥計的時間,每往上一層,都要出示自己的資金,只有達到了上去的數目,才允許上去。」

掌柜的看著趙庸,就這身衣服來看,就是進入第二層也是難。

「哦?那掌柜的說說每一層的具體要求。」

趙庸眉頭一皺,靠,怎麼有這樣的規矩?自己從來對金錢沒什麼概念,弄來的錢都交給了龍千陌或者南宮平,手裡也從來沒有留過很多過,真要有這樣的規矩的話,估計今天是上不去了。

「本人莫文休,小兄弟看來不是本地人吧?」


剛才和掌柜說話的公子哥站了起來,和趙庸說著話,但是眼睛不住的往趙庸身後的幾位小姑娘身上掃,看得柳青兒等人一陣皺眉。

莫文休一聽趙庸說話就知道,他們肯定不是本帝國的人,估計也不是什麼製藥師,要不然怎麼會不知道這帝國最大的藥鋪的規矩?

「小弟閑操心,在家閑著沒事,就帶著我的大小老婆出來玩玩散散心,花花錢,順便買點可以美容養顏的丹藥!」

趙庸隨便的胡謅了一個名字,然後大大咧咧的說道,十足的一個敗家闊少的模樣。

南宮燕兒等人差點沒笑出來,起什麼名字不好,弄個閑操心的名字,不過趙庸的話讓幽離的臉上幾乎能結上一層霜,這小子滿嘴的胡言亂語,可是就算他窩火,也不敢發出來,只得忍著了。

「呵呵,那閑老弟可是找到花錢的地方了,」莫文休眼咕嚕一轉,「這藥鋪規定,這第一層嘛,可以隨便進,第二層那就需要一百萬的金幣才可以上去,第三層需要五百萬的金幣才可以上去,第四層就需要一千萬的金幣,第五層需要二千萬的金幣,至於第六層就需要五千萬的金幣了,七層那就需要一個億以上的金幣,八層五個億,九層十億以上,閑老弟要上第幾層啊?」

莫文休有些得意的說道,看他身邊的小姑娘一個個穿的都是有些品味的衣服,但是他自己就有些寒酸了,看來也不是真正的有錢,估計也是在那些漂亮小姑娘面前打腫臉充胖子,自己的這番話說出來,估計這小子也頂多能上個第三層就是最高的了。

到時候他再顯擺顯擺自己的財力,帶這些小姑娘往上轉上一圈,慷慨的買一些丹藥什麼的送出去,還不讓這些小姑娘刮目相看?說不定還能弄到手那麼一兩個,反正這小子不是本帝國的人,只要人家小姑娘願意,諒這小子也不敢動硬的。

這小子心裡打著小算盤,嘴裡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那先上第二層看看吧!」趙庸說道。

他是沒錢,但是有丹藥, 美漫之地下暴君 ,那也是值不少錢的,所以他並不擔心。

「呵呵,那好,反正我也是閑著沒事,那就陪著小兄弟轉轉,好歹我也是一名煉丹師,也可以給你長長眼。」

莫文休一點也沒客氣,直接提出給趙庸做參謀,這可是給小姑娘留下好印象的好機會。

「呵呵,閑公子請!」

掌柜的做了一個樓上請的姿勢,也沒有檢查趙庸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多是錢,畢竟到這裡的人是沒有人敢說謊的,那鎮店的魔法師可不是擺設。

更何況莫文休這個大家族的闊少陪同,他也不便說出什麼來,不過這小子的心思他是知道的,看上去這傢伙彬彬有禮的,那可是一個露出獠牙都帶笑容的傢伙,估計這閑操心是引狼入室,不過,這就不是他所操心的了,只要他們不在這裡鬧出什麼亂子就行。 趙庸等人帶著一眾**搖大擺的上了樓,在第二層轉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好東西,然後趙庸就要直接往三樓去,卻被第二層的櫃檯掌柜給攔住了.

「對不起閑公子,上三樓的話就要出示您的財力了!」

剛才他已經接到了一樓的掌柜的通知,知道有一個閑公子要上來,要他出示下財力。

這藥鋪除了第一層,每往上一層都會有下層的傳遞上來的人的信息,這也是為了更好的接待那些貴客,也是為了阻止一些沒事鬧事的傢伙和冒充大戶的傢伙。

「怎麼?難道我不像一個有錢人嗎?」

趙庸裝大爺似的的把眼一瞪。

「這個不好意思閑公子,這是我們藥鋪的規定,希望您能配合我們!」

掌柜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意思,恭敬的說道。

可是掌柜的心裡卻在嘀咕,看你小子的這寒酸樣,還在這裡裝什麼大爺,等下要是沒錢的話,我要你變孫子。

「庸哥哥,你到底有沒有錢啊?」

逍遙無雙看著那掌柜雖然一臉的笑意,但是身上已經散發出一股寒意了,也不禁悄悄的問趙庸道。

趙庸沒有回答逍遙無雙的問話,因為他已經對著掌柜的說出來了:「我還真是沒錢!」

柳青兒等人頓時差點把臉埋到胸脯里去,你沒錢裝什麼大爺啊?

「小兄弟,你也莽撞了,沒錢怎麼能隨便上樓呢?」

莫文休裝作無奈的樣子搖搖頭說道,可是心中卻暗暗高興,他還以為這閑操心怎麼也得能上到第三層,沒想到這麼快就打住了,不過現在他還不能出手,不到最後的時刻,那怎麼能顯示出自己的好心腸呢?

掌柜的聞言臉色立馬變了:「小子,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知道亂闖藥鋪的後果嗎?」

是不是這小子覺得好玩?要不就是拿自己開心,不過這是要付出代價的,還沒有人敢在這裡鬧事的。

第二層的幾個魔法師聞言也是站了出來,所有第二層的人也是向這邊看了過來,看來這下有熱鬧看了,難道那個傢伙不知道這藥鋪的規矩?

「我當然知道我在做什麼,我也沒有在亂闖,不知道這些能不能抵得上那些錢?」

趙庸說著從手裡拿出了幾個瓶子,然後伸到了掌柜的面前。

「這……」掌柜的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趙庸能拿出丹藥來,而且還是成瓶成瓶的拿出來的,「六數的丹藥,你也是一名製藥師?」

掌柜的在這裡做了也不是一年兩年了,也見過數不清的丹藥,自然能夠一眼就看出趙庸手裡的丹藥是六數的丹藥,而且成色也是六數丹藥中的極品。

能夠一下子拿出來那麼多的丹藥的傢伙,肯定不是什麼普通的修鍊者,最起碼也是一名製藥師。

周圍的人見狀也是圍了過來,能來到這裡的雖然不是什麼大家族的人,但是六數的丹藥他們還是認識的,但是卻是從來沒有見過成色那麼好的六數丹藥,就是放在第三層那絕對也是極品,就是這藥鋪里也找不出成色那麼高的六數丹藥了。

「啊?馬馬虎虎算是吧!」

趙庸點點頭說道。

掌柜:「……」眾人:「……」

能煉製出這成色的六數丹藥的煉丹師還能叫馬馬虎虎?尼瑪,你叫那些其他的煉丹師情何以堪啊?

「掌柜的,那我可以上去了嗎?」

趙庸看著兩眼放光的掌柜淡淡的問道。

「請問這位大師,您手中丹藥出售嗎?」

「是啊,我們出高出這裡的價錢買你手裡的丹藥。」

「我也要!」

「哎,你這傢伙擠什麼嗎?後面排隊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