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你放心,我不會傷著孩子的。」孩子在她肚子里,柳喬喬當然也不會拿孩子開玩笑。

Post by zhuangyuan

「好,你開心就好。」許懷璟知道柳喬喬怎麼說都有道理,只能想著自己再多留意一些。

「你這意思聽起來是不太願意啊?」柳喬喬覺得許懷璟就是不太樂意,語氣有些勉強。

「沒有,我哪裡敢。」許懷璟癟了癟嘴。

「你看,我腳都開始腫了,我必須得動起來,不然我生完孩子變成一個黃臉婆,你還愛我嗎?」柳喬喬剛才試著按了一下腳,一按一個窩,這是水腫的表現。

「愛,你怎麼樣我都愛。」許懷璟很是認真的回答著,弄的柳喬喬倒是不好意思了。

「哼,看我真的變成黃臉婆你還愛不愛我。」柳喬喬被許懷璟深情的眼神盯的害羞,轉過了身。

「當然愛,你之前我也沒有嫌棄你啊!」 逃宮弃嫡(下部)

而且只是柳喬喬就是那個樣子,只是他沒想到柳喬喬瘦下來這麼漂亮。

但是現在就算柳喬喬胖回去他也沒關係,因為他愛的是柳喬喬這個人,不是她的外表。

「所以我懷疑你是不是眼睛看不清楚!」柳喬喬忍不住吐槽著許懷璟。

之前她剛穿越到柳喬喬身上的時候,以為會娶她這樣一個女人的也會一個很醜的男人。

沒想到與此相反,柳喬喬的相公反倒是一個無比帥氣的男人,又高又壯,還會武功,關鍵,對人還專一。


她真是羨慕柳喬喬有這麼好的運氣,不過還好,不懂得珍惜的柳喬喬被她代替了,她來替柳喬喬珍惜。

「看不看得清不重要,看得到你就好了。」許懷璟笑了笑,淡淡的說道。 許懷璟這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柳喬喬心跳漏了一拍,她以為沒發現這男人居然這麼會撩人。

第二天,柳喬喬跟著許懷璟一起去了訓練館,大概是好一段時間沒有運動了,柳喬喬運動起來有些費力。

沒一會兒,她就大汗淋漓了,不得不停下來。

「這怎麼荒廢一天再拾起來就要命啊!」柳喬喬喘著粗氣感嘆道,趕緊端起旁邊的杯子拚命的喝水。

看著自己凸。起的肚子,柳喬喬無奈。

她慶幸的是自己一直以來身體素質都還不錯,肚子里的寶寶還沒有特別折磨她。

「都說讓你休息了。」許懷璟給柳喬喬拿來了一些蜜餞,讓她補充一點能量。

「我不吃,這太甜了。」柳喬喬差點本能的就接了過來,隨即反應過來這是高糖食物,立馬拒絕。

不過看著這蜜餞,柳喬喬倒是想起了果乾,比起蜜餞,果乾要顯得健康一些。

「累了就歇一會兒。」許懷璟不想看到柳喬喬這麼辛苦,他也覺得沒什麼必要。

「沒事,我慢慢適應就好。」一段時間沒運動再運動就會這樣。


只是因為懷著孩子的原因,這種辛苦變得更加辛苦了一些。

「許大哥,可以開始了。」這時,一個男的走了過來,柳喬喬循聲望過去。

一個目測有一米七八的男子,穿著一身利落的練武服,臉的輪廓很是明顯,看起來很是正氣,柳喬喬看到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他肯定是個好人。

「好,我馬上來。」許懷璟回答了一聲。

「誰啊?」柳喬喬好奇的問道,這是她還沒有見過的面孔。

「就是我上次跟你提起的那個,尤烈。」來找許懷璟的就是許懷璟說還不錯的那個男子。

柳喬喬一下想起,她讓許懷璟介紹一下身邊條件不錯的男子來著。

柳喬喬不由得又再多看了幾眼,尤烈長的有些小帥,關鍵看起來一身正氣,一看就很牢靠。

難怪許懷璟會覺得他還不錯,柳喬喬都覺得挺不錯的。

看到柳喬喬一直盯著自己看,尤烈有些不好意思的撓著頭,羞澀的喊了聲「大嫂」。

「你好,你娶妻了嗎?」柳喬喬直接開口就問道,弄得尤烈有些懵。

畢竟也沒有誰見的第一面就問這樣的問題,尤烈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問的太直接把他嚇到了。」許懷璟都沒想到柳喬喬一開口就問這個,趕緊提醒著柳喬喬。

「哦哦,不好意思,我好像有些著急了。」柳喬喬可能是自己在腦子裡已經省略了認識的環節就直接問。

「沒事,我還沒有娶妻!」柳喬喬沒看錯的話,一個大男人居然因為這個問題臉紅了起來。

「那太好了。」柳喬喬激動的說道。

雖然她還不了解這個尤烈,但給她的第一印象還不錯,而且還有許懷璟的推薦,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最關鍵的是他居然會臉紅,這讓柳喬喬覺得很難得,男生會臉紅說明人不錯。

「我還要上課,等會來找你,其他的等會再說吧!」許懷璟跟柳喬喬說了一聲就帶著尤烈回去了。

柳喬喬盯著尤烈的背影心裡打著小算盤。

又運動了一會兒,柳喬喬去了許懷璟上課的房間,剛好尤烈也在。

柳喬喬就站在門口看,訓練的時候尤烈很是認真,這又讓柳喬喬對他的好感多了一些。

「姐姐,你找我啊?」柳喬喬讓人去把素月叫了過來,素月好奇的問著。

「來來來,看那個男生,第一排的那個。」柳喬喬趕緊把素月拉過來,把尤烈指給她看。

「看到了,怎麼了?」素月認識尤烈,因為尤烈和許懷璟的關係不錯,經常在一起待著。

「你覺得他怎麼樣?」柳喬喬叉著手想知道素月的想法。

「挺好的,怎麼了?」素月還不知道柳喬喬的想法,疑惑的問道。

雖然認識尤烈,但是她和尤烈其實沒有什麼接觸,話都沒說過幾句。

「沒什麼,覺得他練的挺好,考慮要不要他成為助教。」柳喬喬怕自己說出來自己的真實目的會讓素月反感,影響兩個人的相處。

吸取之前的教訓,柳喬喬這次要潤物細無聲,悄悄的拉近兩個人的距離。

「我覺得可以啊,他跟著許大哥學的挺好的。」素月也沒有懷疑,真以為柳喬喬是想讓尤烈當助教。

「是吧?那他這個人怎麼樣,你有沒有了解過?」柳喬喬意味深長的看著素月問道。

「挺好的,感覺挺老實的,我也沒有過多的關注。」如果不是因為許懷璟,素月或許根本不會注意到尤烈。

柳喬喬仔細的觀察著素月的表情,素月一臉的平靜,看樣子是對尤烈真的沒有什麼關注。

晚上,柳喬喬特意叫上了尤烈,四個人一起來到了上次柳喬喬住的客棧吃飯。

店小二看到柳喬喬很是開心,熱情的招待著,還特意送了她新上的菜品。

因為有柳喬喬和素月,尤烈顯得有些拘謹,一直在喝水都不說話。

柳喬喬觀察著兩個人,誰也不看誰,不知道是不好意思還是不感興趣。

「尤烈,你家裡有幾個兄弟姊妹啊?」柳喬喬隨便的問著尤烈家裡的情況。

「我家就我一個,沒有兄弟姊妹。」柳喬喬突然的提問還讓尤烈嚇了一跳。

看到尤烈被嚇到的樣子,素月忍不住偷笑了一下,這一幕被柳喬喬盡收眼底。

「那挺好的,那你就沒有和兄弟相爭的苦惱了。」這一點柳喬喬是深有體會,不過還好都過去了。

素月比較敏.感,尤烈又是家裡的獨生子,這樣會少了很多麻煩,素月過去也會好過一些。

「其實我還挺想有一個兄弟姊妹的,一個人有時候有些無聊。」因為一直都是一個人,雖然父母對他很好,但是他很多時候還是覺得很無聊。

「是,這就是獨生子女的痛苦。」柳喬喬和尤烈聊著一些家常,主要就是想打聽尤烈家裡的情況。

這樣聊下來,柳喬喬對尤烈的家庭情況也很滿意。

不過一頓飯下來,素月根本都不怎麼講話,尤烈也是不愛講話,全程都是柳喬喬在講。 「這兩個人都不講話,你也不講話,我嘴巴都要說幹了。」回到家,柳喬喬忍不住抱怨道。

「我又不知道講什麼?」許懷璟覺得柳喬喬一個人就可以了,所以就在旁邊幫柳喬喬夾菜。

「也得虧我話多。」柳喬喬現在就覺得自己就是那種話多的婆婆媽媽,天天為了別人的事情瞎操心。

「你真.覺得兩個人可以嗎?」許懷璟吃飯的時候也發現了,素月和尤烈兩個人根本不交流,看起來兩個人並沒有看對眼。

許懷璟擔心柳喬喬又竹籃打水一場空,畢竟前面的撮合都沒有成功。

「可以啊,兩個人的性格多合。」柳喬喬覺得兩個人挺般配的,就是因為沒有什麼接觸機會。

接下來幾天,柳喬喬都和素月一起去訓練館,經常吃飯也都叫上尤烈,慢慢就熟起來了,尤烈的話也變得多了一些。

素月也沒有察覺柳喬喬想要撮合兩個人,所以戒備心也放了下來,經常也會尤烈說笑。

這樣的效果讓柳喬喬很滿意,不過這樣還不夠,她得再加一把油。


「明天大家一起出去玩,怎麼樣?」柳喬喬決定帶大家一起出去玩,也讓素月和尤烈換個環境相處。

「好啊!」一聽要出去玩,大家都很開心。

柳喬喬笑了笑,意味深長的看向素月和尤烈,她這次必須讓兩個人的關係更近一步。

晚上,柳喬喬讓素月準備了一些精緻的小吃準備明天帶出去,還叫上了藥鋪的人,打算讓大家都集體放個假。


一大早,全部人都準備好了,柳喬喬也沒有睡懶覺,早早的起床了。

為了讓素月和尤烈有更近一步的關係,柳喬喬還特意給素月打扮了一下。

素月本身底子就不錯,稍微一收拾,整個人顯得更加水靈。

「哎,年輕真好。」柳喬喬看著素月滿臉的膠原蛋白,不由得感嘆道。

對比素月,她顯得老了很多,雖然保養的不錯, 零淚之城

「姐姐,這樣出去不好吧?」素月看到銅鏡里這麼漂亮的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從小隱形慣了,她不想在人群中顯得太耀眼。

「有什麼不好?你這個年紀就應該每天花枝招展,那樣才是青春。」說起這話的時候,柳喬喬眼底閃過一絲悲傷。

經過柳喬喬精心打扮的素月,一出現在大家面前就引起了不少的騷動。

素月很是不好意思,躲在柳喬喬旁邊臉都羞紅了。

「沒事,自信一點。」柳喬喬安慰著素月,她看向尤烈,尤烈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素月。

柳喬喬很是得意,她就知道,經過她這麼一動手,她就不信尤烈不會對素月動心。

打扮過後的素月讓訓練館里不少男子的目光都停留在她身上,但是素月的眼光卻一直鎖定在另一個身上。

而這都被梁亞博看在眼裡,素月鎖定在許懷璟身上的目光讓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素月今天這樣打扮很好看。」梁亞博大步上前,站在了柳喬喬旁邊,剛好的擋住了素月望向許懷璟的目光。

梁亞博還看了素月一眼,可能是因為心虛,素月立馬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